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逐谋蛮荒(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659字
  • 2014-07-01 23:25:45

春寒料峭,与苍水相交后的梧水分成数条支流向东流去,将苍梧之野的东南方土地割裂成了无数块。正月才刚刚过去,掌控着这片土地旳广部,便迎来了他们新一年的首位客人。

年近七十的广部首领鲁庭,打量着这个名叫李逸云的年轻人。只见他始终淡淡的笑着,微垂的头发遮住了双眸,让人看不透他的想法。唯一能分辨出来的,便是从嘴角溢出的那一股自信与笃定。

沉默片刻,鲁庭先开口了:“李公子自苍水以北而来,不知所为何事啊?”听他说了话,李逸云站起身,直视着这个身形魁梧、双目有神的老者,拱了拱手,朗声道:“鲁首领,逸云此次前来,是代表越部,为两部交好之事而来。贵我两部均是少有的文明之族,如果能相互合作,互通有无,定能使双方日益兴旺,泽披千秋万代。”

听他说完,鲁庭呵呵一笑,眯起了眼:“我听闻李公子不是苍梧之野的人,而是从北方来。想必南北风俗有别。我们这里,世代以亲族、血缘划分部族。说我们敝扫自珍也好,抱残守缺也罢。说得明朗些,我怎么能肯定贵部给我们的,和我们给你们的价值等同呢?若是贵部有所藏匿,此消彼长。几年之后,我部又何来立足之地呢?”说着话,他的眼神渐渐冰冷起来,露出一副随时都要下逐客令的神情。

李逸云重新坐了下来,没说什么,只是笑,笑声越来越大。鲁庭冰冷的神情似乎被渐渐点燃了,终于忍不住问道:“李公子为何发笑?”李逸云止住笑声,喝了杯茶才淡淡的说:“您真想知道?”鲁庭点点头:“愿闻其详。”“好!”鲁庭发现,对面一直彬彬有礼的年轻人突然间改变了,神情依旧自信,但却透出了一股霸道、凌厉之气。

接着,就听李逸云朗声说道:“我笑的是您目光短浅、见识浅薄。”“敢对首领无礼!”帐中的几名侍卫纷纷拔刀出鞘,将李逸云团团围住。李逸云神色不变,只是定定的看着鲁庭。鲁庭喝道:“住手!”众侍卫面露不忿的放下刀,退回到角落。鲁庭沉着脸说:“公子所言,有何依据?”

李逸云丝毫不为对方阴沉的表情所动,继续说道:“你所见者,至多不过苍梧之野,天下之大,又何止苍梧之野,我自北方来,我们那里即使是国与国之间也交流密切,说句不敬的话,无论是武器、布料、礼仪还是交通,我们都要远超于你们。试想有一天,中原各国或通过法术、或通过器械,能够使众多常人在高山上如履平地,那么中原的国家想要征伐这里还不是易如反掌?你们本就落后,还相互猜疑,等到兵临城下之际,你又能怎样抵抗呢?难道到那时才想着互通有无吗?”

鲁庭似乎呆住了,半晌不语,但脸上的阴沉之色却渐渐散去,但随着阴沉之色的散去,他似乎在瞬间苍老了许多,原本他虽说年纪偏大,却丝毫不见老态,但这时,他的眼中已经可以看得见沉重的暮气了。最终,鲁庭长叹了口气,开口说道:“公子所言,容我三思吧。鲁石,送公子歇息,好生招待。”

迈着大步出了屋门,转过弯来,李逸云才长出了一大一口气,摇了摇头低声叹道:“装出一副睥睨天下的样子还真累神,幸好没穿帮。”

一路跟着鲁石来到了休息的屋中,他沏上一壶茶水,坐到椅子上慢慢地喝着。过了许久,他放下茶杯,说了声:“出来吧,别藏着啦!”门后哗啦一响,一脸沮丧的晶晶走了进来,此时的他翅膀消失了,看上去就和普通的小猫没什么区别,他蹦到李逸云对面的椅子上,挥舞着爪子,操控着茶壶将茶水注入自己的嘴里。喝够了才说:“我的修为比你高啊,为什么你每次都能发现我?”李逸云一笑:“忍不住问了?告诉你吧,自从在南疆你和我签订了契约之后,我们之间就产生了联系,你接近我还是远离我我都能感觉到的。咦?难道你不知道?你应该也能感应到我的啊?”晶晶一拍额头,扯着嗓子喊:“我还以为那是我们心意相通呢!你这个骗子,呜呜呜……”

李逸云被他逗得哈哈大笑,好容易收起笑容,才低声说:“好了,说正事儿吧,你观察到了什么情况,向我说一说。”晶晶把头凑过来,低声说道:“我也没走得太远,只是在附近走了走,正如你所猜测,这个部落很强大,比起如今的越部即使差了些,也差的不多,部族团结,家家都有铁制武器。”

摸了摸下巴,李逸云沉吟道:“真是难办啊。武力进攻就算能征服他们也必定大伤元气,下一步就难办了。”晶晶砸着嘴:“不过我觉得这个部落好像有点奇怪。”李逸云眉梢一挑,探过身来:“哦?哪里奇怪?”晶晶摇摇头:“说不出来,就是感觉有点怪。”李逸云收回身,说:“那你再好好想想,如果想清楚,一定要告诉我。”晶晶点了点头,问:“哥,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李逸云端起茶杯,又喝了一口:“还能怎么办?走一步看一步喽!”

正说着,门外传来脚步声,晶晶赶忙低下眼睛,像一只普通的小猫那样钻进李逸云怀中。门外进来的正是送李逸云来的鲁石,进门之后,鲁石躬身行礼,向李逸云说道:“李公子,首领明日要进行今年的第一场春猎,让我来询问公子的意思,不知公子可愿加入?”李逸云惊喜地道:“哦?我尚未参加过苍梧之野的春猎,倒真想见识见识。”

鲁石恭敬地道:“那请公子明日辰时初准备好,到时小人再来请公子。”李逸云笑道:“鲁石大哥不用客气,我年纪小,您可以叫我老弟。”鲁石施礼道:“那怎么敢?小人告辞。”说罢急急忙忙地转身退了出去。李逸云待他走远,向着晶晶咧嘴一笑:“春猎,听上去很好玩的啊。这下你不愁没得玩了。”

第二日一早,鲁石早早来接李逸云,在他的带领下,李逸云来到部落的广场,只见千余名士兵穿轻甲、执长矛、背负弓箭,整齐地站在那里。鲁庭站在队伍前方缓缓踱着步,而在他身后,则站着位英姿飒爽的青年女子,那女子看上去在二十岁左右,脸上少有寻常女子的妩媚,却是英气勃发,让人一看便心生敬佩。鲁石将李逸云带至鲁庭的面前,便回归队列。

鲁庭朝着李逸云拱拱手,一指身后女子说:“这是我的女儿,名唤‘梦兰’,从小管教不严,如有冒犯之处,还请公子多多担待。”那女子豪迈地朝李逸云抱了抱拳,李逸云也回了一礼。接着,鲁庭又向李逸云说:“李公子,准备的如何了?”李逸云道:“已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好!”鲁庭点点头,转过头来面向队伍。用力的一挥手“出发!”“遵命!”上千士兵齐声应道,紧跟着,便整齐划一地转过身,朝着城外快步走去。

出了城,再向南走二十多里,就进入了丛林之中。到了林子里,人们纷纷放轻脚步,背好长矛,将弓和箭拿在手中,之后才向林子深处缓缓进发。林中的树木又高又密,一眼望不到头,李逸云玩心大起,暂时忘记了自己原本的目的,于是运起土遁之法,将神识浸如大地之中,借助土地感知野兽的存在。他立刻发现,前方不远处的树后就趴着一只野兔,但也不向人道破,只是笑着随着队伍向前走。

几名士兵正向前走着,那只灰色的兔子突然间就蹿了出来,飞速向前跑去。一众士兵立刻均弯弓搭箭,向野兔射去。那野兔身形娇小,动作十分灵敏,无数箭矢在他身边飞过,都伤不到它一丝一毫。眼看着野兔就要逃出视野了,一只白色羽箭破空而来,“嗖”地一声,将野兔钉在地上,兔子挣扎嘶鸣了几声,便不再动弹。

“小姐神箭!”“小姐神箭!”欢呼声,喝彩声不断传来。李逸云回过头,只见众人围着鲁梦兰欢呼雀跃,李逸云也朝她拱手祝贺,她点了点头,算是回复。“肃静!”鲁庭大声说道。待众人安静下来,他接着说:“梦兰侥幸摘得头筹,接下来大家就开始自行狩猎,黄昏前在这里会合,到时我会赐给狩猎最多的三名勇士弯刀,以示鼓励。”众人欢呼一阵,便各自散开了。

众人走后,鲁庭微笑着靠着身后的树缓缓坐下。而在他的前方,李逸云走了过来,坐到了他的身边。鲁庭见他前来,也不奇怪,只是轻声说:“李公子不去打猎?”李逸云摇摇头:“相比打猎,我还是更想和首领您多聊一聊。”鲁庭看着天空,沉默了片刻说:“不知李公子可喜欢下棋?”李逸云点点头:“略懂一二。”鲁庭伸手在腰间一摸,有些失望地叹息道:“可惜呀,今日未曾将棋子带在身边,改日定要和公子手谈一局。”李逸云一笑:“晚辈倒有些雕虫小技,择日不如撞日,就在今日吧!”

说着,李逸云抬起手掌,向地上轻轻一拍,数团泥土被溅到了半空。接着他抬起手来,手掌虚握,一股吸力从掌心发出,将泥土吸引过来,在他手掌的上方浮浮沉沉。“呼”的一下,火焰从他的手中喷吐而出,一缕缕火焰灵巧地跳跃着,将泥土分成百十团小块,反复炙烤。

一边面带微笑地看着鲁庭,李逸云一边抬起左手,伸出食指指向天空,一道道白光射出,在空中聚成一颗颗银色的棋子,在两人的头顶盘旋着,越聚越多,之后随着李逸云手指向地面一指,轻轻的落了下来。与此同时,他右手的火焰也被他的手掌重新收回,原本悬浮在空中的一团团泥土,此时已经变成一颗颗烧制好的褐色棋子。李逸云手掌一旋,棋子上的余热迅速散去,他又挥了挥手,褐色的棋子在银色棋子旁堆成一堆。

鲁庭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直到最后一颗棋子落下才开口道:“李公子果然神通非凡,若是向公子这样的人再多一些,挑战虞部首领倒也并非虚言。”李逸云一愣,随即无所谓地笑了笑:“前辈别开玩笑,我这样的蝼蚁就算有一百个,又怎能奈何得了虞部首领?不过……”李逸云停了停,语气深沉地说道:“现在的确如此,未来可就说不定了。”鲁庭也愣了片刻,随后摆摆手说:“先不谈这些,下棋,下棋。”于是两人用树枝在地上画出了棋盘的纵横格线,李逸云也不客气,伸出手来,执白先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