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千里诛杀(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679字
  • 2014-07-11 23:24:51

将近半年的时间中,李逸云虽说一直在为越部所谋划,但修炼也没有搁下,再加上那即使有药物克制,依然会偶尔轻度发作的五毒咒的刺激,李逸云无论是神识还是灵力,都有着大幅的成长。

这一招之下,他便大致的了解了几个对手的实力。他之前有些紧张的心情也随之平复,即使是身着五团火焰的那两人,也不过是刚刚渡过玉清雷劫,与他半年前的实力不相上下。

轻盈地从高处下落,日月五行轮在他的背后迅速升起。手中随即亮起了璀璨的剑光,背后的七彩光轮中,则喷薄出的碧蓝色的水属灵力,呈螺旋状缠绕在缥缈剑气之上。紧接着,李逸云一个横劈,将五人反击来的火属性灵力纷纷劈散。

五行轮转,蓝色的水浪转成了凝实的土属性,黄色的光芒像一只巨大的拳头,向着当前一名敌人胸口撞去。五行火生土,那人的火属性灵力反而使李逸云的攻势有越发强盛的趋势。

见此情形,那人连忙收敛灵力中的火属性,将灵力灌入手中的巨刀,巨刀被注入浑厚的灵力,宛若膨胀了几分一般,随着他的劈斩迎上了李逸云的剑芒。若是抛开其他条件,即使李逸云的修为稍胜一筹,但在对方全力以赴的反击之下,也难以在片刻间分出胜负。但缥缈神剑乃何等神器?即使是仅余剑灵,却也有着寻常武器无法匹敌的威能!毫无停顿的,那坚硬巨刀在剑芒的照耀下如春雪消融般化作点点的银光,李逸云的剑芒势如破竹,径直地劈如那人的额头,一瞬间毁灭了他的魂魄。

毫不停留的撤回剑光,李逸云像陀螺般原地一转,躲开了其余几人的攻势。弹起身来,左手一拳击出,火红色龙头拖着长长的尾焰击向之前被伤心水箭击中最多的那人。

那人刚要运足灵力还击,突然感到心脏处传来一阵剧烈的刺痛,痛得他刚刚聚起的灵力瞬间溃散。眼看着龙头而来,将他瞬间吞没。伤心水箭以“伤心”为名,自然是针对心脉发动攻势,只是在攻击时采用的方式是无数细小的冰晶,钻入对方体内后在于心脉处聚拢,之后才全力爆发,因此不易被发现。

而之后的火龙,乃是李逸云的又一杀招“万钧火”,龙头看似只拳头大小,实则在龙头内部有着仿造人体经络构建的通道,从而灵力能以流动的方式在龙头内部压缩,遇到碰撞时便会将所有的能量在一瞬间爆发出来!那人之前便中了伤心水箭的攻击,又怎能抵挡住这一下的爆发?“啊——啊!”烈火及身,那人发出厉鬼似的嚎叫,不过只几个呼吸间便轰然倒地,在一阵皮肉焦臭的气味中化为片片灰烬。

听到他的喊叫,李逸云不禁心底抽痛,生出一丝自责,不过转瞬间回想起白日中那人看着少女的淫邪目光,自责之感烟消云散。五个敌人只剩下了三个,趁着李逸云因自责的功夫,那身有五团火焰,修为较深的中年汉子向两侧伸出闪烁着金红色光芒的食指。点中了身边两人的眉心。那两人额头冒出丝丝暗蓝色雾气,眉宇间的痛楚消失不见。

逼出了李逸云的伤心水箭,他接着对那两个人说:“你们走,回去报告族长,越部图谋不轨,宜速剿灭之。”显然,他已经识破李逸云的身份。听到这话,李逸云赶忙从因自责产生的恍惚中醒悟过来,灵力运行一周天,恢复了些许释放“万钧火”消耗的真气。缥缈剑再次出手,剑光横斩之下,将对面三人尽数笼罩其中。

这时,就见之前说语的中年人紧握了双手,额头正中射出一道金红色光芒,李逸云顿时感到无比炙热,让他想起了黑火宗炼渊的气息。只是比起炼渊的黑火,这金红色的光芒不带一丝邪气,但却更加浩大雄浑,让人无处闪避。之前他那无坚不摧的银白色剑芒在这金红色光芒映照下,竟然有了溃散的迹象。

紧接着,一片金红色宛若孔雀开屏般在他眼前展开,向着他蔓延过去。见势不好,李逸云慌忙跃入半空,日月五行轮由背后飘至脚下,稳稳地将他托住。而对面的中年人也升到空中,此时他全身闪耀着金红色的光芒,脚下悬浮着一团血色云霞,额头中央还一团金红色的火焰在不停地吞吐着光芒,呼吸一般聚集着天地灵气。而他所散发的气息也远超之前。

秘法!李逸云心中一凛,秘法是一种能在短时间发挥出超过自身实力的方法。虽然对身体的负担往往很大,但却能在瞬间逆转局势,起到起死回生的作用。

心念电转,李逸云不敢怠慢,日月五行轮加速旋转,同样疯狂的汲取着四周的灵气。同时,光轮的五片“花瓣”各自射出一道光柱,在李逸云的头顶上方交汇在了一起。

再不容李逸云多想,对面的男子已经攻了过来,没有任何花哨的招式,那人在空中用力一踏,拳头夹着金红色的火焰像离弦的箭朝李逸云射去。

面对着他的攻势,李逸云暗自揣度:“盈不可久,如此揠苗助长之法定无法持久,火生土,我只需用土属真气撑过几合,待你气势稍弱,胜负自分。”身随心至,他左手向前推出,包裹着黄色光芒的手掌,迎上金红色的拳头。

出乎意料的,一股钻心的疼痛从掌心透入,李逸云连忙双脚用力一踏,身形暴退。低头一看,掌心上赫然出现了一块指甲大小的黑斑,一层薄薄的皮肉随风飘散。拳掌相交的瞬间,炙热之感便穿透了他的灵力,李逸云立刻后退,没想到还是受了伤。违背了五行相生的道理般,他的土属性灵力没能起到一点的阻隔作用。

其实李逸云早就发现,这些人的火属性灵力要比他的炙热许多,之前用万钧火解决那个敌人,纯粹是以量取胜,将近五成的修为都压缩在那一击中,还是配合了之前的伤心水箭,才能一举奏效。而在对方使用秘法实力突增后,火焰的温度与破坏力大大提升,已经不是李逸云的五行灵力能够抵抗的了。

这不是寻常火焰!李逸云心想。思索间,只见对方额头的火焰图案变得更耀眼,他双手合拢,一道丈余长的火焰巨刃瞬间燃起。不给李逸云分毫喘气的时间,对方再次合身扑上。

李逸云把心一横,双手握住缥缈剑光,向上高高举起,身周的光柱由五彩变为碧绿,继而闪烁着红、黄、白,最后化为深邃的蓝,颜色对应着五行灵力,李逸云在一瞬间将灵力以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最后以金生水转化为水属灵力,五行相生一周天,灵力远胜于初始之时。脚上一用力,身躯带着光柱像螺旋般旋转,腰部一弹,双手在前,以剑为前端,像一柄横着的巨大陀螺插向对方。

“轰!”的一声,李逸云增强版的风卷残云与对方的蓄势一击撞在一起,立刻引发了爆炸,两人被冲击波弹得飞上半空,又“嘭”地砸在了地上。两道身影则在落地后又立即弹起,在平地上奔跑着冲向对方。银色的剑光和金红的刀芒携着滔天的气浪撞在一起,怵然不动。

止住脚步的两人双目平视,狠狠地瞪着对方。终于,那红袍人额头上的火焰黯淡了下去,眼中的神采也像熄灭的火焰般黯淡下来。“呼”一阵风吹过,那人的身体竟化为比沙尘还细微的粉末,消散在风中。那金红色刀芒失去了持有者,竟还维持了片刻,才慢慢消失。

“呼——呼——”李逸云坐到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好一会儿才站起身。“大哥,搞定,这是刚才从你这儿跑出来的。”晶晶走了过来,巨大的爪子一挥,扫过来三具面目全非的尸体。一抬头,那银色的分身也已来到他面前,微微一笑便走了过来,与他重新合二为一。

三十余名少年也从四面八方走来,一起朝他行礼道:“公子,虞部众人已被全歼。”李逸云喘了口气,抬起头问:“好,我方有无伤亡?”一名领头的弟子说道:“回公子,晶晶大人支援的很快,除了几人受伤外无人折损。”

此时,晶晶又变回了小猫的模样,轻巧地爬上李逸云的肩头,得意地说:“大哥,我现在的实力可是能稳稳胜过玉清级别的所有修道者。比你可还要强一些哦。”李逸云瞧着他:“瞧给你了不起的!那你感应一下,敌人是否已全部消灭?”晶晶闭上双目,神识如波纹般向四周扩散着,李逸云倒是没什么感觉,但晶晶的神识极为强大,虽不是针对众人,却依旧使那些少年感到些许压抑,而那些毫无修为的人更是头痛欲裂,纷纷嚎叫起来。

片刻后,晶晶睁开眼,神识收回体内,众人的不适之感才随之消除。“五行结界之内的方圆百里,除了我方之外,已不存在有修为的人。”“好!”李逸云转过头,看着身旁的一个少年:“通知负责布下五行结界的五位族人,将结界缓缓收拢,到我这里后再把结界撤去。”

少年们点了点头,其中便有人转过身去,发出一声长啸。片刻后,五名少年高举双手,从四周走了过来,来到近前,便可发觉他们手正发出淡淡的光芒,沿着五行相生的次序形成一个半球形的护罩,将众人围在其中。原来李逸云怕有人逃跑,在之前就安排好五名少年布下了这起阻挡作用的五行结界。

走到近前,李逸云才发现几人嘴角都有血迹“有人曾试图逃跑?”他问道。未等少年说话,晶晶抢着答道:“嗯,还是个元神级别的。被我解决了。”李逸云朝着那几个少年点点头:“辛苦大家了。”他站起身来,沉声道:“仔细搜索所有尸体,把他们的衣物,身上之物全都除下,尸体就地烧毁。”

接着他又指了指不远处的被几名少年同样以以五行结界围住的其他部落的奴隶。“找一只乾坤袋,哦,就是虞部装粮食的灰布口袋,把他们装在里面。”

不一会儿,一名少年双手各拎着一个口袋走了过来,后面十几个少年双手也都各拎着一个口袋,领头的少年走上来:“公子,这两只口袋分别装着其他部族的人和从尸体上除下来的东西,其余的口袋装的都是粮食。”李逸云一拍手:“好!准备撤退。晶晶,靠你了!”“嗯?什么意思?”“载着我们回去啊。”“啊?这么多人……”“别磨蹭了,你不是总说你自己多厉害嘛。”“那……好吧。”“快点快点,这尸体烧起来还真臭啊。”

夜色中,一只长度超过十丈的巨兽掠过夜空,划过一道弧线,由西向东飞掠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