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终章

  • 云起尘封
  • 慕笛
  • 2614字
  • 2015-10-05 22:53:44

一座山峰拔地而起,像指天的长剑一般锐利。清澈的水流则从它的顶端一泻而下。打在下方的岩壁上,撞出无数银色的水花,最终坠落到下方清澈冷冽的泉水之中。

瀑布之旁,一个身穿白袍,面貌英俊的男子正正襟危坐,修长的双手拨动的膝上的古琴,发出一连串如宛若流水般自然写意的声响。清风吹拂着他垂肩的黑色长发,显得格外潇洒自在。

在他的对面,同样身着白袍的青年男子盘膝而坐,目不转睛的瞧着瀑布,不过好像只是在发呆。他的相貌不若那弹琴男子般显得尊贵,不过却更显飘逸出尘。一头雪白的长发自然的披散着,像是另一个瀑布一样垂在身后。

过了半晌,他依旧瞧着那奔流不止的瀑布,侧身对着那弹琴的男子开口道:“老二,你的琴艺又有长进啊!怎么这么努力?难道是想通过琴艺探究天道?”

黑发男子停下双手,轻笑了一声:“哥你真有意思,我哪里会为了那种东西练琴,我新认识了苏家小姐,她很喜欢听琴,我是打算弹好了给她听的!”

“你……”白发男子气的无言以对,转头对他怒目而视,最后忿忿道:“这么好的天赋你居然全用来做这些?也罢,道法自然嘛!不过我听说你上个月单人独剑击败了江东十八位青年高手?你能不能低调一些!你一天萍踪无影的,他们可都是要去青羊宫找我的!看来师父当时没选你当守护者,可真是明智啊!”

黑发青年哈哈一笑:“你是我哥,帮我担着这些事难道不应该吗?说到守护创始之源的人,当初可是我们抽签选出来的哦,碰巧是你抽到了。看来冥冥之中自由安排啊!”说着双手挥动,又奏出一连串的悦耳之声。

“你们在谈什么?谈的这样热闹?”一声黄莺般的声音传来,一道粉色的身影如烟雾般出现在两人的身前,自顾自的坐在一块平坦的岩石上,笑嘻嘻地瞧着两人。她的身材很是娇小,但身体的曲线却极为动人,即便是坐在那里也掩盖不了。一双杏眼很是灵动,点缀在那水蜜桃般粉红的脸庞上,甚是可爱动人。

“小妹果然来的准时!”那黑发男子放下手中的古琴,瞧着那少女说道。白发青年点了点头,跟着问道:“小妹你在东瀛过的还好吗?可有需要大哥帮忙的?”

“挺好挺好!开始的时候我还有些听不懂他们的语言,不过现在已经没问题了,我今年还收了几个弟子,叫她们一些法术和武技。等回去之后我打算正式成立个门派,就叫阴阳道派,虽说再过些年,法术用不了了,但技巧、文化什么的,还可以传承下去嘛!”

白发男子频频点头,转而瞧向身旁的黑发男子,斥道:“你瞧瞧小妹!比你强多少?成天不务正业!”黑发男子撇了撇嘴:“大哥!当年我们被那攻击命中,可是足足在雷风恒的状态下等了百多年才散尽残余的法力,被师父放出来。躺了那么久,不好好玩玩怎么够?你不是主张道法自然吗?为何还要限制我?”

说完,他又瞧向那少女,笑嘻嘻地说:“小妹,这一年你见过师父吗?”少女摇摇头:“没有,晶晶师叔倒是见过一次,可师父连影子都没看见。说是隐居,也不用每年都换地方吧?”说着说着,似乎有些不满,撅起了她那可爱的小嘴。

瞧着她那模样,白发男子似乎看得呆了,见对方向他看来,连忙咳了一声掩饰尴尬,轻声道:“师父应当有他的想法,不是我们能够揣测的!”黑发男子挥挥手:“得了吧!就是怕我们吃!等等!”

这时,一道微不可见的流光由远及近,刹那间来到了几人的面前。停在三人中央的地方。黑发男子伸手一招,那光芒便落入他的手中,化作一连串的文字。瞧着这些字,他先是满脸怒色,接着转为一脸坏笑的模样。抬起头,他忍俊不禁地说:“师父说,得晚几天让我们去了!这几天他和小弟把师母给惹生气,爷俩都被赶出家门了!哈哈哈!”

另一处四季如春的山谷之内,一座二层阁楼临河而立,虽然面积并不大,但却极为精致,显然建造之人花了一番心思。此时在一层的屋内,风沐翎正坐在靠窗的椅子上,自顾自的生着闷气。

她越想越气,从那已经去世百多年的姬玉柳一直想到了现在。当初从元界出来的时候,她明明告诉过李逸云自己与他再无瓜葛,可他却拿为师父安心做借口,他那些朋友也都跟着帮腔,自己无奈只能继续留下来。后来吴尘逝世后,他又说几个孩子需要她帮忙照顾,求她留下来。而等到前几年,三个孩子眼看着就要长大了,他居然用美食诱惑她,趁着她喝醉了……之后就有了那个鬼头鬼脑的筝儿。事已至此,她就认命了。可他现在居然背着她教孩子喝酒!而那小鬼居然还说他爹真好!

心里像火一样的烧着,她藏在阴影中,透过窗口紧盯着门外。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渐渐地靠近,一股香味也随之而来。从味道上判断是刚烤熟的鹿肉,风沐翎不禁有些动摇了。但怒火瞬间重燃而起,压下了食欲。

那两人轻手轻脚的放下了装着肉的盒子,又轻手轻脚的退了回去。瞧着他们的背影,风沐翎心中不禁想到:“他们两个昨天睡在哪儿了?会不会冻着?”她一边想着,那两个身影已经渐行渐远,有些看不清了。

再也按捺不住,风沐翎身影一闪出现在了门口,一把推开屋门大喝一声:“门没锁!”之后又用力的关上了门,砸出哐当的一声。一大一小的两道身影立刻转过身来,露出了一模一样的灿烂笑容……

洛邑,天下之中。自从平王东迁以来,已有数个年头。虽说周道尚未衰亡,但比起百年前的煌煌盛世,已经是云泥之别了。此刻正值初秋,天气微寒。洛邑城中靠近王宫的一个角落中,有一座很是古老的酒楼,门柱上的油漆早已斑驳不全,飘荡的旗子也沾了些许的污秽。

酒楼中错落的坐着一些人,正一边闲聊一边浅酌着。这时,一阵苍凉而又高远的歌声从上方飞下,传入了众人的耳中:南山有台,北山有莱。乐只君子,邦家之基。乐只君子,万寿无期。

众人抬头瞧去,只见一名华服老者正端坐在正中,双手弹拨着古筝,高声歌唱:“南山有桑,北山有杨。乐只君子,邦家之光。乐只君子,万寿无疆。”

这首歌源于穆王统治时期,歌颂的是穆王的德高长寿。想到歌中所描绘的那番欣欣向荣的景象,那时周王朝所拥有的荣光。众位客人都纷纷垂头不语,各自感慨着生不逢时。

而老者的声音依旧在继续,他遍布鬓角的白发,和脸颊的皱纹都昭示着,他的人生即将走上尽头。但他却依旧神采奕奕,比起那些喝酒的青壮年来,似乎还要更为开心一些。只是他那苍凉高古的声音,似乎是穿越了无尽的时光,将心中的情感都蕴藏在歌声中,肆无忌惮的释放而出。

“南山有杞,北山有李。乐只君子,民之父母。乐只君子,德音不已。南山有栲,北山有杻。乐只君子,遐不眉寿。乐只君子,德音是茂……”

悠扬的歌声飘出门口,缠绕上那半空中的旗子。旋转着上升,随着风的流动越飘越高,越飘越高,超越了所有的飞鸟,超越了人目光所能达到的极限,最后融入那极高之处,自由无羁的狂风之中,飘向了千山万水……

【全书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