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剑影月华(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5113字
  • 2014-06-04 22:18:00

扔下了目瞪口呆的刘兆,李逸云加快了前进的速度。那贴着地面收拢在一起的九个洞穴出口,随着他的前行被他尽数抛在了身后。

环顾四周,目之所及的都是坚硬的岩壁。这些岩石不若洞穴中那样有着奇异的色彩,不过所形成的地貌却要壮观的多。背后的九个洞口,便是处在高达数百丈的岩壁之底。而他两侧的岩壁也都一般的高大,像两条并行的巨龙,一直延伸到远处视线的尽头。

而头顶数百丈外之上,则被两侧收拢的山壁毫无遗留的遮挡住,只有遥远的前方有着一处看着极小的孔洞,一层缓缓流动着的光华镶嵌在上面,显然是一层结界。月光便透过这极小的通道从上而下的照射下来,经过结界的作用后均匀的撒在这片大地上,实现照明的作用。而在它正下方的方向,则由月华汇聚成了一道较为明显的光柱,一直落到地面之上,似乎笼罩着什么东西。

李逸云想了想,依照离开前的湖岸闭合的速度,此时应该已经完全被封死了,向后转应该已经出不去了。而且之前映月湖出现异象时展露的气息,让他感到一丝旁人无法感知的舒适,一丝隐秘的期望出现在了他的心中。于是他抱着走一步看一步的心思,提着候武扔给他的烧火棍,朝着那光柱的方向走去。

刚走出洞穴时,地面极为平整,但越向前走,地上的碎石和凹陷之处便越多,到了后来,地面上一人多高的岩石都已经随处可见。就像是大地曾被整个儿翻起来过一样。不过对于本就不想被别人察觉的李逸云来说,这样的变化却可称得上良机了。他在巨石间辗转腾挪,利用着它们遮掩着自己的身体不断前进,那些在他之前进入洞穴的人们的身影在他的眼中由无到有,渐渐地在前方清晰了起来。

紫衣少女、蓝袍青年、黑火宗的乌云乌铁、被劫持的柳玲珑,以及白发白须的散宏义,此时都静静地站在原地。李逸云的目光在几人身上流转一番,又在那紫衣少女身上停留许久,这才朝着更远的前方瞧去。

在几人的面前,一道弧形的裂痕将此处本就沟壑林立的大地拦腰斩断,那裂痕之中,五彩斑斓的火焰冲天而起,形成了高达百丈的屏障,阻拦住了人们前行的脚步。而在火焰的后方,隐约可见一柄长剑正笔直的插在一块隆起的地面上。剑身表面已经因为漫长的岁月,布满了锈蚀、破损的痕迹,但却依旧无法完全掩盖它那古老而尊贵的气息,源自其上的那份充斥着侵略性的煞气也视五彩火焰如无物,像狂风一样刮过众人的身体。

瞧着这柄被火焰半遮着的长剑,人们的眼中亮起了炽热的火焰,兴奋之色溢于言表。只是有些忌惮其他人的存在,这才没有立刻动手。沉默了片刻,乌云沉声道:“师兄!我先去试试!”乌铁点点头:“小心!”一边说着,一边用他那鹰隼般的双眼盯住了在场的其他人,留心着每个人的动作。

乌云应了一声。纵身跃入半空,剑身宽阔的黑色短剑从他的腰间自行弹出,稳稳地托着他的身体向上冲去。百丈的高度在他的速度下转瞬及至,眼看着他的身体便要越过火焰,但五彩的火焰却在这一刻猛的向上一喷,瞬间膨胀了一倍,变为两百丈高。乌云见状,又继续向上飞去,但连续几次,火焰都以同样的方式阻挡着他,一直到他的头顶碰上了合拢的岩壁,火焰也依旧阻挡在他的身前。

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乌云落到了地面。他无奈地摇摇头说:“师兄,看来只能从火焰中直穿过去了。”乌铁面色凝重的点点头,微垂下头似乎开始思索着什么。

紫衣少女和蓝袍青年此时还在一动不动的观察着。但一旁的散宏义已经有了动作。他伸手入怀,很是小心的掏出一枚三寸长,半寸宽的竹片,竹片的颜色已经变成了黯淡的褐色,模样也极为脆弱,似乎随时都可能碎成粉末。

拿着这竹片,散宏义闭上了双眼,露出一副极为虔诚的神色,朝着天空连拜了三次,之后迈开脚步,毫不犹豫地走入了那五彩斑斓的火焰之中。

五彩的烈焰自然是毫不留情,立刻从各个方向涌向他的身体。但就在火焰将要碰上他身体的刹那间,那被他握在手中的竹片陡然亮起了耀眼的碧色光华,顷刻间化作一层闪耀的球型屏障,将他的身体裹在其中,那些耀武扬威的五彩火焰一碰上这层碧色光芒,立刻犹如冰消雪融般消失不见,分毫阻挡不了散宏义前进的脚步。

就这样穿过了火焰的阻隔,散宏义踏上了裂痕另一侧的土地。他瞧着面前的长剑,似乎瞧见了不久的将来岐黄门在他手中发扬光大的情形,一双浑浊的双眼也随之变得泪眼朦胧。脚步沉重的走上前来,他伸出了微微颤抖的手掌,朝着那长剑的剑柄握了上去。

突然,一股细而尖锐的疼痛从散宏义的胸口透出,他全身的力量瞬间消失一空。举起的手掌猛的垂下,眼中的光芒陡然露出极为不甘的神情,凝固成了他最后的执念。

哈哈大笑的乌铁将手一招,那贯穿了老者胸膛的黑色光芒立刻在空中一卷,卷着那古旧的竹片倒卷而归,落入他的掌中。而散宏义的尸体则失去了所有的支撑,颓然倾倒,贴着那长剑的剑刃砸到了地上。

“这老家伙真是岁数大了!居然连我在他身上种下随行咒都没发现!不过幸亏他这样笨,我们才这么容易得手!走!咱们进去!”乌铁得意的一招手,示意乌云随着他穿过火焰。

“师兄,小丫头怎么办?”乌云问道。乌铁犹豫了一下做了决定:“把她一起带进去!”于是乌云架起柳玲珑,紧跟在乌铁的身后,迈入了那五色火焰之中。

在乌铁灵力的催动下,这竹片散发的光芒比之前在散宏义手中之时更加耀眼,所形成的护罩也大得多。如之前一般,被它保护着的三人毫发无损的穿越了火焰的阻隔,来到了散宏义之前到达的位置。一脚将老者的尸体踢了出去,乌铁得意的笑着,伸出手来,用力地握住那古旧的剑柄。

接着,他的笑容僵住了,一声宛若厉鬼的嚎叫声从他的口中发出。他闪电般的撤回手掌,但妖异的五色光芒已经顺着他的手臂攀了上来,旋转着朝着他的肩头逼近,而被它侵蚀了的部位,已经彻底失去了感觉。

乌铁也是性格狠辣之辈,转瞬间便做出了决断,左手并指如刀,闪电般的对着自己的右臂斩下,一声裂帛般的响声中,他的右臂已经被从接近肩头的位置一斩而断。

手臂颤动着跌落在地,但不过须臾间,它便连同它喷涌的鲜血一起化为了五彩之色。之后又像蜡一样的熔化,化作液体融入了乌铁脚下深褐色的土地之中。而环绕着他们的火焰,也在这一瞬间发出了一阵轻微的颤动。

“别管小丫头了!快走!”脸色惨白的乌铁对乌云高声喊道。同时忍着剧痛用灵力封住血脉,拼命向外奔去。对他惟命是从的乌云立刻跟了上来,两人一前一后,试图在火焰爆发开之前离开它们的中央。

但这火焰本就是针对他们而发动,又怎能任由他们离去?在两人即将脱离火焰的前一瞬间,无尽的烈焰便像漩涡一样,以他们为中心向内涌去。尽管依旧受到竹片的限制伤不到两人,但仅靠冲击力,火焰便将两人的身体重新撞回了原处。而那被乌铁握着的竹片则开始变得明暗不定起来,不时的还有点点荧光从它上面脱离,削减着它本就不大的形体。

这柳玲珑仍旧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火焰的目标并不是她,因此一时间她还未被波及。但从这火焰覆盖越发宽阔的面积上来看,将她笼罩也不过是时间问题。而那古老诡异的长剑,则依然稳稳地插在那里,似乎等待着有人将它拔起。

“这是最好的机会!”站在远处的李逸云心想。此时那目的不明的男女两人还在观望,黑火宗两人则自身难保,此时若是自己展开行动,极有可能一举两得,既得到宝物又救下柳玲珑,但是……

思绪如闪电般游走,李逸云最终把心一横。运足全身的灵力纵身而起,朝着一处较为薄弱的火焰屏障冲了过去。一道淡青色光华透过他的衣衫在他的胸口亮起。这道光芒的范围很小,无法像散那竹片所发的光芒一样将他的身体罩住,只是形成一个径长尺余的锥形尖峰。但李逸云极力蜷起身子,跟在这尖峰后面,瞬间便如箭矢般的穿过了漫天的烈焰。然而在这之后,他却没有扑向长剑的方向,而是用力一踏地面,朝着长剑上方那道从明月上垂落的光柱跃去!

李逸云之前所怀疑的,便是那古老的长剑并不是镇于此地的神器,或者是不是神器正常情况下的模样,而原因则便是它所散发的气息。无论是原本的映月湖,还是湖水化作的漫天光雨,都带给人一种圣洁空灵的感受。但从李逸云这长剑上感受到的,却是充满了侵略性的凶煞之气,这与映月湖给人的感受截然不同。而乌铁的遭遇也印证了他这一点猜测,如此凶狠的灵力反噬,又怎么可能营造出映月湖那样的美景?

于是李逸云大胆猜测,那长剑如今已只剩一个躯壳,不但丧失了原本的能力,反而被它镇压的凶物反噬,成为了一件凶戾之器。而长剑最核心的能量,则脱离了本体,融入了月光化作的那道垂直光柱中,继续履行着它的主人赋予它的使命。

距离光柱越来越近,它那独特的气息也如润物无声的细雨般浸透了李逸云的身体。正如那消逝了的映月湖一样,柔和而圣洁。李逸云心中的猜测更加坚定,手臂笔直地前探,最前方的指尖已经触摸到了光柱的边缘,闪烁起淡银色的光芒。

但这时,两道迅捷的身影一左一右的从李逸云身侧穿过,正是那紫衣少女与蓝袍青年。两人如疾风闪电,后发先至的赶在了李逸云的前面。几乎同时伸出手掌,握住了那虚幻的光柱。

瞬间,那原本柔和的光柱变得无比璀璨,距离它最近的三人下意识的便闭起了双眼。接着,丧失了视觉的李逸云便听到两声重叠在一起的惊呼声,两阵倒卷而去的疾风也昭示着身旁的两人正飞快地向后退去。

“难道这也是陷阱?”李逸云心中骇然,但他甚至来不及睁开眼睛,之前那只探去出的手掌便已经进入那光柱之中。一阵清凉的触感像一根根丝线般钻入他的手掌,顺着他的手臂飞快地冲入他的体内,沿着他的经脉逆行而上,顷刻间穿越灵力的一层层阻挡,冲入了他的脑中。

像一块陨石砸入湖水,他的三魂七魄瞬间便被惊的四散奔去。李逸云的思维也瞬间出现溃散的迹象。“完了!”他绝望地想。原本他便患有隐疾,随时都可能因为魂魄的散逸而身亡。他之所以想得到这件神器,最重要的原因便是他在湖水所化的光雨中感到一丝使魂魄稳定的力量,所以他想碰碰运气,看能否借助它的力量使自己多活些日子。可没想到适得其反,刚一碰触到它自己的魂魄便被震荡,陷入了将死的绝地。

不过他的魂魄只是刚刚出现散逸的迹象,便被一股从那冲入体内之物上传来的吸力强行拉了回来。李逸云可以感受得到,那是一种旋涡状的旋转之力,自己的魂魄此时都在它的作用下旋转着,暂时停下了向体外散逸的过程,但随着旋转次数的增加,魂魄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向外拉扯的力道也越来越强,如此下去,魂魄脱出体外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依照李逸云自幼所学,此时的他有多种方式能够脱困,但先决条件是要有一个修为高强的修士辅助,而此刻他身边的这些人,不出手杀他已经是幸运,又怎能指望他们来救?要是那个人在的话……他心中浮现出一个人的相貌,但又立刻被他强行抹去了。

一筹莫展之际,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就像是在他身边说话一般:“天、地、命三魂鼎足立于中心,七魄绕其旋转,以三魂旋转之力为枢,缚住七魄,使其旋而不逸,成生生不息之象。”

声音庄重严肃,带着不容置喙的威严,隐约间似乎还有些熟悉之感。但李逸云此时没有时间去想这人的身份,下意识地便凝聚心神,御使自己的魂魄按照那人所说的方式凝聚成形。

开始的时候极为困难,天地命三魂各自以不同的速度与角度旋转着,极力反抗着李逸云的操控,但李逸云凭着十年来磨炼灵力养成的毅力,一点点的将它们朝内部收拢,终于在自己力量耗尽之前使它们按照那声音所说的,形成了鼎足分立之态。

而就在这一形态形成的刹那,那一直在魂魄中央旋转着的事物陡然停住。接着,一道柔和而又浩瀚的力量以它为中心发散开来,透过那环绕在它周围的三魂,像网一样将依旧旋转着的七魄笼罩在他的气息之中。

七魄在同一刻轻颤了一下,接着便如同乳燕还巢般瞬间收拢到中央那一点,之后又在须臾间重新扩散开来,继续旋转了起来。但这一次,它们的旋转再也没有分毫的狂暴与失控,而是显得有序而稳定,旋转之间,魂魄中蕴含的能量也在逐步的增强。

而李逸云的意识,也在这一刻全数收拢到最中心的一点。凝聚、锤炼、升华……这短短的一刻,对李逸云来说宛若天翻地覆一般,等他的意识再度展开之际,已经完成了质的飞跃,意识这一原本无形无质,难以捉摸的事物,在这一刻拥有了自己的力量,再不是只能用来思考、感受的事物……这样的它,在修士们口中也有了新的称谓——神识。

“怎么回事?我居然拥有了元神境界才有的神识?”李逸云又惊又喜,一时间不知所措。他刚想尝试一下操控自己的神识,一股不知所起的力道便直接笼罩了他的神识,李逸云只感到一阵抽离之感,刚刚诞生的神识便从他的身体中抽离而出,被拉入了另一处空间……

而在那他已经感受不到了的身体上空。一点漆黑的星芒突兀的浮现而出,随后在刹那间扩大到径长十丈的庞然大物,那与之碰触的坚固岩石,瞬间便被无声的化为齑粉。

接着,数不尽的闪电像一条条银蛇般从漆黑的孔洞中争相冒出头来,它们狂舞着聚集到一处,形成了一道璀璨的银色光柱,像一柄要将大地斩成两段的利剑一样,从空中笔直的劈下,又在中途陡然收缩,变得更加凝实璀璨,毫无损耗的劈在李逸云的身上,将他那失去神识的身体,尽数包裹在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