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剑影月华(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787字
  • 2014-06-04 19:57:12

随着身体的下落,下方昏暗不辨的景象渐渐的在他眼中露出真容。他低头一看,立刻便被眼中的事物吸引住了。原本他以为,下方的所在,不过是或平整或坑洼的地面。但目之所及,黑暗的尽头却有着九个径长十丈的圆形空洞纵横排列着。而更为奇异的是,这些孔洞中还透出截然不同的九种颜色,均匀的分布在孔洞四周,渐渐坚硬的岩壁之上,借着月光散发着淡淡的辉光。

李逸云所处的位置,正对着其中散发着碧色光芒的洞穴,他仔细的看了看,又想了想,发现自己对这九个洞穴的特性一无所知,索性也不再移动位置,顺其自然的向下落去,落入了这发着碧光的洞穴之中。

洞穴的走向是倾斜的,向下大约行了几十丈后,道路便缓缓地转为水平的方向。李逸云运转灵力,身体轻轻向下一坠,双脚稳稳地踩在了地面之上。

到了这个地方,湖底黏稠的淤泥已经完全消失。包括脚下在内,环绕着排布的都是鳞次栉比的坚硬岩石。岩石的颜色也都是清一色的碧绿之色,而那晶莹剔透的光彩则让它们瞧上去宛若宝石一般,华美而精致。

小心的四周查看了一番,见没什么异状。李逸云这才迈开脚步,缓缓地向着前方走去。候武扔给他的烧火棍被他倒提在身后,随时准备好使用。虽说有些寒碜,但毕竟聊胜于无,这看着还算结实的棍子,已经是他如今唯一能够凭借的事物了。

越向前走,道路越是蜿蜒曲折,渐渐的,身后隐约显露的月光已经消失了。但此处奇异的岩石自身便能发出微弱的光芒。在这光华的映照下,李逸云倒还能辨别出眼前的道路。

没有丝毫的意外发生。也没有任何袭击他的人出现。李逸云悬着的心也稍稍的安定下来。身体似乎也因为心境的变化有了改变。一丝丝温暖而舒适的感觉从身体的每个角落钻出,像无数溪流般汇聚到一起,在他的体内缓缓地游走,使他宛若置身于温水中一般。

“好舒服的感觉。”李逸云心想。他警惕的双眼也放松了下来,微微收拢着露出释然的神情。“嗯?”忽然,一种奇怪的感觉浮上心头。他突然觉得眼前的事物似乎比之前高了寸许。尽管只是些微的高度,但确确实实是突然高出了一寸。李逸云自从小时观察力便特别强,因此在这方面一直对自己很是自信。

“怎么会这样?”李逸云心中疑惑,而眼前的事物则依旧在不断地增高着,但从四周的岩石之上,李逸云却没能感觉出一丝灵气的波动。但这诡异的变化过程却变的越来越快,转眼间,周围事物增长的高度已经接近了一尺。

“没有灵气波动,自然也就不会有变化,有变化的只能是有灵力波动的事物,那么……”令人惊惧的推测宛若夜空中的闪电一般照亮了他心中的黑暗。李逸云惊讶地瞪大了双眼,唯一的事实出现在了他的脑中:“变化的不是它们,是我,是我在渐渐变小!”

与此同时,李逸云留心感受体内灵力的变化。虽然尚未拥有元神,但也已经能够感受到,浓郁的灵气正从体外不断的涌入,融入他自身的灵力之中,这也正是之前的那种舒适之感的来源。而融入了这种灵气之后,自身的灵力自行朝着一种新的性质转变着。在这个过程中,灵力中原本存在的杂质渐渐的被剔除。灵力呈现出一种初生般的纯净之感。

但这种变化带来的副作用,便是李逸云的身体也朝着更为纯净的状态——婴儿状态变化着。原本若是实力足够的人,大可以借此机会提纯自身灵力,锤炼肉身,但李逸云的修为不过尔尔,在这等层次的力量面前连抵抗的能力都没有,更不用说加以利用了。

一番衡量之下又用去了不少的时间,他的身体已经缩小到了不足尺余的高度,原本可以一脚踢飞的石块已经快赶上他半个身子大小了。在这样的变化之中,李逸云的意识也渐渐地模糊了起来,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变得如真正的婴儿一样浑浑噩噩,无知无觉……

“有的时候,东西实在太多,就扔一些出去嘛!”一句多年前听过的话语在李逸云已经几乎丧失感知的耳畔响起。他那已经开始散逸的眼神瞬间凝聚,身体用力向外一张,浓郁的生命气息毫无保留的释放而出,像火焰一样在他的身体表面燃起五光十色的灿烂光华,不断地朝着周围扩散而去。

若是有其他的修士见到他此时的情形,定会先觉得他疯了,片刻后才会恍然大悟的赞许点头。他此时所做的,是在燃烧着自身的生命力,这种手段一般只有在想要同归于尽的情况下才会使用。因为生命力一旦损失,几乎就再无恢复的可能,对于大多数追求长生久视的修士来说,无异于最大的损失。

但就李逸云现在的处境来看,这却是唯一可行的方法。在这灿烂光芒的笼罩中,他的身体如雨后春笋般节节拔起,转眼间便恢复到七尺左右,接近了他原本的身形。

耀眼的光芒缓缓收敛,变得柔和了起来,李逸云身体的变化也渐渐稳定了下来,最终维持在他原本的模样不再改变。生命力化作的光芒依旧存在,不过已经变的十分微弱,恰好与那具有生命特性的灵气涌入他体内的速度相平衡,相互抵消了各自的作用。

“还是你教我的东西救了我啊!”李逸云自言自语地笑了起来,眼前也浮现出那人的模样。不过转瞬间,另一个更加高大的身影也随之浮现,矗立在原本那人的身后,李逸云的神色立刻一变,由愉快变为了苦涩。他收起了无声的笑容,维持着生命力流逝的速度,继续朝前走去。

随着他的前进,周围灵气涌入体内的速度逐渐地减弱,李逸云也不断调整自身生命力的流逝,使二者一直维持在平衡的状态。终于,灵气完全停止了涌入他体内的举动,李逸云也长出了口气,解除了燃烧生命力的状态。

此时,他脚下的道路已经开始呈现向上的趋势,不同于碧色的微弱光芒也从前方隐约的传来。李逸云赶忙加快脚步,不多时果然瞧见了洞穴的出口,以及外部那片开阔的大地。

脚下路面的颜色也渐渐的由碧色转为黑色。李逸云正想运转灵力一举跃出,一阵密集的金铁交击之声却突然传入他的耳中。他神色一凛,立刻放慢了脚步,一边注意隐藏着自己的身形,一边向前移动。

走到洞穴的边缘,李逸云借助洞口的弧度藏住自己的身体,小心地探出头朝着前方瞧去。只见前方开阔的平地上,四人正缠斗在一处,以王骏为首的玉虚宫三人正围攻着乌铁。尽管人数占优,他们的形势却并不乐观,那从乌铁双手喷吐而出的黑色火焰,已经像锁链一样缠绕着将他们三人拢在当中,三人竭力闪避跳跃,但透过黑色的烈焰,他们那白色的身影出现的频率已经越来越少,而偶尔显露出的身形,也都是伤痕累累,显得极为狼狈。乌云笑呵呵的站在一边看着,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柳玲珑瞪着双眼,一动不动地站在他的身侧,衣衫上有不少尘土,但所幸看上去至少没有生命危险。

目光在他们身上一转,李逸云又转而瞧向缠斗着的四人,王骏三人的情形已经岌岌可危,随时都可能在乌铁的攻击下全军覆没。紧盯着他们那身玉虚宫标志性的白袍,李逸云咬了咬牙,终于下定了决心……

此时,乌铁已经露出了稳操胜券的神情,黑色烈焰已经将三人完全笼罩在内部,不留一处缝隙。他哈哈大笑道:“小子们!记得下次投胎放聪明些!”说着,他将手掌收到身侧,五指向内一合,握紧的拳头对准三人猛的一击。一道漆黑的拳影立刻呼啸而出,朝着三人中为首的王骏当胸冲去。而那环绕着三人的烈焰也在同一时刻涌动起来,化作无数张牙舞爪的巨兽,瞬间将三人的身影全部吞没。

一连串的爆炸声响彻天际,乌铁背着双手面带微笑的站着,一直看着面前的光浪渐渐消散。但他的双眉随后微微的皱了起来,因为在那三人原本应该存在的地方,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地上散落的大片血迹,还有一些好似血肉碎屑的事物。

“师兄你的黑火灵力又有进境啊!一下子就烧的他们尸骨无存啦!哈哈!”乌云腆着大肚子笑着说。听他这么一说,乌铁皱着的眉头才舒展开来。他微微颔首道:“多谢师弟夸赞,我们继续向前吧!”说着便转过了身来,乌云则架起柳玲珑,抛下了满地的血迹继续向前。

那片殷红的血迹静静的铺在地面上,一动不动。直到三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视线尽头,它才如烛火般微微摇晃了一下,消失不见。同时,远处洞中的出口附近,一阵水波般的光华闪过,四个人的身影好似凭空浮现一般,倚靠着岩壁显露了出来。

其中王俊和一名白衣少年已经失去了意识倒在地上。另一名少年也脸色惨白的跪坐在地,似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唯一无伤的就只有李逸云。他面色凝重的朝着三人离去的方向又瞧了几眼,这才转回头瞧向那剩下的少年,轻声问:“你没事吧?”

之前李逸云使用了土遁法术从地面来到他们的身下,在双方力量波及他们身体的前一刻将他们拉入地中,又原路折返回到洞中。至于那地面上的血肉碎块,则是李逸云用幻术幻化出来的假象。黑火宗并不长于幻术,乌云乌铁的境界也不是极高,因此才没有将他识破。

经历了之前的险死还生,那少年显然惊魂未定,定定的瞧着李逸云,他半晌才说出话来:“你……你是李师兄?”李逸云无奈的点点头:“是我。”随后露出困惑的神情:“你是……?”那少年立刻道:“李师兄你不用想了,我知道你有脸盲症的事!我叫刘兆。”

自小,李逸云的观察力便特别强,这也使他在之前的危机中迅速的有所察觉。但除了一样东西,那就是人脸。在玉虚宫中,他早就是家喻户晓的脸盲症重症患者,他认不出交往不深的人这一点,已经被整个山门的人习以为常了。

李逸云尴尬地笑笑,沉声说:“你们出门应该带了传送符过来是吧?一会儿我走后赶紧用它带着你王骏师兄他们回去,别再逞强了知道吗?”

刘兆点点头:“知道了师兄。不过师兄……”他有些踟蹰地说道:“你在这里的事情要不要告诉吴尘师叔啊?他可是找你找了好几个月了!小师妹也哭了好几次了!”

“不许说!”李逸云低喝一声,声音突然变得凶狠了起来:“你要是敢说半句,我一定杀了你!快走!”说着,他一转身,脚尖轻轻一捻,身体宛若鸿毛般轻飘飘地朝前掠去,飞快地消失在刘兆的视线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