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情意绵绵
  • 云起尘封
  • 慕笛
  • 4345字
  • 2014-07-09 22:48:41

春夏之际,正是万物滋长的时候。晚霞中,几名少女踏着夕阳的余晖从溪边走来。一名眉宇间带着尊贵之气,神色却又极为和善的少女走在中间,对着旁边的几位少女说:“姐妹们,我做了双鞋子,想在上面绣点图案,可我也没绣过,你们谁能教教我啊?”

一位少女抿嘴一笑:“玉柳姐,那鞋子是给谁做的啊?”另一位少女插嘴道:“还用问吗?当然是……”几位少女互相看了一眼,心照不宣的笑了起来。姬玉柳低下头来,捶了捶身边的两个少女,满面桃红的小声嘀咕:“不理你们了。”

正说着话,一团碧绿的光芒由远及近,轻飘飘的飞到少女们的面前。离得近了,众人才发现,那是一只巴掌大的小鸟,闪着碧光。小鸟绕着姬玉柳的头顶飞了几圈,一掉头,朝着不远处一个挺拔的身影飞去。之前出言调笑姬玉柳的少女又忍不住笑了起来:“这真是巧了,正念叨着人就来了,玉柳姐还不快去。”说着将姬玉柳向前一推,拉着其他几位少女笑着跑远了。

姬玉柳低着头,快步走到李逸云身前,对着身姿挺拔的青年说道:“你这个人,不是和你说过吗?别在别人面前弄这些,你好意思,人家也会害羞的啊!”李逸云一扬双眉,嘴角带笑地问:“你不喜欢啊?那我以后不弄了。”说罢手指一弹,依旧飞舞着的小鸟一声哀鸣,光芒尽褪,落在李逸云手中,恢复为一只纸鸟,一动不动。

见此情形,姬玉柳“哎呀”一声,抢过那只纸鸟瞪了李逸云一眼:“你这个人!哼!”李逸云“噗嗤”一笑,手掌一挥,一道碧光射向纸鸟,鸟儿顿时重回天际,叽叽喳喳的鸣叫着。姬玉柳也再度展露了笑容。

看着转怒为喜的姬玉柳,李逸云心中荡起一串涟漪,情不自禁的拉起少女的手,轻声道:“跟我来。”也不等她答应,拉着少女沿着映满了晚霞的溪水跑了起来,那只盘旋在上空的小鸟,也啾啾地叫了两声,跟着两人向前飞去。

渐渐地,两人面前原本密集的树木变得稀少了,溪流却变得越来越宽,越来越湍急。透过树木的缝隙,一座高山的模糊影像出现在二人眼前。李逸云拉着少女一纵身,五彩光华凝聚,日月五行轮托着二人朝着山峰飞去。

转眼间,两人离山峰已不足百丈,一面笔直的峭壁竖立在二人面前,从那峭壁的裂缝间,一棵棵古树虬枝卧龙般向外伸展着。峭壁的中央,一泓澄澈的瀑布一泻千里,从数十丈的崖顶俯冲到底。

两人落在平地,不远处瀑布的落水溅起的细密水花落在他们脸上,分外的凉爽。李逸云转过身,微笑的看着姬玉柳,,背在身后的右手却是光华闪烁,“啾啾”“啾啾”……无数光华闪烁的飞鸟从峭壁的上方飞了起来,在空中盘旋。组成了“恭祝玉柳姑娘二八生辰喜乐”几个大字。

姬玉柳眼中起初闪过一丝惊讶,继而恍然大悟:“诶呀!今天是四月十六。”李逸云弹了下她的额头:“小傻瓜,连自己的生辰都记不得了。”姬玉柳一撅小嘴:“不是还有你记着呢吗?我用得着费脑子吗?”接着,她的神色突然低声哀叹道:“我居然也十六岁了,过了今年,我的姐姐们都该嫁人了吧?再回镐京,宫里怕是只剩下我一个了吧?”

见她面色哀愁,李逸云突然灵机一动,夸张地抬高语调笑着说:“哦?要不明日我就送你回京,让天子也给赶紧你安排婚事?”姬玉柳顿时双眉一翻,哀愁之色化为了怒气,狠狠地打了他几拳,接着喝道:“我要到崖顶上去看看!”“好啊!”李逸云粲然一笑,一把搂住少女的腰,纵身一跃,在七彩光芒的推动下如倒卷而起的星辰,刹那间来到了山壁的顶端。。

站在崖顶,两人放眼望去,只见明月已升上天际,那无数的鸟儿则仍在上空环绕着他们盘旋飞舞着,姬玉柳看着那些飞鸟,满眼的羡慕:“逸云,你说究竟是我们更自由些,还是你造出来的这些飞鸟更自由呢?若是没有你的灵力,这些飞鸟不过是一只只纸做的死物,但有了你的灵力,他们却显得那样的自由自在……”

一时间,李逸云也被她言语中的怅然所感染,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两人就这样并肩站在山顶,沉默不语。在这样静谧的气氛中,姬玉柳张了张口,犹豫了一番才开口说:“逸云,我饿了。”

李逸云顿时被这突然地落差搞得哭笑不得,思索了片刻说:“那……我们赶紧回城中吧,说不定此时还能找到东西吃。”“不!”姬玉柳执拗的摇着头说:“我要吃你烤的肉,你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能吃的?”

“好吧。”李逸云无奈地点了点头,运起神识,将自己的感知与大地连接在一起,向着周边探查过去。随即,他用手指摆出噤声的手势,拉着姬玉柳向前方走了几步,绕过一棵大树,准确地指向几丈外的一处草丛。姬玉柳借着月光仔细看,果然草丛中有一团模糊的黑影。李逸云微微一笑,手掌向上,五指猛然合拢,几根粗壮的藤条从地底钻出,在空中缠在一起,瞬间将黑影困在当中。

两人走上前来,李逸云一伸手,枝干顺势收缩,李逸云将那团黑影拎起来,灵力从手掌注入,使那只小兽无法动弹。姬玉柳一看,那是一只褐色的野兔,它被李逸云困住无法动弹,只能发出微弱的“咿呀”哀鸣之声。

“呀!它受伤了!”姬玉柳捧起野兔流血的右腿,双眼像要溢出水来:“逸云,你能把它治好吗?”李逸云一愣:“你不是要吃我烤的肉吗?”姬玉柳想了想,眼巴巴地瞧着李逸云:“我们把它治好了放了好吗?不吃它行吗?”李逸云苦笑道:“想吃肉的是你,现在倒好像是我想吃似的。”

说着,他空着的那只手并指成剑,沿着野兔腿上的伤口来回运动着,用水属灵力清洗伤口,木属灵力激发野兔自身的生命力加快伤口的愈合。不多时,在他那蓝碧色灵力的笼罩下,那不知被什么野兽抓伤的伤口迅速地愈合着如初,只留下几道浅浅的白色痕迹。

“哇!好厉害!”姬玉柳赞许道。李逸云嘿嘿一笑:“那……把它放了?”见少女点头,他便将野兔放在脚下,慢慢松开手,兔子刚恢复自由,便迫不及待的向前冲出,冲出数丈后才停下来,转过头警惕的看了两人一眼,又头也不回的离去了。姬玉柳一跺脚:“这小兔子真没良心,我们给它治好了伤,居然理都不理我们。”

李逸云安慰她道:“它又听不懂我们说话,否则的话一定会感谢你的。”他想了想,接着说:“不过,把它放了,我们吃点什么呢?让你这么一说,我也有些饿了。”姬玉柳从怀中拿出一个布包:“这是傍晚时李姐姐给我的酥饼,我还没吃,我们凑合凑合吧。”李逸云一摊手:“那就这样喽。”

捡了几根枯枝,李逸云用火遁之术点起一堆篝火。两人肩并肩地坐在火堆旁,掰着酥饼一口一口吃了起来,不时还相互地喂着对方,李逸云自从修成元灵之后,修为渐深,对食物的需求已经越来越少了,只吃几口便已足够,反倒是姬玉柳吃的较多。

吃完了最后一块酥饼,姬玉柳伸了个懒腰,慵懒地叫道:“吃的好饱啊!”说着便自然的将身子一歪,靠在了李逸云肩膀上。她抬起头瞧着遍布星辰的天空,呆呆地瞧了半晌,轻声说道:“如果我们能一直这样,直到白发苍苍的时候该有多好啊!”李逸云听了这句,心中泛起无限温情,一时愣在那里,呆呆地望着天空,浮想联翩。

沉默半晌,李逸云转过身来想要再说几句话,却见身旁的少女已经面带微笑的进入了梦乡。瞧着她的睡颜,李逸云先是愣了愣,随后嘴角洋溢起了幸福的微笑,用手环住少女的肩,轻轻地将她抱起来,淡淡的金红色光芒从他的手掌溢出,渐渐覆盖在少女身上,将少女笼罩在内,为她挡住了周遭的冷风。

用温和的火属性灵力将姬玉柳裹在其中,李逸云仍怕她着凉,于是又脱下外袍盖在她身上。他微笑了一下,正要抱着少女下山。突然间,一股莫名的力量潮水般涌入他的神识,李逸云心中一凛,连忙将姬玉柳放在地上,以指为剑,划出了一层五行结界,将姬玉柳罩在其中,自己则上前一步,挡在她的身前。

像一幅画卷在眼前展开一般,一个崭新的天地出现在李逸云眼前。光影还有些模糊,李逸云便听到了流水的声音,一条清澈的溪流从画卷般的景象中流淌出来,但只是堪堪流到画卷的边缘,便被一股扭曲的光芒阻断,再也无法前进半分,但水流却依旧向前,不知注入何处。

放眼瞧去,溪水清澈见底,水中还有些许鱼儿缓慢地游着。溪水两岸的地面上则布满青草,稍远处的树木也都是碧绿如盖,一副春意盎然之景。

面对着这样的美景,李逸云却已经吓得魂飞魄散。曾经身为玉虚宫弟子的他,自然清楚眼前的景象是什么。这分明是将另一处空间与此处空间连接在一处,打通了一扇传送之门!而能够这样的法术,对方至少也有羽化境界巅峰的能力!

这样的高手绝不是他能够对抗的!他立刻想要转身抱起姬玉柳,夺路而逃。但念头刚一动,他就发现自己身周的空间似乎凝固了一般,无论他怎样用力,都无法运动分毫。

这时,一阵清冽的琴声从那画卷般的空间中传了出来,毫无阻碍地冲入了李逸云的耳朵。琴声悠扬婉转,透过这琴音,李逸云似乎回到了白雪皑皑的昆仑山,眼前的景象轮番变换。

失神了片刻,李逸云才从琴音中略微回过神来。虽然还是忍不住思绪翻转,但已经恢复了思考的能力,他转念想到:如此高人若想杀我何须这样费力,看来他应该不是想要我的命。既来之,则安之。

于是他定下心来,沿着溪流朝着琴声的方向瞧过去。只见远方画卷的深处,在一片嶙峋的巨石,萦绕的水汽之间,雪白的瀑布倒挂而下,出现在李逸云的视线的尽头。瀑布的前方生着一方巨大的青石,一道紫色的身影盘坐在巨石之上,隐隐可以瞧见,他的膝上放着一张七弦琴。

随着乐曲的响起,画卷深处的景象开始朝着李逸云飞速地靠拢过来,那人的身影也渐渐变得清晰了。李逸云定睛瞧去,只见那是一名身穿紫色长袍的中年人,一张长方形脸剑眉星目,鼻直口方,漆黑的三寸短须垂到胸口,显得儒雅高贵。他微闭着双目,手指前勾后挑,悠扬的琴声便从中流淌而出,飘入李逸云的耳中。

李逸云索性也闭上双眼,仔细地聆听了起来。琴声仿佛山涧流水般自然流畅。曲调清丽活泼,生命的气息随着琴声潮水般冲入李逸云的脑海。李逸云不禁有一种想要落泪的冲动,对生命的感动透过琴声不断地涤荡着李逸云的心灵,使它随着琴声一起一伏,跟随着旋律达到了最高峰!

琴声止歇许久,李逸云才睁开眼睛,只见中年人此时也睁开了眼,正目不转睛的瞧着他,一双眼睛古井无波,看不出丝毫的情绪。李逸云下意识的一动,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恢复了自由,于是朝着中年人拱了拱手道:“前辈这一曲真是天籁之音,只是不知前辈今日到此,是有什么事需要晚辈帮忙吗??”

那中年人先是沉默着,看了李逸云好一会儿,才摆了摆手说:“没什么事需要你帮忙的,只是我对卜算之学还算有些研究,神识途经此处,发现你与我有些缘法,所以先来见一面。不知应该如何称呼呀?”

听他这话,李逸云半信半疑,但也只好拱手答道:“晚辈姓李,名逸云,不知前辈尊姓大名。”中年人微笑着点了点头:“我姓彭,单名一个祖字。”李逸云立刻再度拱手:“见过彭前辈!”

彭祖挥挥手:“不必客气,但愿下次见面你还能认得我,今日没其他的事,我先走了。”说罢伸出手来,在身前轻轻一抹,李逸云眼前的天空霎时恢复如常,之前他所见到的一切宛若幻觉般烟消云散。

李逸云精神瞬间恍惚了一下,等到恢复过来后,心中率先升起的是一股怒意:“他是不是嘲笑我的脸盲症?”

他皱着眉瞧了瞧周围,确定再无异常后,转身抱起姬玉柳,一纵身,向山下跃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