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千里诛杀(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194字
  • 2014-07-10 22:35:15

“嗯!这个不错,虽然年纪有点大,不过,嘿嘿……”一个身穿红袍的男子歪着脖子坐在红木的长椅上,双目中透出毫无遮拦的淫邪之色,他直盯盯地看着叶青,因纵欲过度而苍白的脸上,涎水顺着嘴角看看落下。

瞧他的样子,站在一旁的郑野双目中顿时闪过一丝怒气,但立刻又被他压了下去,他笑着走上前来,拱手道:“虞公子,您有所不知,此女子略通医术,我们部族有个头疼脑热的可都指望着她呢。您看这……”

那男子用手捋了捋寸许的山羊胡:“这个,本公子一向是慈悲为怀,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也就不要她了,不过你怎么着也得意思意思呀!这样吧,再加五十万斤米!”“这个……今年收成不好,您看看,能不能少点?”郑野低声下气地说。

那男子不耐烦地一摆手:“不用跟我哭穷,五十万斤,少一斤都不行!”郑野低下头,眼中的杀气宛若刀锋,等他抬起头时,却又是满脸的笑意:“那好,如公子所言。阿石阿土,快去安排人手搬粮食。”说着,他浑不在意地将面无表情的叶青推到身后,叶青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一句话不说,转身走远了……

望着摆放好的堆积如山的粮食,那姓虞的男子嘿嘿一笑,向身边的一个男子说道:“把粮食装起来。”那男子闻言,立刻从腰上解下一个灰布口袋,双手撑开袋口,对着粮食堆喊了声:“收!”也不见有风刮起,地面上的粮食就那么凌空一袋袋的飞入灰口袋中。不一会儿地面就变得空空如也了。

那人手中光芒一闪,灰布口袋又变的平平无奇,被他挂在了腰间,他继而禀告道:“公子,共重五十一万斤余,去掉袋子,应是足有五十万斤。”虞公子笑了起来,拍了拍郑野的肩头:“你小子果然言而有信,废话不说,我走了!咱们来年再见啊,哈哈哈。”说着便登上了一旁早已备好的一顶金红色的轿子,四名轿夫抬起轿子,一转身,朝着远离越部的方向前进。

一同出发的,还有一队四十多人的队伍,他们分成两列,中间夹着百余名绑缚着双手,又用绳子将脚踝连成一行的青年男女。见人群渐渐地走远,阿石一脸义愤的对郑野说:“这个虞炽,真是欺人太甚!”郑野哼了一声,冷冷道:“放心吧,他没几天活了。”阿石点点头:“嗯,李公子神通广大,一定能要了这王八蛋的命!”

虞炽对他们的话自然是一无所知,依旧是我行我素。这天,他坐在轿子里,心里面美滋滋的想着:今年光是从从东方各部族就多收了一百多万斤的粮食,待收完西方,定能比往年多收上两百万斤,青年奴隶我也多要了不少。爹嘴上说让我减少收粮受奴隶,以为我不知道他这是装?冠冕堂皇!我就不信他看见这些东西不高兴?到时候,我求他把小师妹赏给我,还不是手到擒来,嘿嘿……

他在轿中浮想联翩,而外面的世界却已经开始涌现出暗流。奴隶的队伍中,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年瞧了瞧走在左右的看守,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紧走两步,凑到身前一个看上去有十五六岁的青年耳边,悄声道:“公子,我们走出来足有半个月了,到底等到何时啊?今天可有个小子对婉儿动手动脚啦,虽然被婉儿用幻术应付过去,不过这可不是长久之计啊。”

那青年自然是李逸云假扮的,五行灵力与人身体的各条经络相合,凭借着它们,李逸云控制骨骼筋肉,把相貌身形改变的稚嫩一些自然不是难事。每年夏季,虞部都要从各部征收粮食,而每隔五年又要每个部落提供五到几十名青年男女作为奴隶,今年各部族收成欠佳,又刚好赶上要交奴隶。李逸云瞧准了这个时机,打算浑水摸鱼。于是他带领着几位已修成内丹的少年充当奴隶混入了队伍,而在得到鲁庭的支持后,广部的奴隶也变成了李逸云安排的人,这两个部族的奴隶数目加起来已经超过了一百,而押解者却还浑然不觉。

听了那少年的话,李逸云略一思索,沉吟道:“我估计着,现在我们已经绕了小半个苍梧之野,应该接近处在虞部正西的夕部了……好!你找机会知会一下其他的人,今夜我们就动手!”那少年点了点头,重新退了回去,低下头,什么也没发生似的继续朝前走。

走着走着,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虞部的看守呼喝着让众人燃起火堆,又为虞炽搭好特制的帐篷,这才将解开了人们的一只手,叫他们开始吃饭。数百人正吃着饭,就见虞炽从帐篷里走了出来,他环视了一圈,撇着嘴朝众人喊道:“你们知道吗?你们知道你们有多走运?为我们虞部劳作,那可是你们的荣幸啊!那个,左边数第二个,小妹妹,你一会吃完饭到我帐篷来,哈哈。”说罢他转过身,一步三摇的往回走。而在他身后,几名虞部的士兵走上前来,便要去拉扯那被他看中的少女。

忽然,正前进的两名士兵感到一阵清凉的风拂过,他们心中顿时传来一阵危机之感,但紧接着,他们那两个头颅便坠落在地,丧失了继续思考的能力。而那道清风则毫不停留地继续向前,笔直地拂向虞炽的后背。

虞炽的修为也已达到元神级别,神识立刻感应到了这似缓实疾的攻击。但他整日纵情声色,又养尊处优,从未遭遇过危险。仓促之下手足无措,只能勉强撑起护体灵力,盼望能撑得片刻。与这攻击相撞的一刹那,护体灵力瞬间便被洞穿,虞炽只觉心口处一片冰凉之感,他低下头,便看见一截银色的剑尖从胸口透出……

一脚将虞炽的尸体踢倒在地,李逸云冷冷的瞧着围上来的数十人,也不搭话,右手一挥,一道银色身影出现在他身侧,看长相竟与他一般无二。这时,离他较近的五六个人已经冲了上来。他看也不看,一抚额头,眉心正中一对羽翼图案亮了起来,一只背生羽翼的小猫凭空出现在他的面前。

作为两人缔结的契约,李逸云与晶晶额头上的印记不仅拥有感知对方状态的能力,自然也有契约最基本的隔空召唤的能力,距离有些限制,但晶晶一路上一直悄然尾随,自然是呼之即来。

刚一现身,晶晶便张开嘴发出了一声巨吼,吼声震耳欲聋,仿佛要贯穿天地一般。那冲上来的五六个人顿时感到精神一阵恍惚,接着便是“铛”的一声,他们的兵器全被那从李逸云手中生长出的银色巨剑拦腰斩断,而几乎就在同时,站在李逸云身旁的那银色的身影像清风般一扫而过,这些人的咽喉上顿时出现了细而深的血痕,他们也丧失了全部的力量,纷纷跌倒在地。

这便是李逸云用天火同人炼出的分身,之前在黑火宗之时,因为时日尚短,分身上未炼成便被李逸云用火天大有炼化。而这一次,这一招源自上古的奇术,终于在李逸云手中再现。

经过多日的修炼,李逸云也不过达到这招的第一重境界,分身所具有的实力,仅有自身的一半,以灵力多寡判断,比起元神境界的水准还差上一线。但就算是这样,也比那些要从体内分离灵力的普通分身法强出出百倍了。可别忘了,他的出现完全不需要李逸云再付出灵力,而且,他还能够独立的思考,无需李逸云分出神识之力去操控便能投入战斗。

李逸云一招砍翻了身旁阻拦的人们,近百名作为奴隶被越广两部“献出”的少年们也已在周围布好了阵势,将所有的人围在了当中。晶晶则一晃身躯,巴掌大的身体转眼间化为几丈高的庞然大物。大口一张,又有十几个少年从里面滚了出来。立刻在李逸云身旁挺身直立。

李逸云将手一挥,高喝道:“找身上火焰数目在三团以下的人动手,一个不留!”“是!”少年们高呼一声,像一只只箭一样向前冲了过去。虞部崇尚火焰,根据修为高低穿着火焰数目不同的服装,根据李逸云的观察,服饰上的火焰数目在三团以下的,应该便是尚未达到元神级别修为的人。

少年们纷纷出手,李逸云也动了。他一纵身,越过面前已被自己的分身和晶晶缠住的五个人,手中的巨剑化作银色光华流回体内,双手向外一挥,使出了“伤心水箭”的法术,一篷坚硬锐利的冰晶像一张巨大的伞一样张开,糅合在一起的蓝色光芒将聚在一处的五个人笼罩在内。

这五人中,有三人的衣服上有着四团火焰,其余两人,则是有着五团火焰。他们见李逸云出手,立刻双手前推,火红色的光芒在几人手中闪耀着,五座钟形的红色光罩将几人包裹起来。转眼间,从天而降的冰晶便和光罩碰撞在了一起,两个修为较高者的所布置的光罩在光芒减弱了一些后,将冰晶完全阻挡在外。而那三个修为较弱的人则是未能挡住所有的冰晶,一些冰晶穿过防护,击中了他们,又迅速地融化,化作细小的灵力涌入三人的体内,干扰着他们自身的灵力运转,三人神色一僵,立刻运转灵力,想要将李逸云的灵力逼出体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