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沧海横流(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038字
  • 2014-08-01 23:10:12

背对着朝阳,李逸云坐在海边,微笑着望着微波荡漾的海面,用海水不紧不慢地擦着一枚贝壳,将它擦得一尘不染。这时,一道夹杂着白光的浪头飞快地由远及近,拉着一条长长的弧线,来到了他的面前。接着,在“嘭”的一声中,白龟那宽大的身体便从海中跃起,轻盈地跃到李逸云的面前。

“久等啦!”白龟拖着个一人来高的,黑黝黝的东西,边走边笑地走到李逸云近前,将手中的东西随手向前一抛。那东西“嘭”地将沙滩砸了个大坑。李逸云低头一看,那竟是个用礁石制成的龟壳,分上下两片,两片龟壳的边缘处一片突出,一片凹陷,拼接起来刚好严丝合缝。

“小子,把它套在身上。”白鬼说道。“啊?”李逸云一惊。“磨蹭什么?还想不想学我老人家的绝技了。”“好,我这就套。”李逸云苦着脸将龟壳往身上套。心想:莫非是要训练我负重?

看着李逸云将龟壳套在身上,白龟笑眯眯地说:“小子,我问你,你说天下万物,何者最强?”李逸云挠了挠头:“这个……”他抬眼看到了眼前浩荡的海水,恍然大悟道:“是水!看似柔韧,但一旦汇聚却能成势不可挡的姿态。”

白龟一直等他说完,这才笑呵呵地说:“哦?是么?”说着随手一挥,一根落在岸边的枯木高高跃起,笔直地坠入浪潮之中。恰逢一个巨浪打来,那根枯木顿时便被浪头覆盖,消失在李逸云的眼中。可等海浪退去后,这根枯木却又好端端的在原地再度浮现了。随着浪头的来去,枯木一直上下起伏着,但却始终没有沉没,就连漂移的位置都极为有限。

“瞧见了吗?”白龟指着枯木说:“你所说的最强大的水,连一根枯木都奈何不了,你又怎么说?”李逸云此时已经目瞪口呆了,只好垂头丧气地说:“前辈,我也不知该作何回答了,还请您指点!”

白龟捋了捋胸前的长须说:“好!那我就忝为人师了!我之所见,世上最强者,并不局限于一事一物,而是看在当下,何种事物能够因势利导,以静制动!枯木之所以能在巨浪中漂浮不沉,就是因为这一点。”

接着,在李逸云若有所思的目光中,他接着说道:“当年,我还只是几十岁的时候,那时还不能化形为人,但已经开始跟随尧帝。我曾亲眼见他在刚渡过玉清雷劫之后,便不借助任何外力,击败了一位玉清雷劫巅峰的敌人,渡过上清雷劫后,更是降服了一条已渡过太清雷劫,自号“黑风娘娘”的黑蟒,而他所用的,便是这以静制动,因势利导的方法。”

李逸云此时已经是目瞪口呆了,帝尧在他心中自然是通天彻地之人,但他却想不到,他居然能够在修为比对方差了那么多的情况下还能战而胜之。白龟的那句“不借助任何外力”更是深深地震撼了他,想到了不久前与虞炎的那一战,顿时有种惭愧之感,但想到与自己作对比的可是“其仁如天,其智如神”的帝尧,心里便也释然了。

说完这些,白龟没去看李逸云,而是自顾自的接着说道:“不知你听没听说过,尧与任何人动手时候,都让对方先出手,这也让与之交手的人也赞扬他的仁德之名。可那哪是什么仁德呀?当时真正的高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不愿揭破而已。那个家伙每次都等对方先出手,就是因为他手段的根本就在于‘以静制动,因势利导’罢了。对方一出手若是被他抓住破绽,就可以因势利导,借对方之势破对方招数,那可比自己出手省事多了!”

李逸云心中大惊。结结巴巴地问:“尧、尧帝他老人家一直在耍阴谋?”白龟拍了下他的头,佯怒道:“什么耍阴谋?他在交手之前就告诉过敌人让他先出手,免得吃亏,可没人相信,反倒觉得他在耍诈,抢先出手。而且这也不是重点!重点是‘以静制动,因势利导’的威力!你懂吗?”“懂懂懂!”李逸云赶忙应和道。

喘了口气,白龟接着说道:“追随尧的人、妖数不胜数,法力高强者更是多如牛毛。但说道脾气,还是我与那家伙最合得来。”说到这儿,嘴角不禁现出一个微笑。“正是因此,再加上我们龟族先天上的身体特点,我对他的这一门绝学才领悟的最为深刻,加上我这千年的体悟,即使是他本人,在‘以静制动’上,恐怕也是比不过我的。”

“不过……唉。”叹了口气,白龟神色变得郑重起来:“小子,你听好。你自己的修为已小成体系,若是硬学习我的招数法门只会是事倍功半,所以我要传你的,并不是什么特定的法术,而是这‘以静制动’的诀窍,如你能领会这一诀窍,融入你自身的法术、招式中去,那即使是比你高出一个境界的人,你也或许也能够凭借着这一诀窍找到他的破绽,争得获胜的契机。”

李逸云早已听的两眼放光:“前辈,快教我这诀窍吧。”白龟捋了捋雪白的胡须道:“好,但是你一定要听我的,我让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李逸云此刻哪顾得上细细思量,赶忙捣米似地点头答应……

这几天,唐茵每天都和母亲待在一起,母亲有着说不完的话,她则静静地听着。今天快吃午饭的时候,母亲不知怎的,让她带些饭给李逸云送去。她更愿意陪在母亲身边,但母亲却一定要她去。她只好提起装着饭菜的盒子来到李逸云住的屋子,沿途碰到不少和她打招呼的人,她便冲着对方笑笑,虽然她记得住的人并不多。

到了李逸云的门前,她敲了好半天的门没人答应。这才想起来,今天是李逸云和白龟约定好的日子。于是便又挎着食盒朝着海边走去。远远地向海边看去,“咦?”她疑惑地皱起了眉。金色的沙滩上空无一人。她正要转身回去,却见海中离岸几丈远的地方飘着个黑乎乎的大东西,于是好奇地走上前来看。

那黑乎乎的东西好像是个龟壳。上面还有几个洞。其中有个洞钻出了颗圆形的好像脑袋似的东西,难道这是白龟爷爷的子孙?她心里想。正要转身离开,却见那黑乎乎的脑袋又钻出了一些,露出一截白的多的皮肤。她感到更奇怪了,又仔细地看了看。

“李逸云!”她大叫道。李逸云似是十分费力地伸出头来,略微抬起头来,吃力地道:“唐姑娘啊,你有什么事吗?”唐茵诧异地问:“你在做什么?”“我在练功啊。咦?龟爷爷你回来啦。我能上岸歇一会儿吗?”李逸云朝着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的白龟喊道。白龟瞧了他一眼“还凑合,和我离开的时候相比,只被冲走了三丈,上岸来吧。”李逸云闻言如蒙大赦,用从龟壳中伸出的双手双脚划着海水,笨拙地爬到岸上。

白龟走上前来,向着喘着粗气的李逸云说道:“看来你已能通过辨别海流的强弱,调整自己的动作顺势而为。这样的话,保持在水流中不动也就只是时间的问题了。”唐茵好奇地问:“龟爷爷,你为何要让他练习在水流中保持不动呢?”白龟冲着李逸云努了努嘴:“逸云,给小丫头解释解释。”

李逸云七手八脚地卸掉龟壳,喘着气说:“龟爷爷要教我的是‘以静制动’的法门,顾名思义,掌握这个法门,先要能在对手面前‘静’下来,然后寻找对手的破绽。在修为比自己差的人面前做到‘静’很容易。而若是处在比自己修为高的对手的压力下,保持静止的状态就很难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迫不及待地接过唐茵递过来的饭菜,也顾不上道谢。嘴里嚼着东西含糊地说着:“龟爷爷让我在戴着龟壳,限制住身体的大幅行动后,在不用灵力抵抗海流的情况下保持不动,这是为了让我能够在遇敌之时,能像抵御海流的冲击一样在对方的压力下保持住静的状态,以至于进一步在这样的状态下找寻对方的破绽……对了,晶晶怎么样了?”

唐茵听完李逸云的话,笑了笑接口道:“丹霞娘娘给它看过了,说是再有个三四天便可恢复如初了。”李逸云点点头,手腕一挥便将吃的干干净净的饭碗放在了地上。“这么急做什么?”唐茵惊讶地瞪了他一眼,随手收拾好碗筷,站起身来说道:“那我就先回去了,晚饭的时候我还给你送过来吧。”李逸云头点的像鼓槌似的。

她见状不由得莞尔一笑,又转头对着白龟说道:“龟爷爷您想吃什么?我和娘还有姐姐做给您吃。”白龟哈哈一笑:“这小子吃什么给我准备什么好了,老家伙我没什么忌口的。”唐茵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