第65章 来从楚国游(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703字
  • 2014-09-08 21:58:34

“嘶——都说楚国气候温暖湿润,怎么也是这样的冷?”姬玉柳坐在椅子上,一边瑟缩着,一边将怀中盛满热水的皮囊抱得更紧了些。坐在一边的李逸云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心想:你也不想想现在是什么时节?年关将至,还能不冷?

半月之前,李逸云带着姬玉柳和晶晶离开苍梧之野后,便一路北归。与来时不同,北上途中,两人一兽不再急于赶路,而是沿途走走停停,览遍山光水色。每到傍晚时分,便寻找附近的人家借宿。姬玉柳随身带着不少珠玉之物,随手拿出一件便让投宿的人家千恩万谢。

这样一路行来,三人终于在几天前到达了楚国的都城——丹阳。姬玉柳自小常听来自楚国的侍女们说,楚国境内,有着堪比华夏第一水“河水”的“江水”,而丹阳城则刚好横跨在江水之上,城中景色秀美,每年都有许多来自四面八方的人到这里游历。

于是,少女的心思活泛了起来,执意要在丹阳城住下,看看楚国春暖花开之景。李逸云对这江南之景也是心向往之。两人一拍即合,在当地老人的指引下,找到做倒换钱币生意的商人,将身上的钱币换成了楚国流通的的钱币,接着便找了家客栈住了下来。

之后的几日,两人便在丹阳城中恣意游玩,而晶晶则怕冷的躲在屋中,除了吃饭,便是睡觉。当地的人们都在准备着新年,尽管天气有些寒冷,但城中却是一派热闹的景象,二人倒也不觉得无聊。

“叔叔,买个帽子吧。”李逸云刚把茶杯放到桌子上,一道怯生生的声音便传入了他的耳中,他转过头来,只见一个比他膝盖高不了多少的小男孩正站在他的面前。小男孩圆圆的脸冻得通红,头顶戴着一顶黑色棉帽,将头连着耳朵紧紧地包裹起来。一身衣服上打着不少补丁,却还算干净。同样冻得红红的小手里举着一顶棉布帽子。另一只手夹着个包裹,放在腋下。

李逸云一愣: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出来卖帽子?心中动了恻隐之意。转头瞧了一眼姬玉柳,少女也同样露出关切之色。李逸云探过身去,问道:“这个帽子怎么卖啊?”“五个铜板一个。”小男孩答道。随即将腋下的包袱拿出来,展在地上。许多颜色、样式不同的帽子便露了出来。小男孩勤快的说道:“这还有更多的帽子,叔叔您有喜欢的吗?”

李逸云俯下身,看了几眼拾起一个藏青色的帽子,又拾起一个火红色的帽子,套在姬玉柳的头上。帽子映着少女红润的脸颊,使少女更显美丽。李逸云将手中帽子往头上一放,很是合适。便随手从怀中掏出两串铜板,递给对面的小男孩。

小男孩只接过一串铜板,连连摇头道:“这帽子不值那么多钱,谢谢叔叔。”随即迅速地卷起包袱,小跑似的奔下楼去。还没等李逸云说话,便消失在楼梯口了。此时茶楼的小二正巧过来添水,李逸云便随口问道:“小二,这个小孩儿是……”小二也是个口快的人,立即答道:“您也觉得可怜是吧?我跟您说啊,这个小孩儿的娘几年前是个卖唱的歌女,是随她父亲从陈国到这里来的。那叫一个漂亮!嗓子也好听。每次来我们茶楼卖唱,那都是人山人海啊。”

叹了口气,小二接着说:“后来不知遇到哪个没良心的混蛋,把姑娘肚子搞大了就撒手不管。老头子一口气没上来,便生了场大病,没多久就病死了。那姑娘埋葬了父亲之后,把孩子生了下来,也不再卖唱了,整日靠给人家洗衣服或是缝缝补补赚钱,这小孩儿过了年才六岁,去年的时候便拿着他娘做的帽子出来卖了。唉,这孩子也是可怜……”

小二还在自顾自地说着,李逸云却已是目光一闪,手一撑桌子,身体便从开着的窗口飞了出去。原来,他刚刚一边听着小二的话,一边瞧着窗外。他眼见着那卖帽子的小男孩走出茶楼,迎面碰上了四五个衣着华贵的小孩儿,看上去比他要大上一两岁。几个人将小孩儿围了起来,先是堵着他的去路,又有一个胖胖的孩子伸手去抓小男孩儿的帽子,小男孩将他的手打到一边,那个胖胖的孩子一下子推了小男孩儿一把,将他推倒在地,几个人围了上来,眼看就要动手。

李逸云本不想惹事,但听着小二说着这小孩儿的不幸,又怎忍心看着他受欺负?于是一腾身,从楼上飞跃而下,挡在小男孩儿的面前,手掌一挥,几条粗壮的藤蔓从泥土中生长而出,将那几个围上来的孩子卷了起来,扔在一旁。

李逸云并没有下杀手,藤蔓只是轻轻地将几个孩子甩到一边,但那几个明显是富贵人家的孩子又怎见过这等事,当时便吓得哭叫了起来,边哭边喊:“妖怪啊,妖怪啊!”头也不回地跑得不见了踪影。

低头扶起小男孩,李逸云帮他收拾起散落在地上的帽子。小男孩儿一双大眼睛满含着泪水,但他却将眼睛瞪得更大,不让眼泪流下。他的帽子被打的歪在一边,李逸云便伸过手来,将他的帽子摘下,准备给他重新戴正。

但他的手却停在了半空,除去了帽子后,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头雪白的发丝,不带一点杂质的白。李逸云愣在了当场。小男孩“呀!”了一声,委屈之色瞬间被惊惶取代,急急忙忙地抢过帽子戴在头上,将满头白发重新遮住。“吓到您了吧?对不起,叔叔。”小男孩儿抽着鼻子说道。李逸云回过神来,忙摆手说:“没事没事,是叔叔唐突了。你没受伤吧?”小男孩儿摇了摇头。

“小心!”这时,九婴突然厉声喝道。李逸云也生出感应,一转头,只见一个灰袍中年人正缓步走来,手中持着一杆丈余长的竹竿,杆子上绑着一面白底黑字的旗子,上面写着“通天神算”四个大字,中年人一边走一边说着:“算卦算卦啊,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不灵赔双倍啊!”

李逸云一愣,虽然改换了装束,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这个灰袍人正是在苍梧之野曾有过一面之缘,实力深不可测的神秘弹琴者彭祖。于是他站起身来,朝着彭祖一拱手:“前辈别来无恙。”彭祖笑了笑,透出一股源自心底的疲懒神色,与那日的霸气截然不同,让李逸云心中一阵恍惚,倒是不敢确定自己的判断了。

“好说好说。”彭祖的话将李逸云的心思重新拉了回来。他捋了捋黑色的胡须,转过头瞧着小男孩儿。点头道:“嗯,不错不错,此子天赋绝佳啊!”他似乎很努力地挤出一个和蔼的笑容,俯下身冲着小男孩儿说:“孩子,想不想跟着爷爷我学本事啊?”李逸云心中好笑,心想:这人看着还不到四十岁,倒是不嫌老,自称起爷爷来了。随即心中一震:吴尘看来也就四十多岁,可实际已经六十多了,到底有多大年纪?

而小男孩儿却似乎被彭祖忽喜忽癫的表情吓到了,连地上的包袱也顾不上捡,只是紧紧地抱着李逸云的大腿,藏在他的身后。“哼!叫你这小子先捡了便宜了。”彭祖耸了耸眉毛,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

李逸云正要回答,却听见杂乱而又响亮的脚步声从街道的一边传了过来。他放眼望去,只见一队的身着盔甲的士兵正在追赶着另一群身着各色劲装的武者,双方刀来剑往。劲装武者们的实力明显比士兵要强出不少,但人数却比对方少了太多,在士兵们海潮般地冲击下节节后退着,越来越接近李逸云他们所在的位置。

“又是这些麻烦的事情!”彭祖语气中透出一丝厌倦,随即朝着李逸云说了声:“小子,我先走了,后会有期。”李逸云正瞧着厮杀着的人群,听到这话立即回过头来,却连彭祖的影子也没摸到半个,他就像从未出现一般,消失得干干净净。

人群已经很近了,李逸云抬起头,正看见向下盯着他的姬玉柳,他使个眼色,姬玉柳便将身体缩了回去,将窗口让开,李逸云一手捡起男孩的包袱,一手托起小男孩,说了声“小心”。纵身而起,刹那间便又坐在了靠窗的椅子上。

李逸云转过头来再看向外边,此时士兵厮杀的队伍刚好从茶楼前经过,刀光中,一蓬蓬鲜血洒向高空,有的血液溅的极高,险些溅到了趴在窗口的人的脸上,惨叫声和厮杀声交织在了一起。

小男孩儿吓得蹲在了地上,但却是抵挡不住好奇,不时偷偷地抬起头向窗外瞧去。李逸云将他扯了过来,说道:“别看了,这不是什么好事情。小孩子不该看这些。”小男孩儿看着李逸云严肃的表情,连忙瞪大眼睛点了点头。

李逸云叹口气,似乎也觉得自己过于严厉,他又轻声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耳。叔叔您可以叫我阿耳。”说着指了指从帽子边缘透出的大耳朵说:“我耳朵特别大,我娘就叫我阿耳。”李逸云笑着摸了摸小男孩儿厚实的耳垂,轻声道:“好,阿耳。我叫李逸云,我们算是认识啦!”阿耳点了点头,脆生生地说:“李叔叔好!”

街道中厮杀的人群远去了,但随即传来了戒严的命令,更多的士兵涌现而出,将街道的各大路口封的严严实实。又有一队士兵从街道的一边开始,拿着画像对照着见到的每个人,但却一直一无所获。

有的人大着胆子问:“军爷?这是怎么回事啊?”士兵没好气的呵斥道:“多什么嘴?再多说一句把你抓起来顶罪!”不过时间久了,还是有人从相熟的士兵那里知道,是有刺客行刺楚君,正在全城搜捕。但李逸云却觉得有些诧异,若是刺客,又怎么那么容易被看到面目?但情形混乱,也容不得他多想。

一直到太阳偏西,士兵们才陆续撤走。李逸云几人结了帐,跟在从茶楼鱼贯而出的人群后施施然走了出来。阿耳有些焦急的冲着李逸云说:“李叔叔,我得回家了。出来这么长的时间,我娘该着急了。”李逸云点了点头,但立刻又想到那几个欺负人的孩子,忙道:“等等。”转过头来对着姬玉柳说:“玉柳,要不你先回客栈休息?我送这孩子一程。”姬玉柳理解地点了点头,转身走入了茶楼边两人投宿的客栈。

李逸云瞧着站着的阿耳,说道:“叔叔送你回家,好吗?”阿耳露出一副难为情的样子:“不用麻烦叔叔了吧?我家住在江水那边的北城,离这里好远呢。”李逸云笑了:“不麻烦的,我原也想明后天去北城走上一走,今天正好去探探路。”阿耳这才释然地点了点头,领着李逸云朝北面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