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残酷的真相(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105字
  • 2015-10-05 22:31:48

“这是……玉清劫境?”李逸云望着四周,只见茫茫的黑暗之中,正有无数颜色各异的光团竞相飞舞,相互撞击、厮杀着。唯一没有被波及之处只有他们的脚下,那一道从背后光门中蔓延出来的光带之路上。

“没错,大哥。这正是你们突破玉清雷劫之时渡劫处,我也是完成突破后,获取了前辈们的记忆后才知道的。再往前走,便分别是上清劫境和太清劫境。”说着,晶晶抬手指向远方,那里的尽头,矗立着一道灿金色的光门,细小但十分耀眼。

“哦!”李逸云点了点头:“那你想告诉我的事情又是什么呢?”晶晶笑了笑:“大哥,你有没有好奇过,周围的这些光团到底是些什么东西?”李逸云脱口而出,理所当然的说:“那还用问,这不就是……”

他突然呆住了。这时他才想到,没人告诉过他这些吞噬后能够帮他突破桎梏的事物究竟是什么,修炼典籍上也只是称呼它们为“灵源”,但对它的本质却没有一点解释。即使是师父,也从来没有对他讲述过“灵源”的奥妙。

“大哥,你为什么不自己感知一下呢?”晶晶站在他背后,沉着声说道。一句话提醒了李逸云,如今以他无限接近混元境界的能力,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东西的准确性能超过他自己的感知了。

于是他心念一动,浩如海潮的神念从元神中迅速涌出。像网一样朝着四面八方散布而出,每一条神念之线的末端,都连在了某个跳跃移动的光团之上,小心翼翼的感受着它的性质。瞬间,李逸云便露出了无比震惊的神色,神念也猛的一颤,将那些连在他神念末端的光团全都带动的剧烈的震颤了起来。李逸云赶忙收拢神念,这才没有将那些在他面前无比渺小的光团扯碎。

“这些是……这些是……”李逸云连续两次,才终于在晶晶那坚决的目光中说了出来:“他们居然每一个都是一个修士的元神?”晶晶点点头:“没错!不过是不是修士可就不一定了。因为他们并不是全部来自华夏,有的世界里,修炼法术的人并不叫修士。”

“这是怎么回事?”李逸云目光变得沉重了起来:“难道说,我在渡过雷劫的时候,也是靠着吞噬别人的元神才成功的吗?”晶晶依旧神色如常,点了点头说:“是的,而且不只是你,除了极少的一些宇宙外,几乎所有修炼的人在做相应突破之时,都是需要吞噬他人的魂魄才能突破,若非如此,为何突破雷劫后元神之力就会暴涨呢?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原来是这样。”李逸云点点头:“看来秦玄想彻底毁掉这一切倒也不是没道理,他那样做,倒真是一劳永逸了!看来几乎每个人只要踏上修炼之路,要么成为屠夫,要么就会被杀啊!”晶晶不置可否,只是说道:“现在让你知道这件事,就是防止过会儿见到秦玄后,他会用这件事来干扰你的心神,还是你现在知道要好一些。”

思索了片刻,李逸云闭上眼长出了一口气说:“我现在知道了,我也的确动摇了,也许法力真的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存在,不过我依旧要阻止秦玄,因为我实在不能看着那么多的人都死于非命,一定还有其他更好的方式!”说着,李逸云的神情也逐渐坚定了起来。他转回头瞧向晶晶,疑惑地说:“不过你是怎么对这里比我还熟悉?你不是压根不需要渡劫吗?而且,你刚刚说的元界的时间流逝要比天外天和华夏大地慢,又是怎么回事?”

晶晶笑了笑:“这个就说来话长了,不过现在时间充裕,我就从头说来。这样一来,就要追溯到我的前身,混沌和吉光两大神兽的来历。”“等等!”李逸云打断了他:“不对吧?吉光是神兽的确没错,可混沌兽可是千古以来的第一凶兽,怎么也能叫神兽?”

“大哥你是被古人的典籍误导啦!”晶晶语气夸张地说:“其实,根本不存在什么神兽、凶兽的分别,只是它们的能力不同,有的异兽的能力对人类没有威胁,人们便叫他们神兽,而那些拥有能威胁人安全力量的异兽,人们便叫它们凶兽,哪有什么善恶?至于后来,伏羲将两者合二为一倒是真的,关于这段记忆,我比较混乱。但绝不像现在所传颂的那样,混沌为恶,吉光献身这样的简单。”

李逸云所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晶晶接着说:“这两大神兽是来自元界创始之源的两种本源之力化生而成,在诞生之时又掺杂了其他的能量。而在它们融合之时,那些掺杂的力量都相互抵消,只有剩下的两种本源之力融合在了一起,于是便产生了拥有着元界本源之力的我,也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不需要渡劫。而我每次进化之时,也都是在元界之内完成的。”

“也就是说对你来说,元界就是你的内宇宙?”李逸云双目神光一闪,露出一丝兴奋之色。但晶晶却摇了摇头说:“不,正相反,我应该是创始之源的内宇宙,我的一切都会受到它的限制。而在元界中作战,我的实力也没办法完全发挥,因为元界要维持自身的平衡,不可能任由我去调动它的力量。”

“竟是这样?”李逸云眼中的神采消失了:“看来我们的情况更加不利了啊!”晶晶点点头,又继续说道:“至于这里,是通往元界唯一的方法,原本我打算等你实力达到造物境界便带你去元界,但现在九州鼎被开启了,我也无法自由的往返于两界,所以只能跟着他们走了!至于元界时间流逝的问题……”

晶晶笑着说:“那就更好解释了。你渡雷劫的时候,往往在吞噬灵源之时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但在原本的空间却只是短短一瞬,万物有盈必有有缺,有缺必有盈,这里的时间流逝远比外界慢,那元界之中,自然就远比外界快了。我以往进化之时你都说要用几个月,但我所经历的,只不过是短短一天罢了!”

“居然相差这么多?”李逸云惊叹道。随后一个对他来说可怕的后果在脑中浮现而出:“那也就是说,就算是我能杀了秦玄,我也再见不到我的那些朋友了是吗?”

晶晶无言的点了点头,涩然道:“是啊!所以我刚刚才让你把所有想要处理的事情都处理好!其实现在也来得及,我们在这里说了半天的话,出去以后不过是短短的刹那,怎样?要不要再回去一趟?”

李逸云脚步一转,立刻就要向回走去,但刹那间,他又停住了脚步,释然地笑笑说:“算了,我刚刚是抱着必死的心,该说的也都说了,一切随缘吧!”说着迈开大步,向前方走去。

上清雷劫的金色雷电在如今的他们看来,不过是一层门帘。穿过它,两人便到了第二层的上清劫境,这里的光团数量明显要少了很多,但力量也强了不少。李逸云边走边说:“这么说我才想起来,刚进来的时候那附在光门之后的那层银色,就是玉清雷霆吧?我都没在意!”

晶晶笑道:“是啊!现在看来,它们对你来说实在是弱小的不值一看。不过大哥,”他的神色凝重了起来:“我刚刚已经说了。在元界中作战我的实力会大打折扣,而你又还没彻底达到混元的境界,还有没有什么能提升实力的办法了呀?”

依旧走着,李逸云的身体却似乎无形中变得挺拔了起来。一种力量从他的眉宇间溢了出来,遍布了全身。“我有!”李逸云将手掌一伸,一幅尺余长的卷轴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是当年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合力炼制的唯一一件法宝——山河社稷图,可以充当一个内宇宙。而我现在的能力,已经能使用它,同时操控两个内宇宙,这样的话,我即使没有达到混元境界,但战斗力说不定反而胜过他们。”李逸云充满信心的说着。而信心的来源却是不仅仅在这法宝之上。

“二哥!给我力量吧!”李逸云这样想着,手掌一抛,卷轴便在他身周铺展开来,化作一个圆环将他围在中央。接着,卷轴便贴在了他的身上,像是融化一样的融入他的体内,消失不见。

“走!”李逸云轻喝一声,当先穿过了漆黑的太清雷霆,朝着最后的那道不断变化着颜色,烟雾一样的光幕走去。“大哥,还有最后一件事。”晶晶在他的耳边说:“关于他要引你进来的原因……”

空荡荡的天地间,充斥着个色的光芒,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但这些光芒却在不断地凝聚着不同的形态,模拟着世间的万物。而在它们的中央,一个硕大的光球正悬浮在那里,随意自如的旋转着。

光球的颜色也闪烁不定,时而纯白,时而漆黑,时而又是五光十色的绚烂,而随着它的旋转,各种颜色的光芒不断地从其中扩散出来,将围在它周围的,那些之前从它身上分离的光芒推向更远的地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