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六觉创生(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296字
  • 2014-08-05 22:18:51

和晶晶肆无忌惮地玩了两天,李逸云心情倒是也好了许多,暂时把不开心的事抛在了脑后。但到了唐茵封闭六觉的第七日上,李逸云却无论如何也没有心思玩耍了。他早早便来到丹霞打坐的石壁前,在唐茵“熟睡”的竹榻旁弄了个把椅子,坐在那儿时而沉默不语,时而有一搭儿没一搭儿的向丹霞请教些问题,晶晶也只能百无聊赖地躺在一旁的大石上晒着太阳。

眼见着过了晌午,除了能通过神识感应到唐茵魂魄波动,从而证明她已经恢复感觉之外,少女的整个人仍是毫无生机地躺在那里。李逸云的眼神中不禁透出焦急之色,晶晶和他说话他也懒得搭理。倒是丹霞一副心中有数的模样,笑而不语。

渐渐地,太阳的颜色已经覆上了一层橘红,缓慢而坚定地朝着西方落了下去,李逸云的不安感更强了,他站起身,开始绕着唐茵不停地踱着步,不时眉头紧锁地低头看着少女。每一次瞟见那越来越低的夕阳,都使李逸云的额头上沁出滴滴汗水。

“李公子,退远些。”就在他急促不安之时,丹霞突然开了口。李逸云不解,正要发问,却感受到周围的天地灵力突然轻轻一颤,接着便以唐茵为中心,疯狂地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就连李逸云体内的灵力也起了反应,虽不至于离体而出,但也是起伏不定,有些失控的迹象。他赶忙后退几步,体内的灵力才缓缓平静下来。

随着天地灵气的涌入,唐茵的身体开始散发出淡淡的光芒。光芒的颜色再不是她原本灵力的红色,而是似金似玉的光彩,柔和而神圣。随着光芒的亮起,生命的气息也从她身上渐渐显露出来,由弱变强。笼罩在这股气息之中,李逸云恍若看到一株新绿破土而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抽枝发芽,伸展、壮大……

须臾之间,强大的生命气息已经充斥了周围的空间,丹霞依旧是一副淡然的模样,而沐浴在这股气息中李逸云,则生出一股源自灵魂舒适之感,他不禁闭上了双眼,满脸享受的神情,一旁的晶晶则是砸着嘴儿,宛若享用美食一般的,享受着这股生命的气息。

但刹那间,李逸云张开了寒光四射的双目,他的神识感应到,在这浓郁的生命气息中,陡然出现了一股厚重的压力,尽管目标不是他,但依旧让他感到些许压抑。抬头望去,他立刻瞧见了压力的源头:不知何时变得漆黑一片的天幕上,显出六个圆形的空洞,一丝丝金色的电芒像巨龙探出的利爪,在空中若隐若现。

李逸云张大了嘴,半晌才不敢相信地道:“这、这是上清雷劫?”丹霞点了点头:“没错,正是上清雷劫。”李逸云站在那里,先是愣了一下,随即释然了:六觉创生修炼起来危险颇大,修成之后自然威力惊人,唐茵的修为由玉清雷劫提升到引发上清雷劫的境界,也算是合情合理。

又向后退了几步,李逸云再度抬头望着天空,空中的乌云越来越低,呈球壳状压了下来。压迫感更重了,李逸云不得不将神识完全收回体内,丝毫不敢释放出来,以免受到雷霆波及。隐隐的可以看见,金色的雷电钻进钻出间,变得越发的粗壮。渐渐地,雷电取代了那六个圆形空洞,聚合成六块形似宝石的聚集体,散发着璀璨的金光,将这片因为乌云遮住阳光而变得昏暗的天空重新照亮。此时的雷电变得极为安静,连“嗞嗞”的声响也弱了下来。片刻的寂静后,六块宝石般的光彩陡然闪亮,像猛兽般扑了出来,撞在了中央的一处,紧跟着,那聚集而成的璀璨光柱便从天而降,径直从空中砸落下来。

李逸云赶忙低下头,却仍是感到眼前一片闪亮。光芒过后,他抬起头,只见不远处的少女周身电光环绕,嗞嗞作响。仔细看去,少女秀眉微皱,神色似悲伤,似迷茫,叫人好生不解。但这样一来,李逸云便放下心来:雷霆落下到散去在外界看来只是短短一瞬,但李逸云心知这个过程唐茵却要在劫境中完成神元的吞噬,若是失败,失去灵魂的身体便会被雷霆所吞噬,如今看来,无论怎样,唐茵应当是已经成功的渡过上清雷劫了。

但看着这上清雷劫的威势,李逸云心中不禁一阵叫苦,他开始为自己担心起来。若是此时的自己去渡这样的雷劫,且不说能否成功吞噬神元,但是这雷霆,对自己的肉身怕就是极大的考验了。再瞧瞧唐茵的身体,似乎也已经多处损伤,实在有些令人心痛。

“李公子无需多虑,若我估计不错,上清雷劫所造成的伤害,茵儿不久便会尽数痊愈”丹霞这时开口说道。没等李逸云回话,她又接着说:“李公子知道‘火莲花’吗?”李逸云一皱眉,茫然地摇摇头。丹霞笑道:“这火莲花,是舜帝晚年培养的一株植物,它所蕴含的灵力不多,也没有修炼成通天彻地的妖灵,舜帝培育它的原因,是因为它的生长蕴含着一个大异于常的道理——‘火生木’。”

李逸云顿时一惊,这三个字对他而言,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五行相生本是木生火,而这株植物生长所依的道理却是火生木,这说明这株植物是逆天之物啊!而丹霞也不瞧他,只是自顾自地说:“但也是时不待人,直到舜帝逝世,这株植物也并未彻底培养成功,于是舜帝将半成品传给他的一位弟子,后来,他弟子的后人与亡夫交好,便将它送与亡夫,亡夫凭借着六觉创生对生命的感悟,竟然成功的使这株莲花结出了一颗莲子。当时茵儿刚刚断奶,玩闹之下,便将这颗莲子吞下腹中。”

李逸云恍然大悟,神色渐渐恢复平常:“原来唐姑娘体内有这神物,难怪您同意让她尝试修炼六觉创生。却是我无知多虑了!”丹霞笑了笑:“不过若非如此,又怎么看的出李公子对她的关心呢?说到这儿,我这个做舅母的还想最后多一句嘴,公子真的不考虑一下?我看得出来茵儿对你可是情根深种……”说完这些,她便又闭口不语,其实也不用再说,李逸云就算是再迟钝,也不可能听不出其中的含义了。

沉默了片刻,李逸云还是摇了摇头:“前辈,您的美意我怕是要辜负了。唐茵妹子是个好姑娘,对我也是有情有义,但同样有一位姑娘,对我的情谊更在唐茵妹子之上,若是见异思迁,我又何以在天地间立足呢?”听他说完,丹霞只好遗憾地摇摇头:“那好吧,一切便随缘吧!”

此时,环绕在唐茵身周的雷霆已经尽数消散了。少女那白皙的脸庞又重新露出来。李逸云赶忙走上前来,俯身看着她,只见少女先是皱了皱眉头,随即嘴角动了动,有些虚弱的叫道:“是你吗?”随即也觉得自己的话有些莫名其妙,俏脸有些发红地说:“是李、李大哥吗?”李逸云忙接口道:“是我,是我。你感觉怎么样啊?有没有什么不适?”

说着从头到脚打量起她,唐茵的外面的一身衣物已经变成了片片碎片,就连里面用特别用来防止雷劫后衣物破损的皮衣也露了不少焦糊的空洞,但李逸云此时顾不上什么非礼勿视了,目光在她裸露在外的肌肤上扫视着,观察着她的伤势。目之所及,唐茵身上的伤势飞快地愈合着,几个呼吸间竟然恢复如初,全不像经历过雷劫的模样。这时,唐茵也笑了笑说:“我感觉好极了,只是稍微有些疲劳,但却十分舒服呢?”说着,她的睫毛颤了颤,缓缓地睁开了眼。

顿时,李逸云心底一颤,少女睁开的双眼虽然仍是那样美丽,却是毫无光彩,像是火焰燃尽了的灰烬一般。“咦,天狗吃月了么?我怎么什么也看不见啦?”李逸云心中酸楚,在月光下强自笑道:“啊,是啊。现在什么也看不见。”

可唐茵却沉默了片刻,随即平静地说:“李大哥,我听见你哭了。我是瞎了对不对?”一听这话,李逸云再也无法掩饰,无声的抽泣了起来。这样一来,反倒是少女伸手为他擦去泪水:“好啦,别哭啦。我现在可是很厉害了呢?可以救好多人啦。”李逸云呆呆地站着,任由少女微凉的手在自己的脸上划过,心里却在想:“没想到修炼了六觉创生,茵儿的性子竟然变了这么多!可为什么要让她失去光明呢?”心中一时凄楚,不知是何滋味。

唐茵坐起身,摸索着走下榻来,脚步有些虚浮。但却准确的面向丹霞的方向说:“舅母,我没能完全领会六觉创生的奥秘,让您失望了。”丹霞依旧笑了笑:“孩子,你已经很努力了。渡过雷劫会有虚弱期,看你的样子,应该不会久,这几天好好休息,过了虚弱期后再来找我吧。”

“嗯,好!”唐茵点了点头,回过头面向李逸云说:“李大哥。你能不能陪我走一段啊?我看不见,怕走错了路。”李逸云听了这话,心中又是一阵难过,连忙道:“好啊,我送你回去!”

随即二人又朝着丹霞施了一礼,唐茵才转身慢慢离开,走了几步却查觉到李逸云还站在原地,晶晶似乎发了声“咦”,随即又没了声音。于是唐茵停了下来,轻声叫道:“李大哥?”李逸云赶忙答道:“哦,我在!”快步跟了上去轻轻的拉起了唐茵的手,此时,他的嘴角却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因为刚刚丹霞用唇语对他说了几个字:“有办法恢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