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怒涛鏖战(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862字
  • 2014-08-08 22:29:44

接下来的几天,陶部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备战。休整船只、磨砺兵器……族人在四位长老的率领下有条不紊地忙碌着。凭借着五行之术,李逸云也帮忙修补了不少的船只。在众人的脸上,他看到了浓的战意。有所区别的,只是青年人的脸上带着一丝兴奋,而年纪较大的人却是隐隐露出担忧的神色。

在这期间,一股股纯净的生命气息从唐茵闭关的山洞渐渐地渗透出来。开始时还很淡,只是少数修为较高的人能感应到。而到了第三日上,即使毫无修为的常人也能清晰地感受到这股气息。即便如此,这股气息也没有丝毫收敛的迹象,反而越发浓烈,将整个岛屿都覆盖在内。伴随着的,人们也感应得到,环绕岛屿的结界正在逐渐减弱。

到了第五日,果然如丹霞所猜测一般,唐茵仍未完成玉净瓶的归化。一大早,李逸云便带着晶晶赶往山洞。远远地,便看见了依旧盘坐着的丹霞。李逸云疾走几步,露出一丝微笑,但想到对方即将消散,笑容里还是带出了一丝苦涩:“丹霞前辈,晚辈依约前来守护。”

丹霞点了点头,一如既往地微笑道:“公子果然重诺,一切托付公子了。”李逸云一拱手:“晚辈定然全力以赴。”抬起头时,只见丹霞的周身已经开始亮起了金色的光华,越来越耀眼,丹霞的身体则在光芒之中越发虚幻起来,仿佛随时会随风而散一样。

忽然,沐浴在光芒中的丹霞开口了:“李公子,生命的意义在于什么?”李逸云刚想思索,白龟所说的话便在他心中清晰地浮现出来,他用自己的语言脱口而出:“生命是一场不可逆转的旅程,其中饱含着欣喜也包含着悲伤,但无论欣喜还是悲伤,都是无比珍贵的,因为生命中的每一段经历都是独一无二。所以我觉得,生命的意义便在于享受生命中的点点滴滴。”

听了这话,丹霞笑了,不是她一贯的微笑,而是仿佛听到了笑话般地笑容,她笑着说道:“李公子,这是白龟前辈教你的吧?”李逸云看着她的表情,心中生出淡淡的不悦,但还是点了点头。丹霞收敛了笑容,轻叹道:“这些道理,开导别人还可以,当真的用在自己身上那就有些不切实际了,在刻骨的悲伤面前,又有谁还能享受生命呢?就连白龟前辈也未必做得到的啊!”

听到她否定白龟的话,李逸云本想反驳她,但想到和自己说这些话的人也已经要永远的离去了,心中又是一阵不由自主的悲哀,不由垂下头来。此时,只听见丹霞轻轻地说道:“我倒是觉得:当悲伤时则悲伤,当欣喜时则欣喜,这样的生命才是完满的,精彩的。每个人的看法或许都是不同的,李公子,你的答案还是要你自己寻找啊。”李逸云点点头,再度抬起头来。只见丹霞身上的光芒已然亮得刺眼,显然即将灰飞烟灭。李逸云心下惆怅,拱手道:“多谢前辈指点。”

丹霞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点了点头,周身的光华猛然发亮,瞬间将整个人吞没。接着,光芒消散,青石莲台上已变得空空如也。

“轰隆——”巨大的轰鸣声咆哮而来,李逸云向远处望去,只见一条横亘天际的白线正裹挟着漫天的风雷,自海天交际处飞掠而来,宛若咆哮着的洪荒猛兽,瞬间涌上岛屿,那漫天的风雷,似乎要将天空也一起掩埋。李逸云赶忙一挥手,启动了山壁上丹霞布好的结界。

就这样一眨眼的功夫,潮水已然到了李逸云的面前。李逸云纵身而起,日月五行轮旋转着在他身下凝聚,他身子轻轻一坠,盘坐于其上,又操控着光轮缓缓下降,使之轻轻地贴在水面之上。五色花瓣中的那瓣黑色冰晶亮了起来,黑色的光芒将整个光轮连同李逸云的身体笼罩在其中。不断吸收着潮水中的水之灵力补充着自身。

无数的断木、残瓦混在潮水中奔流而来。遇上山壁的阻挡又转而流向两边。李逸云坐在山壁之前,看着这些房屋家具的残骸,心生无奈。自然的灾害面前,人类果然还是很弱小啊,即使能事先准备好,也不过是能保住性命,家园却仍旧残破了。

李逸云正低着头,空中却仿佛有一声呼唤传来,他抬起头来,只见一道莹白色的光点鸿毛般的飘舞而来。渐渐地,他看得清晰了,那是一块核桃大小的莹白色晶体,呈现六角形状,其上有不少纵横的纹路,仔细看去,那竟是一个袖珍的龟壳!

李逸云不由得流下了无声的泪水!白龟居然把自己的龟壳送给他,而且瞧这样子,显然已经被炼制成了法器,想到白龟与自己相处的日子,李逸云真想痛快地哭上一场,但此时显然不合时宜,只能强自忍住。

龟壳缓缓地飘到它面前,轻轻地晃了晃,慢悠悠的钻入李逸云的体内,继而不再动作。李逸云运起内视之法,只见那莹白的龟壳,正漂浮在李逸云的五行内丹上方,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与那金碧色的南斗剑一左一右,缓缓地旋转着。

这时,喊杀声已经随着海风传来,火光碧光在远处交相辉映。“虞部果然趁机进攻了,还真是狠毒啊。”李逸云心想。他仍是静观其变,只见陶部负责诱敌的队伍按着计划,将敌人引入深处,而从两边迂回而来的陶部战士也适时出现,将对手围在当中。可虞部也不是好对付的,远远看出,包围圈的左侧已经被冲开了一个裂缝,虞部诸人眼见着就要突破包围。李逸云一拍晶晶:“你去帮忙,将左边的敌人打回去!”晶晶点点头说:“大哥你自己也小心些。”说着,展开一双莹白的翅膀,飞向远处。

盘坐在光轮之上,李逸云闭上双眼,神识之力全面展开,探查着周围一切的能量波动。突然,他猛地一睁眼,一道神光从双目中迸射而出。目光所及,一道金红色身影在空中由小及大,朝他的方向飞射而来。

嘴角一扬,李逸云已经将召出了南斗剑,握剑在手,他从左至右一挥,一道金碧色的弧形剑芒朝着对方斩了过去,剑芒的劲气形成了形如实质的压迫感,将对方笼罩在内。那人此时距离李逸云尚有十余丈,见剑芒来临,也不慌乱。双手胸前交叉,向两边挥出,一道金红色的屏障出现在双手之间,撞上了转瞬及至的剑芒。

并没有爆炸声传出,那人的屏障瞬间便湮灭了,金碧色剑芒只是略作停顿便朝着那人的胸前劈斩而去。情急之下,那人在空中向后把腰一折,剑芒擦着的衣襟划过,险而又险的避开了这道剑芒。李逸云原本只是想阻挡对方一下,却不料南斗剑竟然如此锋锐,竟也被自己的攻势惊到,忘记了乘胜追击。而远处那人却是毫不迟疑的直起身来,再次向着这边飞掠而来。

李逸云凝聚灵力,正要劈出第二剑,却听九婴喊道:“小心身后!”李逸云赶忙持剑回身,“铛!”兵器交互之处发出悦耳的撞击之声。李逸云定睛一看,对面是个一身黑衣的年轻人,看年纪与自己相仿,中等的身材。脚踏一朵红云,手中拿着柄刃长尺半的短剑,颜色竟然是与自己相同的碧绿之色。两柄剑紧紧地抵着,李逸云心想:难道这是吴刀的另一半打造而成的?

不容他细想,那碧绿的短剑已闪烁出星辰般繁复的光点,向着他刺了过来,对手的右手也已经变成一团虚影,让人完全把握不到究竟哪一点是实,哪一点是虚。这一瞬,李逸云多日来钻研的因势利导之术完全失效了,他根本无从把握对手这招的虚实,更不用说从中借势了。

情急之下,李逸云只好一转手腕,南斗剑旋出一道金碧色的圆环,短剑的攻势完全被笼罩在了圆环之中。短剑的剑刃浮现出模糊的剑身,南斗剑顺势下击。“铛”地一下,双剑再次相交,这次,不再是方才的平分秋色,碧光一闪,黑衣人便被击退。李逸云正要挥剑追击,却感到一道炙热的气浪从后方袭来,他连忙一挥长剑,一道剑气向后扫去,与气浪相撞,均消弭于无形。

李逸云转身来看,原来是那先前被阻挡住的红衣人已经来到近前,那是个头发灰白、脸上布满皱纹的老者。李逸云后撤一步,使老少两人分别位于自己的前方两侧。三人对峙着,各自提升着气势,也寻找着对方的破绽。三人中,若论起修为,其实是李逸云略微逊色。但他经过白龟的指点,已隐隐有了些泰山崩于面前色不变的气度,反而最沉得住气。僵持了许久,终于那红衣老者按捺不住了,一拳朝着李逸云击来。

拳风瞬间便将李逸云整个人笼罩在内,他的袍袖被吹得猎猎作响。但李逸云却露出一丝微笑,毫不惊慌,直到老者的拳风已经波及到了他的额头,他的左手才突然探出,一把便将老者的手腕抓在了手中。右手一提长剑,便刺向老者前胸。

那年轻人在这一瞬间出手了,他高举短剑,大喝一声。一道碧光自短剑中冲天而起,在空中蜿蜒盘桓,化为一条十丈多长、张牙舞爪的青色巨龙,朝着李逸云呼啸而来。李逸云的剑已然提起,但青龙却也近在眼前。李逸云只好顺势一甩,将老者远远甩出,又借力一个筋斗,从青龙的头顶翻了过去。

刚一落地,那条青龙一个转身,又怒吼着朝他扑来,气势比之前更加强烈。李逸云左手正要立掌斜劈,黑衣少年与老者的攻势又趁机袭来,他赶忙再次侧身闪避。“这条青龙是剑灵,你这样以寡敌众早晚会被累死。”九婴在他心底吼道。

“那该怎么办?”李逸云问道。“别管它!把剑主解决了它自然就会消散!”九婴急声道。

“好!”李逸云应了一声,一咬牙,闪身避过青龙的扑击,纵身来到黑衣青年身前,手腕宛若风车般旋转,金碧色的剑光犹如绽开的花朵般将青年的身体包裹在内。

青年显然没有料到李逸云的举动竟然如此果断,竟然丝毫不管背后的剑灵而直扑自己,于是动作慢了一瞬,被李逸云一剑斩中,身子倒飞而出,那咆哮着的青龙也随着哀鸣一声,钻入短剑之中。

几人都没有注意,此时的天空不知何时已然变得漆黑一片。直到铅块般的乌云已经压到头顶,李逸云才感到诧异。同样的表情也出现在对方二人的脸上,青年挣扎着站起身,手掌在腹部一抹,金红色的火焰在伤口处燃起,又渐渐熄灭,而火焰熄灭之时,伤口竟奇异地愈合了。

见对方有所恢复,李逸云提剑便要继续追击,但就在这时,他的脑中猛地一颤,一道白色光影从他的脑中钻出,螺旋般缠绕在李逸云手中的南斗剑之上,不受控制地飞天而起,从李逸云的手中消失。几乎是同时,一道恍若天柱般的雷电从空中落下,“轰”地一声劈在李逸云身后的山壁顶端。

这道雷电既不是玉清雷劫的银色,也不是上清雷劫的金色,而是深邃的黑色,比遍布乌云的天空更加黑暗,瞬间吞没了整个岛屿上所有的光芒!

太清雷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