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初相逢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059字
  • 2014-06-03 20:03:19

散宏义这句话一出口,乌云乌铁两人立刻从恍惚的神情中挣脱了出来。两人的手掌依旧紧紧地抓着柳玲珑。但已经完全没有离开的意图,目光也转而望向了那已经变成了一处深坑的湖泊。

湖中所有的水都消失的一干二净,作为水源的汉水则似乎悄无声息的改变了水道,再也没有分毫的水流入这片区域。并且,在这诡异莫测的力量之下,这方圆十余里的椭圆形深渊仿佛拥有了生命一般,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地向内闭合。

乌铁斜瞥着眼,双眉紧揪着说:“兄弟,这机会可是千载难逢啊!若能在这里有所收获,可比什么诸侯老爷的赏赐好得多啊!”“好,听你的,我们这就下去看看!”说着,乌云大踏步上前,便要向那深渊中跃去。

“等等!”乌铁拦住了他:“这下面说不定有什么法阵,先用这小丫头探探路。”说着,他手掌在柳玲珑肩头一拍,解除了她的禁锢。柳玲珑的脸早已涨得通红,一恢复了行动后立刻便破口大骂道:“你们这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快放了我!否则我父……”但还没等她说完,乌铁挥掌一推,少女那宛若蒲柳的身体立刻便被抛了出去,跃到了那深渊的上空,重重的坠落下去。她那没说完的话也立刻转变成了凄厉的尖叫声。

“殿下!”姜龙姜虎齐声高叫道。同时,两人已经运足灵力,纵身向前追去。但他们的身体刚刚离开地面,一阵诡异的虚弱之感陡然从丹田中传出,迅速遍及了全身。两人平日里驱如臂使的灵力变得犹如死水般一动不动,他们的身体则重重的砸落到地面之上,掀起了一片尘土。一旁的李逸云瞧着他们狼狈的样子,有些后悔自己之前视而不见的行为了。

“呦!省了我们不少麻烦!”乌铁得意地笑了笑。之后朝着乌云一挥手道:“走!”说着,两人便纵身而起,两柄通体铁黑色的长剑从他们腰间弹出,落在他们的脚下,托着他们缓缓下降,渐渐地没入深渊之中,不见了踪影。剩下的人们站在深渊的边缘,一时间没人说话,呈现着一片寂静的氛围。

“阿仁阿欣,你们过来。“率先打破寂静的,依旧是看上去最为老迈的散宏义。听了他的话,他那两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弟子走到他的面前,恭敬地施礼道:“师父,弟子在。”散宏义双目温柔地瞧着两个弟子,轻声道:“孩子们,我们岐黄门,源自当年辅佐文王武王的散宜生上大夫,他的医术、修为都说是惊才绝艳。但师父无能,门派到了我的手里已经没落的不像样子。可师父不想一辈子都这样,所以我打算下去一趟,若能有所收获,也算对得起我的师父和师祖了!若是我回不来……”老者咬了咬牙,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裹的紧紧的布包,递了过来:“这是为师这些年全部的积蓄,你们可以回乡,也可以去镐京、朝歌,随便去哪里都好,自己谋个生路吧。”

“师父!您别去!”两个少年也意识到了此行的危险,紧紧地拉住老者的袍袖。散宏义眼中也闪过些许犹豫,但最终还是猛的用力挣开两人的拉扯,将手中的布包塞到两人的怀中,纵身一跃,头也不回的跃入深渊之中。

“哈!”一声轻笑响起。那之前救下李逸云的青年已经脚踏松木长剑冲了下去。身形像一团蓝色的雾气般飘忽不定,转眼便消失在人们的眼中。“师兄,我们怎么办?”跟随着王骏的少年之一瞪着眼睛问道。王骏瞧了瞧那还在不断合拢的裂缝,思索了片刻道:“我们也得下去,无论这面世的是何种神器,都不能让它落入歹人之手!你们两个尚未修成元神,一会儿自己多加小心!”说着,他手捏剑诀,背后的长剑划过一道弧线落在他身前。一步跨上剑身,长剑便载着他的身体,缓缓地向下落去,另两名青年尚未拥有能御物飞行的元神。但也可以控制体内灵力减轻身体,于是便凌空跃起,运起灵力跟随着王骏向下方落去。

此时,还站在地面上的除了散宏义两个哭泣不休的弟子,姜龙姜虎兄弟,便只剩下候武、张天宝和李逸云三人。三人相互瞧了瞧,张天宝先开口道:“咱们怎么办?”候武轻哼一声,转头瞧向李逸云:“你提个建议!”李逸云挠了挠头,皱着眉说道:“要我说啊……咱们回去接着喝酒吧,这时候人都走了,刚好落得清净!”“好提议!”张天宝夸张地伸出大拇指赞许道。三人哈哈大笑着转过身,便要朝着屋里走去。

“站住!”一声断喝从他们后方传来,姜龙踉踉跄跄的站起身。他之前竭尽全力想要恢复对灵力的操控,但一直都白费力气。焦急之下再加上体内灵力的失控,他的脸色已经很是难看。

走上前来,他一把抓住了李逸云的衣襟,用力将他转过半圈,双目喷火的问道:“说!是不是你们的酒菜有问题?说!”候武不乐意了,皱起眉有些恼怒地说:“嘿嘿,自己吃坏了肚子别埋怨旁人啊!大家都吃怎么别人都没事?”

姜虎此时也走了过来,他还算镇静,但脸色也是一片惨白。朝着三人一拱手:“几位,今天的事情实在是事关重大,后果之严重不是几位能够想象的到的,还请几位如实相告,否则我们兄弟丧命不说,几位怕是也会有不少麻烦!”他的话说的合情合理,再加上心中有愧,李逸云也不好再隐瞒,于是叹了口气道:“其实你们这事儿吧,我还真知道,你听我说啊……”

听他说完,姜龙姜虎先是愣了片刻,随后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姜虎摇摇头,神色中满是苦涩。姜龙则哀嚎了起来:“殿下,你怎么这样任性啊?不就是没让你随便玩嘛?你也不能这样干啊!唉!”说着,他将双手一推,放开了李逸云的衣襟。

但这一刻,他体内那之前毫无反应的灵力突然暴涌而出,顺着他的双手冲向李逸云的身体。而他一开始抓着李逸云转了半圈,恰巧使他背向深渊的方向。于是等李逸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深渊中坠落了下去。

“你干什么?干什么?”“我不是故意的!”……一阵争吵从头上看不见的地方传入李逸云的耳朵。随后候武那洪钟般的声音响了起来:“小李,把家伙带上!小心些!”说着,只听一阵呼啸之声伴着一件黝黑细长的事物从天而降,朝着李逸云的方向落了下来。

“呦!这老头今天还挺大方,也不知道是什么家伙?”李逸云心中想着。伸手朝着那事物抓了过去,同时顺势一转身,转成了背对客栈的方向,稳住了身体。入手之处传来一阵淡淡的暖意,又十分的熟悉。李逸云借着月光瞧清了手中之物,之前的期待顿时碎成了无数细小的碎屑。候武所说的家伙,就是他这些日子在店中一直用来烧火的那根焦黑木棒。

正想开口骂这老头几句。忽然,一阵若隐若现的香气被李逸云吸入了鼻中。那香气给他的感觉好似春雨后的天空一般,洁净而空灵。立刻将他的注意力从候武的身上转移开来。他抬起头,循着香气的方向望去,只见一道环绕着五彩神光的亮紫色光团恍若九天坠落的星辰一般,朝着他的方向直坠而来,那光芒中包裹着的身影随着与他不断地接近,而渐渐地清晰起来。

那是一名豆蔻年华的少女,看上去比起柳玲珑还要稍小一些,仅有十四五岁的模样。一身紫色的劲装勾勒出她身体那柔和而优美的曲线,微垂过膝的衣摆则飘荡在身后,为她增添了几分出尘之态。月光洒下,少女的瓜子脸被镀上了一层光华,使她那白皙的肤色罩上了一层玉质的光泽。她那双不算很大、但线条极为柔美的眼睛则将月华清晰地映在其中,宛若那消失了的映月湖一般,显露出令人心旷神怡的美丽。

李逸云愣住了。他身体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周围的事物已经完全看不出了形貌,但他只是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人,一动也不动。

瞧着李逸云的目光,少女也也愣住了,两人对视了片刻。少女轻轻地摇了摇头,皱起了她那可爱的双眉。随后她一挥手,一道五彩光芒从她掌中挥出,旋转着缠上了李逸云的身体,缓慢而有力地向上一托,将他下坠的速度降到了极慢的程度。接着,少女又瞧了他一眼,似乎对他的神情有些不解。然后便驾驭着脚下五色光芒一闪而逝,没入了下方的黑暗之中。

空灵的香气也随之远去,李逸云这时才回过神来,瞧了瞧自己拿着烧火棍发呆的模样,不由得自嘲地笑了笑,随后一提体内的灵力,稍稍加快了速度,也随着朝下方落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