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门之彼端,泱泱元界(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373字
  • 2015-10-05 22:15:04

金色光芒像风暴中的浪潮一样,一往无前的撞在那白色的剑刃之上。炸裂之声向密集砸落的雨滴声一样接连响起,而那白色的光剑则在这样的响声中碎裂成成千上万的碎片,那神色木然的白衣人也在同时被掀了起来,像块石头一样飞了出去。

见此情形,秦玄顿时露出一丝惊讶,凝聚的法力也产生了一下微不可见的震动。而李逸云却是生出一种战无不胜的勇气来,在背后那金色光芒的照耀下,他手中的剑芒似乎像是直接从太阳中汲取的一样耀眼,狂龙一样的与秦玄那邪魅的长剑站到一起。

秦玄长剑上的那些眼睛似乎被这炽热的光芒刺激了似的。在一瞬间猛的瞪大,之后又尽数炸裂开来,将那原本有些妖异美感的长剑炸出了无数的缺口。秦玄的身体也随着这一击退出老远,施施然站住脚步。

向后跨了一步,李逸云的后背融入了那金色的光芒中。他朗声道:“晶晶!最近玩得可还好?我看你的样子,似乎完成了最终的进化,达到你的那些前辈们从未达到的混元境界啊!”

而在他的后方,那宛若烈日一样的金色光影已经停下了动作。它是一只灿烂而又华美的巨兽,它的身长足足有三十丈,通体灿金,一道道彩虹似的七彩毛发对称的分布在身体两侧,组成一幅幅图案。而它的形态有些像虎,只是耳朵削尖,宽阔的后背上对称的分布六只长近二十丈的洁白羽翼,像巨大的顶棚一样将它的身躯连同李逸云一起笼罩在阴影之中。

“是啊!大哥,借着那位前辈给予我的属于过去的力量,我终于完成了我们一族的终极进化了。”语气显得正式庄重,不像以往那样的调皮欢脱,但其中那令李逸云熟悉的感觉却是丝毫未变。说着,晶晶的身体飞速的缩小,在光芒的笼罩中,四肢以流动的光芒进行着变化,最终变成了人形站在了李逸云的身后。他看上去长大了很多,已经像是二十出头的青年了,只是目光中的光彩依旧那样纯净。

两人后背相抵,力量瞬间便涌入李逸云的身体。他仰天大笑,手中的长剑直指秦玄,朗声道:“秦玄!我们今日就在这里做个了断吧!”三生剑气不知疲倦的喷薄而出,再次燃起了激战的烈焰。

但令人意外的,秦玄和那白衣人却是一言不发。两人相互对视一眼,秦玄挥手将身体上的血迹除去,指着那九州鼎上方的圆形光门说:“先把他引到元界去?”那白衣人似乎犹豫了片刻,但目光立刻变得决然,他重重的点了点头说:“好!”随后两人一起朝着李逸云的方向瞧了过来,但眼神却未落在他身上,而是越过了他,落到了更远的某处。接着,两人身影一闪,一起从原本的位置消失不见。

“糟了!”李逸云这时也醒悟了两人的目标,立刻大喊道:“快去保护……”但为时已晚,刹那间两人的身体便又重新出现在他的前方。秦玄依旧是一副胸有成竹的神色,而那白衣人则将一个紫衣女子扛在肩头,赫然是之前晕倒的风沐翎。

“你!”李逸云戟指着他怒道:“你居然偷袭一个无法反抗的女子?原先虽说你手段狠辣,可我还当你是个枭雄。可没想到你如今竟是这样的不择手段!”

没等秦玄回答,站在他身边的那白衣人便开口道:“就是因为以往我们行事还顾忌着那些骗人的礼义廉耻,所以才浪费了这么多年的时间,这么多年,我们也已经老了,没有时间耗下去,只要能达到最终的目的,什么手段都可以!”

话语的内容是那样的狠毒,但语气却是极为温和的儒雅,结合在一起,不禁产生了一种有些诡异的效果。令人们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朋友!”灵宝道尊闪过身来,不顾他已经没有了原本的实力。直视着那人的双眼,目光中满是诚恳:“我没看错的话,你应该就是拿自愿与秦玄融合,助他练成噬天诀的人吧?不知道你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这样做。但你现在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你知道你身边的人一旦完成他的目的,我们所有人……”

“都会死。”秦玄冷冷的接道。接着他伸出食指,冲着灵宝道尊晃了晃:“前辈,别白费口舌了。也不怕告诉你,夺走我这唯一兄弟一切的人,就是一名修为高强的修士。当然,现在的他在我们看来就是一只蚂蚁。你可能和他没关系,但是,想要让这种事情不再发生,最稳妥的方法不就是毁掉你们吗?毁去所有修士,将法力从这个世间彻底拔除!这样,不久万无一失了吗?”

“正是!”那人点着头说,李逸云本来想反驳他们以偏概全,但一瞧见那人那绝望而又决绝的眼神,未说出口的话便再也说不出来了。而说完这句话,那人便一转身,径直的奔向那悬浮着的光门,背对着秦玄喊道:“兄弟,快些!我有些等不及了!”

“这么多年都等了,还在乎这一刻?”秦玄背对着他那正没入光门中的身体说道。接着再次瞧向李逸云,双眼带笑的说着:“小子!想要救你的心上人,就跟我们来吧!”说着,便追着那白衣人的脚步,身体嗖的钻入了那光门之中,消失不见。

“可恶!”李逸云大吼一声,凝聚起剩余的法力,立刻便要追赶过去。但一只带着金色护手的手掌却抓住了他的手臂,他一回头便瞧见了晶晶一脸严肃的表情。

“晶晶你让我去!”李逸云有些奇怪,平时遇到事情晶晶总是冲的比谁都快,而他也从来没有瞧见过晶晶这样凝重的表情。晶晶瞧着他,双目像是覆盖在火焰之上的煤炭,隐隐透着暗红色的光芒。接着他开了口:“我自然不会拦住你,我也会和你一起去。但是在那之前,你应该把想要处理的事情先处理了,因为去了,很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瞧着他那眼神,李逸云立刻从中读出了一种别样的意味,那是只有洞悉了其中官窍、知晓了个中奥妙的人才能够展露的神情。他再次变得激动起来,反过来抓住了晶晶的双手,急切地问:“你知道元界,你知道那里的秘密,是不是?是不是?”

晶晶点了点头:“是,我们下去说吧。”于是两人运转法力,身体缓缓的下降,再次落到了山顶之上。几乎所有能动的人们都围了过来,将他们两人围在了中央。嘈杂的声音瞬间就将他淹没:“天尊,那个光门是什么?进去的那两个人到底想做什么?”“天尊,道果和天心台都毁了,我们不会有事吧?”“天尊我们该怎么办?”……

“停!”李逸云大喝一声,像是平地掀起的巨浪,将人们的声音压了下去。皱着眉瞧着渐渐平静下来的人群,他朗声道:“我现在没时间跟你们解释那么多,有的事情我都还没想的十分明白。所以我们现在把事情从头梳理一遍,想知道的人仔细听吧,听不听得懂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扔下这几句话,他便不再理会人群,将目光转会空中的几人,朝着他们的方向说道:“师父!灵宝师伯祖,您二位过来一下好吗?”不用他说,两人也已经朝着这边飞了过来,缓缓地降落在地面之上。

这时,李逸云、晶晶、吴尘和灵宝道尊四人已经聚在了最中央。李逸云这才开口道:“师伯祖,您最先说吧。请您把您与天外天之间的关系从头说完,现在事情的发展,您也知道有多么的严峻了。”

灵宝脸色苍白的点了点头:“好!那我就从头说起。三十年前的某一天,我在最后一次从晓苏那里无功而返之后,突然间就顿悟了,于是迈入了混元境界。但我同时也迷茫了,因为我开始怀疑之前自己在封神一战中的选择,刚刚晓苏对我说了你的猜测,没错。我当时想的就是想尽快结束纷争,但突破了混元境界之后,我却无比清晰地意识到,只要这个世界没有本质的改变,这样的事情就会一次次的发生,于是我开始寻找,能够彻底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

“之后就是十年前与你和候武前辈在藏剑山的相遇,那时的你得到了缥缈剑灵,但你没有机会继续探索,在剑灵所在的更深处,留有鸿钧祖师的神念,那道神念告知了我天外天的存在,并指引了我要走的路,于是我来到天外天中,将神念与九州鼎融合,成为了这天外天幕后的主宰。”

“在那之后你就开始四处劫掠修行之人?甚至是整个门派?”虞烬问道,语气显得有些暴躁。众人也都被他煽动了起来,嘈杂的声音再度袭来。而灵宝道尊只是点了点头:“没错!因为我赞同鸿钧祖师的观点,与其像华夏大地上那样,用错综复杂的隐形条件来划分人们的高低,还不如单纯的以力为胜。我知道这肯定会造成一些以力欺人的事件,但在天谴的限制下,却绝对不会过分。大家仔细想想,比起原本的世界,是不是这里要显得更加好一些,至少,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权利。”

这句话一出口,众人的声音立刻弱了下去,纷纷垂头不语,显然灵宝道尊说的的确属实。而灵宝道尊则将目光转回到李逸云的身上,沉声道:“而你,师祖在神念中已经说明,你是他的转世,也将继承他的遗志,所以自那时开始,我便找机会有意的将天外天的信息不断的渗透给你,只是你在我将玉虚宫搬来这里之前,从来没有往那个方向想过,你现在可以想想,无论在传道阁还是太古神裔的藏书楼,都会有一些‘天外轶文’之类的书籍在你眼前晃荡,只是你从来没有翻看过,而关于秦玄以及九州鼎的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