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方外仙踪(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351字
  • 2014-07-18 23:27:13

绕过了一片树林,一面巨大的岩壁呈现在众人眼前,尽管正受人挟制,但李逸云仍不由得被眼前的情形震撼住了。阳光的闪耀下,百丈高的山壁闪烁着淡淡的金光,像一面巨大的镜子般矗立在那里,映照着整片天地。在它的下方,许多浓绿的灌木贴着岩壁生长着,与光滑的山壁相互辉映。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让李逸云生出一种渺小之感,他甚至想向着对着山壁躬身施礼,对那无形无质的自然之力顶礼膜拜。

而在山壁的正下方,一朵巨大的莲花形岩石随着他们的靠近渐渐清晰起来。那是一名身穿白衣的女子,她端坐于莲花之上,看上去好似不足三十岁的模样,但一双眼睛却浸满了沧桑。论起容貌,她远远称不上绝色,但一眼望去,便有一股圣洁之气扑面而来,让人心生崇敬。

二人被押着来到近前,众人便齐齐施礼,齐声道:“参见娘娘!”接着,那带头之人走上前说:“丹霞娘娘,这两人是我们在海边发现的,带来请您处置!”丹霞点了点头,看了看他们,眼光扫过李逸云拖拉着的左臂和无精打采的晶晶。微微一皱眉,放在膝上的手掌如鲜花开放般张开,两道碧色的光芒从他的手掌射出,一道将李逸云的肩头笼罩在内,另一道则覆盖在晶晶身上。

霎时,一股舒适的感觉攀上李逸云的心头,体内仅存的少许灵力随着这股灵力的入体被激活了,自行按着疗伤的法门开始运转,他的整个身体也隐隐有碧光闪烁。片刻后,光芒便徐徐消散了。李逸云惊奇地发现。自己碎裂的骨骼已完全愈合,轻轻地动了几下,还有些微滞涩,却已经没有了疼痛。

转头瞧去,晶晶软塌着的四肢也似乎恢复了些力量,不过仍在呼呼大睡。“多谢丹霞前辈,”李逸云躬身施礼。丹霞微笑点头:“举手之劳,不必在意。说说吧,你为何会来这海外之岛?”

李逸云刚受了恩惠,便也不隐瞒,将他潜入虞部圣城,探寻遗迹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只是将之前在越部的行为略了过去,自己的师承也未曾提起。丹霞听后点了点头,也不追问。转过头来冲着那白衣少女问:“姑娘是虞部人?可否告知姓名?”那少女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惜字如金的答道:“虞凤!”

“哦?”丹霞的目光有些了变化:“是虞凤姑娘啊。据实相告,贵部十六年前曾血洗我部。与姑娘想必那是还是无知幼童,不应责怪于你。但众多族人却未必都能释怀,放你随意走动,若是有所冲突,反是不美,这样吧。”正说着话,丹霞素手一扬,一道白中透绿的光华朝着虞凤砸了过去,虞凤猛的一挣,便挣脱了按着她双肩的人,随后用运足灵力的手掌斩向半空的那团光芒,但出乎她的意料,灵力像泥牛入海般无影无踪,而那道光华也在砸中他的双手后,在众人眼前显出原貌。

那是一只狭长的白玉瓷瓶,瓶中还插着一根碧色柳枝,透出勃勃生机。不过虞凤可没心思欣赏这份美,不知怎的,她的双手已和瓷瓶紧紧地黏在一起,而瓷瓶也传来一份惊人的沉重,那绝不是这样大小的瓶子该有的。更奇怪的是,这股沉重并未将她向下压制,却吸引着她周身所有的力量,让她无法移动分毫。

瞧着她目瞪口呆地被定在原地,丹霞“嗯”了一声,看着她说道:“这段时间,你就先待在这里吧。”一招手,虞凤只感觉瓶上传来一股大力,身体不由自主的朝前走去,直到丹霞的身侧才停下来。身体便又被定在了那里似的,一动也不能动。

丹霞朝着李逸云笑了笑:“李公子可随意走走,阿信,你陪李公子四处逛逛,若是李公子疲劳了就由你安排住处。”“是。”那被叫做阿信的青年答道。他正是那个先前因李逸云左臂疼痛而放手的壮实青年。听了这话,李逸云又看了眼满脸怒容的虞凤,从身边人手中接过依旧睡着的晶晶,朝着阿信微笑了一下,跟着他的指引转身前行。

身处的岛屿有多大,连岛上的人也说不准。几千人的部落聚居之处在岛屿北部,部落中曾有人往南摸索,走了十余日才到达尽头。据阿信所说,岛上的人原本追随帝尧,尧去世以后便追随尧之子丹朱。称为陶部,以陶、唐、丹、朱为姓。舜斩杀丹朱后,他们便迁居到苍梧之野。后来舜晚年居于苍梧之野,建造圣城,便让随他而来的虞部与陶部共同居住在圣城。

本来两部相安无事,但三十余年前,陶部一名为陶玉的少年,被慈航真人收为弟子。这倒是与李逸云颇有渊源。慈航真人乃是元始天尊的十二个弟子之一。五十余年前,元始天尊与其十二个弟子辅助周武王推翻纣王以后不久,元始天尊仙逝而去。他的七位弟子于昆仑上开门立派,是为昆仑派。最出色的弟子灵宝道尊却出人意料的没有留下传人。相传他已看破俗世,归隐田园。而其他几位真人更是杳无音信,没想到慈航真人的传人居然在此。

原本陶部所修炼的灵力便偏向木属,五行木生火,所以虞部无形中隐隐压制着陶部,但陶玉得了慈航真人的传授,结合自身所学,修行十余载,悟出了“创生六觉”,更是不到三十岁便臻至羽化之上的造物之境,在苍梧之野的名望无人可比。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当时的虞部族长,担心虞部从此被陶部压制,便心生诡计,在十六年前借宴饮为名,将毒药给陶玉服下,趁其毒发之际一拥而上,以全族精英几乎死伤殆尽的代价,将陶玉以及其余宴会中的陶部众多高手尽数杀死。之后又一不做二不休,倾全族之力进攻陶部,陶部群龙无首,一时死伤甚众,陶玉的妻子丹霞带领剩余的族人乘船来到岛上,又与陶部的守护神兽白龟合力布下“混元双极印”,在岛屿的周围布下无法通行的结界。

只是白龟早年曾受过创伤,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旧伤发作,在海中翻滚腾跃,将海水搅得波涛汹涌。此时结界也会出现些许漏洞,但位置却是无法得知。按阿信的说法,两人能来到这岛上,实在是万中无一的巧合。至于离开,阿信倒是并未多言,只是说等到五个月后,结界便会自行解除,而在那之前,任何人也无法离开。另外,李逸云觉得丹霞的状况似乎有些不寻常,于是便向他询问,但对于这事,阿信也是模棱两可,最终李逸云也没问出什么。

知道了想离开此地不是心急就能办到的,李逸云便也静下心来。和阿信在部落中走了大半天天,也谈了大半天天。李逸云看到了不少异于中土,甚至苍梧之野都不曾见过的事物,如长在树上的人头大小,称为“椰子”的圆形果实,四肢扁平,在陆地上爬行困难却擅于游泳的巨大乌龟……不知不觉天色已转暗,李逸云跟着阿信和众多的陶部人共进晚餐。众人十分热情,李逸云很快便和大家熟稔起来。

晚饭后,阿信带着李逸云来到一间竹屋,向他告辞:“李兄今日便在此休息吧,明日若是想找小弟,可到铁匠铺来寻我。”李逸云抚着晶晶吃的滚圆的肚子,点头应了一声,转过身去,却又回过头来,支支吾吾地说:“那……那个,丹霞前辈她、她不会让虞凤姑娘整夜都受罚吧?”阿信听了,先是一愣,随即释然道:“丹霞娘娘心怀慈悲,旧日仇恨早已不放在心上,更别说虞姑娘只是无辜。她只是恼她冷冰冰的性子,小惩大诫吧。”“哦哦,这样就好。”李逸云嘴上答着,心里却不禁涌起少女那唇齿的芬芳,有些神游物外地转身走入竹屋。

见李逸云进屋,阿信也转过身去,走到不远处一间竹屋前,轻轻地敲了敲窗子,一声有些慵懒的娇嗔传出:“谁呀?”“是我。”阿信小声说。那边的声音也变得细小了“等着。”不一会儿,竹屋的门轻轻的开了,披着衣服的少女急匆匆的奔出来,边走边说:“坏家伙,这么晚了叫人家出来做什么啦?”

阿信嘿嘿一笑,露出一丝真挚的喜悦,从口袋中掏出一块青色玉佩,递了过去。迎着月色,玉佩闪着温和的光华。“好漂亮!”少女低呼道。随即却转为不悦:“这是谁家的?赶紧还回去!”阿信赶忙说:“阿莲,你当我做贼么?这不是部落里的东西啦,这是我今天早晨在海边捡到的,八成是顺着海水冲过来的。为防万一我还特地问了好多人呢。没人认得这东西。”阿莲瞪着的眼睛这才转为温和,笑着接过玉佩,在阿信的脸颊轻吻一下,红着脸说:“明天见。”接着小跑似的进了屋里。阿信站在原地,抚着脸颊嘿嘿笑了几下,随即也转身离开了。

回到屋中,阿莲正要睡下,一声咳嗽声却从里屋传来。“阿娘!”阿莲惊叫道。里屋传出慈祥的声音:“阿莲啊,是阿信那小子吧?”阿莲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嗯”了一声。随即说:“都怪他,这么晚还来,把娘吵醒了,我明天就骂他!”那老妇人笑了笑:“好啦,是我年纪大了,睡的不踏实。来,我看看他送你什么了?把你乐成这样。”

阿莲先是走到一边,从壶中倒了碗水,之后才走到里屋。把水递给老妇人:“娘,你先喝口水。压压咳嗽。”说着另一只手将玉佩递了过去。老妇人点点头,端过水碗凑到嘴边。空着的手接过玉佩,拿到眼前细细端详。阿莲则低着头,不好意思的看着脚尖。

“啪!”地一声,瓷碗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