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九幽搜魂(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890字
  • 2014-07-03 21:13:25

四月,越部首领郑野派遣使者来到广部,求娶首领鲁庭之女鲁梦兰。遇到过多次类似事件的鲁庭并没有抱太大希望,但出于礼节还是让使者见了鲁梦兰一面。

使者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递给鲁梦兰一个鼓鼓的信封,之后的事情就出乎鲁庭的意料了。鲁梦兰拆开了信封后,居然在犹豫了片刻后,羞怯地对父亲说她同意了。鲁庭很是吃惊,但喜悦却更胜一筹,女儿终于心甘情愿的嫁人了。于是,经过半月有余的精心筹备,一场盛大的婚礼在两部落势力分界处的梧水之畔举行了。

号角呜呜,丝竹悠悠。梧水两岸搭起了几十里的帐篷。两个部落几乎所有的青年男女都来参加这难得的盛会。年青人大都乐于交友,虽原本不曾相识,但几杯酒下来也都熟络起来,女子也不示弱,都是酒到杯干。几番下来,不少青年男女相互间都暗生情意,开始避开他人窃窃私语起来。

夜色渐深,新娘已经被送至喜帐,新郎要给每一桌客人敬酒。于是,李逸云便陪着鲁庭与其他几人坐在尊位。席间,鲁庭抽了个空,对李逸云耳语道:“是你小子捣的鬼吧?”不等李逸云回答,他接着说:“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不过……”老者笑得眼睛只剩一道缝“很好。”接着他收敛笑容,凝视着李逸云“既然郑野成了我女婿,那一切都也就是一句话的事,但是你告诉他,如果他敢欺负我女儿。我就是拼了老命,也一定不会让他好过。”李逸云高高举起酒杯,凑到他耳边低声道:“您放心,我也决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受喜悦气氛的影响,李逸云也多喝了几杯,这一次是真的有了些醉意。他正和旁边的广部青年谈笑着,忽然瞥见了姬玉柳的身影,少女正站在远处静静地瞧着他。但此时的她却是以一种完全陌生的眼神看着李逸云,充满了怨恨、鄙夷。发现李逸云看着她后,姬玉柳二话不说,拎起蹲在地上的晶晶拔腿就走。

李逸云有些慌了,也顾不上旁边的青年,立刻追出了帐篷。一路上都是参加宴会的人们,李逸云的身法完全施展不开,只好在人群的缝隙中吃力的向前挤。好容易挤出人群,又跑出一里多远,才看到背对着他站着的姬玉柳。

走到她身后,李逸云还想往前走,姬玉柳却突然转过身来,喝道:“别过来!”李逸云只好站在原地。两人沉默了片刻,李逸云忍不住说:“玉柳,我哪儿惹你生气了?是因为最近太过繁忙没有顾得上你?”“你想起我啦?”姬玉柳提高了语调,似乎显出笑意,但李逸云刚放轻松了些,她又立刻厉声道:“不是!”

李逸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皱着眉问:“那到底是为了什么?你告诉我好吗?我一定改!”姬玉柳愤愤的将手里的晶晶向地上一甩,晶晶赶忙扇动翅膀,才没有摔着。姬玉柳指着晶晶,厉声说:“你问他!”李逸云瞪着可怜巴巴的晶晶问:“这是怎么回事?说!”晶晶抽着鼻子,满脸委屈地说:“没什么呀!我就是告诉玉柳姐,说让郑野大哥娶梦兰小姐的计策是你出的,她就气得不像样子了。”

李逸云听了这话,似乎是明白了点,连忙解释道:“玉柳,你是怪我没告诉你这些吗?我只是觉得这些事你没必要知道,不是有意向你隐瞒……”没等说完,姬玉柳便打断了他的话,她吼道:“你这个自私、冷血的人,为了达成目的,这种主意也想得出来?你不知道吗?叶青姐和郑野是两情相悦的,两人早已私下里定好了婚期,就在明年!你这个什么计策……现在青姐每天都喝得大醉,谁也劝不了。那个郑野,哼!看上去挺老实的,没想到也是个负心之人。我没空在这儿和你浪费时间,我得回去看着青姐,以防她想不开,寻短见,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扔下这句话,姬玉柳将目光呆滞的李逸云推到一边,扬长而去。

这一次李逸云没有追出去。叶青与郑野的有些暧昧的关系,他自然也看出了一些,但他没想到两人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而郑野同意了他的建议更是坚定了他的猜测。此时,与他猜测相反的真相被揭露了出来,他一时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被硬生生地钉在原地。耳畔则不停地回荡着姬玉柳的话。

“自私、冷血!”“两人早已私下里定好了婚期,就在明年!”“现在青姐每天都喝得大醉,谁也劝不了。”“想不开,寻短见。”声音轮番在脑中轰炸着,“轰”地一声,李逸云的脑中像爆炸了一样。一个尖锐刺耳的声音在这一刻蹦了出来:“你就是自私、冷血,你为了自己的目的,毁了人家一生的幸福。你该死啊!”

晶晶蹲在地上,看着呆呆的站在那里的李逸云,只见他左眼中有一团五彩光华缓缓流转,闪耀着夺目的光芒,嘴里则喃喃地道:“我该死,我该死。”说着,他那闪着白光的右手以迅雷之势向他的额头插去。

这正是五毒咒再一次的猛烈发作。但沉浸在自责深渊中的李逸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维,更控制不了自己的行动,在深深的自责中,他右掌以缥缈剑气灌注了十足的灵力,若是真的击中额头,当场便会毙命,而晶晶根本来不及阻拦。

但突然间,一股极寒的气息自他的魂魄中传来,李逸云一个激灵,刹那间已经恢复了冷静。额头一痛,右手插在了上面,但缥缈剑气不知何时已被收回体内。晶晶这时才反应过来,铺上了拽着他的衣服说:“哥你没事吧?”

李逸云勉强地笑了笑,摇了摇头说:“没事。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晶晶看了他好半天,这才三步一回头的走了回去,渐渐地消失在黑暗中。看着它走远,李逸云立刻盘膝坐下,闭起双眼,运起神识在体内细细搜寻那股极寒气息。虽说之前这股力量救了自己,但自己体内突然多了种莫名其妙的力量,李逸云实在是放不下心。

就在他刚刚运转神识之际,一个声音便从他的脑海中响起。与五毒咒营造的心魔不同,这个声音显得浑厚而浩大,但却好似有好几重回音。“小子,别费事了。我在你魂魄中。”

听到这声音,李逸云心中一阵惊恐,不敢怠慢,立刻将神识之力朝着魂魄中央收拢成一团。于是,一个闪着光的缩小版李逸云迅速凝聚而成。他站在魂魄中央向前方看去,缥缈剑静静的悬浮在他的头上,与平时无异。

但上方剑柄的位置,却有一条长长的发光体,向上延伸、延伸……李逸云按着自己真身的高度估计了一下,足有百丈长。光影的尽头,数个巨大的头颅探下身来,每一只都足有水缸大的眼睛俯视着李逸云,渐渐向他贴近。李逸云数了数,有九个头。

“你是九婴!”他瞪大了眼,脱口而出。“小子挺机灵的,正是我。”九婴的九个头一起说道。李逸云下意识的摆出戒备的姿态。九婴哈哈一笑,中间的头向下一伸,来到李逸云身前:“我一直都在你的魂魄之中,要想要你的命,早就动手了,也不至于等到现在。”

听了这话,李逸云露出一丝尴尬的神情,身体放松了一些,但随即惊疑的说道:“你没死?”九婴点了点头,这一次很有默契的,中间靠左的头开口说道:“不过说实话,要不是你,我确实已经死了。”看着李逸云疑惑地目光,他接着说道:“说白了,鸿钧以缥缈剑灵施加的封印,可以不断地从外界汲取灵气,将我的魂魄逐渐炼化。他这一招很是歹毒啊,我的魂魄已近不灭,但是却也抵不住上千年的炼化啊,而且施展封印的人又是鸿钧,汲取的灵气无穷无尽,这样的话,我的魂魄最终注定会消亡。”

又一个头扯着沙哑的嗓子接过话来:“经过上千年的炼化,我已接近消亡,若是没有你,那一夜估计我就会在封印的炼化下彻底消亡了。还好你恰好于那一夜抽走了封印的核心缥缈剑灵,于是我便用最后的力气与剑灵一同进入你的体内,之后由于魂魄力量太过孱弱,便进入了沉睡,隐藏在缥缈剑灵中恢复力量。”

“那你是什么时候苏醒的?”李逸云问道。九婴淡淡的道:“是在你与你那个师弟,是姓楚吧?”见对方点了头他接着说:“你和他过招,或者说是你打他的时候醒过来的。”

言谈之间,李逸云的恐惧已经渐渐消失了,他微笑一下说:“让你见笑了。”谁知九婴的一颗头颅一本正经的说“不见笑不见笑。要不是你发那么大的火儿,我还不会醒的这么快呢。”“负面情绪对我们来说,可是极好的补品!”又一颗头说道。

“什么?”李逸云险些跳了起来“那……那……”他语无伦次起来。“那就是说,你以后再有负面情绪,我就会将它吞噬。”九婴替他说道。李逸云激动地哈哈大笑,绕着九婴连跑再跳了一圈,才停下脚步。九婴郁闷地说:“早知道你这样就瞒着你了,这么高兴,我还哪有负面情绪可吃啊?”

李逸云停下脚步,激动的表情表情慢慢散去,皱着眉头向九婴问道:“那么说这剑灵的主人其实是你喽?那为何我当初得到它时还会有和它融合的感觉呢?难道是那时我未炼成元灵,感觉出错?”九婴摇了摇头,“不,你就是它的主人。这些年来,我一直没有归化它。”“嗯?”李逸云很惊讶:“这是为何?虽然你本领通天,但若是融合了这柄剑灵,想必也会对抵抗炼化添一份力吧?”

九婴落寞地笑笑说:“年轻人,你还没感受过真正的孤独吧?呵……没感受过真是件幸福的事情啊。整个天地只剩下你自己,连生死的感觉都差别不是很大了。”“留着这柄剑灵,我还能在难忍时和它聊聊天,虽说它不会说话,却也能用它自己的方式给我们回应。”“若是归化了它,就像现在这样,它就只是属于你的剑灵,连向朋友一样回应你都做不到了。”“相比之下,多活那么几年又有什么好处呢?”说着,他的九颗头颅一齐垂落,目光深沉的瞧着身下悬浮着的银色剑光。

静静地听着九婴说完,敬佩之情从李逸云的心底浮现,他躬身一礼,郑重的说:“前辈果然非寻常人!晚辈佩服!”九婴九个头一起哈哈大笑:“好了好了,别说这些了,赶紧去追你那个小公主吧,一会人家等得急了真的不理你了。”李逸云有些窘迫的一笑:“那……改日再聊。”九婴不耐烦的说:“去吧去吧。对了,暂时不要告诉她我的事情。”说着,巨大的身躯一晃,便散作一团朦胧的雾气,李逸云也将神识之力散开,再度注入身体之中。

盘坐在地的李逸云睁开眼睛,精神重新掌控身体,他站起身来。脑中便又响起九婴的声音:“小子,有些事情也不是你能完全左右的,命运的力量一直主宰着这个世界,不要过于自责。”李逸云知道他在劝解自己,于是用神识对九婴说道:“多谢前辈。”说着便腾身而起,朝着前方飞奔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