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怒涛鏖战(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4354字
  • 2014-08-09 22:42:31

顷刻间,李逸云便明白了其中的缘由:太清雷劫出现的可能性只有一种,那就是唐茵借由归化羊脂玉瓶而提升了修为!但自己体内的缥缈剑灵裹挟着南斗剑飞去却是莫名其妙。

而面对着被雷霆笼罩着的两人,神情也是瞬间一变。一老一小两人同时出手,一掌一剑,两道金红色光华在黑暗中暴起,交叉着劈向李逸云。这一击的攻势远超之前,显然是想在雷劫结束之前斩除李逸云,以防生变。

身临险境,李逸云的精神反倒为之一振。原本无从把握的对方的攻势,刹那间以一种莫可名状的姿态在他的感知中彻底地展现。毫无根据的,他一掌轻巧地拍出,绸带般的劲气恰好缠绕在那两道攻势最为薄弱之处,两道光芒的势头陡然一减。接着他手腕一转,手掌划着弧线从胸前回到身侧,七彩的灵力连同周围被裹挟而起的劲气,化为半圆形环绕在他手掌两旁,宛若众星捧月般簇拥着他那只修长的手掌。

一掌击出,宛若山岳般雄浑的气势奔涌向前,毫无滞碍地吞噬了两道金红色光彩,从两人之间的缝隙中掠过,消逝在远处的天际。这一掌,李逸云已经将自己所学的因势利导运用到了极致,也是他这段时日来修为上最大的成就,自从修炼因势利导之法,他就想以其为核心,创出自己的招式,就如“风卷残云”一般。时至今日,才终于大功告成,而招式的名字也水到渠成般浮现——烘云托月。

但还没等他高兴,避过了攻势的两人便又纵身而起,一左一右朝他攻来。而一掌击出后,李逸云还有些恍惚,等他回过神来,两人的攻势已然是避无可避。就连后方也被那青年召出的青龙剑灵封死。

但这时,金碧色的光芒瞬间填满了他的视野,南斗剑去而复返,在他身后凌空一挥,逼退了青龙剑灵,而剑柄则轻巧的停在他的手掌之旁。

手腕一转,李逸云已然握剑在手,他瞬间瞪大了双眼。须臾之间,他手中的剑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的南斗剑,尽管锋锐无匹,但毕竟只是死物。而此刻,缥缈剑灵那熟悉的气息已经与南斗剑合二为一,再也不分彼此。

这时,李逸云也终于明白了缥缈剑灵之前裹挟南斗剑剑离去的缘由:南斗剑初成之时,李逸云便尝试着将缥缈剑灵融入其中。因为缥缈剑灵虽说强大,但没有寄身之物也是无本之木,就算是吸取李逸云的灵力补充自身,它的气息仍在不断减弱,只有让它拥有实体,才能够固其根本。但无论怎样尝试,李逸云始终没有成功。现在看来,定然是自己的修为不够。而剑灵之前的行为,便是借着太清神雷之力,将自身与南斗剑完成融合。

一剑在手,李逸云信心大增。身体在空中一横,螺旋般旋转开来,金碧色的旋风旋转着撕裂了两人的攻势,将他们逼到两侧。趁着这个时机,李逸云心念一动,一股灵力注入长剑。剑灵的运用之法他在玉虚宫已有涉猎,而剑灵又早已归化与他,一人一灵宛若水乳,使用起来自然是驱如臂使。

剑身猛地一颤,剑刃中央那金色细线顿时闪烁出耀眼的光芒,甚至将剑身原有的碧色都掩盖。金色的光芒流淌着,从剑柄流向着剑锋,最终汇聚到剑尖上的一点。那金色光点晃了晃,似乎朝着李逸云打着招呼,随即,一道金碧两色的光柱从剑尖破体而出。

光芒闪耀中,一道身影渐渐凝聚成形。那是个高达三丈的巨人,全身覆盖着青碧色的盔甲,金色的条纹在盔甲上勾勒出一道道花纹,似春风吐蕊,夏雨送茵,强烈的生命力从巨人的身上四散开来。除开巨人盔甲上的植物花纹、散发出的强大力量,更为奇异的是,这巨人剑灵的面容竟然与李逸云一模一样。

“这便是缥缈剑的本真剑灵,剑灵的实体与剑主的相貌相同。能力也与剑主有关。”九婴对有些迷茫的李逸云解释说。正说着,只见那“巨大版”的李逸云伸出右手,银光一闪,长达丈余的长剑便出现在他的掌中,随即他跨步向前,一剑朝着青龙斩去。那招式分明是极为正宗的玉虚宫剑术。

这时,被逼退的两人又趁机冲了上来,短剑铁拳再度朝着李逸云攻来。而二人的额头上,均出现了那朵李逸云已经熟悉的红云。“二位,没必要拼命吧?”李逸云一边说着,右手将南斗剑一挥,抵住二人的攻势。顺势后退一步,左手捏一个法印,额头上的日月五行轮印记也已闪烁着出现。

黑衣青年抢先一步,喝道:“虞离,我顶住他。后面交给你。”嘴上还在说着话,手中短剑却已经如疾风般刺出。剑尖点出无数星光般的剑芒,让李逸云难辨真伪。

这招与他之前的招数看似相似,但却大不相同。之前他的剑光虽然繁杂,但不过是依靠招式的巧妙让人难以捉摸,实际的攻势也只有一剑而已。而这次,他在“天火烬”状态下施展的剑法却是不同。那根本就不是靠巧妙的招式,而是确实的在瞬间刺出了数十剑。无数剑芒像锁链一般将李逸云困在当中中,面对如此密集的剑势,李逸云也只能且退且挡,闪转腾挪着与青年游斗。

而另一边,剑灵之战则截然不同,青龙尽管体型巨大。但在碧甲巨人的面前却是毫无用处。巨人一剑斩出,青龙只能急忙闪躲,剑斩在山壁之上,顿时斩出一道半尺宽的深深裂缝。而后不等青龙反扑,巨人便抽剑再斩。青龙犹如晴空霹雳般大吼一声,张口喷出一团青色雾气,迎上巨大的剑光,两者碰撞在一起,顿时轰然炸裂,青龙退出老远,巨人却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模样,施施然向前走着。

瞧见这情形,可把李逸云气得够呛,他甚至忘了用意念沟通,一边躲闪着,一边朝着剑灵吼道:“你在那儿玩上啦?我快完蛋了你知道不?赶紧解决了好过来帮我。”听到声音,巨人转过头来瞧了他一眼,吐了个舌头。这才一闪身,再度朝着青龙扑出。

这时,李逸云也注意到,自青年人以天火烬增幅向自己猛攻,那老者便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分明是在蓄力。心中明白让他蓄力完毕会很麻烦,但青年的攻势却实在太过迅捷,找到破绽也来不及出手。渐渐的,修为的差距显露了出来,李逸云的灵力渐渐有些不支了。幸好南斗剑在品质上比青年手中的短剑要胜上许多,这才弥补了灵力的不足。

黑洞般的太清神雷早已褪去,空中仅剩下了乌云。瞧见这些,青年瞟了一眼前方依旧裹缠着雷霆的山峰,眼中透出一丝焦急。这时,李逸云出手了。南斗剑划过一道灿烂的弧线,劈向对方的剑影。“铛铛铛……”无数铿锵的碰撞声传出。短剑却仍未被完全阻挡,剑锋突破弧线,朝着李逸云的咽喉刺来。

但李逸云却是一副成竹在胸的神情,他将双腿一曲,短剑便从他的头顶掠过。同时,南斗剑化为一道流淌的光华,从李逸云的右手流入体内,又游龙般的从悄然探出的左手涌出。“咔”地一声,青年持剑的手腕被李逸云探出手右手一下折断。而李逸云的左手的长剑也已经架在了对方的脖颈之上。

深吸了一口气,李逸云丝毫不敢放松地瞧着黑衣青年,方才的出手看似简单,但却是他在灵力枯竭之下的搏命一击。此时,他心中最多的情绪便是侥幸,乾坤手、南斗剑以及对方的瞬间失神,都是必备之物,若是缺了一者,恐怕情况就截然不同了。擒住青年的同时,李逸云脚下的日月五行轮与额头的小光轮同时闪烁,迅速恢复着灵力。

愣了片刻,李逸云才想起方才一直蓄力的老者,他猛的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老者冰冷的的笑容,和手中一朵金红色的菊花。在乌云笼罩的天幕下,老者的面貌更显狰狞:“小子,尝尝这招‘金盏菊’如何?”老者狞笑着说。一扬手,金红色的菊花在他的手中瞬间绽开,金红色火焰形成的花瓣迎风而涨,转眼间变化为成百上千道火焰长蛇,从老者的手心向四周扩散着,须臾间长到了四五丈长。

嗖嗖嗖——

金红色的花瓣拖着火焰长尾,流星雨般的从每个角落朝着李逸云攻来,花瓣袭来之时,李逸云的退路便已被全部锁死,他已无法躲闪,眼睁睁的看着火焰流星雨的逼近。

“嘭!”无数的火焰花瓣撞击在了一个点上。意料之中的爆炸出现在老者的眼中,黑衣青年也被爆炸的余浪波及,远远地飞了出去。老者一跃而起,将青年接在怀中,问道“虞烬公子,如何?”虞烬口鼻均渗出鲜血,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他一手抓着老者的胳膊,一手颤抖着指着爆炸之处,随即头一仰,晕了过去。

老者疑惑地朝着爆炸之处望去。火焰渐渐散去,露出其中的身影。“啊?”老者大叫一声。火焰散尽处,出现了青龙遍体鳞伤的身影,那由巨大的的躯体到处都是恐怖的烧伤,一丝丝的青烟从伤痕处飘散出来,青龙的躯体一点点的变的虚幻。“嗷!”青龙哀鸣一声,化为一道青光,钻入碧色短剑之中。“啪”,一只手轻轻地拍了拍老者的肩头,老者回过头来,看到了李逸云那张嬉笑着的脸。

原来爆炸的前一刻,李逸云施展了水遁之术,遁入脚下的流水之中,同时又让已制住青龙的巨人将青龙抛了过来。再从老者的身后钻出,便上演了这场大戏。

老者张大了嘴,吓得向后猛退,怀中的虞烬落入水中也顾不上。双脚落地,一个转身便以比来时还快的速度朝着海边飞掠而去。

“呼——”李逸云长出口气,颓然坐在光轮之上,水遁术耗尽了他最后的灵力,刚刚轻松的样子完全是装给老者看的。额头上的光轮已经消失了,日月五行轮再次亮起,旋转着吸纳着周围的灵气。剑灵则站在了他的身边,拎着仍在昏迷的虞烬。

恢复了些许灵力,李逸云极目远眺。不知何时,天空中已然下起了雨,脚下的海水有些浑浊,李逸云明白。这是鲜血混入水中染红的。远处的水面上,断臂残肢顺着水流飘来,根本分不清是哪一方的。李逸云不禁感到一阵恶心,心下黯然,再想到自己之前动辄取人性命的行为,更感深深的自责。

雷霆散去,雨却越下越大了,李逸云心中浮起一丝欣喜,雨越大,越能克制虞部的火焰神通,获胜的机会也就越大。远远地已经能够看到,原本僵持不下的战线在一点点的向前推进,虞部一开始时的猛烈攻势已经不复存在……

“轰隆”一声雷霆巨响打断了他的思维,一道银色的雷霆砸到山峰之上,不过已是普通的泪点了。李逸云抬起头,望着山峰上仅存黑色电芒渐渐地消散。之前唐茵的上清雷劫,李逸云也曾身临其境,那时,整个天地都充满着狂暴的能量,而太清雷劫却决然不同。即使像李逸云这样的距离,也感受不到能量的外泄,这并不意味着能量小,而是意味着能量的集中。

心念一动,李逸云尝试着以一小部分元灵之力靠近雷霆,在到达雷霆边缘的一瞬间便被吞噬的一干二净。而雷霆却波澜不兴,一点变化都没有。李逸云不禁心想:这样的雷劫,等到我去渡的时候该怎样应对?随即又自嘲的驱散心中的不安:还是等着修炼到上清雷劫巅峰再来担心这件事吧……

就在他盘坐思索之时,厚重的乌云竟然渐渐地消散了,雨也小了起来。李逸云心一沉,抬眼看去,虞部的攻势果然再次猛烈了起来,渐渐的扳回了优势,而陶部诸人因为整体修为稍差,开始出现了力竭的现象,战线一点点的后退。李逸云心中着急,顿时想冲上去,但又想起自己保护唐茵的职责,心中犹豫不决,在光轮上踱来踱去。

就在这时,一股柔和的能量轻巧地跃入李逸云的神识。他疑惑地转过身,一道银色光芒便已落在他的胸口,接着,一种前所未有的舒适之感攀上心头,暖流流过身体的每个角落。骨骼发出舒适的响动,全身的肌肉自然地收缩舒张着,之前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皮肤转眼间便光滑如初,仿佛从未受伤。

长出口气,李逸云回过神来。运起七曜诀,灵力也已经恢复了大半。在他的眼前,一道道银光拖着红碧两色的光焰,流星般的飞掠而过,准确的落在了每一个陶部战士的身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