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沧海横流(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762字
  • 2014-08-01 23:10:26

瞧着唐茵的背影,李逸云心想:“这丫头刚见面时凶巴巴的,现在看来,倒也是蛮温柔嘛!”正想着出神,突然听见几声有些不自然的咳嗽,他连忙抬起头,只见白龟神情古怪的瞧着他。李逸云无端生出一股尴尬,有些心虚地问:“前辈,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白龟哈哈大笑道:“你怎么学的?我不是教你要‘以静制动’嘛,不仅是修炼,待人接物也是一样!你倒好,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就自乱阵脚!嘿嘿,看来是意乱情迷了啊。”李逸云愣了一愣,才明白了白龟的意思,赶忙解释道:“爷爷,您误会了,我和唐姑娘只是朋友而已,我、我是有心上人的,尽管我现在还有些配不上她。”

“真的?”白龟似乎有些不信,李逸云犹豫了片刻,方才重重地点了点头。瞧着他认真的神情,白龟反而沉默了片刻,接着叹了口气说:“我见那女娃对你可是颇有情意啊!看来又是一桩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情债啦!”李逸云赶忙辩解:“您可别乱讲这没边际的事情,传了出去有损姑娘的名声。”

白龟伸出手用力戳了一下李逸云的头:“这话能不能说的道理我还不知道么?不过我可告诉你,我活了这么多年,我敢肯定那女孩拿你可不是当普通朋友那么简单,不信就走着瞧吧。”

李逸云一时没了话,有些不自然的站起身,转移话题说:“龟爷爷,剩下的半日我做些什么?”“接着在水里泡着。”白龟闭着眼说道:“直到你不需要龟壳的辅助也能像枯木那样漂在水中不动!”“啊?”李逸云有些吃惊:“那……前辈您就没有什么诀窍教给我吗?”白龟想了想:“嗯……诀窍倒是有一个,那就是在你还摸不到法门的时候,就当自己是个死人,一动不动就好啦!”说着将手中剔牙用的细小竹签一抛,身影一闪便好像雾气一般地消失在李逸云的面前。

“前辈!前辈!”李逸云扯着嗓子喊了半天,白龟始终也没有出现,他只好垂头丧气地休息了一阵,又自顾自地套上了那沉重的龟甲,再度跳入海中。

一月以后……

茫茫的大海一望无际,一道白色的浪头由远及近,像一柄利刃一般朝着海岸线冲了过来,迎着它瞧去,若是目力足够的话便会瞧得见,在那茫茫海面的中央,有一个细小的黑点,白色的海浪毫无阻拦地从它身上掠过,将它吞没在内。但当海浪涌过之后,那事物却依旧停留在原本的位置,分毫也没有移动过,只是随着浪头的起伏上下摇晃着。转眼间,海浪已经来到岸边,在细沙上渐渐止住脚步,而那细小的事物的晃动也停了下来。

但那东西可不是什么枯木,而是修炼中的李逸云。修炼之初,白龟让他穿着沉重的龟甲,那可不是给他添麻烦,而是借着龟甲的沉重与稳定帮助他快捷地在海中稳住身形。这一点他一开始还没有体会,直到三天后,穿着龟甲的他已经基本能够在海浪中保持稳定,于是他试着把龟甲脱下,只身浸入水中。一个浪头打来,没有运转灵力的他险些便被浪头冲走,还呛了好几口水。

这样尝试了半日也不得法,他只好按照白龟教给他的诀窍,把自己当做个死人,一动不动,没想到这样一来反而有了进展。一个个险之又险的浪头轮番打来,却总在堪堪将他吞没之时又缓缓退去……这样时间一长,李逸云终于渐渐的摸清了在海浪中保持稳定的方法,那与其说是一种方法,不如说是一种本能,在变化无端的海浪中,他的身体渐渐地生出了因之变化而变化的能力,不需要刻意为之,顺从直觉便能够在浪潮中安然无恙。

转眼间一个月便过去了,如今的李逸云,已经可以盘坐在悬浮在海中的龟甲之上,在海面上保持着这个姿态纹丝不动。他往往就这样坐上一天,不仅不觉疲倦,反而觉得颇为舒适,就连灵力的修炼似乎也加快了些许。

雪白色的浪潮来临之时,李逸云正闭目养神,浪潮的来临与消散丝毫没有扰乱他的动作,他甚至连神色也不曾改变。一阵海风拂过,吹动他额角的头发,他期待已久的声音也终于随着海风涌入他的耳中:“不错不错!总算是已经有所体悟了!”

一听这声音,李逸云顿时兴奋地睁开了双眼,一时忘记控制身体,险些从龟甲上滑下去,他连忙先稳住身体,这才朝着面前的白龟说:“前辈!您可算是来了!这都一个月不见了啊!”

此时的白龟一身宽袍大袖,双脚稳稳地踏着水面站在李逸云的面前。上下打量着在水中起起伏伏的李逸云,不时地微微点头。见李逸云向他询问,便笑着说:“那你说说,这一个月我就算是天天都出来,又能对你起到什么帮助呢?只是添乱罢了!对吧?”

李逸云细一思忖,的确如此,这种类似于身体本能的能力,是任何言语都无法传授的,只有自己去亲身感悟,才能掌握个中玄机。这时,又听白龟接着说:“更何况,我要是出来的多了,恐怕就没剩几天了呀!”

李逸云听着奇怪,正要出言询问,白龟却突然端正了神情,凛声喝道:“来!让我看看你的修炼有何真实成果?”说着大袖一挥,宽阔的手掌朝着李逸云当头劈落。

顿时,以白龟为中心,四周的天地灵力全都沸腾了起来。它们像受到了召唤的狂龙一般,呼啸着以李逸云为中心冲了过去,而白龟那闪着光华的手掌,更是如泰山压顶一般的,将李逸云的全身笼罩在内。

这一招,比起当初虞炎的蓄力一击还要强出许多。当初虞炎的那一招虽说灿若流星,但若是有心防备,虽说仍是难以抵挡,但躲闪起来却并非不可能。而白龟的这一招则正如面前的汪洋般浩瀚无际,再加上两人实力的差距,根本就无从抵挡。李逸云甚至连反抗都来不及做出,便已经被磅礴的掌势所笼罩。白龟即使撤去掌力,但掌风还是将李逸云掀了起来,远远地抛了出去。

浑身湿透地回到原地,李逸云有些狼狈地朝白龟拱了拱手,悻悻道:“前辈,晚辈有负您的指教!对不住了!”此时,修炼小有所成带给他的喜悦已经完全被沮丧所取代了。只是有着九婴对他沮丧的吞噬,他此时的神情多少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白龟笑了笑:“别在意,你已经做的不错了。只是有一处误入歧途罢了!”“请前辈指教!”李逸云恭敬地说道。白龟悠悠道:“你之所以无法抵挡我的攻势,就是因为你只能体会‘静’中之势,不能体悟‘动’中之势。无论是海浪、罡风,这些在没有人干扰的情况下,都是静中之势,而刚刚我出手之际,因为有了我的干扰,他们便成了动中之势,你之前所感受的一直是静中势,因此对这动中势无从下手,可对?”

李逸云连连点头,白龟短短数语便将他的情况剖析地淋漓尽致。“那我该如何才能体悟动中之势呢?”李逸云追问道。白龟摇了摇头:“其实,动静只是相对,你想想,就算没有我,海浪,风雨不还是在自然变化着嘛?只是我的出手加快了它的进程罢了。这变与不变的体悟同样是个笨功夫,只能靠时间打磨,你还能坚持吗?”“能!”李逸云咬着牙说。“好!那我先走了!等过些时日再来!”话音未落,白龟便又悄无声息地消失不见了。

白龟这一走,便是足足三个月。三个月里,除了唐茵给他送饭之外,李逸云连岸都没上过几次。饿得急了便顺手捞起海中的鱼,用灵力化出火焰烤熟了来吃。

三月以来,自然少不了电闪雷鸣、狂风暴雨,一见到它们,李逸云不仅不躲,反而十分兴奋,每经历一场风雨,他身上的衣服就更破了一些,但神情却渐渐地露出了喜悦。

又是一个雷雨之夜,银色的光弧在空中不住地闪耀。狂风夹杂着雨滴不断地击在李逸云的身上,他的身体却始终保持着直立地姿态,坐在那晃动着的龟甲之上,轻轻地起伏,却毫无倾倒之象。

这时,白龟的声音再度飘荡在天地之间:“怎么样?最近的体悟如何?”李逸云瞧见了他,却没了上一次那样的慌乱,只是微微一笑,闪亮的双眸从湿漉漉的额发中透了出来,注视着白龟说:“体悟自然是不少,只是不知对不对,正想请前辈来指教一番!”“好!那我们再来!”白鬼说着,宽大的袍袖再度展开,一如之前的那招一样,毫无花哨地击向李逸云。

刹那间,李逸云眼中的时间似乎慢了下来,周围的雷鸣之声似乎也缓了下来。他清晰地感受到,自己身周的灵力正随着白龟的这一招,宛若漩涡般旋转着向中央绞杀而来。

但这一次,他却没有丝毫惊慌,放在膝头的双掌很自然地抬起,顺着灵气旋转的方向猛地一挥,五彩光芒像丝带般旋转着,将周围的灵气尽数裹在其中,刹那间形成了一股龙卷般的气劲,通天彻地,连同空中的乌云也搅动了起来。

接着,他左手抵在右手腕处,右掌划着弧线从身侧挥向身前,径直地迎向白龟的攻势。天空的乌云也随着他这一击直转而下,如一只巨兽般瞬间吞没了白龟的身体。

这一刻,宛若时间静止般漫长。接着,在一声十倍于雷鸣的巨响中,所有的乌云被尽数炸开,再度现出白龟的身体,他的衣袍一如既往的整洁,但鬓发却已经有些散乱了。紧跟着,被光浪包裹着的李逸云也再度露出真容。他就要狼狈的多了,本就破烂的衣袍已经成了一堆凌乱的布条,束发的丝带更是不知所终,一头散乱的长发在狂风中上下飞舞,状若疯魔。然而,他的神情却是极为兴奋,满脸期待地瞧着白龟。

瞧着自己的手掌愣了良久,白龟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好!好!这‘因势利导’的个中三昧你已尽数领悟了!老夫没什么好教你的了!好!好啊!”说着,他转过身随手一挥,海面顿时在他的面前裂成两半,显出一段由海水铺就的阶梯,踩着它们,白龟一步步地走了下去,海水在他经过后便又恢复原状,将他的身体遮在了下面。

而天空之中,原本这场雷雨便快到了尽头,剩余的乌云又随着李逸云的那一击被白龟尽数击散了。于是须臾之间,便是云开雾散,露出了皎洁的明月。

李逸云这时才从海水中站起身来,运转灵力让自己踏在水面,想要回转岸上。但他突然愣住了,直到此时他才发现,原来唐茵早已站在了岸边,垂在身侧的伞正向下滴落着大滴的雨水,显然已站在这里好久了。

远远地瞧着她,李逸云笑了,笑容里满是阳光,他挥了挥手,迈开脚步,快速地向着岸边奔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