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最后一战(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287字
  • 2015-10-05 22:44:13

并不很耀眼的光彩随着李逸云的这一劈斩挥洒而出,速度也并不快。但它沿着轨迹前进却只有短短的片刻,之后突然一闪,消失在它应处的位置,径直来到了秦玄的身前,迎面斩向他的头顶。

原本秦玄见这招的速度并不惊人,加上他之前的消耗有些大,便没有强行凝聚法力,但这一剑突然地跳跃空间却出乎他的意料。仓促之下,他根本来不及使出全力,只能勉力的将双手挡在身前,试图阻拦李逸云的攻击。

但这样的措施自然无法阻挡李逸云的攻击。巨响之中,秦玄的身体已经像风中落叶般的被掀起,被高高的抛向后方,一蓬鲜血也不受控制的从他的空中喷出,从空中洒落。

而后,他眼前的光影一闪,带着笑意的李逸云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前。神剑的力量被他灌注在双手之上,或拳或掌的攻击如从天而降的雨滴般密集,刹那间笼罩了秦玄整个身体。

强打精神,秦玄也用尽全力挥舞着双臂,扫出一层层的光浪迎向李逸云的攻击。但此时正与李逸云刚刚掷出承影剑时的情况完全相反。李逸云法力充裕,实力更强,而秦玄则处在与李逸云之前相同的,强弩之末的状态。就算拼尽全力,也无法完全阻挡李逸云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在那错落交织的光芒中,他的身体之上很快的出现了一各个血洞,虽说都没有落在要害之处,但也使他的身体像筛子一样残破,他那决然的神情也失去了原有的威慑力,脸色像雪般苍白,双目间近乎熄灭的光华,似乎已经是他体内仅存的生机。

瞧着他的狼狈模样,李逸云心中的杀气略微消散,秦玄立刻抓住了这个机会,将他仅存的力量全力倾泻而出,将李逸云的有些缓和的攻击击退,同时也将李逸云的逼的退开自己身体附近。

双手在身侧向下轻轻一按,李逸云稳住了身形。他带着怜悯的目光看向已经如风中残烛般摇摆着的秦玄,沉声道:“前辈,放弃吧!你现在已经没有成功的可能了,不如你自行了断,用自己的元神去封印创始之源,还可以死的有些尊严。我保证会守护着这些封印,直到创始之源完全被封印,你看怎样?”

“呵呵,好啊!”秦玄咧着他那留着鲜血的嘴角说着:“想要我的元神和内宇宙,把我杀了,自然就有了。有本事的话,就自己来拿吧!”说着,那几乎布满他全身的鲜血刹那间亮起了夺目的光华,进而扩散开来,化作一层血色的护罩,布满了他的身体。在那血色的光罩之下,那些银色的纹路也仿佛瞬间具有了生命一般,如同江河般流动起来,之前黯淡下去的光华也被重新点亮,气势宛若雨后的春笋节节攀升。

瞧着他的模样,李逸云摇了摇头,眼中更多了一丝无奈。这样迅速的恢复力量,是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而对于混元境界的高手来说,能算得上代价的,大概也只有生命了。

“不惜缩减寿命也要达到目的吗?”李逸云心中慨然。对方能做出这样的选择,决心已经是不言而喻的了,在这样的情形下,显然任何的说辞都只是无用功。于是他收敛心神,开始凝聚法力。

双手一上一下的紧握剑柄,剑锋竖直、直指苍穹。光华流转间,那原本光滑平整的剑刃之上,开始浮现出一道道高低起伏的纹路。与以往都不相同,这一次那些纹路,再不像之前那样只是浮在剑刃表面,而是真切的刻在了剑身之上,彻底的改变了它的原貌。

这一刻,三生剑气与蜕变后的承影剑,终于在李逸云手中彻底的完成了融合,绽放出全新的光华。而它上面的那些不知所谓的纹路映在李逸云的眼中,也终于第一次被他领悟。尽管直到现在,无论他怎样努力去看,都看不出它的图案。但它所代表的意义却化作了最简洁明了的文字,烙印进了他的脑海:剑者无心,唯人御之。

多年缠绕心头的迷雾被瞬间驱散了。李逸云的眼眶不禁有些湿润。同时他的信念也变得更加坚定了。就像神剑无心一样,法术的存在本身也不是十恶不赦的。作恶的,是那些使用他们的人罢了。而为了将它抹消,就让更多人去送命,又怎么称得上正确?

相对于李逸云周身的炫目光芒,秦玄此时的形态极为恐怖。他双手如握剑那样虚握着举在头顶,血红与银色混合的光柱从他的手中喷吐而出,它长达百余丈,像一根擎天巨柱一样的直插云霄。在它的顶端,则凝聚成一团暗红中带着银芒的光芒。像乌云一般的悬浮在上空。而在那云团之中,则有无数张面目狰狞的脸竞相涌现,纷纷发出无声的咆哮,徒劳的冲撞着血色云团的每一处,竭力想要逃脱这个牢笼。

“这是我所吞噬过所有人的魂魄,包括我爹娘、师父、师兄……我所有的仇恨。我们一击定胜负怎么样?”秦玄此时的惨白的脸上布满了银色与血红混合的条纹,宛若厉鬼。

“正合我意!”李逸云高声喊着,笼罩着身体的三色光芒猛的以他身体为中心炸裂开来。就像是树木抽枝发芽一般,无数只三色光芒的手臂从他身体的每个角落探了出来,每只手中都握着长约四尺,锋芒毕露的三色剑芒。它们笔直的指向各自的方向,将它们中心的那个人,烘托的宛若太阳。

“斩!”李逸云大喝一声,双臂向头顶举起。那些散在他身体两侧的手臂在同一刻举了起来,尽数脱离了他的身体,融入了他那双手擎着的神剑之中。之后,李逸云双手向前一挥,神剑毫无花哨的经过他的头顶斩下,直到他的身前。附在其上的百丈光刃像脱弦的利箭,如光如电般劈斩而去。

“来得好!”秦玄大喝一声,双手如李逸云挥剑那样从头顶劈下,那血色的云团立刻如陨石般坠落,其中被困的魂魄不止息的嘶鸣着,展露出世间最为恐怖的神情,朝着迎面而来的璀璨剑芒撞了上去。

“轰”的一声,血色的光团在三色剑芒的劈斩下散做漫天的血雾。尽管还有几团血色光华环绕在剑芒的周围,但已经无关痛痒。呼啸的剑芒流星般划过天际,将秦玄的身体吞没在它的光芒之中。

请叹了一口气,李逸云身影一闪,已经跨越了百丈的空间。来到了那三色剑芒之前。这一招虽说已经完胜,但让混元境界的高手一击毙命毕竟太过危言耸听。更何况秦玄噬天诀的奥秘究竟有多少,李逸云知道现在也不清楚。除恶务尽的道理他早就明白。闪烁着光芒的右拳无声击出,像一道闪电一般击向光芒深处那道气息的所在之处。

出人意料的,一道血色电光从那光芒的深处刺出,准确的迎向了李逸云的拳头。双拳在空中相击,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动,李逸云感觉到对方的拳头上传来一股吸力,他竟然无法收回自己的手了!

光芒散去,浑身浴血的秦玄出现在了李逸云的眼前。他此时简直已经有些看不出人的形状了。身体多处残缺不全,满身都被暗红的血液所浸透。但他却突然笑了,露出同样血红的牙齿,勉强能够辨认出的双眼直盯盯的瞧着李逸云,毫不动摇。

对上他那野兽一般的目光,李逸云心中突然生出一种警兆。那感觉就与当时他与秦玄被那青木尊者得到血液之后的感觉一样。无形无迹的造化之力明确的告诉他,马上就会有极大的危机到来,不能破局,就只有死,再也无可挽回。

神念一转,一股股澎湃的法力通过相接的双拳不停地撞击着秦玄残破不堪的身体,每一次撞击,都会再次掀起一阵血雾。但秦玄却似乎已经丧失了痛觉,依旧张着黑洞洞的嘴笑着。笑声中他说道:“我一定要毁了它!毁了它!”

说着,他的身体开始融化了。以眉心所在的身体中央为分界线,整个左半边的身体像烧融了的蜡一样流淌下来,银色的半透明光芒则显露了出来,填补在原本的位置。而在他的身体右侧,则从内部涌出一种银色的浪潮。两股浪潮混合在一起,汇成一股从李逸云的双脚攀上,而它们所覆盖的地方,瞬间便从李逸云的感知中剥离出来,他甚至感觉不到身体的那一部分的存在,更不用说操控它们。

心中闪过一丝惊惧,李逸云再度发力,一次次的用法力撞击着秦玄,秦玄的那半侧身体的血似乎已经流光了,只是不住的颤抖,再没有血光涌现,而另半侧银色的躯体也渐渐变得透明,随着李逸云的一次次撞击像雾气般飘渺不定,但秦玄与之紧贴的手,却始终不堪放开。

李逸云见一时无法摆脱秦玄,便又转为对付那正在自己身体上攀爬的黏稠光芒,但无论他采用什么办法,都无法阻拦它哪怕一瞬,这股光芒都固执的一往无前,似乎怀着最深刻的执念,一直向上、向上,最终将覆盖到他的头顶,将他整个人裹了起来,再次剥夺了他的一切行动能力,分毫不漏。

这时秦玄才移开两人紧贴着的拳头,释然的道:“别白费力气了,这是我和我兄弟付出了各自的一半才完成的封印,无论什么样的方法都不可能解的开的。”手掌一挥,覆盖着他身体的鲜血便消失不见,但他的身体并没有随之复原,仍是分成两半截然不同的部分,两侧的相貌也截然不同,右侧依旧是秦玄自己的脸,左侧却是那面容儒雅的男子的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