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重返苍梧(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2983字
  • 2014-08-12 22:48:54

两人的笑声都渐渐收住,陶石却不解其意,忍不住开口问:“你们说的是什么意思啊?”李逸云微微颔首,便将火烧虞部存粮的打算说了一遍,陶石听到一半便有些坐不住了。还没等李逸云说完,他就插嘴道:“这么解气的事可不能丢下我老陶啊!说好了,烧粮的时候可得带上我!”唐放瞪了他一眼:“你?有勇无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去了还不坏事?”陶石急了:“我怎么就成事不足了?论修为我可比你要强一些。大不了,我保证一路上全都听李公子的!”

唐放无奈地看了他一眼,缓缓地说:“我是这样想的,我留下来,向首领进一步解说我们部落的详情,方便进行下一步计划的制定。丹阳,老陶,你们两个随着李公子去完成烧粮的人物,别不服气,你们两个别看年纪大,可是论起计谋可是远远比不上李公子,所以一路上都要听李公子的。”

听了这话,李逸云怕两人难堪,刚要谦虚几句,陶石便抢着开口:“阴谋诡计嘛!我当然比不过这小子啦!”李逸云哑然失笑,愣了一下才道:“对对,前辈说的是,小子就是阴谋诡计胜了一筹,哈哈。”笑声中只有欢快,全无揶揄。

唐放又瞪了陶石一眼道:“你说是阴谋诡计?那好,那你出一个光明正大的计谋,能打败虞部,报仇雪恨啊!”陶石老脸一红:“嘿嘿……这不得已也只好用用阴谋诡计。嘿嘿……别瞪我啦!我一路上听李小子的就是了!”

唐放这才转过头来,对着丹阳说:“路上老陶若是不听李公子的,你就先把他制住,记住,性命第一。”丹阳点了点头。唐放便说:“嗯,你办事,我放心。”陶石一听不乐意了,嚷道:“合着你们是合起伙来欺负我老陶啊,有本事比喝酒啊,让你们一个个的来!”众人听了这话,都哈哈大笑起来。

当夜,李逸云和陶、丹三人早早的休息,唐放则是与郑野彻夜长谈,直到天明。第二日,李逸云起身吃过早饭,便和姬玉柳在院中散起步来。夜间一阵狂猛的寒风过后,除去松柏之外的树木,叶片已脱的干干净净,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

姬玉柳走到一株古树之旁,轻抚着它那干瘪粗糙的树干,轻叹道:“时间过得真快啊,算一算,自我离开镐京,已经有两年没见到父王了呢?也不知道他老人家身体怎么样?”说着说着,便眼圈有些发红。

这时,李逸云的手伸了过来,将她的手紧紧地握在其中,拉着她转过身,目光温柔地瞧着她说:“放心吧,有了陶部的帮助,若是再加上这次行动的成功,或许只需一战便可将虞部击垮!等到明年春天,我们便可返回中原。到时我便向天子提亲。”

姬玉柳娇躯一震,脸上浮起一抹嫣红,慌慌张张地说:“你乱说什么啊?谁要嫁给你啊?”李逸云却叹了口气:“唉,只怕天子不肯将女儿嫁给我这一介布衣啊!”姬玉柳听了,心中也泛起一丝担忧;是啊。父王贵为天子,会同意我的亲事吗?

却又听李逸云接着说:“不过不管怎样,我都要和你在一起,玉柳,只要你愿意,无论什么人都不能将我们分开。”少女抬起头,迎上李逸云那坚定的目光,心中一阵无比的温暖,顺势将身体靠在对方坚实的怀抱之中,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一天的时间倏忽而逝,李逸云与陶石、丹阳三人在傍晚之时聚在了城门口。唐放、姬玉柳还有郑野和他的两位夫人都来送行。临行之时,唐放依旧不放心地说:“老陶,你若是胡来,就是整个苍梧之野的罪人,你可要记得了。”陶石也露出难得的郑重,点点头道:“我晓得。”姬玉柳这次倒是不同以往的依依不舍,只是说了一句:“我等你回来。”最后郑野又说了几句送别的话,几人便挥了挥手,踏着寒风向着西方走去。

离开城池渐远,几人便开始在寒风中疾驰,忽然间,丹阳挑起了话头:“李公子,姬姑娘果然是对你一往情深啊。难怪你能视茵儿的深情如不见”李逸云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咳嗽了好一阵才回答道:“前辈、前辈何出此言?这次分别玉柳对我可没有从前那样不舍了啊?”

丹阳一笑:“李公子毕竟少年,恐怕不知‘情到浓时情转薄’的道理吧?男女情爱之初,双方都你侬我侬,此时的情感热烈奔放,但却容易变化,等到相处日久了,双方的举止便会渐渐的平和下来,但这却未必是情意便淡,而亦可能是情意转化成了一种新的方式,而也只有经过这样的转化,情意才能持之以恒,否则一直像烈火那样的烧着,再强的情爱也会耗尽的,我说的,公子明白吗?”

李逸云愣住了,半晌才缓缓地开口:“晚辈尚的确未曾体会,多谢前辈点醒。”虽身在寒风中,心中却像是揣了个暖炉般,无比的温暖。

沉默了一会儿,李逸云重新开口:“前辈,这一路上我们不要御剑飞行。据我估计,虞部在进攻陶部失败后,定会再度起兵,在他们发现岛上无人后,十有八九会在整个苍梧之野展开搜索。我们只在地上行走,一是使自身始终保持灵力充盈的状态,二便是防止被发现。”他刚说完,二人便点头答应,丝毫没有前辈的架子。

而事实也论证了李逸云的观点。一路奔来,果然不时地看到几个虞部人在上空四处搜索着,几人顺路解决了几个落单的,出手自然是迅雷之势,搜索者还未发出一丝声音便被一击毙命。

这样一路行来,太阳刚刚落下时,几人便已能透过树木的缝隙,远远的看见虞部那火红色的圣城。几人在圣城之外的松林中停了下来,四季常青的古松林高大茂密,刚好掩饰住他们的身形。

将灵力恢复到全盛的状态,李逸云看向两人说:“两位前辈稍等。”随即手中碧光一闪,南斗剑握在掌中,看着金碧交映的长剑,陶石忍不住赞道:“好剑!”李逸云这次倒是欣然接受了,只是微微一笑,将长剑笔直的插在了地上,紧接着伸出手掌,掌心发出一道七彩光芒,将长剑罩在其中。光芒照耀下,长剑仿佛变成了液体。碧绿色伸展拉长,三尺长剑就在三人的面前化为了几丈高的一株玉树。

“好手段。”丹阳说道。李逸云摇了摇头:“前辈,这只是这柄剑自身的能力,我可没这么大的本事。”自从南斗剑铸成,剑灵便以感应的方式,告知了李逸云南斗剑的诸多妙用。李逸云也越发觉得这柄剑神奇,所以在陶石赞扬好剑时他才丝毫没有拒绝。

玉树的枝桠渐渐展开,一株株金色的花朵在枝桠的顶端缓缓开放。李逸云对着丹阳说道:“丹阳前辈,还得劳烦您弄一阵风,让这些花的花粉飞入城中。”丹阳一笑:“小事。”却也忍不住问道:“公子,这些花粉,可是有使人昏迷的作用?若是那样,难道不会被修为高强的人发现吗?”

李逸云一笑:“前辈有所不知,南斗剑化出的花粉,作用在于调节人体的生命状态,使人体内气血运行趋于自然,对人体有益无害。而且它给人的感觉,就像空气变好了一样,绝对不会被发觉的。”陶石道:“那这些花粉又怎能帮到我们什么呢?”丹阳一拍手:“我懂了,这花粉能调节人体气血运行趋于自然,夜间人们理应休息,一会儿在花粉的作用下,虞部的人便会自然而然地进入梦乡。而且丝毫不会惹人怀疑!”李逸云笑道:“正是如此!”

问明原因,丹阳不再多话,一挥手,一道旋风从掌中飘出,在玉树的顶端旋转一周,便卷起了无数的花粉,接着风向一转,便带着划分轻飘飘地飞入火红的城墙之中,再四散开来。

如此十几次后,李逸云才将手掌按在玉树之上,玉树迅速收缩,重新变回长剑的模样,被李逸云收回。而此刻,原本人来人往的圣城已经变成了寂静无声的一座堡垒。

但三人并未立刻出发,而是等丹阳调息了片刻,使灵力重新回复了巅峰。这时,李逸云又转过身来,朝着二人拱手道:“两位前辈,唐茵姑娘也说了,虞部掌权的是那些贵族,平民们也受到他们欺凌,一会儿进城之后,能否请前辈不要滥杀无辜。”丹阳点了点头,陶石则是不耐烦的道:“好了好了,我们出发之前小丫头就和我们说过好多遍了。赶快烧粮才是正经!”

李逸云点了点头,三人这才凌空而起,朝着静谧的圣城飞掠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