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狼烟起(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568字
  • 2014-08-28 20:56:48

几十年后,一位自称与名满天下的“老子”相熟的刘姓学者游历苍梧之野,他在他的《刘云书随笔》中记录下了这样一段话:“穆王二年十二月初,郑野率越部起兵反虞,自号越王(为别与江南越国,又称南越王),众部望风归之。三日,集带甲者无数,南越王之太巫检之,则其精锐,起十万军,剑指‘圣城’。”之后还有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师尊真天人也!”

这本随笔毫无章法,谈天说地好似闲聊,所以后代的学者多数认为这刘云书是故弄玄虚,但也有一部分学者认为这部随笔包含天南海北各种奇闻,之所以不被人推崇是因为他的写法过于随意,未经编辑。而其中所描述的有关历史的事件,更是好像隐隐约约透露出许多惊世骇俗的历史真相。但这时,刘云书早已在世间隐没,他书中描述的事件更是无从对证,一切都被漫长的时光永久地尘封了。

虽说气势过人,但越国军团刚刚成立,军团的高层便在战略上起了争执。一些部落的首领认为应当分兵驻守各部,而以唐放李逸云为首的另一些部落首领却认为应以歼灭敌人为目的,全力以赴进攻圣城。郑野最终采取了后者,他下令各部落平民只携带粮食,全部撤入韶关。各部落本就是在杀死了虞部的使者后,收拾好了行李来到的韶关附近,这个命令执行起来倒是容易得很。

命令刚下达不久,便有人禀告有一巨大的龟壳正向着城头飘来。众人都是面面相觑,只有李逸云和陶部的两人面露喜色,李逸云对郑野简单地解释说:“是陶部的朋友们到了。”郑野闻言,立刻带着众人迎了出来。到了城楼之上,只见长宽足有十丈的白色龟壳,正飘浮在空中三尺左右的高度,众多持枪的士兵将其团团围在当中,而龟壳中正不断地走出一个个或高或矮的人,他们看到被围在当中,神情稍有些迟疑,但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住手!”郑野在远处便高喊道。士兵们赶忙散了开去。郑野走上前来,冲着陶部众人说道:“我是郑野,众位可是陶部的朋友?”一位神色沉着的中年人走了上来,李逸云认出正是朱旭。朱旭拱手施礼:“在下陶部朱旭。”接着又朝李逸云几人点了点头。郑野恭敬地说:“朱长老一路劳累,还请随我入城休息。不知唐茵姑娘何在?”朱旭微微颔首说:“茵儿的境界尚未巩固,现在需要清修,恐怕暂时不能和大家相聚了。”郑野只好遗憾地点点头,又吩咐身边的护卫道:“阿石,这些都是陶部的朋友,你领着你们弟兄们安排大家休息。”随后摆出一个“请”的姿势,引着朱旭走下城去。

众人纷纷走远,阿石也奉命带着几千名陆陆续续走出的陶部男女去休息,李逸云则留在了原地,阿信带着几个人押着虞烬在内的几个俘虏,从龟壳中走了出来,阿信笑着向他打了个招呼,而虞烬则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李逸云无奈一笑:总不能指望一个被自己抓了的人有好脸色吧?

等到人走的差不多了,李逸云终于听到那声熟悉地呼唤:“大哥。”李逸云展颜一笑,一个小小的身影已经飞到他的眼前,与他的额头轻轻的撞了一下。抓过飞来的晶晶,李逸云看了两眼:“小子,我怎么感觉你好像长大了不少呢?不是身形,是眼神。”

晶晶的眼神的确有些改变,清澈中又多了些许稳重。他点了点头:“嗯,为唐茵姐姐疗伤的时候,我领悟了不少东西。”李逸云点头笑了笑问:“诶,唐茵呢?她怎么样了?”晶晶熟练地攀上李逸云的肩头,说道:“姐姐已经从虚弱期中恢复过来,但她说还需再闭关一日巩固境界,明日便会与大家相见。”

两人正说着话,龟壳中便钻出了一道碧色光芒。光芒之中包裹着一座莲台,上面盘坐着一道纤细的身影。莲台在光芒的包裹中,如一片树叶般漂入了城北的山坳之中,不见踪影。而那宫殿般大小的龟壳却是缩小到了核桃大小,落入李逸云的手中,消失不见。从远处莲台消失的方向收回目光,李逸云笑着拍了拍晶晶:“走,下城准备作战!”

众部落的平民足有近百万,全部挤在城中显得十分拥挤,房屋不够了只能草草的搭起草屋。于是有人建议将人们分一半到苍河以西的西城去,但被郑野拒绝了。郑野的理由是:“我们的最终目的是击破敌人,而不是占领土地,将人分开只会扩大我们的弱点,分散兵力,给敌人各个击破的机会。”

而这样一来,安置百姓的时间自然延长了许多。刚刚安顿好众部落的百姓,虞部的军队便已兵临城下开到了城下。郑野带着几位部落的首领登上城楼,李逸云也跟随在内。远远地望见,万余名身着盔甲的士兵正渐渐逼近,队列还算整齐,但盔甲却是各式各样的。听着几名部落首领的谈论,李逸云明白了这是虞部将圣城以西部落的战士征集起来组成的队伍。而在他们后方,则是众多身穿红袍的虞部战士,这样一看,前方的队伍与其说是先锋,不如说是炮灰。

“这群虞部的混蛋,我们要击败他们他们!”“没错,狠狠出出这些年的气!”众首领纷纷叫嚷叫喊道,但却没有人请求出战。李逸云心想:果然虞部还是在众人心中还是不可战胜的啊。他朝着郑野拱手道:“大王,我愿带领勇士出战。”郑野目光灼灼地看着他:“太巫,一切拜托了。”郑野称王之后,便拜李逸云为越国太巫,因此才有了这样的称呼。

瞧着郑野凝重的神情,李逸云点点头,他明白郑野的意思。此战必须胜利,若是败了,众部族便又会视虞部为神魔,战意顷刻间便会消散。转过身,李逸云面向唐放等人:“还请几位前辈和陶部勇士助我!”三位老者对视一眼,齐声道:“在所不辞!”

刺耳的叫声中,韶关的城门缓缓地打开了。李逸云站在最前面,大喊一声:“冲!”万余名的手持长矛的战士随着他鱼贯而出。对面虞部的队伍后方,一个身处中央的红袍人高喊道:“你们这群贱民还真不怕死啊!杀光他们!”前方的战士听到命令,也喊着冲了上去,双方交战在了一起。

碧光一闪,李逸云已仗剑在手,随手向下一劈,便劈中了一个冲锋在前的敌人。不过他将剑身横了过来,与其说是劈,不如说是平拍了过去。但即使是这样,仍然在瞬间折断了那名士兵手中的长矛,士兵头部一痛,顿时晕了过去。跟随在李逸云身后的越国勇士也都各个争先,多数都能将面前的敌人砍翻在地。

几次冲锋下来,双方的差距便显示了出来。因为人数均衡而造成的不分上下的现象便渐渐消失。李逸云所率领的,是越部直属的士兵,都是训练有素的战士,即使有了伤亡也丝毫不乱,后面的立刻补充上来。再加上李逸云冲锋在前,自然是士气高涨。但虞部的军队却是从各个部落征集来的,各有各的作战习惯,完全无法配合,作战也不是出于本意,所以随着伤亡的出现,阵型渐渐地开始混乱了。

而后面的虞部人却依旧不曾察觉,在他们眼中,即使是在二十年以前,也只有陶部才能与自己地位均等,其余的“贱民”他们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也不相信他们敢于反抗。也正是如此,李逸云杀死虞炽的时候,虞部更多的是勘察现场,甚至向苍梧之野外部搜寻,而对于其他部落只是象征性的查问一下。陶部返回苍梧之野,他们也毫不担心,因为他们根本不相信有部落敢和陶部联合。

就连这次越部公开反叛,自立“越国”,除了闭关的虞炎外,其他族中长老也都未曾在意。只是派出了一万名征集来的士兵,再加上千余名精通法术的虞部战士来剿灭叛逆。

但随着战阵的变化,虞部人的眼中的神情终究有了变化。统帅虞路有些慌了,他原本心中的乌合之众竟眼看着就要打败己方军队,真是不可思议!心中刚有所警惕,但转念又一想:这些军队也不过是从贱民中征集来的。败了也说明不了什么。不过就是得麻烦我族的战士们出战了。

想到这儿,他高举右手:“虞部的勇士们,杀敌!”身穿红袍的虞部战士闻言,立刻双手交叠,变化出各种手势,不少人还开始念诵法诀。片刻间,一道道绚丽夺目的火焰从他们的手中、口中喷吐而出,朝着越部的士兵射出。

面对着扑面而来的火焰,再勇敢的士兵也有些胆怯了,他们正要躲闪,后方却射来道道绿色的光芒,挡在他们前方,无论多么猛烈的火焰一碰上光壁,多无法再前进一步,只能停在那里慢慢地消散。“杀啊!”见火焰无效,战士们立刻勇气倍增,怒吼着向前冲着。

而城墙之上,数百双包含愤怒的眼神正投向后方释放火焰的虞部人。“复仇的时候到了!杀!”唐放喊道。随着他的呼喊,数百道碧色光芒从城上射下,朝着虞部发出一波又一波攻击。

“反击,反击!”虞路喊道。其实不用他下命令,虞部诸人也已经飞起御敌,碧绿和火红的光芒一时间在空中相互交织着,甚是耀眼。陶部的数百人都是唐放挑选的修为较高的战士,而虞部却是随便选拔而出的族人,几个回合下来,虞部便已伤亡惨重。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攻势,虞路急得大喊:“挡住他们,上啊!”但看着地上的尸体,虞部人却开始犹豫了。“跑吧,再不跑就没命了。”不知道谁先喊了一句。紧接着便有人呼应道:“说得对,跑啊!”剩下的几十名虞部战士也不管统帅,掉头就跑。

虞路愣了片刻,大喊道:“你们……你们等等我啊!”也“嗖”地化为一道红光,向远处遁去。“追!”城楼上的唐放大喝一声,陶部众人便随之飞掠而出。

而地面上已经被打的溃不成军的部队,见虞部人跑了个干干净净,便争先恐后地扔下武器,高声喊道:“我投降!”“投降,别打啦!”一时间,哗啦啦的尽是武器落地的声音。

于是,越国对虞部的第一战,就这样获胜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