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重返苍梧(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085字
  • 2014-08-10 23:24:57

苍梧之野这一年的冬天,比以往要冷得多,刀子一般的北风中,灰色的韶关钢铁般的屹立着。虚掩着的城门口,身着棉衣的士兵怀抱着长矛,用力的搓着双手。

远远地,一个灰色的斑点从南方的地平线渐渐变大,显示出了一个人的身影。那人的衣衫随着风轻轻地摆动,一身棉衣将头脸遮的严严实实。两个士兵放眼瞧去,灰衣人的步伐不紧不慢,但仅仅两三个呼吸之间,灰衣人便从遥远处的模糊身影变成了三丈远的一个挺拔身躯。

“干什么的?”两个士兵立生警惕,不顾寒冷的将长矛紧握,挡在来人身前喊道。灰衣人身形一僵,举起双手晃了一晃,示意自己没有恶意,随即抬手将帽子掀开,露出一张微笑着的,带着疲惫色的脸庞……

烧的通红的火盆将室内的寒气驱散,长达一丈的苍梧之野全图挂在墙上。郑野站在地图之前,一边伸出手在图上指点,一边向身前的人仔细地诉说着。几乎将地图的每个角落都指了个遍,郑野才坐了下来,目光灼灼的说:“公子,现在的情况大体便是如此。你怎么看?”

坐在椅子上的,正是一身灰衣的李逸云。听了郑野的话,他沉思片刻,问道:“今年各部落的粮食收成如何?”郑野叹了口气:“今年雨水多,冬天又来得早,各部落粮食收成都远不如往年,我们部落倒还好,许多部落已经有人开始挨饿了,所以我打算将吃不完的粮食送给各部落,为日后起势积蓄力量。公子你觉得此举如何?”

听了这话,李逸云咬了咬牙,露出一丝不忍,但还是摇着头说:“万万不可,不但不能给,连其他部落出钱买也不能卖给他们!”郑野不解地问:“这是为何?”李逸云慢条斯理地说:“今年粮食的歉收,是千载难逢的良机,若是处理得当,当可毕其功于一役,借此机会将虞部打垮!”

郑野目光一闪:“请公子细细说明。”李逸云依旧坐在原地,遥遥地指着墙上的地图道:“现在,梧水以北、苍河以东已经尽数在我族掌握。梧水南岸则有一半的土地在琼部的控制中,其他小部落都不足为虑。”李逸云放下举着的手,话锋一转:“我想请问首领,若在当下越、琼两部与虞部开战,有几成胜算?”

郑野一愣,但还是如实答道:“恐怕只有一成吧。”李逸云说:“这就是了,我们的武器与攻城器械都不逊色于虞部,也不过才只有一成胜算,其他的部落若是反抗,恐怕就是完全的送死吧。”

郑野无奈的点点头,李逸云叹了口气:“我原来也把问题想的过于简单了,以为至多五六年,我们便有能够对抗虞部的实力。可在见识了虞部圣城之后,我便觉得这实在是痴心妄想,甚至想要放弃。因为虞部虽说多年来压制各部,但远远未到夏桀、商纣那样民怨沸腾,所以说得不好听些,我们起势本就算不上是为民请命,不过是您的壮志和我的私心罢了。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着无比强大的虞部,又有哪个部落会为我们出力呢?”

郑野的神色跟着李逸云的话语黯淡下来,但李逸云却突然露出了微笑:“不过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我之前已经对您讲诉了我这段时间的际遇,我已与陶部达成协议,他们正在悄然潜回苍梧之野。这几日,他们便会派人来与我们联络,陶部有几千个会法术的战士,渡过玉清雷劫的便有数十个,唐茵姑娘更是已经突破了太清雷劫。加上陶部的力量,我们其实已经拥有了与虞部一战的实力。”

说着说着,他露出一丝无奈的神色,随即目光一凛:“至于民怨,更是天助我也!若是现在,虞部再次来收取粮食,各部落会作何反应?”郑野的神情也陡然一变:“那样的话,可是真的不给人活路了啊!”李逸云追问道:“若是您,您会如何?”郑野一咬牙:“我就和他们拼了,反正交粮是被饿死,不交粮是被杀死,还不如和他们拼了。”

李逸云一拍手:“正是如此,也唯有这样,首领举起大旗才能一呼百应,得到众部落的支持。”“可是……”郑野犹豫道:“按说虞部征集的粮食虽然被我们劫来一些,但他们素来有屯粮的习惯,应该不会缺粮食啊,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征粮呢?”李逸云竖起食指,一团小小的火焰在指尖跳跃着,淡淡地说:“若是所有的存粮都被烧了呢?”

郑野一愣,随即满脸震惊地说:“公子,你是要……?不行,那样太危险。我们还是从长计议的为好。”李逸云一笑:“首领放心,从陶部抓来的俘虏们口中,已经可以确定,虞炎现在正处在太清雷劫后最后的虚弱期,无法出手。而且我此行还会有陶部的两位上清雷劫境界的长老随行,相信还没其他的人能伤到我。”

“阿野,我听说你连午饭也没吃,肚子不饿么?”一声明朗的话语传入屋内。两人看向门口,只见两位女子手挽着手走进屋来,李逸云仔细瞧了几眼才确定,并肩而来的是鲁梦兰与叶青,二人一着红,一披绿,相互辉映着,神色则是一人英气一人温婉。气质截然不同的两人走在一起,竟是十分的和谐。

郑野转过头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李逸云说:“那个……叶青现在也是我的妻子了,她们两个不分大小。”李逸云闻言,惊奇地瞪大了眼,随后笑着站起身,朝着两人躬身道:“两位嫂子,小弟远行归来,有礼了!”

两人先是愣了愣,随后恍然大悟,纷纷惊叹道:“是李兄弟!”随后便凑上前来,七嘴八舌地说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怎么不来找我们?”……等了半天,李逸云才终于找机会插嘴道:“不是我有意得罪,是小弟此行务求机密,所以才径直来到这里,连守门的士兵也用幻术瞒过了。”

听他如此一说,两人才渐渐安静了下来。但叶青却突然神情郑重地说:“兄弟,我们其实无关紧要,不过你可一定得去看看玉柳妹子,不瞒你说。你走了这大半年,她都快把自己逼疯了……”说着,她的眼圈竟有些泛红了,脸上也露出凄苦之色。鲁梦兰也说道:“是啊兄弟,你无论如何先去看看她吧,其他的事情放一放不行吗?”

一听这话,李逸云心中骤然一动,眼前瞬间被少女的一颦一笑填满,这半年多来,他也每日都在思念着姬玉柳,只是强自压制着自己的情绪,这时听两人如此一说,顿时再难自抑,转头朝着郑野说道:“首领,那我先去了,你和两位嫂子先吃饭!”说着也不等郑野回答,身影一闪便消失在几人眼前。

沿着早已在心中出现过多次的道路,李逸云一路飞驰,像一团轻烟般飘入了自己的家中。那是去年郑野特意为他建的一所院子,门口种着几株古松,古松后便是一片青石铺就的地面,以及那简洁精致的几座石屋。

此时,一个较小的身影正在石屋前忙碌着。她正蹲在石屋前的花坛旁,一心伺弄着那些娇柔的花朵。凛冬将至,原本应当是姹紫嫣红的花簇已经凋零枯萎,仅存的几朵也堪堪便要凋零。然而这些丝毫没有影响到她,寒风中,她正光着手拿着剪刀专心地修剪着花枝,一边修剪,一边用她那已经带上了苍梧之野方言味道的嗓音唱着:

殷其雷,在南山之阳。何斯违斯,莫敢或遑?振振君子,归哉归哉!殷其雷,在南山之侧。何斯违斯,莫敢遑息?振振君子,归哉归哉!殷其雷,在南山之下。何斯违斯,莫或遑处?振振君子,归哉归哉!

这一首妻子思念丈夫的歌曲在寒风中显得更为凄凉,声音颤抖着飘出,落到默然站立着的李逸云耳中,又被寒风连同着李逸云脸颊的泪水一起吹散了。

此情此景,李逸云已经在心中想念了不知多久,然而骤然到来后,他一时竟说不出话,半晌才缓缓开口,朝着那背对着他的身影轻声道:“玉柳……”

姬玉柳的身体僵硬了一下,随后慢慢地站起来,有些滞涩地转过身。她的脸庞落入李逸云眼中,却再不复记忆中的那样圆润,两颊纤细,已经能隐隐看得出颧骨,脸色也不再是原本的那样红润,而是透着一丝淡而深的苍白。灵动的双眼更是晦暗无光。

见到李逸云的那一刻,她先是愣了片刻,随后便如同燃烧起来一般,眼中骤然透出光彩,飞奔着扑入李逸云的怀中,一边流着泪一边笑着,紧紧地抱住李逸云说:“你回来啦!你终于回来啦!”

李逸云也紧紧地拥住她的身躯,将头伏在她的耳畔,轻声道:“嗯!我回来了!这半年来你受苦了……”

一阵冷风刮过两人的身体,将他们的发丝高高扬起,但两人此时心中有的只是无边的暖意,丝毫也不觉得寒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