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火树银花(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520字
  • 2014-11-19 07:49:18

“嗯?”突然间,一个年纪最大的老者腹中闪过一丝疼痛,他起初没在意,但随着丹药所化的那股力量的游走,腹中的疼痛越来越剧烈。他这才有了怀疑,连忙用内视之法看向腹中,只见自己的经脉中竟隐隐有火焰透射而出,体内的脏腑被这火焰烧灼着,越发的烫了起来。老者心中骇然:原来不是经脉被拓宽了,是这股力量在灼烧着经脉啊!他睁开眼,正要大喊,却见身边的几人同样满脸痛苦的张开了眼。

“公子,这是怎么回事?”几人大吼道。那青年揉了揉眼睛,迟疑了片刻,用慵懒的语气回答道:“你们还记不记得?虞芳那个恶妇是怎么死的?”几位老者面面相觑,有人满头冷汗的开口道:“夫人,她是因为大公子的死心神不宁,修炼出岔导致心火焚身而死啊!”

“错!”小公子晃了晃食指:“她的死的原因同你们一样,都是死在我这焚天丹之下,只不过你们的药力比她强得多,她是服了三十多天的药才死的。”

“原来是你杀了夫人!”有人吼道。青年斜着眼瞧他:“没错,那恶妇就是我杀的,又能如何?早在她指使你们几个害死我娘的那天起,她就死定了!你们也一样!”“你……你都知道了?”有人面露惊恐地说。还有人大吼道:“把他抓起来,找族长救我们!”“好!”其他几人应和着冲了上来。青年仍是一副慵懒的样子:“恐怕来不及了吧?”说着一掌应向当先的一名老者。二人双掌相接,青年猛然发力,掌心光华大盛,那老者也只能全力将灵力灌注于掌中,与青年相拼。

两股灵力相撞,在二人体内外交互往返。老者烧灼许久的经脉再也无法承受灵力的压力。他只感到自己的体内猛然一个膨胀,身体便由内到外的燃烧起来。

青年毫不停留,身形转动。接连于几位老者各对一掌,掌风所至,几人全部化为熊熊燃烧的火焰。一时间,惨叫声在洞内回荡不绝。几个人影在烛火摇曳间扭曲跳跃着,没过多久,便再也发不出声音。接着,他们纷纷倒了下来,先是不住地颤动着,渐渐地,便一动不动了。火焰熄灭了,几人已经化为一团团灰烬,洞口一阵风吹入,便无影无踪了。

而地面上原本闪亮着的阵法,在失去了六人的维持之后,早已黯淡了下去。青年又朝着几人原本盘坐的位置随手轰出几拳,一串串火花亮起,地面出现了六个深陷的坑,地面上的纹路猛的闪亮,便黯淡下来,完全消失了。阵法就这样被彻底的破坏了。

“出来吧。”青年背对着洞口轻声说。阴影中,李逸云和晶晶缓缓地走了出,淡淡地说:“你发现了我?”青年冷笑一声:“这个洞中,修炼我族心法的人感知都会比数倍放大,若不是我为你遮掩,你早就暴露了。”李逸云一愣,随即盯住了少年好一会儿,最后摇了摇头:“虞烬啊,我真想不懂你与自己的族人到底有什么仇恨?”

虞烬皱了下眉头:“你没去问过唐茵?”李逸云错愕地道:“那日你不是说不想再谈往事了么?我又怎会去问?说起来那日还真是莫名其妙,丹阳前辈连夜带着你来到大营,你毫无缘由的愿意当我们的内应。若不是有唐茵姑娘以性命担保你对虞部的仇恨比她还要深,估计不会有人相信你的。”

虞烬苦笑一下:“我只是不愿在众人面前多谈往事而已,你还真是迂腐啊!私下问问唐茵不就得了。这又不是什么秘密。”说着自顾自的朝前走去,李逸云跟了上去。

走到并排的两个石室之外,虞烬指了指左边的石室:“这里,存放着舜帝晚年留下的所有典籍,我族的《天火圣典》便是从其中整理而出,听说你想要学习重瞳之术,等次战结束后不妨来此观看。不过我在这里这么多年,也没听过有谁练成过,到底有没有相关的典籍也是未知,你还是别抱太大希望的好。”李逸云点了点头,暗自吐了吐舌头想:你的事是秘密,我的事倒是尽人皆知了。

这时,虞烬说了声:“稍等。”转身走入右手边的石室,片刻后又走了出来,手中捧着一个檀木匣子。没等李逸云发问,虞烬便开口道:“这是我娘的骨灰。”李逸云心中疑惑,不知道这个时候虞烬拿骨灰来做什么。只好定定地瞧着他。虞烬接着说:“我还是算错了一步啊,这件事情竟然没能安排好。可否拜托李兄一件事。”

听着虞烬突然改了称呼,李逸云有些愕然,心中立刻掠上一丝不安,但随即郑重地点头:“请说。”“能否帮我保管好我母亲的骨灰,若是……我在此战中战死,还请将我与母亲合葬。”李逸云心中一震,沉声道:“你是想寻死?”虞烬淡漠地说:“那又如何?”“生命得来不易,怎可轻易言死?”

虞烬笑了起来:“活着对我有何意义可言?在这个世界上,我的死活早已没人在意!”李逸云闻言大惊:“你怎能如此说呢?虽然令慈已逝,但……但恕我直言,令尊对你十分爱护,在你的欺骗下,将整个部族的战争抛下为你疗伤。说实话,我如今也不能明白你为何要帮着我们对付他。”

“哼!”虞烬冷笑一声。“他在乎的是我这个继承人罢了。虞炽若是成器,我应该还在奴隶堆里面呢吧?”望着李逸云惊讶的神色,虞烬那年轻的脸上露出了夸张的笑容,他笑着挥了挥手:“算了!你早晚会知道,由别人说不如我自己和你说。”

“我娘是黎部人,这个部落现在已经没有了,几年前被虞炎灭掉了。我娘是作为奴隶贡献给我们部落的。那时候陶部刚刚被诛杀。虞炎见我娘的容貌美丽,便召她来服侍起居,后来……便有了我。再后来,我娘因为打碎了一见虞芳那恶妇的陶器,被她指使这几个老家伙杀死了,而我便流落到了奴隶堆中。又过了几年,虞炎见虞炽实在是太糟糕了,这才将我从奴隶堆中搜了出来。哦对,从那时起我才叫做虞烬,之前是叫什么来着?记得不少人叫我‘杂种’的。”

听着他发泄般地说出这些,李逸云望着虞烬的目光有些呆滞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年仅十五岁的他,竟已然承受了这么多。如此看来,比起他来,自己或许要幸福的多了。

说完这些,虞烬地脸上依旧带着笑,却已经泪流满面。李逸云的心中也已被少年的话语所感染,无尽的伤感涌上心间,一时间无话可说。

“你来告诉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给我一个活下去的理由啊!”虞烬在这时开了口,朝着李逸云挑衅地说。见李逸云哑口无言,他便轻轻地将檀木盒放在李逸云手中。目光再度变为真诚“拜托了。”他沉声说。随后转过身,向洞外走去。

虞烬一步步的向外走着。突然间,捧着盒子的李逸云猛地向前一蹿,一只手掌已经扣向虞烬的脖颈。虞烬毫无防备,顿时被他抓了个正着。李逸云的灵力透体而入,他连一个指头也动弹不得。接着,李逸云另一只手闪电般伸出,瞬间便将他的丹田与元神全部封住。又拖着他那无法动弹的身体来到角落,将他摆成盘坐的姿势,把檀木盒子塞进了他的怀中。

望着他愤怒的眼神,李逸云轻轻地说:“我无法给你活下去的理由,但请你等一等,结束之后我会找唐茵姑娘,她一定能给你满意的理由。这盒子,还是由你自己看管吧。”说着一转身,几个纵跃间便不见踪影。

来到洞外,一股清凉的夜风迎面吹来。李逸云俯瞰地面,山下的战局已然明朗,失去了法阵的支持。虞部剩余的部队再也难以抵抗数倍于自己的敌人,所占据的范围越来越小,彻底覆灭只是时间问题。

就在这时,九婴突然叫道:“小子,我看那两个人要分出个结果了,做好准备。”李逸云此时也感觉到,空中的压力渐渐的强大起来,压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

晶晶却是没那么多犹豫,身影一闪,便已化为光芒钻如李逸云体内,熟悉的感觉出现在李逸云的心间。强大的力量在体内旋转前进的,突然向着后背聚拢而去。李逸云的神识中响起“蓬蓬”两声,强大的力量在这瞬间从后背宣泄而出,化为两只闪烁着七彩光芒的羽翼,形状与晶晶的翅膀一般无二,只是要大得多。

“这是?”李逸云正惊讶着,却听九婴叫道:“向上看!”他依言抬起头来。正看到浑身燃烧着火焰的凤凰化为一道流光从虞炎的头顶灌入体内。虞炎身上的金红色更明亮了,他伸出右拳,凤凰的影像在拳上缭绕的火焰中若隐若现,体积反而比原来缩小了一些,但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感到它的强大,就连地面上的众多士兵也抛下战斗,抬起头来向上看着。

与虞炎借助器灵不同,唐茵手中白光一闪,玉净瓶已然消失在了掌中,她双手放在胸前,手心相对的虚握,在掌心的虚空中凝成了一颗红色的晶体。红宝石般的晶体旋转着,内部却似乎有着绿色的线条在流动,她口中清晰地吐出四个字:“火树银花。”

红色的晶体随着她的话语变化了,晶体从中裂开,一株幼嫩的红色新芽从里面钻出,细芽轻轻一缩,随后蛇一般的弹起。跳跃着向上生长着,几个跳跃之后,唐茵手中的嫩芽变化为一株几丈高的树木。树干是宝石般晶莹剔透的红,绿色的经络在透明的红色中若隐若现。

而在枝桠顶端,一株株银色的花蕊迎风绽放,一股清灵之气散发开来,一时间驱散了战场上的血腥味。银色的花瓣旋转着从枝干上脱离了,似乎是毫无力量的随风飘动,但速度却是越来越快,光芒也越来越盛。无数的银色花朵如同银色的星辰,从四面八方朝着虞炎激射而去。

虞炎一拳击出,火红的凤凰从中钻出,带着满身的火焰,迎向扑面而来的花雨。而虞炎的脸色也在这一瞬间变得苍白了。“就是现在!”九婴吼道。李逸云再不迟疑,一展双翼,流星般的冲了上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