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舍身之火
  • 云起尘封
  • 慕笛
  • 5018字
  • 2014-08-27 20:59:51

高大的城楼之上,稀疏的灯火正随风摇曳着,不时发出“噼啪”的响声,迸出几点油花。几个身穿棉衣的士兵用帽子将脸盖住,正在灯火下倚着草垛酣然熟睡。暗影浮动间,李逸云一行已经从他们身边穿行而入,通过大门,站在了粮仓的面前。

这时,按着李逸云的计划,整个城池都陷入了沉睡之中。而且根据南斗剑的特性,这一现象出现的是那样的自然,毫无受人操控的迹象。而几人一路行来,南斗剑却又发出略有不同的柔和光芒,将几人笼罩在光芒之中,但他们却并不感觉困倦,反而越发地神采奕奕起来。

李逸云本想再去一次舜帝遗迹一探究竟。但一来遗迹位于圣城最西侧,与他们的距离最远,那里南斗剑的效果未必够用,二来从上次的经验来看,遗迹应是常年有人在修炼,而且其中灵气十分充足,在其中修炼的人未必会受到影响。而且现在即使探得究竟,他也不能就这样将事情做到一半,留下个烂摊子离开,于是就只能放弃了再探遗迹的念头。

越过看守的士卒之后,三座方圆十余丈的粮仓便矗立在三人面前。粮仓由黄土筑成,高四丈,墙壁厚重坚实,显然在建造时花费了不少人力。相互对视一眼,李逸云举起了右手,手中长剑钻入他的掌心,将他的整个手掌都染成了金碧之色。接着他伸出食指,在空中纵横勾画,一道道金碧色的光线纵横交织,在他的勾画下迅速地被勾勒成了一张巨大的网。

眼看着巨网已经覆盖了整个粮仓,李逸云这才停下动作,伸出五指并拢的手掌,在网的中央轻轻地一推,这张大网便像一片轻纱般向着前方飘了出去。随着向前的飘动,这张网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快,转眼间便“嗖”地一下刮过三座粮仓,接着却又黯淡下去,隐没不见。

天地间一片寂静,一阵风从三人背后吹过,卷起几人的衣袍后,又继续向前。吹向它挑战了无数次的粮仓。“呼——”风吹到了墙壁之上,眼看着就要再一次的停滞,但这一次,墙壁却在瞬间化为了沙粒般大小的尘土,被风高高地抛起,在空中飞扬飘舞,不一会儿便散的干干净净。

站在李逸云身后的两人瞧着这一切,眼中均充满了赞许。李逸云却是毫无喜色,片刻也不耽搁,左手五指成爪,微微向内聚拢,一团火球出现在掌中,手掌劲力一吐,火球一分为三,迎风而涨,稳稳当当地飘到三座粮仓的中央,轻飘飘地落下。进入秋季以来气候少雨,粮食也很干燥,遇火即燃。转眼之间,火势便迅速蔓延,火焰蹭蹭地向上蹿着,几个跳跃之后,便已染红了小片天空。

到了这时,那几个负责守卫粮仓的士兵仍在熟睡之中,有一个还打起了响亮的鼾声。李逸云转过身来,眼中终于也浮现了喜悦之色,他冲着陶石、丹阳两人点了点头,便要示意离去。但他突然停住脚步,发出“咦?”的一声惊呼。

在那熊熊燃烧的火焰之中,一抹蓝色跃入李逸云的眼帘,他仔细看去,那竟是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儿,小男孩儿身穿蓝袄,正躺在一堆柴草上睡觉。李逸云心中一惊:这是谁家的孩子?想必是淘气跑到粮仓里面玩,却刚好吸入南斗剑释放的花粉睡了过去。救还是不救?李逸云开始犹豫。救的话恐怕节外生枝,不救……火焰越燃越旺,火舌一卷,孩子的衣角被卷入其中,顿时燃烧起来。

李逸云不再犹豫,手掌在地面一按,使出木遁之术。一株粗壮的藤条从孩子身旁钻了出来,将小男孩儿卷在其中。又飞一般的伸长,将小男孩递到李逸云的手中。接过小男孩儿,李逸云赶忙用手掌一抹,将火焰尽数熄灭,又用灵力探查了一下小男孩儿的体内,发现并无大碍,便要将孩子放下离去。可就在这时,小孩儿却满满的睁开了眼睛。糟了!李逸云后悔不迭,猛然想起了南斗剑花粉的作用在遇到外界灵力侵入时会完全失效的特性。

但悔之晚矣,小男孩儿此时已经看到了他,见李逸云面生,又向着四周望了望,没有熟悉的人。小男孩撇了撇嘴……“哇——”

“快走!”丹阳大喝道,李逸云将孩子放在地上,三人一跃而起,脚下瞬间闪起光芒,朝着来路没命的奔去。而在他们后方,不断地有红色的身影腾空而起,有一些看到火光,朝着粮仓的方向奔去,但更多的却是向着三人逃跑的方向射来。

“他们是陶部的余孽,我认得中间那小子的轮子,就是他杀了烬少爷!”一声沙哑的嗓音传入李逸云的耳中,通过话语的内容,李逸云辨别出来,这正是那日与黑衣少年虞烬夹攻自己的老者。

老者话音未落,几道红色的身影便更快地朝着三人追了过来。“现在还不能暴露越部的实力,两位前辈,往北边逃。”李逸云说道。二人点了点头,折身向北,流星般划过夜空,而虞部的追兵也不甘示弱,紧追着三人,化作一道道红色流光向北掠去。

陶石和丹阳都是上清雷劫的高手,而在日月五行轮的加持下,李逸云的速度也不比二人差。一盏茶的功夫,虞部的追兵已经被抛下一大半,只剩下四道身影还保持着距离坠在后面。李逸云说道:“我上次夜探圣城,是趁着虞部高手去探查虞炽的死因时趁虚而入,除了圣巫虞炎的分身,倒是没见到其他厉害人物,也幸亏如此才能逃得性命。看后方四人的速度,应当也都是上清雷劫的修为吧?”

丹阳点点头:“不错,不过他们也只是刚刚迈过上清雷劫,修为上还是比我和老陶还是有一些差距,再多耗一会儿,便能将它们甩开。”李逸云点点头,三人继续发力,向前飞奔。

“嘭”地一下,爆炸声响起,一道火光在空中炸开。一只火凤凰在光芒中飞舞盘旋,又缓缓消散。“这是虞部的传信符,难道附近有人?”丹阳惊呼道,话音刚落,两道身影从前方不远处跃到空中,向着他们压了过来。两方夹击,他们的去路已经被全部堵死。

“只有一战了!”李逸云咬着牙说。同时,袖珍版的日月五行轮已经闪耀在他的额头。丹阳的目光也变得凝重,脚踏长剑,双手一展,一条长过丈余的青色电芒便出现在掌中。陶石倒是一副兴奋地神情,哈哈大笑中,双手已经各持一柄与脚下所踏完全相同的双刃战斧,朝着迎面而来的两人冲去。李逸云也跟着身形一转,朝着后方追兵中当先之人一剑横劈过去。丹阳则是迎上了坠在后面的三人,以一敌三地斗了起来。

见李逸云剑芒劈过,那人手中凝出一柄火焰长刀,纵劈而上,两道光芒相互泯灭,那人则是微微受挫后退,李逸云又是一个闪身,化去了冲击之力,身体疾驰而出,作势欲斩,那人赶忙举刀防御,但李逸云却硬生生地停滞了一刹那,恰好对方已将防御动作做完,才一剑斩下,剑锋直指对方刀锋未覆盖到的破绽!

那人惊了一下,连忙抽刀换招,向李逸云的剑锋挡去,却还是慢了一步,一丝剑锋划过,肩头被划出了一道血痕。那人似是被激怒了,火焰长刀绽放出耀眼的光华,连劈数刀,强劲的刀气将李逸云逼了开去。但等刀锋掠过,李逸云便再次飞身而上。行云流水般地出剑,每一次都能直指对方的破绽。

几个回合下来,与李逸云对战的红衣人渐渐地烦闷起来,他看得出来,李逸云的修为最多只是玉清雷劫巅峰,即使是借助法门短时间提升修为,也肯定逊色于自己,但他那柄碧色长剑却是难得的神兵,每一次交锋,自己用灵力凝成的刀便要溃散,只能不停地注入灵力才能维持住它的形状。而他想凭借修为的优势与对方硬拼时,对手却又总能避开自己的锋芒,转而用突袭的招法直指自己的破绽,几个回合下来,自己已被对方伤了好几处,虽然都是小伤,但仍是渐渐地影响了实力的发挥。

而虞部其他几人的情况也不乐观,一路追来的三人被丹阳手中长枪般的光芒晃得眼花缭乱,虽然凭借着人多还未曾受伤,可步伐已经有些混乱了。而与陶石对战的两人,更是被陶石两把巨斧压制的死死的。其中一人已经被斧头斩中左臂,一只手软软的挂在体侧,想必是伤了骨头。

就在李逸云对面的红衣人一边抵挡着,一边担心着的时候,他的眼中猛然出现了许多由远及近的红色身影。见此情形,他立刻为之一震,高呼道:“兄弟们,挺住,我们的族人马上就到了!”几人一听这话,立刻也振奋精神,杀招频出。

同样的话落在李逸云等人耳中,却另他们大惊失色。丹阳长枪疾抖,顿时有两人手臂中招,鲜血直流,陶石的双斧转得更快,对面那个未曾受伤的人一个疏忽,便被劈中右臂,将整个胳膊齐肩斩断。

“啊——!”那人惨叫一声。与李逸云对战的人听到这惨叫声,顿时一走神。李逸云也起了狠心。一剑朝着对面的红衣人咽喉刺出。剑锋临体,红衣人慌忙躲闪,还是被剑锋扫中,肩胛处被带出了一串鲜血。

眼见着远处的族人就要到来,可李逸云三人却已同时将己方人逼退,即将逃之夭夭,红衣人一咬牙,不顾脖子上流淌的鲜血,朝着另外五人怒吼道:“兄弟们,布困魔大阵!”

“嘭”地一声,正向前跃出的三人突然撞上了什么东西,一下子被弹了回来。环视周围,淡红色的光罩球一样的将几人困在当中,而之前与他们相斗的六人,则悬浮在护罩之外,全身闪出堪比太阳的光芒,似乎是在燃烧。六道火柱将每个人的身体与光罩连接在一起,不断地为光罩注入能量。

李逸云从天火圣典中知道,这“困魔大阵”是至少五位拥有玉清雷劫以上修为的人合力使用的。是将自身灵力注入护罩之中,用来围困敌人的招数。这几人显然是见交手胜不了几人,便想凭借几人修为总和超过对方三人的优势来困住李逸云等人。

李逸云持剑凝立,一道身影从他的身体中迅速抽离而出,正是天火同人修炼出的分身,被李逸云又一次召唤而出。分身苦着脸,一跃而起,双手握拳高举,身体飞速旋转了起来。旋转之中,那与李逸云完全相同的身体瞬间化为一柄闪烁着五彩光芒、尖端锐利的光锥。光锥的尖峰闪过一缕闪电一样的光华,长虹贯日般射向护罩。

“轰——”随着一声巨响,光锥穿过护罩,消散不见,仅剩的一缕细丝钻回李逸云体内。“走!”李逸云大喝一声。三人“嗖”地从护罩被光锥钻出的孔洞中弹射而出。而那红色的光罩在几人身后如同碎冰一样碎成了一块块,几个施术者均是七窍喷血,纷纷从空中跌落。

但就是这片刻的功夫,虞部的援军已然将要追了上来,数十道红色身影划过道道光芒,将夜空割得支离破碎,而几个从两边迂回过来的追兵,更是已经赶到了和他们平行的位置。

几人全力施展着飞行之术,但方经大战,灵力已然消耗不少。再也难以达到最快的速度,李逸云额头的光轮甚至已开始暗淡了,显然七曜轮加持的时间将尽,体内灵力渐渐枯竭。反观对方,却是一个个生龙活虎一般,身上发出的光芒均如烈火般耀眼。

渐渐地,两边的追兵已经越过了了几人,眼看着他们便会被再次包围。这次却是绝无幸免了。李逸云心中生出一丝绝望,惨然一笑:“二位前辈,晚辈草率之举,让前辈身陷险境,实在是愧对了二位前辈。让晚辈留下断后,或许能撑得一时。”说着便要转身迎敌。

但突然,陶石一把拉住了他,不等李逸云反应,伸过手来在李逸云眉心一点,便将李逸云的身体定住了。“丹阳,接着。”说着,一把将目瞪口呆的李逸云扔到丹阳怀中。

包围已经接近完成了,丹阳接过李逸云,嗓音有些发涩地叫道:“老陶!”陶石笑了笑:“别废话了,这小子比我重要,得活下去。你也要活下去,好给我报仇,然后带着族人好好的生活。我只是个没脑子的人,平时总惹麻烦。再说了,我的妻子、儿子十七年前就死了,我就算活到将虞部打倒的那时候又有什么意思呢?”说到这,两只虎目落下几点泪水。“他妈的,怎么变得这么啰嗦了?”他自嘲地说道。

李逸云口不能言,却也是明白了怎么回事,目眦欲裂,双眼露出震惊的神色。“快走!”陶石高喊道。同时伸掌将隔着虚空猛地一推两人,掌风推着两人一个加速,便超过了所有的追踪者,余势不绝地继续朝前飞去。

而陶石则在掌风的反推之下,彻底的落入了随后而至的包围之中。他微笑着看着渐渐远去两人,喊出了最后的话语:“帮我和老唐说声抱歉,不能陪他喝酒了,不过他年纪也挺大了,还是少喝点吧。”

“不,不……”李逸云在心中大叫着,眼睛瞪得似乎要滴出血来,陶石在他的眼中发出了强烈的绿色光芒,竟将数十位虞部的追踪者发出的红光完全的掩盖了。“不好,他要引爆元神!快跑!”虞部中有人吼道,数十人再也顾不上李逸云和丹阳,转身便要奔出。但为时已晚,陶石身体在一瞬间便轰然炸开,化为了一颗暴涨的碧色太阳,转眼将虞部的数十人笼罩在内刺目的光芒之中。而李逸云此时只觉脑中猛的一阵,跟着便失去了意识,一滴泪水从他那紧闭的眼角流出,顺着脸颊缓缓滑落……

此时,韶关之内,郑野与唐放依旧对着地图彻夜讨论着。唐放一手端起茶碗正要喝水,却突然一走神,手抖了一下,茶碗掉在地上,摔了粉碎。“唐长老劳累了吧?不如今日歇息了,明日再议?”郑野说道。唐放正要摆手拒绝,却又是一阵心神不宁,只好答道:“那好,今日就到这儿吧。我告辞了,首领也早些歇息。”说着站起身来。郑野点了点头,回了一礼。

退出门来,唐放在心中嘀咕着:“真是年纪大了?”心神却是越发不安了起来。抬头看着月色,心中自嘲道:“回去睡一觉,早晨老陶他们就该回来了,等向郑首领交代好事务,再和他喝几杯。”想到这儿,他的嘴角浮起一丝难得一见的笑意,眯着眼朝着屋子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