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南斗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800字
  • 2014-08-02 23:23:48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白龟突然开口了:“对了,你现在的修为到怎样的境界了?”李逸云略一思忖,不无得意地说道:“不瞒前辈,我现在已经打通了任、督、冲、带、阴维、阳维、阴跷六脉,八脉已通其七,勉强算是玉清雷劫的巅峰了。”

人的体内,除了十二正经之外,还有着更为漫长宽阔的奇经八脉。但这八条经脉在人出生后不久就会闭合,只有玉清雷劫的雷霆才能够将其重新开启。而突破玉清雷劫之后,进一步的修炼便是在体内积蓄灵力,灌注这八条经脉之中,将其依次打通。这个过程或长或短,也有不少人因为天资的原因,终生便停留在了这个层次。而李逸云自从突破玉清雷劫以来,还不到两年的时光,便打通了七条经脉,也难怪他有些得意了。

“嗯,的确不错。”白龟点点头说:“那从现在开始,你除了每天打坐半个时辰之外,就不要再多修炼了,抑制毒咒的药物也一定要按时服用。”“为什么?”李逸云疑惑道。他心知肚明,自己能以这样的速度提升最大的原因,便是多次五毒咒发作后,自己的灵力被强制压缩后的反弹,让他按时服药,疏于修炼,灵力的提升速度和之前相比,将会如龟爬一般。

白龟却丝毫不为所动,他缓缓地停住脚步,转过头郑重地说:“你想一想。如今你实力的提升大部分靠的是外物,毒咒的发作的确磨练了你的体质,增强了你的修为,有我的护法也都是有惊无险。但你自身对灵力的体会、运用等等都是毒咒无法带给你的。这样下去,早晚会出现因为根基不牢而造成的瓶颈,等它出现之时再行动就有些晚了。因此我才让你在接下来的阶段稳扎稳打,巩固境界。你觉得,我说的可对?”

李逸云听了这话,不由得吃了一惊,随后恍然大悟,赶忙凝重的点了点头:“前辈的金玉良言,晚辈定当尊崇!”白龟哈哈一笑,满脸释然地说:“好!你能明白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已经可以出师啦!”

李逸云一惊:“前辈,你不教我了?”白龟一笑:“不是我不教,是没什么教的啦!如今的你已经掌握了因势利导的奥妙,欠缺的只是火候,这已经不是我能教你的了,你剩下的老师只有时间罢了。”

李逸云心中虽然明白,但仍有些沮丧。见他的样子,白龟笑了笑说:“好啦!那我就最后再教你些东西吧!来我问你。若是你的对手修为高于你,且也是走后发制人的路子,你二人僵持许久无人出手,你该怎么办?”

一听这话,李逸云顿时一愣,思索了半天,茫然地摇了摇头。白龟哈哈一笑:“他不出手,你难道不可以用虚招迫他出手吗?”李逸云道:“可是,这样不是有违以静制动的法门吗?”白龟摇摇头:“你若是这样想的,一生就无法达到真正的巅峰了,‘以静制动,因势利导’说的是一种制胜的策略,而非固定的模式,不一定非要后出手,关键在对手出手之时保持相对的‘静’,再利用其‘势’出手,这才是法门的核心。”

说完这些,对着李逸云笑了笑,白龟望着大海,悠然道:“水无常势,风无常形。对敌时也是相同,也许真的有提高胜机的法门,但却要是由人施展出来才行。说实话,我教你的时候心里是矛盾的,一方面想让你将其修至大成,这样老夫的绝技便有了传人,但一方面却又不希望你将其修至大成。因为那样的话,就可能会封住你通往巅峰的路。你要记住,这个世间,本就没有什么绝对的事情,适合自己的才是好的。我教你以静制动之道是想让你运用它克敌制胜,并让它帮助你领会属于你自己的道,而不是让你陷入其中不可自拔。我这样说你可明白?”

李逸云的眼神已褪去片刻前的黯淡,正闪烁着璀璨的光华,他望着天空的繁星,长出一口气:“我懂了,谢谢前辈。”白龟见状又是一阵大笑,一脚踏在海水上,在海面上向远处不紧不慢地走去,雄浑的笑声连同他的身影,一起在夜幕中渐渐地消散了……

第二天清晨,朝阳从海平面跃了出来,给这小小的村落洒上一片光辉。李逸云从睡梦中醒来,转头看了看空荡荡的屋子,自嘲的笑了笑。晶晶也已不在这里,他两个月前从虚弱中恢复过来之后,就说自己需要在一个安静的地方进行进化,之后便消失了。李逸云也仅仅能通过二者间的契约感应到它并无危险,其余的就一无所知了。

披衣起身,李逸云呆坐了一会儿,便想起了唐茵,想到陶婉的去世,心中不禁一阵黯然。又想到自己跟随白龟修炼之时,唐茵为自己送饭,李逸云心念一动,推开门快步走了出去。

此时唐茵正垂着头,神色木然的坐在母亲的灵位前。她觉得自己不应该伤心,母亲自从十六年前受到父亲去世、自己失踪的打击后,身体便一直不好,是因为有着丹霞娘娘多年的治疗,才能让母亲活到现在,并让母亲在死前没受到病痛的折磨;而且依着母亲所说,临死前能与自己相认,并且一起生活了几个月,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可是她还是遏制不住自己贪心的想法:为什么母亲就不能再多活一些日子?为什么母亲不能再多陪陪自己?一念及心,眼泪顺着脸颊止不住的滑落。

正沉浸在悲伤之中,一股香气顺着风吹入她的鼻孔,饥饿感也随着袭来。她一抬头,李逸云熟悉的脸庞出现在她眼前。“听说你从昨晚开始就没吃东西。”李逸云轻声说着,将手中的食盒向前一递:“吃些吧,若是婶婶知道你不吃东西会很难过的。”听了这话,少女的眼中又流下一行热泪。但却一把夺过食盒,大口大口地吃起来。李逸云心中一声长叹,这一刻,他想起了自己年幼之时,因母亲去世而吃不下饭时,师父也是这样哄着自己的。

唐茵很快便将食盒中的食物吃的一干二净,李逸云忙问:“味道怎么样?好吃吗?”唐茵点了点头。李逸云露出一丝得意:“我的手艺,错不了的!”唐茵满脸不可置信地说:“你个大男人,怎么还能将饭菜做的这样好吃?”李逸云嘿嘿一笑:“也不怕告诉你,在师门的时候,我学的最好的一门功夫就是做饭。师父和师兄弟的饭都是我做。”说到这儿,心下又是一片黯然:也不知现在的饭是谁在做?

两人沉默了片刻,唐茵突然开口道:“你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李逸云一愣:“啊?”唐茵解释道:“我们相识一场,也算有缘,想送你个东西。”唐茵脸颊微红地说。

李逸云微微一愣,皱着眉想了想说:“暂时想不起来呀!好像也不缺什么!”唐茵眼睛转了转说:“你要是没什么想要的,我倒是有个主意!你把吴刀断刃给我!”“哦?”李逸云心中一动,碧光闪烁间,三尺的断刃便被他托在了掌心。

唐茵也不多说,她接过断刃上下打量了一番,皱着眉道:“确是良材,不过却有些不足,连着剑柄、剑锷的话,只够铸成短剑。仅铸成剑刃倒是足够,但剑柄若用凡铁铸就则是辱没了这等神物。”

李逸云也跟着皱起了眉头,但他突然脑中灵光一现,探手从随身的乾坤袋中将晶晶出生前蛋壳所化的金色晶体掏了出来,拿到唐茵眼前说:“这个可以吗?用它做剑柄!”唐茵眼前一亮,拿过来端详一番后笑道:“看来是上天注定让我送你柄神兵啊!等我娘下葬后我就开始,朱信姐夫擅长铸剑,请他帮我就好!”

直到这时,李逸云才幡然醒悟,高声道:“你能使用舜帝的天火灵力?”唐茵笑了笑:“勉强可以,不过无法用来实战,最多只能像这样铸个剑试试!先说好,不成的话,毁了这两块神物,你可别怪我!”李逸云挥了挥手:“怎么会?这东西放在我这儿就是死物!成与不成,都要感谢你呀!”

停灵七日后,陶婉下葬了。忙完了这一切。唐茵便开始为李逸云铸剑,她占用了族中最大的铸剑炉,便开始了铸造。整个过程中,以剑炉为中心方圆数十里,都被炽热的浪潮所笼罩,即使是李逸云的修为,都有些呼吸困难,那些修为低微的,更是连接近剑炉都做不到。而李逸云几次冒着炎热接近剑炉,所看到的也只是耀眼的烈焰,丝毫看不到其中的景象。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五天五夜,直到一声惊天动地的炸裂声,整个铸剑炉便被炸得粉身碎骨,周围的房屋也跟着摇晃起来,李逸云跟着众人在一片惊慌之中飞奔过来,只见那坍塌的铸剑炉之前,唐茵正托着一件光华闪耀的事物,气喘吁吁地站在原地,纤细的身体不住的摇晃,随时都可能跌倒。

李逸云赶忙本上前来扶住她,急切地问:“怎么样?没事吧?”唐茵摇了摇头:“不要紧,你先看看我送你的剑!”

李逸云这才抬起头,只见长剑上下颤动着悬浮在空中,在月光下闪着柔和的光芒。碧色的剑刃、金色的剑柄,两者结合之处,一道金光如流水般从剑柄流出,沿着剑刃的中央一直流到距离剑尖一寸之处,在剑刃的中央形成一道金线。两者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再不分彼此。

李逸云伸手一招,长剑飞快地朝他飞来,临近手掌时才突然减速,剑柄轻飘飘地落在他的手中。入手处,传来一片温暖之感。长剑轻微地震颤着,似乎传达着诞生的喜悦。李逸云握着剑,丝毫感觉不到它的重量,仿佛剑就是身体的一部分。他心灵一片澄澈,也顾不上还围在周围的人们,随手挥出一剑。一道碧色弧线在夜幕下一闪,消失在天空中。

围在周围的人们也不由得纷纷赞叹起来,他们见没什么别的事情,也就纷纷散去了。李逸云却是半晌无语,许久才赞叹道:“好剑!谢谢唐茵妹子啦!”一言出口,他觉得自己对对方的称呼似乎有些不妥。

但唐茵只是略显羞涩地笑了笑说:“这把剑应当有个名字才是,你给他取一个吧!”李逸云点了点头,低头再次细细端详,长剑通体碧绿,一道金线贯穿剑身,剑身纤薄,却并不让人感到锐利,反而透出一股柔和。

李逸云又抬起头,正瞧见南斗六星在头顶闪耀,于是脱口而出:“此剑剑身柔和若水,碧绿之色加上一抹淡金让人一见便生出一种生机勃勃之感,偏巧此刻南斗星位于头顶,自古北斗主死,南斗主生,便称其为‘南斗’如何?”

唐茵透出一股笑意:“南斗神剑,恩,好名字。”突然,她瞪大了眼睛,指着长剑说:“快看!”李逸云低头一看,剑身末尾,金色的“南斗”二字分立两侧,紧贴着剑锷,华美而庄重。仿佛它们原本就存在似的。淡淡的光华从两个字中透出,与月光交相辉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