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逐谋蛮荒(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4818字
  • 2014-07-02 21:25:51

李逸云原本以为,鲁庭就算厉害,但限于苍梧之野的落后,也是实力有限,他就算不敌也不至于输得太惨。可交起手来,他就觉得自己像是个笑话,一开始就连输了三局。鲁庭的布局、落子都极有条理,步步紧逼,每一次很快将李逸云逼入绝地。

相比之下,李逸云从他二师兄那里学来的杂七杂八的棋术简直就像是小孩胡闹,只是李逸云心思灵活,每每能突发奇想,绝处逢生,这才没有败得太惨。几局过后,日近正午,李逸云一摊手,向后一仰靠在树上说:“首领真是高手,我远远不如啊!”赢了这几局,鲁庭也有些高兴,笑着说:“公子谦虚了,承让承让。”

李逸云瞧见鲁庭神色,又动了拉近关系的心思,又恰好响起鲁梦兰那精准的一箭,于是随口称赞道:“鲁前辈,令爱英姿飒爽,实在是女中豪杰啊。”不料鲁庭听了这话,脸色却黯淡下来:“这个丫头,老大不小了,就是不肯嫁人。唉!”接着便垂下头,一副颓然的神情。

李逸云见状,赶忙岔开话题。询问起鲁庭关于广部去年收成、民风习俗之类的话题。说累了,两人便拿出随身带的干粮边吃边聊。说着说着,一只黄色的小猫从远处跑来,飞快的钻进李逸云的怀中。接着李逸云就听到了晶晶传音的话语:“他们提前回来了。”

鲁庭虽然听不到晶晶对李逸云说话,但瞧着晶晶那极为灵巧的动作,仍感到十分好奇好奇,看着晶晶问道:“李公子的这只猫倒是很有灵性嘛!”李逸云不敢多说话,只是嗯了一声作为答复。接着低下头摸着晶晶的头,传音问道:“怎么这么快?出了什么意外吗?”晶晶瞪着水汪汪的眼睛,传音道:“梦兰小姐杀了头野猪,到处都是血啊,吓死我了!”

这时,远处的士兵们一边嚷嚷着,一边簇拥着鲁梦兰向这边走过来。每人都拎着扛着各种野物,野兔、野鸡……最后面的几个人抬着一只从头到尾足有一丈多长的野猪,微微摇晃着走来。等他们走到近前之时,李逸云觉得地面都有些颤抖。

走在最前方的鲁梦兰用手抹了抹脸上的血迹,却又将手上的血迹沾到了脸上,她笑着对鲁庭说:“爹,你看这只野猪,可算大了吧?弯刀总有我一把了吧?”鲁庭瞧着她的模样,顿时瞪起眼呵斥道:“你个女孩子家,弄得满身是血,成什么样子?野猪那么凶猛,你也敢猎,你胆子怎么那么大?”

见父亲生气,鲁梦兰立刻走上前来抓住父亲的胳膊,露出少见的小女儿姿态娇声道:“爹,我知道啦!这次有很多兄弟在我身边的,我没那么莽撞的。大家说是吗?”她笑着看向众人。众士兵连忙答道:“是是,没错。”“我们都在场!”“对!”

鲁庭的脸色这才渐渐好转。他环视了一番,对众人说:“大家今天都很能干嘛!那我宣布,本次春猎结束。返回后,除梦兰以外,大家自己行推举出前三名,我再赏赐大家。好了,我们返回吧。”说着站起身来,率先向林子外走去。

一路上,众人扛着野物,唱着民歌,浩浩荡荡的往回走。李逸云听着这些声音,心情也随之开心起来。没有遇到什么意外,众人回到部落之中,李逸云又与鲁庭寒暄了几句。一起吃过午饭,他便往自己的住处走去,打算稍事休息,再参加晚上的春猎宴会。

走着走着,对面走过几名豆蔻年华的少女,这几名少女都住在他附近,一天下来也都相互认识了,于是她们便笑着向李逸云说道:“李公子好。”李逸云跟着回礼。转过一个弯,三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正在路边玩耍,见他走过来,有些害怕地躲到了一边,但又忍不住好奇地向他看过去,李逸云朝她们笑着挥了挥手,继续向前走。远远看见了他的住处,又有几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女子谈笑着笑着走过,也纷纷朝他打招呼,李逸云一一回应了她们之后,终于来到了自己住处的门前。

刚要推门进去,李逸云猛地停住了脚步,他脸上的笑容凝固了。然后快速走进屋中,把门关好,将晶晶从怀中抱出来。问道:“我昨天让你在村子里逛,你是不是看到很多姐姐妹妹啊!”晶晶看着他急切的表情,有点懵,点了点头说:“对呀对呀!”“那……哥哥弟弟呢?我是说不算那些比我年纪大的。”“好像……不多诶!”李逸云一拍桌子:“就是这个!我知道你说的古怪在哪了。这个部落的年青一代中,男子数目远少于女子!”李逸云笑了,这一次,他的笑容中透出了一抹源自心底的轻松……

沿着圆形的广场外围,矮腿桌围成了一圈。在它们的中央,一根根巨大的铜柱托起一个个铜盘,盘中燃烧着一团团火焰,将傍晚的广场照的像白天一样,再加上环绕着广场排布着的数十个火炉,把初春的那一点寒气彻底驱散,让人感觉仿佛进入了阳春三月。雄浑的号角声响彻天际,地面上也已铺好了兽皮制成厚厚的的地毯,即使光着脚走在上面也不会有丝毫不适。

李逸云随着鲁庭来到广场,在正北方的桌子旁席地而坐,早已等候在原地的人们也都纷纷落座。鲁庭端起酒杯,笑着对李逸云说:“我们这里不像中原,没有那么多规矩,公子请尽情吃喝。有照顾不周的地方,万望谅解。”李逸云笑着端起酒杯,说了声:“多谢首领!”将酒杯凑到鲁庭的酒杯前,与之相撞后一饮而尽。

放下空了的酒杯,鲁庭拍了拍手,朗声道:“歌舞起!”话音未落,两队少女便鱼贯似的走入广场正中。“呜呜”的乐器声也随之响起。少女伴着乐曲开始了舞蹈。

特点鲜明的当地服装,将广场中舞动的少女们那充满青春的线条完美的展现出来,在火光的照耀下,散发着动人的美。每个少女的手腕与脚腕之上都带着金色的铃铛,她们一举手一投足,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与她们的舞姿相应和着,令人心驰神醉。

烛火摇动间,看着离他最近的少女,李逸云的眼前却浮现出了姬玉柳的模样。“她穿上这种衣服一定很美。”李逸云心想。

宴席开了足有两个时辰,才终于接近尾声。被人敬了许多酒,又不服气地和鲁庭拼了半天酒的李逸云,从桌子上抬起头,瞪着有些发红的眼睛,看着对面同样满脸醉意的鲁庭,含糊的说道:“老伯,我有个问题想要问问你啊……,你们部落,小孩子里面怎么都是……女孩呢?我在这儿待了这几天,也没见到几个小男孩?”

鲁庭古铜色的脸膛也已变得通红,听李逸云这样说,猛地晃了晃头才定住迷离的眼神,涩声说:“孩子啊,这是血脉出了问题啊,尤其是近年来,出生的孩子里男孩越来越少。说实话,我早就想和那个大些的部落多交流沟通,最好是通婚。这样才能解决问题,可是你们越部……”

他打了个酒气熏天的嗝,泪眼婆娑地说:“之前还只是猜测,自从见到你之后我就确定了,你们是想一统苍梧之野啊,与你们结盟,就算是最终能战胜虞部,结果也是我们被你们同化。我老了,没几年好活了,估计也见不到你们成功的那一天,这些对我来说无关紧要。可是我女儿,从小就谁也不服,老大不小也不肯嫁人。她准不会服郑野那个小子,这丫头只知蛮干,若是与你们结盟,等她发现我们部落被同化的时候,你们一定已经掌握了绝对的实力,到那时她要是反抗,你们能饶了她吗?我实在不敢冒这个险啊。”说着说着,泪水忍不住从眼角滑落,顺着他脸上的皱纹向下流淌。

李逸云红着脸,梗着脖子抬头说:“老伯,如果啊……我是说如果,梦兰小姐对郑首领心服口服呢?”鲁庭哈哈大笑:“要是那样,我就和你们结盟,诶,再说点别的,你要是能让梦兰心甘情愿的嫁人,什么都好商量啊!要不,你来试试?”

李逸云立刻将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连连道:“不成不成!老伯我可赔不上梦兰小姐。”说着又举起酒杯道:“来,老伯,再喝一杯!”说着一饮而尽,鲁庭也干了杯中的酒,然后晃了晃头,慢慢的趴在桌子上。看着他睡了过去,李逸云眼中的醉意一扫而空,暗自运转《七曜谱》中的水诀,将饮入体内的酒顺着指尖排出体外……

出人意料的,第二日的清晨,李逸云便向鲁庭告辞。鲁庭极力挽留,但李逸云执意要走,鲁庭也只好作罢。当日午后,李逸云已经坐在了郑野对面。他长舒了一口气,不掩兴奋地说道:“你觉得我这个主意怎么样?”

郑野一皱眉:“好是好,但是如是我们的人有负梦兰小姐岂不是不义之举?”李逸云满不在乎地说:“那就找一个品行高的。越部总不至于连个品行高的都找不到吧?”随即他又一皱眉,说道:“不过怎么也得找个和那小姐勇武不相上下的,要不岂不是很容易穿帮?我打猎时了解了那小姐的身手,大概比您差了一点,但不是很多。我们部落有和您身手差不多的勇士吗?”

郑野眼神中透出一丝无奈说:“就不能找个身手稍逊一筹的?”李逸云摇摇头:“恐怕不行,身手稍逊的,演戏的时候就演不像,而且日后难免有展示身手的时候,那时候再穿帮,岂不是对梦兰小姐更不义?等等,您的意思……该不会是说符合条件的只有您自己吧?”

郑野默不作声。李逸云目光灼灼的看着他,:“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如果不这样做,想要拥有和虞部对抗的实力,至少还得等数十年,那时您就算活着,也是垂垂老矣了,而且若是那样,我恐怕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待在这里。”

听了这话,郑野眼显出出挣扎之色,沉默着以手掩面低下了头,许久才抬起头,眼中已是古井无波:“就依公子之计。”他淡然地说道。

阳春三月,正是万物复苏的时节。这天,鲁梦兰带着一队士兵外出打猎。众人正在林子中漫无目的的搜寻之时,一只黄色的野猫从草丛中窜出来。在鲁梦兰面前横着跑过去。那只野猫十分灵敏,众士兵数十只羽箭未伤它分毫。鲁梦兰见状,弯弓搭箭,全力射去,正中目标后腿。野猫的速度慢了下来,但仍向前跑着,鲁梦兰喊了声:“追!”众人便一齐追着野猫跑去。

但那野猫动作甚是灵活,在林中时而左转,时而右转,而且每到岔路口之时都不见踪影。但也许是鲁梦兰运气好,每次分头追出去不久,她总能看到那只野猫。“一定要抓到它。”鲁梦兰起了好胜心,不管不顾地一路追了出去。

不知不觉中,士兵们已经被她尽数甩下了。她只剩下孤身一人,而野猫却失去了踪影。搜寻了一番无果后,有些颓唐的鲁梦兰正要返回,忽然听到前方的草丛中传出“簌簌”的响动。她心中暗喜,背上弓箭,从背上抽出长矛。放轻脚步向前走去……

“嗷!”震天的嘶吼声像半空中的一道霹雳,一只足有八尺高的金黄色巨虎从数尺高的草丛中一跃而起,跳跃间便来到鲁梦兰面前。尽管有些惊慌失措,但鲁梦兰凭着多次猎杀猛兽的经验,立即稳住心神,举起长矛向着老虎刺去。

可这只老虎却快的惊人,跳过来的同时一只前爪已经举在半空,斜着往下一拍,恰好击中长矛的枪杆,长矛应声而断,而鲁梦兰被大力掀倒在地。不等她再有动作,老虎已经飞扑过来,它那硕大的爪子迅速的在鲁梦兰眼中放大,眼看着便要砸到她的头顶。

但下一刻,老虎却又突然发出一声嘶吼,跳起了身。鲁梦兰定睛瞧去,之见老虎的背上已经插着一支箭杆足有两根手指粗细的羽箭,老虎不再管她,转过身便要扑向着那边的人,可还没等它有所动作,“噗噗”两声,不分先后的两箭再次钉在老虎的背上。“嗷——”的一声惨叫,老虎头也不回的向林子深处逃去。

远处的人放下弓箭,快步走过来,看着坐在地上的鲁梦兰,蹲下身说道:“姑娘,你有没有受伤?”鲁梦兰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人,他身材高大,相貌勇武,一身短衫显得极为精悍。

那人见鲁梦兰不说话,疑惑地再一次问道:“姑娘?”鲁梦兰回过神来,忙摇头道:“没……没事。”那人将他那粗壮的手臂伸到鲁梦兰面前,轻声说:“来,我扶你起来。”

鲁梦兰晕晕乎乎的就伸过了手,任由对方拉着她的手将她扶起。鲁梦兰脸上泛起一片绯红,看上去竟有些妩媚,轻声说:“多谢壮士相救。”那人用他那充满磁性的声音轻声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这时,众士兵听到老虎的吼声,也都闻声赶来,远远地喊着:“小姐,您没受伤吧?”“小姐!”……

鲁梦兰连忙甩脱对面男子的手,却又露出一丝懊悔的表情。她将头上的簪子拔下来,交到那人的手上,用一种与平日大不相同的细小声音说道:“我叫鲁梦兰。是广部首领鲁庭的独生女,你到时候就带着这个来……”扔下了句没头没尾的话,她冲着士兵的方向喊了句:“来了,我没事!”便匆忙地跑了过去,留下那汉子自己拿着簪子站在原地。

而此时,这人身后林子的更深处,晶晶正扇着翅膀飞在空中,握着与它身形极不相配的巨大羽箭,瞪着李逸云说:“我这次可辛苦透了!光身上就破了好几个口子,估计得几个时辰才愈合,你回去以后必须要给我烤肉吃!”

李逸云摸了摸它的头,答应着:“好说好说。”说着,就听脚步声从远处传来,李逸云望着由远及近的那个人,竖起了拇指,笑着说:“恭喜郑兄,计划成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