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九幽搜魂(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4038字
  • 2014-07-04 21:44:22

姬玉柳骂完李逸云,心中的气消了大半。他跑出一段路后,反倒有些后悔话说得重了。她心想:“青姐也说了,这件事的根本在于郑野的心中,他们两人的感情比不上他的霸业,就算没有李逸云,也会有别人提出这样的建议,并不是他的错,可我却说了这么重的话……他会不会自责啊?哎呀!他还中着五毒咒呢?如果毒发了可怎么办?”

想到这儿,她转过身来想往回走,却又开始犹豫起来:“怎么说我也是个公主啊!这么急着去找他道歉好丢面子的呀!而且也的确是他的错啊!再说若是他不肯原谅我,那我岂不是自找没趣?”正犹豫间,只见晶晶从他对面跑了过来,姬玉柳见了晶晶,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招了招手说:“晶晶,你来。姐姐问你几句话。”

晶晶想起不久前被她逼问的遭遇,吓得后退了几步说:“我不过去,就在这里说吧。”姬玉柳一皱眉,大眼睛转了几转开口道:“晶晶,你有没有注意到,你大哥听了我的话之后是什么反应啊?”晶晶仍是一副警惕的模样,不过还是老实回答道:“哥哥他先是特别痛苦的样子,然后……就要用右手往自己头上插。”

“什么?”姬玉柳花容失色,再也顾不上别的,立刻朝着原路飞奔而去。她此时只剩下一个想法:你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跑得急了,一不留神,她被路边的石块绊倒在地。膝盖一阵剧痛,她连叫喊都顾不得发出,就想要挣扎着爬起身继续前行。这时,一只修长的手掌伸了过来,停在了她的面前。她抬起头,顺着手掌向上看,那张熟悉的脸带着深深的怜惜之色映入她的眼帘。眼含泪光地抓着那只手站起身,她一下子扑到李逸云的怀中,眼泪无声的滚落。嘴里喃喃道:“都怪我,都怪我。”

李逸云抚着她的后背,眼神中浸满了柔情:“不,你说得对,是我自私、冷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都是那个郑野,辜负了叶青姐姐的心意!”姬玉柳大声叫道。李逸云拍了拍她的后背,道:“唉!想想当初我向他提出这个计策时,他面露为难之色定是因此。可是他为何没有明言啊?”姬玉柳愤愤地说:“那个负心汉,还提他做什么?”接着她紧紧抱住李逸云,沉默了片刻后,轻声说:“逸云,你要答应我,不要负我,否则,我会恨你一辈子!”

李逸云愣住了,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已经不短,之间的关系也不言而喻。原本李逸云想找个适当的时机表明心迹,但没想到,却被对方抢先了。他顿时被巨大的幸福感包围了,微微颤抖着将少女抱紧,认真地说道:“我发誓,我这一生,就算是放弃我自己的生命,也永不负你!”清风无言,静静地将这对少男少女以一生为期限的誓言,吹散在了空中。

拥抱了许久,两人轻轻地放开双手。表明心迹后的他们,反倒有些尴尬了,各自都不知该说些什么。相对无言了片刻,姬玉柳轻声道:“那我先回去休息了,你也早些休息。”李逸云“嗯”了一声,少女便红着脸快步离开了。

李逸云的神情也过了许久才恢复原状。抬头瞧去,已经到了深夜,明月高挂于中天。李逸云长出了一口气,见四下无人,便又盘坐在地,再次朝着魂魄深处呼唤:“前辈,晚辈想与您聊聊。”隔了片刻后,九婴那有些熟悉了的声音响了起来:“小子,你来得正好。我也有事情要找你。”

“哦?前辈你先说。”李逸云好奇地说。九婴淡然微微一笑:“呵呵,我的事情得慢慢来,还是你先说吧。”李逸云也不客气:“那好!前辈,晚辈想知道当年您与鸿钧祖师的真相。”九婴的声音消失了片刻,随后疯狂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真相?好好好!那你先说说你现在所知道的是什么样子的?”

李逸云犹豫了片刻,整理了一番思绪说:“恕晚辈无礼,我幼时所听闻的是:千年前,您为祸人间,鸿钧祖师为拯救百姓,将您封印。”九婴微的语气满是嘲讽:“嗯,意料之中。他虽然不在乎,但他的那些朋友可是很乐于将他标榜为英雄,这样的情形也是理所当然。怎么?你有什么疑惑?”李逸云很是诚恳地说道:“虽然这是我自幼所知的,但今日我与前辈只交谈数语,便感到前辈绝不会做出那样的事,否则我也不会称您为前辈了。不知其中是否有什么误会?”

“误会?小子!你自作聪明啦!”九婴笑着说,但笑声中透着沉重的无奈:“欺凌弱小的事情,现在的我自然不屑于做!但当时的我和如今的我可是大不一样呀,你该庆幸你遇到的不是当年的我吧?”李逸云听的莫名其妙,随即又听九婴语气黯然地说:“这个故事挺长,你耐心点听吧。”

“我是鸿钧创造出来的。”九婴的第一句话就惊的李逸云险些跳了起来:“什么?”九婴冷声道:“没错,当初他想创造一种融合万物法术,旨在将几个人或动物魂魄与肉身融合为一,从而在短时间内创造出拥有强大力量的生命体。应该说他最终成功了,因为我诞生了。只是无法解除罢了。”

“至于我的诞生,则是他抓来了九条处在上清雷劫层次的蛇妖,利用阴阳法术将他们肉身魂魄炼化,然后再融合起来,经过九九八十一天的培育,便诞生了我这个怪物。”说道怪物这个字,九婴的语气溢出了透骨悲凉,李逸云忍不住开口道:“前辈……”

九婴打断他:“你不必多言,我本就是个怪物。鸿钧把我放出来,也就就是为了观察我的生活习性、力量运用什么的,为他之后的尝试做准备。只是他之后好像被事情绊住了,没能顾得上时时看管我。于是我便趁他不注意逃了出去。那时,我刚刚诞生,来自不同生命体的魂魄相互冲突,不同属性的能量更是无法控制。无意之间,我怕是伤害了不少人,这样看来,你所知晓的我伤人之事也就没错了……”

在李逸云复杂的目光中,九婴沉默了一下,接着说:“后来,我创造出了一种功法,将不同的魂魄融合起来,也能够控制好体内的能量了。但正当我高兴之时,鸿钧就找上我,假惺惺地说我杀害了太多的无辜,不得不除掉我。我试着向他解释说,我已经能控制好自己的力量,不会再伤及无辜。可是他不相信我,于是我只好反抗。”

“动起手来我才知道,原来自己已经很强大了,单比体内能量的多寡,恐怕还胜过那时的鸿钧,但我毕竟刚刚能控制体内能量不久,在法术上远远不如鸿钧。于是,激战一天一夜后,我的肉身被毁灭。哼!若是那是我控制力量能达到现在这样的程度,胜负恐怕就要来个颠倒了!”

收敛起了忿恨的语气,九婴继续说:“肉身虽毁,但是我的魂魄经过特别的功法修炼,已经融合为了一体。魂魄之力十分强大,就连鸿钧在那时也无法杀死我,便只好将我封印起来,慢慢将我炼化。只是想不到千年后,会有你小子误打误撞的将我出来。”

说完了这些,九婴终于停了下来。李逸云长吁了口气,开口道:“原来如此。”见他如此淡然,九婴反倒有些惊讶了:“你不吃惊吗?而且,不怀疑?”李逸云很是认真地说:“我在南疆的时候曾看过一本书,书上说鸿钧祖师早年曾用妖进行过法术研究,加上前辈你说的,整个事情来龙去脉很清楚了。我为什么要怀疑?而且,我也想不到您有任何骗我的理由。”

“哦?是什么书?居然将此事记录下来?”九婴的语气有些激动。李逸云便将苗疆藏书竹楼的事情对九婴说了。听罢,九婴长叹一声:“伏羲大帝真乃绝世之人!易经奇术冠绝古今啊。”随即又有些戏谑的道:“小子,你刚才说我没有骗你的理由,那我现在就给你一个,我要你帮我重塑肉身,所以要欺骗你骗取你的信任。”

“哦?居然可以这样?那该如何重塑?”李逸云好奇地问。九婴犹豫了片刻说:“现在……和你说了也是白费。你必须抓紧提升修为,至少得到羽化的境界才可以尝试吧。”“我当然会努力的啊,不过修行也不能急于一时呀……”李逸云无奈地说道。九婴没好气地说:“怎么不急?来!我今天就教你一套功法!集中精神!”

“听好了。”九婴郑重的说:“我教你的这套功法,名为“九幽搜魂”,是我当年为了融合魂魄所创出的功法,虽比不上易经奇术,却也有些可取之处。现在你先将神识集于魂魄中。”李逸云立刻照做,再次于魂魄之中凝聚起神识之身。九婴在他前方盘成一团,冲着他点了点头。道:“你试着将天冲魄召唤到我们所在的三魂中央。”

李逸云有些疑惑:“怎么做?”九婴不耐烦地挥舞着身躯说:“现在的你,是神识的聚合体,只要朝它招招手就行了。”李逸云闻言点点头,看着三魂之外环绕着的七魄,冲着天冲的那颗光球招了招手。

光球立刻像鱼一样划着优美的曲线游了过来,从天魂地魂之间的缝隙穿过,来到李逸云身前。与此同时,三魂各自射出一道光芒,将天冲笼罩在其中。霎时,一股狂喜将李逸云笼罩在内!从小时候第一次放鞭炮到修成元灵,所有的喜事在一瞬间纷至沓来。他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好了,将天冲归位。”九婴大喝一声,打断他的笑声。李逸云忍住笑意一挥手,小光球缓缓游回原位,继续绕着三魂旋转着。三魂发出的光华也各自收回,他那莫名其妙的喜悦也终于消失不见。

不待李逸云发问,九婴便开口解释道:“七魄分别对应喜怒哀惧爱恶欲七情,当初的我,九个不同的魂魄在体内互相冲撞。我便采取先融合三魂,再分别调节七情的方法,依照每种情绪产生时魂魄的运转,将九个魂魄的七魄分离开来。从而融合成新的三魂七魄。怎么样?厉害吧!”

“厉害!”李逸云赞叹道:“可是前辈,可这对我的修炼有何作用啊?”九婴一笑:“修炼时最重要的是什么?是情绪。情绪满足修炼所需,事半功倍。情绪不满足修炼所需,轻则寸步难行,重则心魔缠身,走火入魔。”李逸云点点头:“原来如此!”

九婴又接着说:“更重要的是,情绪具有感染性,那么若是你在与他人交手时,突然地刻意放大情绪,并配合精神攻击,将会引起敌手情绪上的波动,使他出现破绽,从而一举制胜!”

听到这儿,李逸云已经迫不及待了:“前辈,请赐教!请赐教啊!”“着急了不是?”九婴哈哈一笑:“好!那就不废话了,我先教你如何在修炼状态调动魂魄……”

李逸云再次睁开眼时,东方已经泛起鱼肚白。他站起身,露出一丝笑容。脑中突地想起九婴的声音:“刚刚哪些魂魄哪些情绪被激发了?”李逸云随口答道:“天冲和中枢,喜与爱。”

“还不错啊。”九婴赞许地说。李逸云轻声说:“是前辈教得好。前辈,今后我的五毒咒可就交给你啦!”九婴笑道:“好说好说!只是我得提醒你,我能帮你解决的,只是五毒咒的精神毒素,针对肉体的毒素我可是束手无策,你还是得抓紧时间寻找解决方法,否则时间长了,你的身体恐怕会崩溃。”说到后面,九婴的语气变得十分严肃。

“暂时没什么法子,走一步看一步吧!”李逸云满不在乎地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