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重返苍梧(中)
  • 云起尘封
  • 慕笛
  • 2719字
  • 2014-08-11 23:06:01

两人相见,自然有说不完的话。于是李逸云便在堂屋中点起火盆,将屋中的寒气尽数驱散,又亲手做了不少姬玉柳喜欢的菜肴,敦促她吃。一边吃着,李逸云便将自己这将近一年的经历事无巨细的说了一番。等他说完,一桌子的菜也被姬玉柳吃的差不多了。瞧着满桌的狼藉,李逸云又气又笑,装着冷着脸说:“以后记住了,我不在身边也要好好吃饭,瞧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下次要是在这样,可要打屁股!”说着伸手在少女的腰间拍了拍。但姬玉柳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还主动凑了过来。瞪着李逸云说:“你打呀你打呀!”这下反倒是李逸云红了脸,收起手来不知所措,只好咳嗽了两声转移了话题:“那个……我看叶青姐也嫁给首领了,这具体是怎么回事呀?”一提这事,姬玉柳顿时来了精神。滔滔不绝地说个没完。令李逸云大感意外的是,看似粗豪的鲁梦兰,却在短短一个月便将郑野与叶青的情意了解的一清二楚,更令他吃惊的是,鲁梦兰在了解了事情之后,主动地提出让郑野娶叶青进门,并与之不分高低的姐妹相称。这半年间,他们夫妻三人好的宛若一人,没有过丝毫的龌龊之事。耐心等姬玉柳说完,李逸云心中也颇为愉快,于是跟着附和道:“这样的结果可真是始料未及的好啊,这样一来你也能安心了不是?”不料他这句话出口,姬玉柳却把眼睛一瞪,抿着嘴问道:“你是不是想把你的什么唐茵妹子也娶了啊?”但此时,李逸云正沉浸在如释重负地轻松中,自从他得知郑野与叶青之情后,便一直为自己当初的计策懊悔,如今见他们有了个完美的结局,一时间精神有些恍惚,只是神色轻快地微笑着,完全没去听姬玉柳说的什么,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姬玉柳见状,先是无比惊愕地瞪大了双眼,接着“哼”了一声,将面前的碗筷重重的一摔,径直走出门去。一阵清风从李逸云身边刮过,他这才回过神来。眼见着姬玉柳快步走出门去。他慌忙地站起身,快步追了上去。姬玉柳跑的却是极快,这片刻的功夫便跑出了大门。李逸云只能跟着追了出来,出了门转过一个弯,才看到前方的姬玉柳。李逸云一边喊着:“玉柳,你等等我。”一边将灵力运向脚上,几步便赶上了少女,一把抓住了少女的手。姬玉柳一下子甩开他,回过头,眼圈发红地说:“你不是要娶你的唐茵妹子吗?你娶她一个好了,别来找我!”李逸云被说得摸不着头脑:“什么?我什么时候说要娶唐茵妹子了?”姬玉柳喝道:“那刚才在屋里我问你是不是想娶两个妻子你还点头?”李逸云瞪大了眼睛“啊?你问我这话?我怎么没听到啊?”姬玉柳看着他,眼泪刷的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哭着说:“好啊!你连我说的话也听不见了,原来你心里真的是没有我了啊——”随即双腿一弯,蹲在地上大哭起来。看着哭泣的少女,李逸云一时哭笑不得,但心却跟着痛了起来,不禁想:若是能给她足够的安全感,又怎么会让她患得患失呢?想着,他也蹲下身来,轻轻地握起少女的双手,柔声说道:“玉柳,我知道你恼我,怨我。都是我的错,我一走半年,又让你担心了,但请你相信我,无论是我人在哪里,我的心中都只有你,绝对不会有别的人。”说到这,他单手举起,指向天空。“若我说的有一句假话,就叫我天诛地……”话还未说完,他的嘴已经被温软湿润的唇紧紧堵住了,少女泪痕犹在的脸颊紧紧地贴着他,睫毛上还挂着点点泪珠。那温热的唇则笨拙地探索着,渐渐地变得火热。火热的触感加上钻入鼻中的少女的清香,李逸云心里的似乎有一把火被点燃了,他紧紧地将少女抱在怀中,也闭起了眼睛,全身心的回应着……在着寒风料峭的季节中,这对年轻人长久的缱绻着,似乎想着这样一直走到世界尽头。许久,二人才不舍的分开。姬玉柳脸色有些发红,依旧瞪着眼说:“哼!以后你只许和我这、这个样子,不许再和别人这个样子。”李逸云有些明白了少女的小心思,无奈地一笑道:“也就你瞧得上我吧?我当时给唐茵姑娘渡完气,她可是要杀我呢!”姬玉柳揶揄道:“哦?原来是人家没瞧上你啊?”李逸云正想顺着回答说是,但又一想:不行,我这样答。她说不定又会说我还是对人家有意思,只是因为对方无意才作罢。于是转而答道:“玉柳,你还是不相信我?要不我再发一次誓?”“算了吧,鬼才爱听你发誓呢?”少女破涕为笑。看着少女的笑容,李逸云也笑了,此刻,他觉得自己便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于是两人回到屋中,将桌上的残羹收拾了一番。刚收拾完,便有士兵进来通报,说城外有人前来,指名要找李逸云,现在已经被郑野请到了平时议事的正堂等候。李逸云不敢怠慢,忙向正堂赶去,姬玉柳则有些劳累,便在屋中歇息。隔得老远,便能听到陶石的大嗓门响了起来:“郑首领真是豪杰之士,我不客气啦……好酒!”李逸云心中好笑,走进屋来,只见郑野坐在当中,陶石、唐放,丹阳并排坐在椅子中,陶石果然正在端着酒壶往自己的杯子里倒酒。见李逸云进门,三人立即站起身来。齐道:“李公子别来无恙。”李逸云一抱拳:“三位前辈来得好快,一路上可曾遇到麻烦?”陶石一挥手道:“哪有什么麻烦?李公子一路上都留下了法术印记,我们尽管隔了一日才出发,却仍然是十分顺利的。”李逸云微微一笑,接着问道:“族人是否已经全部返回苍梧之野呢?”陶石一挥他那蒲扇般的手掌:“放心吧,所有人一个不少全都回来了。唐茵那小姑娘,可真是了不得,不知道使了个什么法术,居然能把族人和全部的武器、衣物、粮食一点不少的藏在白龟大人留下的龟壳之中,真是神了!”听了这话,李逸云脑中倏地闪过少女复明后的双眸,仿佛两潭清澈的湖水,各种各样的美丽便在这样的眼神中不停地被创造着。只是一眼,这双眼眸便深深地印入李逸云的脑海,再也挥之不去。想起少女,他忽然又担心起来,有些焦急地问:“唐姑娘刚刚渡过雷劫,还在虚弱期便施展这样的法术,不会对她造成伤害吗?”这次,是唐放捋了捋胡须回答道:“公子放心,茵儿只是将法术施展出来,之后操纵龟甲的任务便由其他族人轮换着进行。而且,还有您的那只神兽以混沌灵力滋养着茵儿的魂魄,即使是有些消耗,也会马上恢复。”说这话,几人都已经重新坐了下来,李逸云点了点头,沉声道:“唐姑娘完全复原之日,便是我们与虞部决战之时!”一说到虞部,陶部三人的脸上都露出一丝愤怒之色。李逸云接着问:“朱前辈这次怎么没有一起来?”丹阳道:“现在茵儿还在每日打坐恢复中,族中群龙无首,朱大哥自然要留在部落主持大局。”李逸云一听,才恍然觉出自己竟然只顾着这一边,忽略了那边也需要有人主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时,又听唐放说道:“李公子,我刚刚听说今年是个罕见的灾年,各部落收成都不好,我觉得我们可以……”“烧!”两人异口同声地说。相视一眼,不由得齐声大笑起来。笑了半晌,李逸云收住笑声,恭敬地说:“前辈真是足智多谋啊,我想了半晌才想出的计策,您居然一下子就想了出来,佩服佩服。”唐放笑而不语,心中却也有些得意:我这把年纪毕竟不是白活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