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天高云阔(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246字
  • 2014-06-30 21:34:54

一口气说出了应对“琼”部的方法,李逸云一发不可收拾,又将自己所学关于练兵、治国之法悉数道来,并不时地询问郑野苍梧之野的风土民情,地形气候,从而将所学的事物与当地情况结合起来。而在一些问题上,郑野也提出自己独到的见解,令李逸云大开眼界。二人越谈越投机,直到月上中天才意犹未尽的收住话语。至于那前来挑衅的琼部,郑野则按着李逸云的建议,只是坚守城池,不去理会他们。

喝了口水,两人各自在脑中梳理了一番谈话的内容,郑野转开了了话题问道:“在下之前唐突了,尚未请教公子为何自远方来到这里?有什么事情是在下能帮得上忙的吗?”李逸云见他态度诚恳,于是也不隐瞒,把自己中毒过程与找舜帝遗迹的目的全盘托出。

听他说完,郑野顿时露出了为难的神情:“若是别的事情,在下定当鼎力相助,只是这舜帝遗迹……不瞒公子,相传舜帝葬于苍梧之野西南,如今那里是苍梧之野最强大的部落‘虞’部,据称他们的先祖便是是当年追随舜帝来此的那一批民众。但是他们十分排斥外族,若是得知公子的目的,不但不会让公子进入舜帝遗迹,还有可能对公子不利。而且他们一族也是如今的苍梧之野中,唯一有法术传承的部族,历代首领都十分厉害,公子的修为想必很强,但恐怕也……”

李逸云一笑:“无妨,在真正强大的力量面前,我不过是蝼蚁,我也不会因为好胜就去找太巫挑衅,不过……若是我没看错的话,郑兄的修为毫不弱于在下,您所说的虞部是唯一有法术传承的部族,应当有些不切实吧?”郑野的双目顿时闪过一丝光芒,但立刻被他收敛起来,神色变得更为佩服,恭敬地朝李逸云拱手说:“公子神目如电!之前还想隐瞒公子,真是罪过。实话说吧,公开场合,除开虞部以外人都不会使用法术,但事实上,每个部族都有些人会用法术,只是人数不多,虞部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李逸云点点头:“郑兄,贵部会法术的人有多少?”郑野低声道:“算在下在内,一共有四十八人,只是多数都只会写粗浅法术,上不了台面。而我虽然是靠着自己的笨法子练出了些东西,但想要教别人却是万万不能了。”

李逸云微微一笑:“郑兄不用担心,这一点我想我还是能帮上些忙的,若是不嫌弃,我可以将我会的一些法门与大家分享。”听他这样一说,郑野顿时激动地站了起来,朝着李逸云一躬到底,双眼闪光地说道:“李公子,大恩不言谢啊!日后公子但有差遣,郑野必定在所不辞。”李逸云连忙将他扶起:“郑兄言重了,客气的话我也不说,那等这件事情过去后,就让族中所有会法术的人一起来找我吧,所有不满十六岁的族人也一起来,说不定还来得及从头教起。”“多谢公子!”郑野再度拜谢。李逸云摇摇头,目光深邃地说:“这样的话,说不定有一天……”

他没有讲话说完,不过郑野也知道了其中的意思,但这事说起来还太过遥远,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做好眼前的事情。

第二天,天还蒙蒙亮。李逸云便随着郑野登上西城头,向下望去,密密麻麻的身穿兽皮的人正站在城墙下,无精打采的向着城上喊叫,经过了一夜,他们显然已经失却了些许锐气。他们一登上城头,就有士兵一脸愤怒地朝着郑野说了几句李逸云听不懂的话。郑野一瞪眼,他悻悻地退了下去。郑野转头向李逸云解释说:“这是我们这儿的土语,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现在许多部落只会说这种话,而不会说三皇五帝时期定下的统一语言了。也只有包括我们部落在内的几个部落还保持着文字的传承。”

李逸云点点头,微笑着说:“刚才那位士卒是气不过想要出城迎敌吗?”郑野疑惑道:“公子听得懂?”李逸云摇摇头:“只是推测。中央的那个特别壮硕的人就是琼部的首领是吧?”李逸云指着城下琼部队伍的中央问,见郑野点头,他就接着说:“事不宜迟,我即刻出手,还请首领约束好众士卒。”郑野立刻喝道:“传我号令,无论发生什么事,没有我的命令,切不可轻举妄动!”“是!”众士兵齐声答道。

听了这话,李逸云微微一笑,转眼间便消失在众人的眼前,呼吸间,他又重新出现在众人眼前,只不过手臂“亲密”的挽着一个人,正是琼部的首领!“锵”“锵”,不少人见状立即抽刀在手。但想起郑野的命令,又纷纷收起了兵器。那魁梧的汉子更是满脸的惊惶,先前还在城下指挥族人叫骂,转瞬间一个面带微笑的年轻人便出现在他眼前,再然后……就莫名其妙的陷入了敌人的包围之中。

他也是豪勇之辈,顿时运起周身灵力,想要挣脱李逸云的束缚,但李逸云屈指一弹,一道淡银色光芒从他胸口钻入,像一条小蛇般在他体内飞速地游走,他与自身灵力的联系也随着这条小蛇的游走渐渐消失。琼部首领虽然灵力不弱,但所会的法术却是极为贫乏,更是从未见过李逸云这样神出鬼没的能力,须臾间,便丧失了对全身灵力的控制,一脸愕然地呆在了原地。

城下的战士们见首领被人拉着“飞”上了城头,也愣了片刻,随即便相互叫嚷了起来,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郑野向李逸云使个眼色,两人夹着琼部的首领来到城墙边缘,郑野向着城下用土语喊了几句话,又指了指对方被俘的首领,城下众人顿时安静下来,郑野转回身,笑道:“阿石阿土。”两名十五六岁的少年应声出列,“你们带着客人欣赏欣赏我们的织布,锻造,房屋……凡是拿的出手的都让首领看看。”“是!”两人领命押着灵力被封,兵器被没收了的琼部首领下了城头。

李逸云看着城下的琼部人,皱着眉思索了起来。郑野走过来问:“公子在想什么?”李逸云回过头说:“我在想,琼部和我们不同,是一群不开化的野人,若是他们的首领长时间不在,他们会不会以干脆以比武或者什么手段再选新首领呢?”“公子的意思是?”“我想,再多个五六人进城,也翻不出天来吧?”……

之后的一段时间,琼部的族人们便一直聚在在越部的城墙之下不肯离去,越部却也不理会他们,只是每当他们选出新任首领之时,新任首领便会被从天而降的李逸云抓入城中……

半个月后,由琼部中几位地位最高者组成的“使团”在“高人”的建议下,向郑野上书,称仰慕越部房屋,锻造各方面技术,请求归附。郑野欣然允诺,于是琼部全数并入越部,正式地消失在苍梧之野上。

三个月后,新年的脚步渐渐近了,人口和土地都增加了许多的越部洋溢着一派喜悦的气氛。郑野和李逸云正在屋中围着火盆吃酒,有士兵进来报告:“报首领,西城来报,至昨日,城中所有人均能以简单文字进行交流。从小儿至老翁,无一缺漏。”郑野笑着拿出一串铜钱,抛了过去:“很好,这是赏你的,回家好好过个年吧。”那士兵大喜道:“多谢首领。”乐颠颠的跑了出去。郑野对李逸云说:“公子当初让两部混居之策果真高明,才短短数月,就已不分彼此,浑然一体了。”李逸云笑道:“这些,也都是我学自师门的。只不过是照猫画虎而已。”

笑了笑,郑野伸手从怀中拿着一张地图,在桌上摊开,地图上山丘、河流应有尽有,很是详细。郑野指着地图,单刀直入地说道:“公子你看,继琼部归顺后,又有几个小部落望风而降。现在苍水东西两岸,梧水以北,已尽归我族所有。不知公子下一步如何打算?”

李逸云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岔开话题道:“我刚来的时候挑选的那些孩子,还有原本就会法术的那些族人,他们修炼情况如何啊?”郑野答道:“孩子们修炼很刻苦,有几个孩子已经凝成了内丹。至于那些成年人,在公子因材施教的指导下,也是大为进步,自然,我也是受益良多。”

李逸云点点头:“很好。”接着,他朝着面前的地图,用手向下一划:“现在我们虽说比一年前强盛了许多,但还是无法与虞部抗衡,所以下一步,我们需要得到梧水之南的广部的支持。”郑野说道:“公子可有何妙计?之前的方式能否继续实行?”李逸云摆了摆手:“广部人口众多,即使与扩张后的我们相比差距也并不悬殊,而且他们的战斗力与琼部这样的部落是不能相比的,他们有着同我们一样的铁制武器,各方面的技术也不比我们差。”

接着,李逸云的语气变得更加郑重:“最重要的是,他们不像那些失去了文明传承的部落,传承着文明的部落,是不能简单地靠武力来征服的。”郑野面上露出一丝为难之色,问道:“那依公子看,我们到底该怎样?”李逸云抬起头,目光灼灼地说:“现在的我还不知道,不过我想亲眼看一看,一定会对行动有所帮助吧?明年春天,我去梧水以南走一趟吧。”说着,他举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