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皓水东逝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019字
  • 2014-08-01 23:10:45

阳光下,海鸥自由地翱翔在空中,由北至南的海风从高空掠过,将岸边的椰子树吹得飒飒作响。硕大的果实已经成熟,被风一吹,便“嘭”地坠落下来,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不远处的海面之上,李逸云坐在龟甲之上,一如前几日一般,纹丝不动。阳光在他的脸上缓缓游走,他的双目也随之慢慢睁开。接着,他伸出手掌,对着身前的虚空轻轻一挥,一道轻柔的劲气立刻挥斩而出,在他身前聚起一股细小的清风。这股细小的风尚未消散,李逸云的另一只手又向前一挥,又是一股细小的气劲挥洒而出,交错着与之前的那道气劲合二为一。顿时,那股气劲便增强了些许。

随后,李逸云双掌轮番挥舞,他身前的气劲随着他每一掌的挥出依次强。从开始徐徐的微风化作一股上通天际旋风,将李逸云整个人都裹在其中。他那天蓝色的衣袖在旋风的鼓荡下翻飞飘舞,显得无比潇洒。

渐渐地,环绕在他的身周的旋风越发的迅速了,他的身影已经变成了宛若烟尘般模糊了。就在这时,李逸云陡然将手掌举到头顶,五指并拢,宛若一柄利刃。那环绕在他身周的狂风顿时像扑火的飞蛾般缠绕着聚在了他的手臂之上,化作一道长达数丈的匹练般的光彩。而后,李逸云手臂向下一挥,那匹练状的旋风顿时如巨大的战刀怒斩而下,朝着翻滚的海面撞去。

一声炸雷似的巨响中,海面想被利刃斩开的枯木般,陡然分成两半,裂开了一处宽达丈许,长逾十丈的巨大裂缝,宛若巨兽狰狞的巨口,随时要择人而噬。裂痕的制造者李逸云,此刻却是一副云淡风轻的神色,与他这一击的慨然之气却是截然相反。

过了许久,这道裂缝才渐渐地弥合,海面重又恢复了平和。这时,就听远处有人朝这边喊着:“李公子!李公子你在这儿吗?”李逸云闻声连忙站起,纵身一跃跳到了岸上,又顺手将龟甲也捞了上来。一面应和着一面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瞧去,只见来人正是他初到之时接待他的,被他称作阿信的朱信。只见他正驾驭着一柄长剑,一溜烟地奔了过来,还没到李逸云面前便喊道:“李公子,陶婉婶婶突然病了,现在正在丹霞娘娘那里,她点名要见你,你赶紧去看看吧。”

一听这话,李逸云先是一愣,随后露出惊骇的神情,陶婉已经年岁不轻,而且身体一向不好,突然病倒的话……“我知道啦!”他应了一声,便纵身而起,日月五行轮旋转着出现在他的脚下,一把将朱信拉了过来,李逸云心念一动,两人便化为可五彩流光飞射而出。

沿着初次上岛的道路飞驰,远远的便看见了那光滑如镜的石壁下方,密密麻麻的人围成了一个圈子,却十分安静。李逸云拉着朱信向下一个俯冲,稳稳地落在了众人的身后。人们见是他们两个,便自觉的让开一条道路。两人来到人群正中,只见陶婉正躺在竹榻之上,一手拉着阿莲,一手拉着唐茵,双目带笑的看着两个少女,而两个女孩却已是泪流满面。

端坐在一旁的丹霞,神色中则透出了悲悯和无奈之情。陶婉见李逸云和朱信走来,立刻向着二人说道:“李公子,阿信。你们两个走得近些,我有些话想和你们说说。”李逸云见陶婉此刻面容发出先所未有的光芒,顿时心中觉得不妙,与阿信对视一眼,连忙走上前来。

陶婉微笑着,扯过了不停抽泣的阿莲,朝着阿信说道:“阿信啊!按说你和阿莲的婚事去年就该办啦,你们总说什么还早还早,其实就是怕阿莲嫁过去,我这个老婆子没人照顾罢了。不过这回啊,你可不要再推了,也不要讲什么守孝三年的规矩,明日便成婚,说不定那时我的魂魄还未散去,能看着高兴高兴。”

听她这样说,阿莲和唐茵更是痛哭流涕流着眼泪,阿莲哑着嗓子说:“娘您胡说什么呀?等您好了我们再成亲,您还说过要帮我们带孩子呢!”陶婉叹了口气:“我倒是想啊,可是,怕是等不到那天喽!阿信,阿莲就交给你啦!”说着牵着阿莲的手,向着阿信送了过来。阿信郑重地将阿莲的手从老人的手中接过,诚恳地说:“娘您放心,我一定一辈子对阿莲好。”陶婉点了点头,依旧不放心的嘱咐道:“记着,明日便成婚,不听我的话就是不孝!”见两人点头,她才转过头,对着李逸云说道:“李公子,你走得近些。”

李逸云闻言走上前来,关切地问道:“老人家,您有何吩咐,晚辈一定办到。”陶婉听了这话,竟露出一丝少年人的狡黠之色:“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哦!”李逸云感到有些不妥,却也不好改口,只好点了点头。陶婉将曾牵着阿莲的手向他伸了过来,将李逸云的手握在掌中,另一牵着唐茵的手随即靠拢过来,便将两人的手靠在了一起。

少女的手柔软、冰冷,又因悲伤而微微颤抖着。在陶婉的掌中,李逸云的手与之紧紧的贴在一起,也只好顺势将其轻轻地握在了手中,缓缓地温暖着它。这时,只听陶婉满含温柔地说道:“茵儿啊,娘和你相处的时间实在是太短啦!以后你要照顾好自己。别总想着娘,可别哭坏了身子。”唐茵泪水不住地往下流着,她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无声地点着头。

“李公子。”陶婉又说道。“我这个女儿自小就没了爹,现在我也要走啦,能不能拜托你今后多照顾照顾她,她有什么需要的话,尽量帮帮她!”李逸云向她看去,老人的眼神已经像风中的烛火般摇摆不定,想到老人即将离去,心中也跟着升起悲伤之情,尽管迅速的便被九婴所吞噬,却仍旧在他心中留下了痕迹。他明知道老人的意思是撮合自己与唐茵,但在老人最后的时光里,他怎么也不忍心拒绝她。

“好,婶婶。我答应你。无论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帮得上忙,我一定会尽力的帮助唐姑娘。”李逸云最终模糊地回答道。陶婉轻轻一笑:“年轻人啊,说话总是说的太满啊。不过,这可是你说的。只要你帮得上,便会尽力。男子汉大丈夫,可要言出必践啊!”李逸云点了点头:“那是自然。”

“茵儿、莲儿,娘再看看你们。”陶婉说着,抬起眼在她的两个女儿脸上来回游走。唐茵和阿莲立刻将头伸了过来,紧紧地贴在她的脸上。陶婉伸出双手,温柔地抚摸着两个女儿的脸庞,微笑着半晌无语,最终轻声说:“照顾好自己啊。”随即,她的双手便停在了她们的脸上,不再移动分毫。

隔了片刻,唐茵和阿莲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娘!”阿莲嘶声喊着,扑在母亲身上,再无顾忌地放声大哭起来。而唐茵却只是张大了嘴,什么声音也喊不出来,接着,她那瞪着的双眼突然向上一翻,身体便向一边倒了过去。李逸云正站在她身边,赶忙伸手将少女搂入怀中,昏迷的唐茵倒在他的怀中,眼角缓缓地流出泪来。李逸云轻轻地叹了口气。低下头来,映入眼帘的是老人嘴角那一丝满足的笑容……

第二日的午后,阿信与阿莲便依着陶婉的遗言成亲了,听着司仪的呼喊,李逸云才知道,阿莲也是随着陶婉去世的丈夫姓唐。婚礼结束后,唐茵,唐莲在母亲棺椁处所搭的帐篷中给母亲守灵,朱信作为新女婿自然也免不了要守在帐篷之中。李逸云见唐茵神色虽仍旧十分悲苦,却已比之前好的多了。便放心的离去了。按说装棺椁、搭灵棚……他也跟着忙了一天一夜,却偏偏毫无倦意,于是便在海边信步而行。一边听着海水流动的声音,一边想着心事。

“小子你还好吧?”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李逸云回过头来,果然是白龟从后面施施然走来。“前辈,我一切都好。”李逸云笑了笑说。“是吗?”白龟摇了摇头,看着他略带忧伤的神色说:“人生在世难免一死,陶婉能在死前见到自己的亲生女儿,上天对她也算不薄。况且人死不能复生,把心放宽吧。”

李逸云点点头:“谢谢前辈开导。”白龟拍了拍他的肩头:“这些天多陪陪唐茵那女娃儿,她一定很难过。”见李逸云点点头,他又跟着说:“不过你可是答应了陶婉要照顾她女儿,你也该知道她的意思吧?”李逸云无奈地摇摇头:“可我早已有了爱人,只能对不起陶婉婶婶啦!”“随你吧!世事本难两全!”白龟扔下这局,便缓缓地向前走去,李逸云也挪动脚步跟上前,一老一少便顺着海岸线缓缓地开始行进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