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深入虎穴(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107字
  • 2014-07-17 00:17:28

头痛欲裂,李逸云用力挥拳击中额头,用更强烈地疼痛遏制住那从内而外的刺痛,勉强地在空中稳住身体,没有坠下去。与此同时,他听到后方传来一声铿锵有力地喊声:“凤儿,把他拦住。”

李逸云心底一凉,连疼痛也暂时忘记了。身影一晃,躲过后方射来的火光,又连忙一振缥缈剑气,荡开了前方凌空射来的剑光。单手成剑指笔直向天,一道与他背对背站立在日月五行轮上的身影仿佛星光凝成般无声无息的出现了。正是李逸云“天火同人”练就的分身,与上次不同,这次的分身不再是单纯的银色,而是与李逸云看上去完全相同,连睫毛也毫无分别。

经过这些日子的淬炼,李逸云的分身已经进入了第二层次,此时的分身,实力比起之前也大大提升,大致相当于李逸云八成的修为。召出分身后,李逸云已然站立着,一动不动。分身却用双手结出一个繁复的手印。然后,他的身体在一瞬间仿佛燃烧般化为了一道光焰,将李逸云的身体包裹在内。而李逸云的额头上再次出现了图案,这次不是日月五行轮的图案,也不是晶晶的那双羽翼,而是一副上离下乾的卦象图。濒临绝境,李逸云再次使用出了将分身燃烧的“火天大有”。

毁掉修炼多日的分身,孤注一掷的施展出这一招后,李逸云在周身若有若无的光芒中抬起头来。他侧过身,让这两人处在自己的前方两侧,避免前后遇敌的情形。

身后的追赶者先一步来到他近前,那是一名看上去五十余岁的老者,一身金红色战甲,手中持着一柄火红色的羽扇,随着他手腕的挥动轻轻摇晃着,一股股浓郁的炽热气息从其间散发而出。他微垂着头,花白的双眉之下,因消瘦而深陷的眼窝透出冷冽的目光,盯着李逸云不放。

而前方拦截之人也在月光下露出真容,那是一名与李逸云年龄相仿的女子,肤色是在苍梧之野少见的雪白,左侧的嘴角有一枚红豆大的美人痣,丝毫不减美丽,反而为她增添了一种特殊的美。但有些不协调的是,她的神色却十分冰冷,一双妙目冷冷的瞧着李逸云,在一朵红色莲花之上亭亭玉立着,右手剑指前指,随时准备出手。

“羽化高手!”李逸云瞧见老者的那身战甲的第一刻便意识到对方的实力。强行按下心中的恐惧,他顶着头颅的剧痛击中精神,紧紧地盯住面前的两人,丝毫不敢放松。

沉默片刻,那老者先说话了:“小子,你擅闯我族禁地,不怕死吗?”李逸云心中紧张,但仍故作轻松地大笑起来,为自己撑足气势:“我不过是想要进入舜帝遗迹瞻仰一番,有何罪过?反而你们一族竟然将舜帝遗迹化为你族所有,真是太过自私了!”

那老者冷笑一下:“死到临头还废话,凤儿,动手!”瞬间,两柄火红色剑光划过美丽的弧线朝着李逸云疾斩而去。李逸云静立不动,一道银蓝色光柱从弯月上倾泻下来,笼罩在李逸云身周,猛地一抬头,银蓝色的双眸射出一道光芒!一老一小两人的双眼与那目光对了个正着,同时感到一阵恍惚。而就在这一瞬间,李逸云已从他们的身前消失了。一道凌厉剑气也从老者的后方无声袭来。

这种法门,便是《七曜谱》中的月遁之术,李逸云还是初次在实战中使用。与五行遁法不同,日遁与月遁没有五行法术那样的无穷变化,而是只有一种法门,名字也就称之为“日法”、“月法”。而更特殊的是,这两种法术发挥威力的最主要原因不在于灵力的多寡,而在于施展者的心境。只有心境与日月之力相合,才能将日法与月法的威力发挥到极致。心境与日月的波动越契合,法术的威力也就越大。

古井无波,这就是李逸云此刻的心境,虽然身在战场,他的心却像空中的明月一般,凌然高绝,视敌人如无物,视自己如无物,将自身置于天地之外,俯视着大千世界,人事变迁。

一缕缕精纯的灵气随着月华注入李逸云的体内,快速地回复着他的消耗。而在月华的加持下,他的速度、感官变得更敏锐,魂魄之力也变得更纯粹、强大。也正是凭借着这一优势,他才能模仿少女之前对他的攻击,以魂魄之力干扰对方的精神,然后迅速移动到老者的身后,发起反攻。

不过对于羽化境界的高手,这些花招显然是不够看的。一瞬间,老者的目光便已恢复清明,他的嘴角勾勒出一丝冷笑,连头也不回,只是右手向后方划过一道弧线,掌风将李逸云笼罩在内。李逸云忙将剑光横扫。两股力量相撞,之前一直无往不利剑光竟然连阻碍的作用都没能起到,从老者手掌上挥出的火红色巨掌毫无滞碍地击中李逸云的胸口,将他的身躯像一只风筝似的击地横飞出去。

攻势太过顺利,老者反而心生疑惑,看李逸云之前的气势,不像是连一招也接不住的样子啊。难道……他猛地一转头,李逸云早已借着老者掌风的推动,从后方朝着那尚未从李逸云之前的魂魄干扰中完全摆脱的少女飞掠而去!

从一开始,李逸云的目的就不是打败老者,他知道,即使是自己底牌尽出,也不可能弥补两人境界上的差距。而这名少女,年纪轻轻便修为颇高,老者对她的称呼又十分亲切,想来两人关系应该不会一般。因此动手之时,李逸云的目的便是控制住实力较弱的少女,再迫使老者放自己离开。

借着老者的掌风,李逸云一转眼便靠近了那仍处于恍惚中的少女,探出手臂,抓向少女的脖颈。此时,老者发出的红色剑气已射向李逸云探出的手臂。李逸云不退反进,一按少女的肩头,一个筋斗躲过老者的剑气,来到少女的身后。此时少女的神智也已恢复。转过身,缠绕着火焰的一拳击向李逸云。

瞧着这一拳,李逸云微微一笑。论起近身搏击,他从风沐翎那里学到的乾坤手可是神妙无匹。当下单手斜向探出,准确轻巧地将少女的手腕抓在掌中,而同时,他的另一只手已如迅雷之势击中少女的额头,灵力随之而入,封住了她的元神,又顺势使了个定身法,将少女的身体也定在原地。

扯过已无法动弹的少女,李逸云将她挡在已靠近的老者与自己之间,有些得意地说:“前辈,这位姑娘应该是你们一族的吧?年纪轻轻便有如此修为,可说是不易啊!”那老者站在原地,冷冷地瞪着他说:“小子,你敢威胁我?”

李逸云露出他做店小二时那招牌式的笑容:“怎么敢呢?我只是不希望前辈后悔自己的决定,所以提醒前辈一下。”老者哼了一声:“好!你怎样才可放回凤儿?”李逸云直视着老者:“一会儿我带这位姑娘去海边走一走,希望前辈别打扰,待我潜下水之后,前辈自可带姑娘走。”老者瞧着他,想了想,跟着不动声色地说:“那好,就依你所说。滚吧!”

李逸云嘿嘿一笑,紧绷的神经也略略放松了一下。就是这一瞬间,老者动了,一道金红色的火焰剑光以闪电般的速度破空而来,爆炸般的能量一瞬间将李逸云笼罩在其中,封死了他所有闪避的方向。

“原来之前他不动是一直在蓄力!”李逸云猛然醒悟。二人距离不过一丈,李逸云即使不带着少女,也已无法逃开这一击,眼看着少女和李逸云两人就要被剑光先后穿透。在这一瞬间,李逸云动了,他突然转到少女面前,将她护在怀中,将所有灵力灌注在后背,迎上了这一剑。

“轰!”剑光击中目标,其中的灵力毫无保留地爆裂开来,将四周的空气都引爆了。相拥着的两人在气浪的推动下在空中斜着朝下砸落,“扑通”一声,落入了海中。老者冷笑一声,身形一动,便朝着二人下落的方向掠去。

这时,一直平静的大海突然波动了起来,海水瞬间翻滚着,一浪又一浪的涌向岸边,颜色不知何时竟变为乌黑。数丈高的大浪凌空而起,仿佛一张黑色巨口向老者袭来,即使以老者的修为,也不敢与之抗衡!

身影一动,老者已经出现在数十丈高的空中,避开了浪头。一波又一波的海浪不断袭来,片刻间便将海岸附近十几里的土地全部化为一片汪洋。

老者面露怒容,恨恨道:“那个老怪物,又在闹事!若不是我现在还处在太清雷劫的虚弱期,定要收拾你!”说着,他心想:刚刚动用的法力有些多了,怕是又要静养一阵子了,虚弱期恐怕也得延长了。不过那个小子中了我蓄力的一击,已是必死无疑,只是凤儿有些可惜了,卷入这老怪物翻滚起来的大海之中,怕是连尸体也寻不到了。

想到这儿,他的目光似乎有些黯然,不过瞬间恢复冷冽,无言地转过身,身影一晃,便消散在黎明前最深的黑暗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