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乘胜追击(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360字
  • 2014-09-04 17:35:31

“嘭”!只是一瞬,护体灵力便已碎成无数粉末。而在灵力破碎的之前,李逸云便以最快的速度蹿了出去。但还是被那道突兀的红芒的余波席卷,体内灵力一阵翻腾。他猛地转过头,刚好看到那一张有过一面之缘的面容。而与李逸云对上面的虞炎,先是一愣,随即怒目而视:“原来是你!”他大吼着向李逸云击出一拳,又是一道惊天红芒,周围的空间也跟着扭曲起来,一道道细若发丝的裂痕在空中一闪即逝,显示着这道光芒的恐怖。

这次李逸云再难闪避,只好将双手前推,碧绿色的光芒宛若浪潮般汹涌奔腾,宛若无绝的江水。“轰!”的一声,李逸云那融入了南斗剑灵力的防御仍是毫无停留的,被击的四分五裂。身居其后的李逸云只觉被一股巨力撞在胸口,顿时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则像一片落叶般向后飘去。而在他眼前,又是一道不弱于方才的红色拳风激射而来。“这就是羽化境界的实力吗?”李逸云心想。这次他不仅无法避开攻击,连抵抗的能力都已经没有了。

这时,碧光一闪,唐茵那俏丽的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她一挥手掌,一道淡绿色的光芒从掌中吐出。那一抹淡绿之色就如同初春新发的嫩芽一般,浓郁的生气自然而然的随之扩散开来。

藤蔓般的,淡绿色的光芒缠上了火红的拳风,蜿蜒盘旋的将红光包裹在内。然后,淡绿与火红便同时如轻烟般地消散了。虞炎一见唐茵,顿时愣了片刻,在空中虚空而立,沉默了半晌才说:“原来是你练成了六觉创生啊!难怪征讨陶部会失败。”唐茵目光复杂,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只是沉默地点了点头。“好,很好!”虞炎淡淡地说。接着便一甩袍袖,如来时那般飘然远去,倏忽间便消失在圣城的一片火红之中。

唐茵无声地轻叹了口气,轻轻地落到跌坐在地的李逸云身后,双手按上他的后背,轻声说:“我给你疗伤。”李逸云闻言,立刻盘膝坐好,运转七曜真气调和伤势,而唐茵的真气则从后背涌入,李逸云只觉一股最纯粹生命气息融入自己的体内,所有受伤的经脉、内脏,都在飞速地愈合着,就连平日因调理不当积累的一些微小隐患,也在这股气息下好转起来。

只是片刻功夫,李逸云所受的伤,甚至连同往日的隐疾已然全部康复。他睁开眼,见两个万夫长和自己传授法术的那些少年都围着自己,目光露出关心的神色,晶晶则急忙地问:“大哥,怎么样?”李逸云心下感动,嘴上却呵斥道:“我没事,你们赶紧把安营扎寨的任务完成!”几人连忙答应着退到一旁。

站起身来,李逸云转过身,瞧着背后的唐茵笑着说:“妹子,谢啦!”唐茵也笑了笑,却显得有些不自然。李逸云心细如发,试探地低声问道:“对虞炎还是有些下不去手?”唐茵叹了口气,点点头说:“按说,虞部是我们整个部落的仇人,我父亲也是死在虞部人手中,但我……唉!”李逸云也跟着感到黯然,一边是灭族的仇恨,一边是养育之恩,如何取舍实在是难以抉择啊。一时间,他也不知如何应对,只能沉默下来。

傍晚时分,踏着夕阳的余晖。郑野率领八万大军到达了营寨。稍作休整后,他便将李逸云等人召集到一起,李逸云先是报告了一下路上所遇到的情况,然后便开始探讨下一步的战略。众部落的首领的提议无非两种,一种是以那些老成稳重的首领们提出,将虞部困在城中,假以时日,不费一兵一卒便可将他们饿死。而激进派的战略则是主张强攻城池。双方各自无法说服对方,再度陷入了僵局。

最终,陶部修士的统领者,沉着稳重的朱旭开口了,他只用了一句话便让郑野下了决心。他说:“王上,虞部达到元神境界以上的修士至少有一千人。”元神以上的境界,便具有远距离飞行的能力了。这样的话围困能起到的作用就很是有限了。于是郑野当即决定:全力攻城!

战略确定了,接下来便是战术的拟定,几人在灯下激烈地讨论起来。不知不觉间,夜已深了,李逸云想起一事,提醒郑野道:“王上可曾安排战士防备敌人袭营?”郑野诧异的摇摇头:“太巫是说他们会在夜间攻过来?以往我们部落间开战,并无夜间袭击的先例啊?”李逸云一笑:“王上,这次的战争与以往不同,不再是已往的那种为了粮食纠纷的战争,而是决定兴亡的大战。敌人想必也会不择手段,不得不防啊!”

郑野恍然道:“有理。”随即叫来护卫阿石,吩咐道:“传令鲁豹,让他抽调人手,负责在夜里防范敌人袭击,明日再进行休整。”又朝着朱旭说道:“还请朱长老拨出二百名贵部修士配合防范。”朱旭拱手道:“那是自然。”随即叫来帐外的族人,将命令传达了下去。

战术的探讨一直持续到到深夜。事实上到了后来,就只有郑野、李逸云朱旭三人在探讨而已。对于其他的那些部落首领,有的甚至还穿着兽皮,又能指望他们提出什么有价值的想法呢?

拟定了作战方案,李逸云便回到自己的帐篷中休息,一睡醒便已经是天光大亮。这一夜,并没有敌人前来袭击。李逸云不禁有些奇怪,按说己方刚刚到达,对方应该趁着敌人立足未稳且士卒劳累之时,趁夜色进攻啊?难道虞炎连这点脑子都没有?一边胡思乱想着,他一边穿戴好,走出帐篷。

按着昨日制定的计划,军队分为三队。李逸云率领四万军队作为第一队,朱旭率领四万作为第二队,两支队伍交替着轮番进攻。而剩下的两万士兵,则由郑野率领以备不测。

迈开大步来到了队伍的最前面,李逸云高声说着:“勇士们,今日,我们要进攻的,是压迫了我们多年的虞部,苍梧之野的每个部落,都有活下去的权力。而虞部凭着自己实力强大,便要我们在灾荒之年交出粮食,让我们冻饿而死,大家说该怎么办?”“跟他拼了!”“拼了!”士兵们七嘴八舌的喊道。

李逸云心下有些惭愧,对于虞部这过于强烈的压迫,他才是始作俑者,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往前走了。此时见士卒士气高涨,他便接着高喊道:“必胜!”士兵们齐声回应:“必胜!必胜!”手掌用力向前一挥,李逸云喝道:“十人一队,目标西城门,进攻!”“冲啊!”没等他说完,士兵们已经抱着用来撞击城门的巨木冲了上去。

见对方士兵冲锋而来,站在城楼上的虞部修士手中结印,弓箭手则是将弓弦拉满。紧接着,火焰和漫天的箭雨便朝着越国的士兵射来。“砰砰砰”一阵乱响,箭矢和火焰并未射中越国的战士,而是落在了由众多陶部修士合力布成的屏障之上,被弹了出去。而此时,冲在最前面的战士已经接近了城门。

事态危急,虞部修士纷纷跃起,放弃城下的士兵,转而攻向陶部参战的五百名修士。猛烈的攻势下,陶部修士只好收回防护前方战士的法术,转而与虞部修士你来我往的战在了一起。

没有了屏障的保护,攻城的战士便暴露在了弓箭的威胁之下。城头上的弓箭手弯弓搭箭,终于将冲在最前面的越国士兵射倒在了地上。

望着漫天的火焰,箭矢。李逸云心中惴惴不安:不知道这一战中又会有多少人战死?但他最终只能摇了摇头,将心头的疑惑驱散,坚定地下令道:“弓箭手,向着城头发箭,掩护战士攻城。”“是!”总计两千名弓箭兵列队站好,纷纷弯弓搭箭,每一排先后发射,刚好弥补了士兵更换箭矢的时间。箭雨毫无缝隙的朝着城头倾泻而去,但越国所处地势较低,弓箭的实际杀伤力已然削弱很多,更多的是震慑作用。

在越国的弓箭压制之下,站在城头的数千虞部弓箭兵的攻势缓和下来。而冲锋着的攻城士兵,则在牺牲了几十人之后,终于将要摸到了城门的边缘。

但这时,“吱呀”一声,朱红色的城门猛然敞开。“杀!”一声大吼,万余名身披红色盔甲的士兵从城门中闪电般的杀出,手起刀落,便将冲在前面的几名战士砍翻在地。“不要慌!全队拔刀,冲锋!”李逸云沉着地下令道。

虞部战士的反扑十分强劲,这也多亏了李逸云所带的部队多数来自越部,对他十分信任,听了他的话,毫不犹豫的高喊着冲了上去,阵型才没有混乱。

双方的士兵战在了一起,越国士兵是虞部的三倍有余,但却没有占到太多的便宜,因为虞部这次出战的都是本部落的战士,说起来,虞部的士兵都是些在修炼上天赋不高的人,大多数都是没能修成内丹,无法使用法术。但却是每个人都有着灵力在身。在灵力的加持下,虞部战士的力量、速度都胜过越国战士许多。因此虽然人数少了很多,整体战斗力却和三倍于自己的敌人不相上下。

而在虞部战士的后方,虞炎的身影轻盈地从城门中飘了出来。一股强大的气势也同时扑面而来,却是直奔李逸云袭来,所幸李逸云反应迅速,身形闪电般的一转,便将这股巨大的气势卸到一边。

尽管避开了这一击,但望着虚空而立的虞炎,李逸云便生出一股无力感。修为上巨大的差距让他望洋兴叹。而此时,淡绿色光芒射来,一身白衣的唐茵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红一白,两道身影漂浮在空中,这一次,唐茵再没有躲闪,两人的目光如四道闪电,在空中碰撞在了一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