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焰尽余情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70字
  • 2014-09-06 23:44:06

身在半空,李逸云的南斗剑从背后直指虞炎。羽翼一展,如一只大鸟般凌空而降,闪电般向下砸落。而此时,虞炎释放的火凤刚刚脱出体外,他身上的光芒猛的一暗,南斗剑的锋芒便在这一瞬间钻向他的后背。

九婴选择的时机实在是绝佳,虞炎刚刚释放了全力一击,无法立即发动强力的反击,而李逸云在获得晶晶的力量后,实力已然接近了羽化境界,全力一剑,此时的虞炎根本无法抵御,他只好猛地向后一挥手,带起一阵侧向的劲风,企图干扰李逸云的攻势。

按说以李逸云此时的实力,这道劲风理应对他不会造成影响,但那带给他瞬间高速的羽翼却在此刻成了累赘。劲风吹在双翼之上,顿时形成了一股推力。李逸云初次使用双翼飞行,尚无法控制自如,一下子便被劲风吹得身子一斜,剑锋偏离开去,只是从虞炎的身侧刮过。但即便如此,锋锐的剑芒还是穿透了虞炎的神甲,在他的肋下带起了一串血光。

一击即退,李逸云双翼一展,头也不回的向前窜去,耳畔却没有预想中的爆炸声传来。他一口气飞到唐茵的身边,才转过身来,双翼拍打着浮在空中,向虞炎的方向瞧去。

一眼瞧去,李逸云心中安定下来,一边也在暗中责怪自己的多管闲事。一身火红的虞炎已然被满天的银色花雨包围,而之前耀武扬威的火凤凰,此时全身已然没有半分火焰,似真似幻的红色的羽毛被彻底暴露在外。

虞炎与凤凰均被花雨所包围着,无数的花朵旋转着,从这一人一鸟的体内带起一道道红色光芒。银色的花朵对准光芒一收拢花瓣,便将一道道光芒吸纳入内,而它们的体积随着光芒的入体而增大,银光也越发闪亮。

而另一边的虞炎,原本便有些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了,身上的神甲更是如同风中的烛火一样黯淡下来。凤凰则是发出一声声哀伤的鸣叫,一人一鸟都不住地试图冲出花雨的包围,但却被越来越大的花朵围在当中。

终于,已经再无光华的凤凰发出一声凄厉的鸣叫,化为一道暗淡的红光,钻入虞炎手中的羽扇之中。而虞炎则是身体轻微一颤,将越发黯淡的神甲倏地收入体内,跟着全身爆炸似的发出一道光芒,将四周的花朵驱散而去,他一个闪身,便从花雨的缝隙中钻出,身体朝着舜帝遗迹所在的洞穴弹射而去。

“不好!”李逸云想起被自己留在洞中的虞烬,大叫起来。一边说着,七彩双翼用力一扇,追着虞炎的身影冲了过去。而身旁的唐茵却是更先一步,在虞炎逃出花雨的一瞬间便身化流光,李逸云的话刚出口,身边便只剩下少女那绿色羽翼所带起的疾风。

而在他们的身后,漫天的银光渐渐的黯淡下来。花瓣一片片的凋落下来,化为一道道银光四散而去,而花蕊则在清风的吹拂下变为更细小的光点,渐渐地,什么也看不见了……

李逸云落在最后,当他来到洞中之时,只见一身笼罩在神甲中的唐茵正站在洞口不远的地方。而面色苍白,肋下流血的虞炎却是旁若无人的瞧着闭目盘坐的虞烬,双目无神的呆立着。

“这一切?都是你想看到的?”沉默之中,虞炎终于开了口,他的声音依旧如平日里那般淡漠沉寂,丝毫不辨喜怒,只是仔细听的话,能从中听出一丝微不可查的颤抖。此时的虞烬被李逸云封住行动,自然无法出声音。只是瞪大了眼睛,用那凶猛疯狂的眼神直视着虞炎。虞炎手掌一挥,一道红光拂过虞烬的头部,虞烬的嘴也随之张开了。

“我想亲口听你说,究竟是不是你背叛了部落?”虞炎沉声说。“没错,是我。不过你又是怎么猜出来的?”刚刚恢复说话的能力,虞烬的声音还有些干涩,但却是毫不犹豫地承认了。而虞炎的双眼则一直紧盯着他,半晌才开口说:“地火法阵消失之时,我便开始怀疑有背叛者,我到这里看到你之后,也就想起了你重伤归来的时机是那么的巧合,刚好让我为了给你疗伤无法指挥战局。但我还是不敢相信,为什么会是你?”

虞烬笑了起来,笑的肆无忌惮:“我的父亲大人,当年我娘死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我已经恨上了整个部落,我从来没把自己当做虞部的人,又何来背叛之说呢?”“这么说,奴隶们也是你派人放出来并怂恿他们造反的?”虞烬耸了耸眉毛:“没错,是我让阿雅去做的。”

虞炎皱了皱眉,声音变得冰冷了:“这个忘恩负义的贱婢,我把她安排在你身边,让他不必像其他奴隶那样吃苦,她居然敢背叛我?”虞烬又笑了起来:“没错,你打死了他的爹娘,再把人家送给自己儿子当做玩物,当真是天大的恩德呢!”听他这样说,虞炎也不回答,只是走近一步,厉声道:“你恨我可以!但你为什么要设计将那些族中战士活活烧死?他们可都是无辜之人!”

虞烬哼了一声:“无辜?他们哪个人没对奴隶们拳打脚踢,我混在奴隶堆里的时候就挨过他们好几次打,命大,这才没死。再说,他们的死可与我没有半分关系,那是您老人家的杰作啊!父亲大人!”“什么?”虞炎提高了语调:“你说是我?”虞烬点了点头:“没错啊,当初给这些没能修成内丹的族人胸口刻上火云印的仪式,不正是您主持的吗?”“不可能!”虞炎断然道:“火云印并非天火烬的法门,它不会透支生命,只会不断地提高人体的潜力,让那些没能修成内丹的人们也能够几天几夜不眠不休的作战!”

“不不,火云印不是提高潜力,是压榨!它本身就是自动运转的,被刻上它的人们完全无法掌控。每当他们感到疲劳时,火云印便会从他们的体内压榨出一丝潜力,恢复他们的力量。而这样的压榨虽然比天火烬温和一些,但终究是在透支着,连续作战三天三夜,他们的身体潜能已然被压榨干了,自然无法抵抗体内火云印的力量,从内而外的燃烧也就在情理之中了。火云印是你在几年前创出,并没有时间进行观察,但我敢肯定。被种下火云印的人们,至少要比他们正常情况下少活十年!”

“这不可能!”虞炎狂吼道。“我创出的法术不可能是这种害人之术!”虞烬淡淡地说:“没错,法术是您创出的,但您又知道些什么呢?您只知道种下火云印后的人们即使不吃不睡,也会依然精神十足,但您看到他们一夜间多出的白发和皱纹吗?不过说到害人倒也不一定,种下火云印之后,这些天赋差的人在虞部中的地位倒是高了不少,原来他们的地位比奴隶也强不了太多,这样看来,你还是帮了他们大忙的,哈哈!”

这时,从洞口陆陆续续的钻入十几个奴隶和越军的首领,首领们见到李逸云,都躬身施礼,李逸云环顾四周,出现的都是一些衣衫破烂的奴隶和身披甲胄的越军士兵。他知道,战斗已经彻底结束了。

而此时的虞炎,双目变得疯狂起来。他直起身子。仰起头癫狂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笑声在洞中不断地回荡着。他低下头,再次看向虞烬:“原来都是我的错,好!好!”语气转为柔和:“烬儿,虞芳是你杀的吧?”虞烬一愣,随即倒也坦然:“你知道?”虞炎点点头:“你那偷换药物的伎俩也想骗倒我吗?只是我发现时已经为时已晚,杀了你也救不回人,我杀你作甚?”

他语气平和,李逸云却听得一阵寒战:连自己妻子的生命都能如此冷静的处理,此人当真可怕,能战胜他实在是运气啊!

而虞炎此时已经接着说道:“但我没想到你所恨的居然是整个部落,否则当初即使断了香火我也要杀了你。”他说话的过程中,那肋下被李逸云刺伤的部位一直在不住地滴着血,地面上已然是一片血红。但虞炎苍白如纸的脸上却突然浮出一丝笑容:“不过现在也不晚,烬儿。为父对你不公,就让为父带你一起上路,到另一个世界弥补过错吧。”话音未落,虞炎猛的上前,右掌闪烁着血红的光芒,如一柄利剑般朝着虞烬的头颅刺去。

在场众人见他露出微笑,又已经鲜血遍地,没有人想得到他会突然发难。都愣在当场。李逸云首先回过神来,一个箭步冲出,南斗剑也随之刺出。但终究是晚了一刻,青碧的剑光距离虞炎的后背还有一尺有余,虞炎的手掌便已贴上了虞烬的额头。

众人眼前一花,一道身穿绿衣的身影撞入场中,在一瞬间将虞烬从侧面撞开,而她的肩膀也在一瞬间被虞炎的手掌洞穿。

虞炎拔出手掌,正要朝着虞烬再施杀手,一截剑尖已经从他的胸前透体而出,剑刃正中的金色光芒映入他的眼中。“好剑!”他说道。李逸云手腕一抖,长剑从虞炎体内抽出,一蓬鲜血从伤口中喷射而出,虞炎转过身来瞧着李逸云,似乎有话要说,但只是摇晃了几下,便“嘭”地扑倒在地,再也不动。

而李逸云却也顾不上他,快步走到虞烬面前,几个弹指解除了他的禁制,急切地问:“有没有受伤?”虞烬却一把将他推到一边,将那肩头已是血肉模糊的少女抱在怀中,少女已然晕了过去,被洞穿的肩头依然向外涌着红色的血。“阿雅,你怎么这么傻?干嘛替我去挡啊……唐茵……姐姐,你能不能救救她?”虞烬抬起头看向唐茵,泪流满面地说。

唐茵点了点头,手掌一拂,光芒将少女的肩头笼罩,血便缓缓地止住了。“把她交给我吧。”唐茵说道。一挥手,少女的身体便漂浮在空中,唐茵转过身向洞外走去,少女的身体也跟随着前进。虞烬的脸上仍挂着泪痕,急匆匆地跟了上去。

看着泪流满面的虞烬,李逸云的嘴角却浮起一丝微笑,他知道虞烬已然有了活下去的理由。很好的理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