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无上混元(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108字
  • 2015-10-06 03:44:11

截然相反的,面对着他的怒吼,秦玄却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边挥舞剑光荡开一道道利刃,一边笑着说道:“为什么?果然啊,像你这样的小子就算到了混元境界,依旧还是彻头彻尾的幼稚啊!这个世界,呵,你知道在伏羲给创始之源设下第一层封印之前,它是个什么样子吗?我来告诉你!那时候灵气的浓郁程度是现在的数十倍,十位修士之中至少会出现一个下雷劫层次的高手,当然,代价是另一个生命的消逝,那个时候,人们甚至可以不进入元界裂缝,直接通过吞噬他人的方式来提升修为。不,那个时候,哪儿还有几个人啊?都是一群野兽!野兽!”

嘶声怒吼着,秦玄身体一转,挥洒出一圈白色的圆环,将对方那纵横交错剑芒尽数席卷。接着他的剑光笔直的向前刺出,白色的锋芒坠在光环之后直刺李逸云,他的声音则更快一步传入了对方的耳中:“伏羲的封印限制了灵气的浓度,封锁了同一世界人们相互吞噬的可能,大禹则进一步加强了效果,但这还不够,远远不够!只要还有灵气存在,就只能是强者为尊,世人永远不可能有真正的平等,所以我要把他彻底抹去,明白吗?你明白吗?”话音未落,他又横向斩出一剑,这道光芒后来居上,与之前的那道剑芒合二为一,化为一道拖着月牙状横刃的锋芒,将阻挡在前方的光浪瞬间切开,流星似的向前冲去。

嘴角紧抿着,李逸云已经将法力催动到了极致,手腕变成了一团模糊的光雾,长剑在刹那间被他斩出了成千上万次,密不透风的剑芒像一幅幅利齿不断地咬在秦玄斩来的剑芒之上,不断地从它身上剥离出一点点零散的光芒,最后终于在剑锋与它真实接触的瞬间,将它斩成漫天碎片。

“我们可以继续加强封印!一代人不行就让下一代继续!直到灵气的浓度低于一定界限,使得人们无法凝练元神为止!”李逸云口若悬河地反驳着:“像你那样做会有多少人死你知道吗?他们中间又有几个是真的有罪?”说着他抬起手臂,将长剑顺势举到肩头,周围的灵气顿时裹在剑身之上,给它镀上了一层耀眼的光华,几乎囊括了所有的光彩。有些遗憾的是,这绚烂的光彩只是停驻了短短的瞬间,便随着李逸云手臂的挥动化作惊天长虹,向秦玄坠落而去。

“这才是这招真正的力量吗?果然够强!”秦玄瞧着这宛若创世之光的云动九天,心中暗自揣度着。同时,那遍布在他身体上的银色纹路同时闪烁了起来,将他本就霸绝天下的气势再度提升。没有凝聚任何的法力攻击,他只是伸出了那两只裹缠着银色问路的双手,毫不犹豫的抓向那劈斩而来的剑光,同时怒吼道:“下一代?说实话我倒是真的相信你会做这样的事,但是世间有几个你这样的人?只要有一个人想获取力量,便有可能使之前的努力全部白费,我不能接受这样不确定的结果!”怒吼声中,他的双手爆发出比剑芒还要闪耀的光华,双臂一挥便将剑芒由身侧掷向了后方,使它淹没在远处起伏的光浪之中。

“你就这么不相信别人?”李逸云的声音也随着他的怒吼水涨船高,咆哮般的脱口而出,云动九天也第二次挥出,由左至右地划出一道水平的弧线,向秦玄拦腰斩去。

“相信?哈哈!”秦玄又笑了,笑声中却充满了凄凉:“我的父母为了节省粮食活下去,把我骗到满是野兽的林子里;我的师兄们强暴女子致死,把责任推在我的身上;我师父则信了他们的一面之词,亲手废了我的丹田,之后还拿我当药鼎,你让我相信谁?”秦玄再次挥手拨开李逸云的攻击,全身的银色纹路在瞬间升腾而起,如同地狱的烈焰。

他双眉正中,那只银色的眼睛如同一轮银色的太阳,发出的光辉将秦玄的身体笼罩在其中。沐浴在这样的光芒中,秦玄很是享受的闭上了双眼,声音也变得柔和了起来:“我所能相信的,只有让我拥有了现在的一切,与我一体的兄弟。而他的想法和我一样,都是想让你们,死!”

说着,秦玄一拳击出,那浑身升腾着的光芒顺着他的力道,尽数朝着他的右拳涌去,化作一颗熊熊燃烧着的拳影,像一颗陨石般朝李逸云射去。

甚至不需要用神念感知,李逸云就感觉得到这一击的强大,那囊括八荒、毁天灭地的气势,就像是整个世界朝你当头砸来一般。双手握着长剑在左右挥动两次,交错的两道光芒集中了他所能凝聚的全部法力砍向那燃烧的铁拳。

而在这之后,李逸云将左手放开,右臂向后一挥,那被三生剑气缠绕,浮现着玄妙纹路长剑立刻被他拉到了身后,之后随着他手臂在空中划过的一道优美的弧线,充斥着三生剑气的承影剑飞射而出,旋转着劈向那重合着的,铁拳的中央和之前两道剑芒的交错点。

一左一右的两道剑芒先后斩到那燃烧着的铁拳之上,但却像是蚍蜉撼树般的毫无作用,反而被对方推着朝后退,一齐向李逸云靠拢过来。这时,那处在最后的,光彩夺目的长剑终于带着劈开一切的气势,流星赶月般斩在了那铁拳的中央之处。

一阵开山裂石的响动中,银色的巨拳被它一分为二,又在那两道依旧存在的剑芒中再度粉碎。但承影剑上裹着的三生剑气也彻底耗尽,神剑失去了与李逸云之前的联系,顺着去势继续向前,不知落到了什么角落。

两人之间的光芒,也都随着这一击向两旁散开,使他们再度四目相对。秦玄嘴角浮起一丝冷笑:“自身毫无气息,既是承影剑的最大优势,也是他的最大弱势,现在,就算让你找你也找不到它了吧?我看你这次你还有什么手段?乖乖的把命交出来吧!”他手臂向下一挥,纤薄锐利的白色剑芒化作撕裂平静的电芒,将李逸云从头到脚纳入了它的锋刃之内。

李逸云手中已然是空无一物,但他的脸上反而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如秦玄之前徒手接下他的攻击时相似。李逸云也抬起了双手,五指微张,掌心相对,刚好将那劈斩而来的银色电芒拢在他的双掌中央。

“难道他自信能接下我的这一击?”秦玄皱起了眉头:“不可能!虽说混元境界已经没有明确的高低衡量,但他修为显然比我差,此时更是强弩之末,怎么可能做到这样的事?”而在他思绪翻涌的这一刹那,他斩出的那道剑芒已经几乎贴上了李逸云的身体,银色的光芒立刻便将他身上那已经十分暗淡的光芒彻底的吞没。

但就在那银色利刃斩中李逸云双手的前一刻,一层淡淡的光华毫无预兆的从他的身体中亮了起来。瞬间与那充斥着他全身的三色光芒融合在一起,毫无滞碍。这一瞬,那原本黯淡的三色光芒立刻重新亮了起来,如同涅槃重生一样,而在它之中,还夹杂着那莫名而强大的光彩。

双手轻轻一合,那势若奔雷的银色光刃变得如同树叶一般被他夹在了双掌之中。接着在他手指用力的挤压之下化成了一块块瓷片状的碎片,在李逸云挥手之间洒满了天空。

柔和的光芒从他的手臂延伸而出,化作了一柄长达四尺的古朴长剑,剑身宛若流水般平滑、通透,没有任何的赘余,剑锷与剑柄也都是极为简洁的形状,返璞归真。至于长剑的光彩,则在不停地变幻着,每变幻一种光彩,长剑都会显露出与其相应的,独一无二的特质,像是具有千万张面容的人,正在不停地展露着他的每一张脸。

眼中闪过一丝震惊,秦玄转头向后瞧去。原本晶晶所在的地方果然已经人去楼空,变得空无一物了。“你利用承影剑把他召唤到了你的体内?”秦玄眼中燃着黑色的烈焰盯住了李逸云。

“没错!而且我还顺带着让他用创始之源强化了一下承影剑!”李逸云有些得意地说。之前出手时,他便已经算计好,承影剑最终到达的,定然是晶晶之处。而他也借着承影剑将结界划开的刹那,将晶晶召唤回他的体内。承影剑则在刚刚沾染到创始之源的时刻,被晶晶一起带回,融入他的体内。

李逸云早就想这样做,但之前的他还没有达到混元境界,无法承受晶晶那混元级别力量的融合,但是现在,一切的问题都已经被解决了。

两股力量水乳交融般的融合在一起,在李逸云体内不断地游走。他的思绪则在这一刻穿越了数载的光阴,与晶晶融合后一次次力挫强敌的经历在他脑中接连闪过。从这一战开始时便没有出现过的自信,像火焰一样在他的心中“腾”地燃起。带起浪潮般的暖流涌向他身体的每个角落,无处不在。

“这一次,该结束了吧!”他淡淡的说着,手中崭新的神剑以难以辨识的速度,朝着对方笔直斩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