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狼烟起(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904字
  • 2014-08-28 19:30:20

虞部粮食被烧的第三天,族长虞炎便降下圣火令,以陶部妖孽火烧粮食为名,向各部落征集粮食。去越部收粮的任务被安排给了虞罔。虞罔今年已经六十有余了,也正是因为他老成持重,才被指派到越部。

接到命令后,虞罔便满心忐忑地出发了。越部这一年多以来飞速壮大的情形他也是有所耳闻,一边无可奈何地赶着路,一边在心里嘀咕着:这干旱的年头,要是一个弄不好越部拼命了,虽说我法术还凑合,但他们人多势众,那八成就……可得小心些啊!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他刚一到达越部的韶关城,越部的首领郑野就亲自迎了出来,并当场表示:粮食的事情没有问题,只是从每家每户收集粮食需要时间,请他和两个副手在城中住上几日。使者一听就放下了心来,立刻就跟着郑野进了城。

这韶关城是越部的第一座城池,李逸云当日初到苍梧之野,便是在此处落脚,作为越部的核心所在,这一年来韶关城也随着越部的兴盛而越发的繁华了起来,无论是房屋的规格还是城民的生活水平,都已大大提升,就算比起虞部的圣城来,除了在历史底蕴方面明显不足之外,其他方面也已没有大的差距。虞罔倒是不出所料,但他那两个向来视越部为野蛮部族的副手,一见到城中的那一番车水马龙的气象,立刻便呆若木鸡,半晌都没能回过神来。

进了城后,又是大批大批的人们不断赶来,给他们送上好酒好肉。当晚在郑野的主持下,韶关城举行了欢迎宴会,三位使者连同跟随而来的护卫们,在郑野不住地劝酒下都喝得酩酊大醉,第二天醒过来时已经是黄昏了。

刚一爬起来,郑野又来邀请三人参加篝火大会,三人也不好拒绝,只好答应了。篝火晚会上,无数妙龄少女跳着舞向他们敬酒,三人自然不好意思拒绝,酒到杯干,又喝地昏天黑地……于是,虞部错过了最后的翻盘机会。

而在同一时刻,位于苍梧之野北部的姜部,已经变成了战场,而在厮杀着的人群后方,那储存着仅有粮食的粮仓,突然“腾”地冒出一团火焰,悄无声息。

就这样,在双方还在杀戮的时候,火焰悄悄地缭绕而起,无声地吞没了整个粮仓。角落之中,一道人影从黑暗中慢慢的浮出,一身黑衣将他的身体完全笼罩。黑衣人抬起手,五指轻弹,几十道晦暗的光芒从指尖射出,并不十分迅速,但却灵巧的绕过了姜部的战士,每一道光芒都击中了一个身穿红衣的虞部人。

此时,虞部诸人已身处姜部的包围之中,但他们的神情却是浑不在意,反而带着些许的轻蔑。姜部是一个位于虞部之北的小部落,人数不多,只有不到一千人,但民风彪悍,姜部拒交粮食早就在意料之中,因此派来的使者才多达几十人,而且境界全都在元神境界以上,虞炎也已经提前下令,必要时可以将姜部完全覆灭,以起到震慑其他部落的作用。

在这样的命令之下,虞部众人手掌翻飞,无数的火焰从他们掌中射出,一旦命中,都会夺走至少一个姜部人的生命。姜部战士尽管作战勇猛,但不通法术。根本冲不到对方面前,便被火焰挡住,因此,虽说姜部以几百人对虞部的几十人,却是处在绝对的下风,不断倒下的姜部战士们迅速地缩减着双方的人数差距。

一个虞部人正杀得兴起,看着前方的长矛刺来,毫不在意的双手向内一环,顺势便要推出一道火焰反击。却突然间感到额头一痛,聚起的灵力瞬间溃散,手中的火焰也跟着消散无踪。而那名姜部战士本就是拼了命的,长矛毫不停留地刺出,瞬间便穿透了他的胸膛。

姜部战士一脚踢中敌人的腹部,拔出了长矛。鲜血瞬间迸出,虞部人惨叫一声,眼睛瞪得好大,重重的摔在地上,抽搐了一下,再也不动了。倒是姜部的战士奇怪了起来:对方的反击为何突然消失了?他转身寻找其他的敌人,却见几十名敌人已然全部倒在了地上。姜部人面面相觑,忽然有人颤颤巍巍的说道:“这……一定是神!是神啊!”千余人陆陆续续地跪了下来。举起双手,朝天齐声高呼:“神啊!”此时,在远处看着这一切的黑衣人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一转身,便又没入了阴影之中,消失不见……

来到韶关的第五天黄昏,虞罔晕乎乎地醒了过来,心里还在想着:今天是篝火晚会还是宴会呢?他正要坐起身,却觉得身体似乎有些难以动弹,他试着抽了抽手,竟然毫无反应。心中一惊,他立刻瞪大了双眼,只见前方是一片灰蒙蒙的天空,四周升腾着火焰使之微微扭曲,下面则站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前面是数万身穿盔甲的士兵,后面跟着的是更多的身穿布衣的百姓。

在高台之上转过头来,只见一个赤膊大汉正手提一柄雪亮的大刀站在他旁边。他刚要问:兄弟你不冷吗?却见与自己同来的两个副手都被绑在柱子上,正满面惊恐的四处张望。虞罔这才发现,自己也已经被绑在了柱子上。他立刻尝试调动灵力破开束缚,体内灵力却毫无动静,显然是已然被封住了。

“郑野,这是怎么回事?”虞罔吼道。脚步声从一侧传来,他转过头,只见郑野一身盔甲,腰间佩剑,缓步走到他的前方,看也不看他一眼,而是向着下面的人群挥了挥手,原本有些嘈杂的人群立刻安静下来。

“兄弟们,姐妹们,父老乡亲们。”郑野大声说道:“今年的收成不好大家都知道,在这个时候,虞部还要来向我们要粮食,这不是逼着我们饿死吗?大家说,这粮食我们能交吗?”“不能!”士兵们齐声高呼,中间夹杂着百姓们杂乱的声音。郑野又问:“那该怎么办?”“打倒虞部!”士兵们继续吼道,但百姓却又开始嘈杂起来。郑野又挥了挥手,让大家安静下来。这才缓缓说道:“我今天请来了一个客人。”说着将手一伸:“请陶部的唐放先生来和大家说几句。”

听到“陶部”两个字,有些年纪大的人眼中已经透出别样的神采。在众人的注视中,唐放捋着胡须,缓慢地踏着一旁的木阶走到台前,那一头不知何时变为雪白之色的长发随风飘舞,为本就寒冷的天气更添了几丝寒意。他在台中央站稳,面无表情地向郑野一拱手,又转过身来,对着众人施了一礼。

众人似乎也都被他的神情所感染,一时间鸦雀无声,唐放也沉默了许久,才缓缓的开口:“我有个朋友,叫陶石。我们从六岁就认识了。”一听这话,众人顿时有些莫名其妙,但依旧静静的听着。“那时候我们陶部还住在圣城,我们最喜欢的便是爬到城楼上一起喝从家里偷来的酒。那时我身体弱,爬不上去。老陶便让我踩着他的背往上爬……”唐放似乎也陷入了回忆之中,不停地讲了下去。从两人的童年说到一起修炼的日子……被他那溢满感情的话语所影响,场中的人们也渐渐融入了故事之中,入神的听着。而站在台侧的李逸云,听着这些往事,心中浮现出陶石的面貌,不禁也是心下黯然。

“但是,他已经死了。”唐放终于一字一顿地说了出来。“他死在了虞部的围攻中,连尸体都没留下,我想给他立个坟,都没法子。”说到这儿,他的眼中有浑浊的泪水流下。台下的人群中,一些容易感动的人们,也跟着眼圈发红起来。

“不知大家还记得二十年前陶虞两部共居圣城的时候吗?”唐放此时话锋一转,终于点到了正题。台下年纪较大的许多人一听这话,立刻点了点头。于是唐放接着说:“那时,我们陶部使用法术种植粮食,供养陶虞两部人。不但不向你们要粮食,还在灾荒之年周济各部落,对吧?”台下的老人纷纷点头,年轻人听着这话,眼中则生出无限的憧憬。

“但是,虞部前代族长却因陶玉大人修为太高,怕我们将他们压制,便设计杀害陶玉大人,同时企图将我们赶尽杀绝,我们只好逃到南方荒岛之上。一切便变成了现在的样子。”这些话出口,大多数人们的眼中开始出现了愤愤不平之色。还像是在说:“凭什么因为你们虞部为了称霸,就破坏这样好的生活?”

“追根溯源,苍梧之野本是尧帝的故乡,即使是后来丹朱因为反叛而被舜帝杀死,舜帝也没有在我们投降后,伤害原属丹朱的我们部族,哪怕一名族人!可现在,虞部却如此逼迫苍梧之野的部族,当真是罪不可赦!”这时,众人的情绪已经被唐放的话语调动了起来。大家的心中对虞部的恨意也提升到了极点。

在这样的氛围中,唐放陡然抬高了声音:“原本,我们即使是心中怨恨,也只能是说说罢了,但现在不同了。”大家立刻竖起耳朵,仔细地听着,唐放也停顿了一下,然后才一字字的说道:“我们部落的唐茵姑娘,已然练成了六觉创生之术,拥有了不弱于陶玉大人的修为。”

年轻人的触动并不大,可年纪较大的人们的眼睛已经瞪圆了,因为他们不少当年都曾亲眼见过陶玉在灾年时为了帮助人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陶玉在他们心中,是接近神一样的存在。

“现在,唐茵姑娘甚至已经救醒了因修炼六觉创生失败,沉睡了十余年的人们,必然能够击败虞部族长。而在这灾荒之年,虞部竟然还要征收粮食。必然引起了众怒,昨日姜部已经与虞部开战,姜部战士作战英勇。将虞部派来的数十名使者全部杀死,但遗憾的是虞部在打斗中将姜部的粮食全部烧毁了。”

在唐放重新变得冷静的话语中,捆在柱子上的三人眼中一片震惊。台下的众人则是充满了战意,而站在角落的李逸云,嘴角却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笑苦笑。

“作为一个外人,我不好再说什么。但我想问大家,为什么让虞部就一直压在我们的头上?难道他们天生高人一等吗?”扔下这句话,唐放不再多说,退到了一边。郑野则走上前来。朗声道:“交粮会被饿死,不交粮就只有一拼。大家觉得如何?”“和他们拼了!”“拼了!凭什么我们一直被他们管着?”“就是就是!”台下的人群躁动起来,爆发出此起彼伏的声音,有些人好像还在犹豫,但在身边人的鼓动下,也慢慢开始跟着喊了起来。

“好!”郑野大喝一声,瞬间将众人的声音盖过,使人群安静了下来。郑野双目如电:“我们今日就杀了这三个虞部的使者,为我们的出征祭旗!”说着,一个身穿盔甲的士兵捧过一面金色的大旗走上台来,单膝跪地,将旗帜正对着虞罔的头。

“饶命啊,饶命啊!”虞罔大喊道,而站在他旁边的刽子手毫不理会,“呸、呸”地在自己掌心吐了两口,大刀一闪而过,“饶……”虞罔的声音断了,头颅扬天飞起,鲜血狂喷,将一旁的旗帜染的通红。郑野拿过染血的战旗,高举起来,大喊道:“此战必胜!”“必胜!必胜!”回应他的,是无数决然的呐喊和刀剑撞击的声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