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峰回路转(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396字
  • 2015-10-05 22:33:54

刹那间,晶晶就慌了神。本源之力的丧失令他从心底生出一股恐惧。而紧跟着,他脚下的那金色巨斗被由内之外的巨力一撑,立刻便炸裂成千万块碎片,秦玄的身影则如白鹤一样冲天而起,向着正目瞪口呆的晶晶冲去。

李逸云双目圆睁,立刻跟着腾身而起,一边朝着秦玄的方向掠出,一边遥遥的劈出一道剑光,企图阻止他的行动。但面对这他这一次仓促间的出手,秦玄仅仅是背对着他一挥袍袖,挥洒而出的白色光芒便将那剑气击散。而他的手掌则毫无迟疑的探向晶晶的脖颈。

尽管心神震惊,但秦玄的气势是那样的张扬,晶晶的身体下意识的就做出了反应,脚步一转便向后退去。但此刻,原本空无一物的后方却突然出现了一道无形的屏障,像一面墙一样拦住了他的动作。撞在坚硬的屏障之上,一阵眩晕之感向着他袭来,与此同时,秦玄修长有力的手掌已经紧紧的掐住了他的脖颈,法力灌注之下,阻断了晶晶体内的法力流动。

“别动!”秦玄一只手拎着晶晶,转回身朝着李逸云高声喝道。见此情形,李逸云正向前冲来的身体连忙停下,他站在与秦玄相对二十丈的位置,冷冷地说:“把他放了!”

秦玄哈哈大笑,随后说道:“你有资格说这话吗?信不信我只用一只手,也能在坚持到我把他的元神完全毁灭?”这时,晶晶也从之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因窒息有些发红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挑衅似的说道:“把我的元神毁了?你试试看呀?别忘了我与元界可是一体的,刚刚你的确是通过将带着你的法力的一缕魂魄注入我的体内,通过改变我法力的性质,阻断了我和元界的联系,但若是破坏我的肉身和元神,元界的本源之力便会自动的保护我,重塑我的一切。在这里,我可是不生不灭的!”

接着,他又瞧向李逸云,大声道:“大哥!不用管我!趁这个机会把他杀——”还没说完,秦玄的手掌猛地缩紧,将他接下来的话堵在了喉咙里。不过随着他这一动,晶晶身周的灵气立刻化作黏稠的光芒自行钻入他的体内,他的脸色也随着这些光芒的流动飞快的好转着。

“你说的对!”秦玄点点头:“我的确没办法在这里杀了你,封印什么的也不一定有用,但我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说着,他神念一动,之前钻入晶晶体内的那道白色光芒立刻从他的丹田处浮现了出来,移动到脖颈的位置,顺着秦玄的手掌回到了他的体内。之后,秦玄则腾身而起,朝着那核心所在的巨大光球飞去。“站住!”李逸云大喝一声。也跟着追了过去。

“我一直就在想。”他似乎是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对着晶晶说着:“你与这个世界是一体的,那若是让你与这个世界的核心接触在一起,会发生什么呢?会不会是像我想的那样……”说着,他手掌一推,将满脸震惊的晶晶朝着那光球的中央送了过去。

“噗”的一声,像是穿透水泡一样的穿过了一层无形的结界,晶晶的身体便与那光球接触到了一起。那层结界则在他穿越之后又恢复原状,依旧无形无相。而晶晶则在一副惊恐的神色中被那不断变幻着颜色的光芒渐渐吞噬,先是四肢,继而胸腹,最后只剩下头露在外面。

但这时,他的眉心处亮起了一幅图案,出现之初是七曜轮的形状,正是当初他与李逸云订立契约之时的印记,但它的颜色顷刻间便化作了三色闪耀的光彩,它的形态也在三色光芒之中渐渐融化了,不再局限于那五瓣花的形状,而是不住的变化着,时而如火焰,时而如星辰……

而这三色光芒出现之后,光球对晶晶的吞噬过程立刻就停了下来。两股光芒相邻之处出现了一道圆环形的界限,卡在晶晶脖子与双肩之间,两股光芒则位于两侧,各不相让。

秦玄瞧着这变化,双眉一挑,有些意外地说:“哈!看来这小子的内宇宙之力阻挡了元界的力量,这么说来他不死你也不会被重归混沌了。”接着他又转而瞧向正冲向这边的李逸云,淡然地说:“不过你终究是没法在参战了,只剩下他一个,还不是手到擒来吗?”

说着,他双手一合,炽热的白色剑气从他的双掌射出,直指李逸云的胸口。这一次的剑光之上,没有那些诡异的眼眸。但气势却似乎更加雄浑霸道,仿佛连天地也能一击斩开。

但这一次,李逸云并没有躲避,甚至连速度都没有降下来。正如秦玄所说,失去了晶晶的帮助,他的胜机已经微乎其微了,唯一的机会就只剩下了险中求胜!

双手将承影剑笔直的举在身前,三色光芒瞬间充斥到了剑身的每一处。而李逸云本人则闭上了双眼,露出了一副飘然出尘的神色,似乎有一种凌空欲飞之感。而此时的剑芒也一改以往的风格,颜色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所展现的光彩却让人觉得它与以往已截然不同。原本的三生剑气,给人的感觉是中正平和的浩瀚之感,但现在却露出了一副霸气四溢的决然之态,尽展锋芒。

这已经不是李逸云的个性能够创出的法术了,而是源自鸿钧的剑意,特质也完全符合鸿钧遇强则强的个性。随着这光芒的陡然转变,秦玄露出一丝惊奇之色,而鸿钧的身影似乎也在李逸云背后一闪而逝,这道剑光便随之纵劈而下,毫无技巧可言,只是以硬碰硬,以强对强,用自己最强的一面去迎击对手。

两道剑芒相交,瞬间融在一处,之后又炸裂开来。气浪翻涌之下,李逸云的身体只是微微一滞便又继续向前。而秦玄却后退了半步。以硬碰硬的比拼,竟是李逸云占到了上风。

但此时他的脸色也已经白的吓人,秦玄自然不会忽略这一点,身影一闪便向前掠去,森白色的剑气也挥洒而出,再度向着李逸云当头斩来。刚刚那一招,李逸云内宇宙的法力便消耗的七七八八。不过在他的体内,还有另一个由山河社稷图化成的内宇宙。

神念一动,那纯粹由能量化成的内宇宙像是呼出一口悠长的气息般,将法力源源不断的喷吐而出。李逸云的剑芒也再次燃起,这一次,剑芒的光彩显得古朴简约,而又完满无缺。连环嵌套的法力与秦玄的剑芒一交,立刻便将对方绞入了自身的光彩之中,旋转着将其扯向了一旁。

这第二剑,用的已是莒龙子的剑意,混元高手对法术的体悟果然是非同凡响。李逸云再次以弱胜强,将秦玄的攻势击退。而此时两人的距离已经接近了十丈,可以算的上是短兵相接的距离了。

到了这样的距离之内,秦玄的动作猛的变快了。白色的剑光像是迎面而来的巨浪一般笼罩了李逸云的身体,从每个方向斩向他的身体。而李逸云体内的两个内宇宙则交替运行,全力输出的法力,他也不断地在鸿钧与莒龙子的剑意之间来回转换,将秦玄的一次次攻势接连挡下。

但不过几招以后,李逸云的两个内宇宙都有些显出颓势,身体周围的灵气已经尽数被他吸纳,但依旧跟不上消耗的速度。而这时,两人的距离也已经到了五丈之内,连对方的神态都能够看得一清二楚了。

李逸云把心一横,体内的两个内宇宙同时输出,几乎疯狂的法力让他这堪比混元境界的肉身也有些支撑不住,连双眼都已经尽是血红之色。

顶着从体内隐隐透出的血色光芒,李逸云大喝一声,手腕翻转间再次使出了云动九天。这一次,裹在剑芒之外的能量依旧是贴在剑身的表面,但比起之前却要光彩夺目无数倍,力量之强也不可同日而语。就连元界这至为坚固的空间也在这一击下,被带起了荡漾的波纹。

而这次,秦玄也用了双手,无数只眼眸从他的手掌向外蔓延,一直蔓延到剑锋的最前端。在他双手法力的注入下散发着同样耀眼夺目的光华。两道光彩像是两道开天辟地的神兵一样,在空中呈十字形交击在一起。

双方的剑芒刹那间炸开,耀眼的光浪则顺势吞没了两人。李逸云体内两个内宇宙的法力都已耗尽,只能任由自己的身体在气浪的推动下向后方飞出。而就在这时,一道银色几乎透明的光芒在他的身前一闪而逝。接着,他便感觉一丝冰凉的触感覆上他的眉心,一股法力注入,元神便被彻底的禁锢了。

转头一看,那禁锢着自己的人正是之前在秦玄体内出现的那人,此时两人的距离更近了,瞧着他的长相,之前的那种古怪的熟悉感再次浮上心头,并变得更加浓重。而那人瞧着李逸云,似乎也皱了皱眉,但随后便恢复正常,转过他那有些透明的头颅,瞧向光浪另一端秦玄所在的方向。

李逸云也从这种古怪的感觉中脱离出来。瞧着对方有些透明的身体,心中暗恨自己竟然忘记了他的存在。看他现在的状况,秦玄的法力定然是所剩无几,若是自己刚才再谨慎一些……但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他已经再度陷入了绝境。

一只巨大的手驱散了遮挡视线的光芒,将秦玄的身影展露在李逸云面前。正如他所料的,此时的秦玄法力紊乱,脸色也有些难看,显然是受到了损伤。不过他此时的神情却是格外兴奋,并透出了十足的迫不及待。

“兄弟,放开他,把最后一下交给我。”说着,秦玄缓缓地举起手臂,浓郁的白色光芒将他的整个手臂化作了宛若玉雕的形貌。接着,他那竖直上举着的手臂便缓缓的下挥,一道仅有丈余长的白色剑芒从他的手臂上斩出。像一片随风飘舞的树叶般,朝着被人松开手脚,正向下坠落的李逸云飘落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