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羊脂玉瓶(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069字
  • 2014-08-06 22:20:49

自从唐茵渡过了上清雷劫之后,她与李逸云的关系便与前些日子颠倒了过来。每天早晨,李逸云便早早的来给唐茵送饭,晶晶嫌无聊,只好自己出去玩耍。而经过了上清雷劫,唐茵竟似完全变了个人一样。以往她神色间有意无意间,总会流露出一丝冰冷之色,但现在,整个人从内到外都散发着一种奇妙的气息,让人一接近她便心感温暖。

这天,两人吃过早饭,李逸云便陪着唐茵出来散步。少女虽然目不能视,且处在雷劫后的虚弱之中,却对生命有着超强的感应。人还离得老远,她就能有所察觉。甚至对于熟悉之人,还能叫出对方名字与之打招呼,全然不似目盲。看到这些,李逸云不禁在心中赞叹起了六觉创生的神妙。

但却有一点让李逸云十分头疼。那就是在散步的路上,唐茵拦下了不少人,说要给他们瞧病。但这些人却又大都好端端的,自然没人相信,有些脾气不好的,甚至还出言讥讽。唐茵也不生气,反倒是李逸云几次动怒都被她拦了下来。直到遇上一位曾与陶婉相熟的妇人,唐茵这次并未直说瞧病之事,而是与妇人聊起家常来,聊着聊着,唐茵忽然问起妇人早晨起床时是否眉间有轻微疼痛,妇人惊讶的连连点头,唐茵便交给妇人种运气的法门,让她睡前运行一番。

接着,又遇到几个相熟的人,唐茵如法炮制,或是传授他们一门运气法门,或是为他们开出个方子,但李逸云觉得那与其说是药方,不如说是食谱,其中很多东西都只是日常的食物而已……

虽然对生命的感知非凡,但唐茵对于没有生命的死物却是如盲人相同的。到了傍晚,李逸云便送唐茵回到家里,两人一起吃过饭,李逸云见天色也不早了,便起身告辞。回到屋中,晶晶却也是刚刚回来,嚷着要吃饭,李逸云只好又给他弄了些饭菜。

第二天,李逸云仍旧早早的来给唐茵送饭,远远的看见唐茵坐在窗下的一把矮凳上,一身白衣纤尘不染,正将鼻子凑到一株植物上,轻轻地嗅着。感受到李逸云的接近,她立刻抬起头,露出一丝微笑,李逸云也不禁笑了起来,走到她身边,放下食盒,将碗筷递到她的手中,唐茵则拿过一只凳子,放在自己身旁。两人便一边说笑着,一边吃起饭来。

正吃着饭,忽然有个三十余岁的妇人自远而近而来,来到二人面前打过招呼。唐茵请她坐下后,她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明了来意。大意是说:自己小腹不时阵痛,昨天她姐姐听了唐茵的话,不适感大有缓解……还没等她说完,唐茵便捡了个她说话的空当儿插进话来:“婶婶,你回去将椰果熬成汁,每日睡前喝下,七日后自可根除。”那妇人听了,将信将疑的点点头,起身离去了。

陆陆续续的,又有几人来找唐茵请教去除顽疾的种种方法,唐茵也纷纷告知,却都是些寻常之物,只不过食用方法有些特别罢了。等人们都走了之后,时间已经接近了傍晚,李逸云忍不住问道:“茵儿妹子,我看你诊病也不号脉,甚至连询问都省了,你这六觉创生究竟是靠什么来诊病啊?”

唐茵嫣然一笑:“说穿了也没什么啦。我这半吊子的六觉创生可以感受到生命体的状态。人若是身体有疾病,生命状态自会有种种反应。而在修炼之前,我就从舅母那儿拿了舅舅留下的典籍,从中学习了许多的治病的方法。用六觉创生感应出他们的症结所在之后,自然就可以对症下药了。”李逸云听了不住点头:“陶玉前辈真是绝世之才!妹子你早些歇着啊,我明日再来。”

第三天,李逸云起得晚了些,还没到唐茵的住所,远远地便望见院子里密密麻麻地围了许多人。李逸云赶忙上前来,听了几句就明白了,前两天唐茵诊治过的人都大有好转,众人便再不怀疑。一起来找唐茵看病,有的是多年的顽疾,有的是练功练出了岔子……症状一个比一个古怪。

李逸云想起唐茵尚在雷劫的虚弱期中,便赶忙挤了进来,点出排在前面的十个人,冷着脸让其余的人明日再来。唐茵却想多给几个人看病,最终两人各让一步,将人数提到二十人。排在后面的人见状有些不情愿,但见李逸云一脸严肃,也只好遗憾地离去。

等到将二十人全部看完,已将近晌午,李逸云只好将带来的饭菜重新热了。吃饭时李逸云不住地埋怨唐茵不顾身体逞强,唐茵却只是微笑不语。弄得李逸云骂也不是、夸也不是。

过后的几天,仍是有大批的人来找唐茵诊治。李逸云却是限定每天只看二十人,态度十分强硬。众人也只好依着他。经过了十多天,来的人才渐渐少了起来。又过了将近月余,李逸云再来送饭之时,小屋前才没有了等待之人。

轻轻放下食盒,李逸云开玩笑似地说到:“这下终于没人来瞧病了,看你还怎么逞强?”唐茵噗嗤一笑:“没人来说明大家都没有病痛啊,这样岂不是很好吗?”

这话一出,李逸云顿时愕然了。他与姬玉柳相处之时,姬玉柳往往开玩笑似地挤兑他,久而久之,李逸云也反过来开姬玉柳的玩笑,看着姬玉柳气鼓鼓的样子,似乎也别有番风韵。但唐茵却是截然不同,她对李逸云的话毫不为忤,李逸云反而无话可接。一念及此,姬玉柳的身影又掠上心头,他不禁半晌不语。

鼻尖传来一阵清香,只见唐茵不知何时来到他身前,她手掌覆上李逸云的头顶,轻轻地说:“别动。”声音透出一股使人安静的感觉。“干什么?”李逸云疑惑地皱了皱眉,但还是安静地坐在那里。他只感觉一股温暖的气息从唐茵的手掌透出,一缕缕钻入他的头顶,柔和而又迅速地扩散到他的全身。仿佛置身于温泉中一般,十分受用。

但正在他闭眼享受的光景,这股真气却悄然消失了。他睁开眼,只见唐茵无奈地摇摇头,满脸的苦恼。李逸云问道:“妹子,你方才是在做什么?”唐茵叹口气说:“我想试试能否帮你根除五毒咒,可探查一番,根本无从下手。还是我修为不够呀!”李逸云释然一笑:“无妨,我都已经快习惯了。对了,丹霞前辈让你渡过虚弱期之后就去找她,前些日子被看病的人耽搁了,现在该抽空去一趟了吧?”唐茵点点头:“嗯,吃过饭我们就去吧。”

于是吃过饭,两人便不紧不慢地朝着丹霞所在的石壁走去,一路上倒是有说有笑。远远地望见丹霞坐在莲台上的身影,李逸云心中早已生出的疑惑再次泛起波澜:“丹霞前辈整日整夜坐在那里,就算她修为通天,已经不食五谷,但也不需要休息吗?”又想起向族中人问起丹霞时众人均不愿细说的神色,百思不得其解。

走到丹霞面前,二人一起施礼。行礼之后,唐茵微笑着说道:“舅母,我来了。您是不是要传授我六觉创生的使用法门啊?”丹霞也笑了。这一笑,二人竟十分神似。她笑着说:“你是要学,不过我教不了你,仍需要你自行体会,接着!”说着一挥手,一道白光从袖中缓缓地向着唐茵飘去。李逸云定睛一看,竟然是那日两人初来之时丹霞用来制住唐茵的白玉瓶,而那瓶中的柳枝依然碧绿若滴。

不过此时的唐茵却已经今非昔比了,她一抬手,轻飘飘地接过玉瓶,上下抚摸了一通后笑道:“原来如此。”两人相视微笑,李逸云瞧得摸不着头脑,便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唐茵轻轻地扬了扬手中的白玉瓶道:“这件东西名为法宝,却有着生命一样的种种特性,而且能与人的气息相融合。当初我丝毫不知生命为何物,气息与它相融也浑然不觉,只是以蛮力尝试摆脱,却想不到气息与之融合后,向它发力就如同自己与自己拔河一样,永无结果,而现在我已初步掌握生命的奥秘,在气息融合之后能够反向操纵它,自然就行动自如啦!”

丹霞点了点头:“说的大致不错,但有一点不对。它之所以与你气息相融合,并非它特性使然,而是它乃无主之物。”唐茵还没说话,李逸云便问道:“您不是它的主人吗?”

丹霞摇摇头,瞧着唐茵道:“这是自慈航真人传下来的法宝——羊脂玉瓶,只有深谙生命之道者才能将其归化,自从你舅舅去世后,它便成为无主之物。如今你也习得六觉创生,正好可以将其归化,而且,这法宝是慈航真人亲自炼制,其中包含了慈航真人对生命的认识,归化它的过程你可以间接地得到慈航真人的传授,有机会将原本不完全的六觉创生修炼完全,到时生命的奥秘在你面前尽展,自然也就不再需要刻意修炼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