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六觉创生(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359字
  • 2014-08-05 12:10:07

巨大的白色浪头撞击在礁石之上,雷鸣般的巨响中,化作雪白的水花。水花散去,便露出挺立于礁石之上,神色有些茫然的李逸云。他的双眼注视着海浪涨了又退,退了又涨,心中则在想着其他的事情。

南斗剑铸成的第二天,唐茵便找到丹霞,请求她传授“六觉创生”给她。对于这一点,李逸云心里是不赞成的,因为六觉创生除了创造者陶玉之外,还从未有人练成过,丹霞也不过知道它的修炼方式而已。

原因便在于,这门法术的修炼过程极为独特,既不需要修炼灵力,也没有什么招式。所谓“六觉”,指的便是“视、听、嗅、味、触、感”六种感官,修炼此法,要依法逐渐封闭自身六觉,再于六觉尽失之下感悟生命的真谛,若能尽悟其奥秘,便可修为大进,掌握操纵生命之之力,六觉也会重新恢复。

而凡事有利就有弊,六觉创生固然神奇,风险却是很大的。陶部诸人刚来到此岛时,上百人为向虞部复仇,纷纷修习六觉创生,但大多数都是在六觉完全封闭后便再无动静,直至七天后生机完全丧失。其余的人也只是在七日的期限内,勉强恢复了感觉与触觉中的一两者,变成了一动不动的活死人。而之后至今的十几年里,也有几位自恃天赋异禀的人尝试修炼,但无一不以失败告终。

因此,原本李逸云是极力反对的,但唐茵对他说:“我母亲不到五十岁就去世了,我没能救下她。我不想其他人再遭遇这样的悲痛,我想让每个子女都能拥有父母的爱更久一些。我相信,我一定能练成六觉创生。”

如此一来,李逸云便说不出什么反对的理由了。同样的,丹霞听了唐茵的话也没有理由反对,于是便将六觉创生的修炼之法传授给了唐茵。

现在事情的发展还算不错,也许唐茵蒸的是修炼六觉创生的天才,三天时间,她便将六感完全封闭,而又过了三天,经过丹霞的确认,唐茵就已恢复了最基本的感觉。这让李逸云心中稍稍安心:至少,唐茵是可以活下去了。

心情稍安,修炼又按着白龟的训诫慢了下来,于是他想起了已分别四个月,远在海之彼端的姬玉柳,心中升起了愈演愈烈的思念之情,闭上眼来,仿佛满世界都是少女的一颦一笑。又想起自己曾答应过她,再不让她担心,愧疚感袭上心头。愧疚之余,又生出缕缕担忧,虞炎会不会查出自己与越部的关系,从而对姬玉柳和越部众人不利?

正在胡思乱想着,李逸云忽然觉得身后有人正在靠近,元灵之力一扫,感觉却是模模糊糊的,但却十分熟悉。“咦?此人究竟是谁?修为竟仿佛比自己还强?”李逸云顿时警惕起来,却仍旧假装在发呆。而对方越接近,那熟悉之感就越强。但李逸云依旧无法确定他是谁。终于,对方来到来他的身后,猛的抬起双手,向李逸云的头伸来。李逸云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多日修炼以静制动,使得他瞬间把握到对方的破绽,脚尖一拧,避过对方的一击,同时手中碧光一闪,南斗神剑已经点在了对方的喉间。

“啊!”对方大叫一声,似是没有预料到的样子。声音落入李逸云的耳朵,李逸云一愣,接着嘴角浮起一丝捉狭的笑意。对方当即向后退去,想要脱开剑锋。李逸云却飞身赶上,手腕翻转间,只跟随他的变化略微调整剑势,但金碧色的剑锋却始终不离那人的喉咙。

那人眼见着避无可避,终于大喊道:“大哥,是我啊。我是晶晶!”听了这话,李逸云才将手腕一转,碧光划着弧线从晶晶身旁掠过,,没入了体内,随后一把扶住来人,帮助他站稳脚步。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青年,一身金色劲装,个子刚到李逸云的肩头,脑袋圆圆的,一双大眼睛也是圆圆的,眼珠滴溜溜转着,透出十足的活力。脸上的孩子气尚未脱尽,看着让人觉得煞是可爱。

李逸云有些惊讶:“真的是你?你怎么变成人了?”晶晶翻了他一眼:“还说呢?见面就拿剑朝我比划,吓死我了!”李逸云一撇嘴:“谁叫你故弄玄虚,想要捉弄我呢?”晶晶无奈地摇摇头:“好吧好吧,是我不对。”李逸云笑着摸了摸它的头,跟着问道:“这些日子你到哪里去了?我在修炼时,差不多将整个儿岛都走遍了,怎么也没发现你啊?”晶晶一眨眼:“你当然发现不了啦!因为我根本不在这个岛上啊!”李逸云一惊:“难不成你有离开这里的办法?”

晶晶叹了口气:“算不得离开这里啦,我去的地方,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那是一片独立的宇宙,我也是自从上次与你融合之后,才感应到它的存在的!”李逸云顿时好奇心大起:“真厉害!能不能带我去看看啊?”晶晶一皱眉,摇了摇头:“不行,我现在修为还太差,只能自己去。若是将你带去,恐怕得等到修为再次提升,达到相当于太清雷劫的层次才行。”

一听这话,李逸云不禁有些遗憾,追问道:“你刚出生的时候,大约是玉清雷劫的水平,在越部时你告诉我,已经勉强有上清雷劫的实力了,可我怎么没见你渡过雷劫啊?”晶晶恍然大悟:“哦哦,忘记告诉你了,我本身便是由天地本源化成的灵兽,所以我修炼的的过程是不需要渡雷劫的!”

“什么?”李逸云险些跳起来。“你是说你不需要雷劫就能突破瓶颈,继续提升修为?”晶晶无辜地点点头,李逸云想起自己雷劫时吃的苦头,看着晶晶哀叹道:“不公平啊,不公平……”

哀怨了半晌,李逸云才接着说:“这次进化之后,你都多了什么本事啊?”晶晶顿时露出得意之色:“嘿嘿,首先就是我的变化术大有提升,以前只可以变大变小,现在却可以彻底的改换形貌。”李逸云点点头:“这我看得出来,还有呢?”

晶晶狡黠一笑,将额头正中的头发用手轻轻拨开:“还有这个。”李逸云朝静静的额头看去,只见一道紫色纹样立在眉心正中,纹样两边纤细,中部呈椭圆形,一点金芒在中央闪烁。“这是……先天之眼?”李逸云疑惑地问。晶晶点了点头:“有了这眼睛,我也算有点象样的招式了,不必再像以前那样只是用爪子挠人了。”“嗯,进步很大嘛。不愧是我的兄弟。”李逸云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人相视大笑。

笑了一阵,晶晶问道:“龟老头呢?怎么不见他呀?还有那个凶巴巴的姑娘呢?”李逸云简单的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晶晶听了听:“这个唐姐姐还真是倔强啊,看来是打定心思了。”李逸云点了点头:“你有什么办法能帮到她吗?”晶晶摇了摇头:“没有。”李逸云叹了口气。晶晶此时重新化为小猫的形态,飞到空中揪了揪他的耳朵:“你发愁也没有用啊,不如去做点有意义的事。”

李逸云心想:“还轮到你来安慰我了?我倒要看看你能想出什么有意义的事?”嘴上却装作诚心询问般说:“哦?那你说说我该做些什么呢?”晶晶毫不犹豫地说:“给我做一顿大餐啊!这几个月全靠吸收灵气过活,可把我馋坏啦。”说着,口水一滴滴的滴在李逸云肩头的衣服上。“喂!你说你想吃东西就想吃嘛!别流口水啊!”李逸云恼怒的喊道。

接下来的两天,李逸云在晶晶的无赖行径下屈服下来,不仅给他做了几顿大餐,还陪着他玩起了捉迷藏。两人均身负变化之术,互相找寻起来大都靠两人之间因契约而形成的血脉联系。原本是很公平的,但是晶晶却时常出洋相,比如变成一只山羊趴在树上,在平地变出一朵莲藕什么的。于是乎,玩了半天后,晶晶因为屡次被找到大呼李逸云耍赖,不再玩捉迷藏了。

两人又改玩抓鱼,晶晶知道李逸云水遁之术千变万化,自己尽管完成进化但在法术还差得远。便要求双方都不能使用法术,于是双方在对方身上施下了能感应对方灵力流动的法术,相互监督。

这样一来,双方比的就纯粹是抛开法术的招式与体魄了。晶晶禀天地而生,身体自是十分强悍,自忖在水中屏息的时间远胜对方,但李逸云奇经八脉已通其七,身体的强度也不是几月前能相比的,在水中屏息虽然还是不如晶晶,但却胜在身体灵活多变,又得了白龟指点,出手往往借势而为,省去不少力气又百发百中。如此下来,二人倒是斗得胜负难分。

捕上来的鱼被点清数目后,李逸云便将它们放了,以免多造杀孽。他自小便是孤儿,而吴尘这个师父,对徒弟采取的又是放任自由的教育方式,所以之前他行事往往无知无觉,只是考虑自己或是与自己相熟的人,对敌人自然而然的十分狠辣。

而在他经历了诸多事情后,他的想法渐渐有了变化。在唐茵六感封闭的日子里,他找到丹霞娘娘,与她谈论了一番,对方的话语深深地将他震撼了。丹霞说:“人生在世,为了生存,已然不得不杀害了不少生灵,又怎么能再造杀孽呢?你每夺走一个生命,带走的,将是更多的人,终生的幸福。他们的生命,都会因为你的杀戮,而被摧毁!”

这句话让他久久不能释怀,想起自己从前的所作所为,自己为了一己之利,已做了不少杀孽,但转念一想,自己若是不下狠手,恐怕遭难的就是自己了,一时间心中极为矛盾,虽说心中久久没有定论,但也暗中决定,今后与人敌对之时,如非无可奈何,绝对不伤人性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