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决胜之机(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364字
  • 2014-09-01 22:59:50

巍峨的城楼上,一个弓箭手将弓拉得圆月一般,瞄准了冲锋而来的郑野,正要射出之时,一声凄厉的惨叫传入了他的耳朵。他吓得一哆嗦,手腕一抖,箭射偏了。他又惊又怒地回过头,正想斥责身旁的同伴,却看见了让他魂飞魄散的一幕——

站在他身旁的那名同袍,浑身的皮肤都变成了红色,甚至透过衣服都能瞧见灼热的光,他嘴张的老大,却发不出一点声音。一股股热气从口中飘出,带着些许焦糊的味道。眼睛瞪的越来越大,眼角开始迸裂。皮肤下的红光则变得越来越刺眼,越来越炽热……

“腾”地一下,火焰从他的身体中钻出,从内而外地将他一瞬间包裹在内,火焰之中的人形无声地翻滚着,扭动着,冲撞着……一个跳跃蹿起一丈有余,然后又重重的砸在地上,再也不动了。

焦臭的味道从火焰中发出,围着的士兵张着大嘴,静默着……“啊——”凄厉的叫声打破了寂静,接着是周围上百人的应和:“怎么回事?啊?”“他、他、他……火啊!从身体里面烧起来啦!”“快跑啊!”

而在他们叫喊的同时,又是数十道火焰由城墙上升起。每一道火焰的周围,都引起了一连串凄厉的叫喊声。转眼间,数万守城军队已然全部陷入了混乱……

在一片喧闹之中,一名传令兵慌慌张张的跑进大殿,朝着坐在殿中的几个身着红袍的老者高声喊道:“长老们,不好啦!”为首的老者一挑眉毛,带着些不耐的神色说道:“慌慌张张的做什么?什么事大惊小怪?”“报告长老,不少兄弟莫名其妙的被烧死了,军队全乱了,城门已经被攻破了,敌人已经打进来了!”“什么?”几位老者霍地站起。一位老者急中生智:“快!快带你的队伍去城北抓一些奴隶过来,说不定能威胁到敌人,快去!”“是!”士兵一阵风似地离去。

大殿中静了下来,只能听到几声粗重的呼吸声。为首的老者皱了皱眉,正要开口,却见之前出去的士兵又跑了进来。“这么快就把人抓来啦?”老者疑惑地问。“不是……”士兵带着哭腔说道:“那些奴隶已经全都跑了出来,我们,我们被包围了。”……

“跑啊!”与此同时,虞部的败军正惨叫着向城内跑着,空中御剑而飞的修士也一边抵挡着背后的攻击,一边向着西方退去。溃退的途中,士兵的身体一个接一个的燃烧起来,化为一团团火焰。

在他们后方,东城门已然大开,李逸云脚踏光轮,挥舞着漫天的剑芒冲在最前面,晶晶扇着翅膀紧随其后,不时挥出一爪。后面跟着的数百名御剑而飞的修士,有发出碧色光芒的陶部修士,也有越部的一些修为较高的少年。浑身浴血的越军也紧紧地跟在后面,爆发出一阵阵喊杀之声。

而这时,从城北面的巷子中又钻出无数手持大刀长矛,衣衫破烂的汉子,他们冲到街上,二话不说对着红衣的虞部士兵冲杀而去。一些机灵的的士兵很快意识到了现状,哭喊着:“奴隶们造反啦!”一听这话,士兵们更加没命的奔跑了起来,队伍被从侧面一次次的碾过,被割得支离破碎,失去了所有的战斗力。

再在城中最需要虞炎的时候,他正在为自己仅剩的儿子疗伤,儿子伤得很重,即使是以他羽化的境界,也花费了将近两天,才在保证不对他的身体造成损害的前提下完成了疗伤。

疗伤结束后,虞炎站起身来擦了擦汗,还未来得及出门,一阵杂乱的呼喊声便传入他的耳中。“守卫!”他喊道,一个年轻人应声而入。“外面是怎么回事?”虞炎问。那士兵有些慌乱地答道:“禀、禀告圣巫,逆贼已然攻破城门,奴隶们也造反了,现在外面全乱了!”“什么?这么大的事怎么不通知我?”虞炎吼道。

那士兵吓得一下子跪倒在地:“大人,您不是说您在给公子疗伤,不许外人打扰吗?”虞炎气的胡须剧烈地颤抖着抖,却又不好自食其言,只能大喊道:“传我命令,所有能战斗的虞部人退往舜帝遗迹,雷劫以上境界的修士阻拦敌人!”“是!”“等等!”虞炎改了主意。“我亲自去吧,你率领护卫队保护公子先行退往遗迹!”“遵命!”

城中,虞部士兵仍在毫无章法的溃退着,有的受了伤落在后面,便被赶上的越军士兵一刀砍翻。尸体一具具的倒下,就连修士们也被越军的气势所慑,尽管实力上还足够抵抗,但却已失去了勇气。

数万的反叛的奴隶加入了越军的队伍,黑压压的人群海浪般的向前涌动,而虞部的队伍则是越来越乱,双方的距离不断的拉近、拉近。眼看着虞部最后的队伍便要被吞噬。突然,天空亮了起来,一团团巨大的火球从空中落下,砸向冲锋在前的越军。

“防御!”李逸云大吼道。一道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连成了巨大的屏障,将整个队伍都罩在其中。李逸云舒了口气,却又立刻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因为这些火球撞上屏障,只是稍稍黯淡一下,便将屏障炸了个粉碎。之后的火球则毫无阻碍的穿越屏障,砸在了队伍之中。

“啊——”同样凄厉的惨叫声在越军队伍中响起,被火球砸中的越军战士全身燃烧起来,李逸云刚要下令让修士们施展水遁之术施救,可只是一瞬间,被火焰烧灼着的士兵便化为一团灰烬。而正面对上了火球的修士们,有的与士兵一样,在瞬间被烧成了灰烬,即使是挡住了火球的修士,也在巨大的冲击力之下被抛飞起来,砸在地上,不知死活。

李逸云猛的一抬头,深夜的天空群星璀璨,但他的眼中却只剩下那一片灿烂的红。一个人高高的站在空中,挡住了月亮,却发出了比月亮明亮数倍的光芒。那人的整个身体笼罩在盔甲之中,盔甲是纯净的金红色,一片片宝石般的甲胄覆盖在身上,呈现出充满力量感的一道道线条。在金红色的胸甲中央,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正要挣开束缚,振翅而飞。而在那人背后,一双巨大的羽翼伸展着,一片片金红色的羽毛微微跳动着,仿佛承载着一团团火苗。

“小子,看好了。这就是羽化境界所拥有的羽化神甲,虞炎这家伙终于出全力了。”沉默多日的九婴开口道。李逸云心中一动,顿时想起了乌天威的那副羽化神甲,也想起了在玉虚宫时,吴尘教他的有关羽化神甲的特性:它是达到羽化境界的每个修士都会拥有的能力,也是羽化境界修士主要的战斗力源泉,每个人修炼的灵力属性不同、功法不同,神甲的样式和能力也就不同,即使是修炼完全一样的法术的两个人,他们的神甲也几乎不可能相同,因此羽化神甲也是用来识别羽化境界修士身份的标志之一。

此时,李逸云的实力比起黑火宗之时也有了很大的提升,越是提升,越能够感受到羽化境界修士的可怕。在黑火宗之时,他瞧着乌天威的那身铠甲还对它的力量感受不深,此时站在虞炎面前,只要瞧一眼那火红的甲胄,便能清晰地感应到其中蕴含的巨大能量。

这时,虞炎清晰的话语传入所有虞部人的耳中:“虞部的勇士们,忘掉你们的勇气了吗?居然被这些贱民吓得乱了手脚?现在,雷劫以上境界的修士负责断后,其余所有还能战斗的人,向舜帝遗迹撤退!”虞炎话音刚落,越军被火球攻击后有些混乱的阵型已然整顿完毕,但他们惊讶地发现,他们的对手已然改变了。

敌人仍在后退,但却从混乱的溃败渐渐地变成了有秩序的撤退,修士们也稳住阵脚,向着越军发出了反击,阻碍着他们的脚步。在修士的实力方面,虞部始终拥有着优势,即使是在败退的情况下,依然能够抵挡住越军修士的进攻,护卫着士兵们迅速后撤。

双方正各展其能的厮杀着,天空中,无数的火球再次凭空出现。袭向地面的越军,越军看着飞驰而来的火球,吓得连躲闪都忘记了,李逸云也是一惊,一团火球直奔着他砸来,正要躲闪,却见一面巨大的绿色光壁从头顶的空中伸展而出,将所有火球的攻击目标全都保护在内。

这一次火球撞上了光壁,却没有像之前一般毫无阻碍的穿过,光壁的光芒,柔和却又绵绵不绝,火球的光芒被一点点的包裹,削弱,最终纷纷消散了。

李逸云抬起头,一抹微笑情不自禁地浮现在嘴角,他看到了另一副羽化神甲。

那是一片淡绿的颜色,如同初春树枝抽出的嫩芽。无数玉色叶片攒成的一双羽翼将少女纤细的身躯托在空中。一片片或圆或尖的叶子组成了一幅轻甲,将少女的身体包裹在内,甲胄与少女的身躯完全贴合,勾勒出一道道青春曼妙的曲线,但在那玉色的光芒中,却能让人生不出丝毫欲望,而只是感到无比的圣洁。

眼见唐茵出手,虞炎面无表情,淡淡地问:“你做好准备与我一战了?”唐茵轻轻地点了点头。虞炎不辨悲喜地笑了笑:“好!我们便在舜帝遗迹之上将这恩怨解决了吧。随我来。”说着他转过身,两只凤凰般的羽翼一振,便流星似的朝着西方射出。唐茵背后的双翼也是轻轻一颤,身躯像风中的纸鸢般追着虞炎的身影飘去。

“小子,带着小猫儿跟上。伺机而动。”九婴对李逸云说道。李逸云立刻叫过晶晶,又对着身边的朱旭轻声说:“晚辈先行一步,还请朱前辈继续带领部队。”随后一个闪身,驾着日月五行轮在灵力交织的光芒中穿行,远远地坠在二人身后,跟了上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