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决胜之机(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01字
  • 2014-09-04 18:32:03

“你要杀了我报仇吗?”终究是虞炎先开口了。而唐茵只是静静地站着,沉默不语。虞炎皱了皱眉,长叹一声道:“凤儿啊,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当年我的确是杀了不少陶部的人,开始抚养你的时候,也确实是为了看看吃了火莲子的你能达到怎样的程度,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早已视你为亲生女儿,回来吧,只要你回到我身边来,陶部和我部的仇恨大可以一笔勾销!”

唐茵摇了摇头,笑了笑说:“我相信你确实拿我当女儿看,但再多的女儿在您的心里,怕是也比不上部族利益吧?半年前的海岸,您那一剑已经将虞凤杀死了,现在剩下的只有陶部的唐茵。”收敛起笑容,唐茵正色道:“至于仇恨,我倒是觉得这些年过去了,一笔勾销也没什么,但我仅剩的几千同族却是难以忘怀。所以,恐怕要让您失望了。”

虞炎一愣,随即露出一丝怒容。爆炸般的气息不断攀升着,而唐茵的身周,则是散发出一种宁静的气息,并不强大,却绵绵不绝。虞炎爆裂的气势一靠近便被化为乌有。李逸云此时也顾不上指挥攻城了,定定地站在原地,目不转睛地瞧着这两大高手的对峙。

如同火焰熄灭般,虞炎的气势一下子消失无踪,他目光黯淡下来,神色似无奈又似悲凉。“三日之后,你我生死以对。”虞炎淡淡地说,随即高喊一声:“撤!”此时,虞部的士兵已经将越军攻城的士兵驱赶的远离城门。虞炎一声令下,虞部战士犹如烈火倒卷般退去,迅速地返回城中。

“继续攻城!”突然有人高声下令道。越国的士兵们听到命令,连忙跟着虞部军队再次朝城门冲去,李逸云却是一愣,自己刚从唐茵与虞炎对峙的场面中回过神来,还没下令啊,但这个声音怎么和自己那么像?他一扭头,瞧见了一边飞着的眉飞色舞的晶晶,明白了怎么回事,气的一拳把它打翻在地。

“你还敢学我?”“谁让你走神?这么多士兵没人指挥不是乱了吗?啊!还打我!”“你欠打!小心……”“大哥,你怎么啦?他竟然敢把你胳膊烫红?大哥,我揍死他!”……

之后,李逸云率领着四万军队连续进攻了一个时辰,士兵们多次接近了城门,但虞部也适时的派兵出城回击,又将前锋部队挡了回来。再加城头上不断发射的弓箭,始终也没能攻破城门。

而自从退回城中后,虞炎就再没有现身,唐茵也没有对战场出手。两人默默地执行着之前的条约。而其他交战着的陶虞双方族人,则是恨不得将对方撕成碎片。

一个时辰后,李逸云率军退后,朱旭率领另外的四万士兵继续进攻。虞部人口一共才七八万。没有预备队能够更换,经过一个时辰的激战已经有些疲倦了,但与李逸云率领的越部、广部的战士不同,朱旭所率的大部分是各个部落拼凑出来的部队,尽管经过了李逸云的挑选,但在配合上还是颇有不足,阵型也差了许多,于是,双方陷入了僵持之中。

一直打到了太阳偏西,越军已经不断地进行了八轮进攻,士兵们尽管经过了休息,但也终于受不住了。于是郑野只好下令全军撤军,明日再战。

经过一日的厮杀,越军损失了两千余人,虞部士兵伤亡数也接近了一千,大多数是在出城作战中战死的,还有少部分是站在城墙上被弓箭或是修士间的交战波及而亡。陶部的修士死亡了一百余人,但却杀死了足有四百多人的虞部修士,不少修士都如当初的陶石一般——引爆元神,自己灰飞烟没的同时拖上了不少敌人。

统计出了这些数字,帐篷中的高层们也是一筹莫展,除了盘坐在角落的唐茵无喜无悲之外,全都皱起了眉头。

“这仗这样打下去恐怕是不成。”郑野坐在当中,环顾四周开口道:“大家说说接下来应当怎么办?”“王上说的对呀,这样打下去可不成啊。我们部落一共才几千人,今天一天就死了一百多人呐。”站在一旁的一个小部落的首领带着哭腔说道。朱旭则深施一礼:“王上,我还是那句话。想要取胜,只有消灭虞部有生力量这一条路。而且,虞部人口总共只有八万,去掉老弱病残仅剩不到五万余,僵持下去对我们利大于弊。”“说的倒是有理,可是那得死多少人啊?”又有部落的首领出言反对,众人各持己见,争论不休。

正在这时,郑野的护卫阿石飞跑入内,单膝跪倒:“报王上,丹阳长老从韶关前来,说有急事禀告王上。”众人神色一凛,均心中忐忑:难道后方出了什么意外?

郑野霍地站起,说道“快带我去。”阿石又说道:“丹长老还说,让太巫大人和唐茵姑娘也一道前去。”郑野朝李逸云使了个眼色,李逸云点点头,郑野又看向唐茵,少女目光疑惑地站起身来,和李逸云一起跟着郑野走出帐篷。剩下的部落首领则面面相觑,心中不安,却也只能或坐或站的等待着。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三人便返了回来,唐茵的表情还比较平静,郑野与李逸云则是满脸凝重,郑野这次也不征集大家的意见,直接下令:“明日继续攻城,原本作为后备的两万军队也投入其中,作为第三波攻势参与攻城!”看着众人迷茫的神情,郑野坚定地说:“我们累,敌人更累,而且他们得不到休息,坚持一下,一定能够获胜!”见一些首领还是面露怀疑,李逸云又补充道:“王上已然全力以赴,越部精英尽出,此战不胜即死,虞部的手段大家也都知道,若是我们被击败,普通族人或许还能以奴隶的身份活下来,但几位却恐怕是……难道几位还想着回头吗?”

一听这话,众首领再无反对。战术终于确定了下来。

第二日清晨,仍是李逸云率军先攻,喊杀震天,鲜血满地。越军顶着弓箭,一步步的向前进发着,却总是在接近城门的时候被城中冲出的士兵阻挡回来。几番攻杀,便有无数的士兵战死沙场。

李逸云冲锋在前,数次拼杀,始终被虞部的高手所拦截,无法前进。持续进攻了将近一个半时辰,李逸云才率军撤下来,他的一身青衫已满是鲜血,虽然大部分是从他人身上迸溅而来,但也有的是自己的伤口流出。

朱旭随后接上,不给虞部丝毫喘息的机会,猛烈地进攻着。期间,虞部箭矢不足,派部队出城收回箭矢,尽管收回了大部分。但却在越军的攻击下伤亡无数。

朱旭之后,郑野亲率两万军队发起冲锋,这支部队有一万人是越部的士兵,其他的均是其余小部落拼凑出的士兵,原本战斗力不强,但郑野在众多部落间本颇有威望,如今士兵们看到越王亲自率领他们,自然是格外卖力,拼死力战。气势上倒也不输于前两波攻势。

三波攻势结束,已然将近晌午,有部落首领建议休整片刻,但一向体恤士卒的郑野却坚决不准。他下令:“每参加一次攻击,赐粮食十石。能攻破城门者,赐地百亩,粮食千石。”士卒一顿时精神高涨,也顾不上吃饭,便随着李逸云的命令冲了上去。

这一次的进攻依旧没能撼动圣城,李逸云再次撤下,朱旭率领用过午饭的士卒继续进攻,然后是朱旭撤下,郑野发起第六波攻势……

夜色也没能阻止越军的进攻,三部分士兵轮换着睡觉。而一被叫醒,便马上再度发起进攻。而李逸云、朱旭、郑野三人中除了郑野在众人请求下小憩了一会儿,其余两人都是毫不休息,不眠不休的战斗着。

从白天打到晚上,再从晚上打到白天……士兵们意识已经有些混乱了,只是凭借着本能不住的拼杀着。到了第二天夜里,圣城火红的城墙下已经躺满了尸体,有越国战士的,也有从城上跌落的虞部人,整块土地几乎已经没了落脚之处。在周围燃烧着的火焰中,士兵们踩着同伴或是敌人的尸体继续喊杀着向前冲。

越军的战士已战死三万余人,而虞部士兵的尸体也超过了一万,陶部千名修士仅剩三百余人,不过虞部死亡的修士早已超过了两千。

这几日,双方同样的不眠不休,但没有轮换的虞部士兵,却比轮换休息的越国战士还要精神,几天下来,依旧顽强,一次次的将越军战士的攻击阻挡在城下。而随着战事的推迟,越军渐入下风。冲锋的最前线不断向后移着,离那紧闭的城门越来越远。

从前线撤回后,满身血污的李逸云奔同样满身血污的到郑野面前,轻声道:“王上,若是今夜没有转机,恐怕明日我们就将败亡啊!我想,会不会是那小子骗了我们。”听到这话,郑野竟然笑了,笑容中带着些无奈:“太巫大人,事到如今,我们还能怎么办?也只有孤注一掷了。”接着,郑野犹豫了下,压低了声音说:“若是当真失败,太巫大可携玉柳公主离去,无须顾忌。不过不知太巫能否帮我照看两位妻子,将她们也带去中原呢?”

李逸云心中一震,沉声道:“必当护卫嫂夫人周全!”郑野眼中一亮,李逸云不称王妃而称嫂夫人,显然是以将自己当成兄弟看待,他纵声大笑:“得友如此,死亦足矣!”纵身上前,站直身躯高呼道:“勇士们,我们为了自由,为了平等在此处抗争,即使是战死也将被后人永远铭记!我承诺,对于战死的勇士,我一定会照顾好他们的亲人,而我若是战死,还请大家多多包涵啦!现在,随我——冲!”

“冲!”六万余战士齐声呐喊着,跟随者郑野的身影向着前方冲去,李逸云则护卫在郑野身周,南斗剑挥舞,碧中带金的剑芒像撑开的伞一般,挡开射来的一支支羽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