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天心之秘(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2918字
  • 2015-10-05 22:00:54

“去!”吴尘大喝一声。那以纯白为主、带着微微的七彩光,又着气流状电芒环绕的巨剑立刻呼啸而出,将秦玄连同被他举起来的天心台尽皆笼罩在它的光芒之下。而候武的出手几乎也在同时,他长啸着一拳击出,那高达近百丈的巨猿身影随着这一拳尽数席卷而出,化作一个径长十丈、凝实的宛若纯金般紧握的拳头,陨石一样的砸向秦玄。

紧随其后,白晓苏也发出了她的全力一击,一抹淡粉色兔子的光影从他的身体中升腾而起,融入了手中那羽毛织就的光羽刃。接着,她双臂用力一挥,粉红色的光芒连同那美丽的刀刃一起飞出,紧贴着白、金两道光影,闪烁着极为华美,而又锐利无匹的光华,斩向那被围攻着的人。

不仅他们,李逸云也在这一刻爆发出了全力一击。他手腕一翻,螺旋般的剑气将面前的白衣人逼退。接着,浓郁的三色光芒从他握着的剑柄处弥漫开来,顺着那瞧不见的剑身充满了整个长剑。无数玄妙的纹路在剑身上浮现,与剑身上本就有的那些叠加了起来,形成了一副全新的画卷。而更加强大的力量也从这崭新的神剑之上散逸而出。

接着,手持神剑的人挥动着将它撤回了身侧,那柄剑所谓的位置像是突然塌陷了一样,周围所有的能量都朝着它旋转着涌去。使用的人相同,使用的地点也相同。但这一次,这招云动九天却并没有像之前的那样,灵气像一条肆虐的狂龙缠绕在剑上。那些聚拢而来的能量,在贴近剑身的刹那,都被剑上所蕴含的力量彻底降服,想一层柔软的轻纱一样,罩在了长剑的表面之上。接着,李逸云手腕一挥,这柄融合了一虚一实两柄神剑的新事物像是一只展翅的凤鸟,轻灵而又迅捷的斩向面前的白衣人。

没有太过耀眼的光芒,也没有撕裂空间的裂缝。但那白衣人却生出了一种无可抵御的感觉。就如同,面对着整个世界的攻击一样。他双手一圈,那银色的长棍顿时化作一面圆形的护盾,旋转着挡在了身前。

但在那宛若霓虹般的剑光之下,这白色的圆盾像是纸糊的一样,刚一接触,立刻便被那长剑柔和的光芒绞的粉碎,连同他那举着盾牌手掌都绞成了碎片。

并没有常人般的鲜血喷涌,那人的断肢处溢出的是一些银色的光芒,散在空中就立刻消失不见。而李逸云的剑光则毫不停留,在斩断了他的手臂之后立刻乘势而进,朝着他的胸膛斩了过去。

一丝惊讶出现在了那人有些虚幻的脸上。接着,他身影一闪,立刻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连气息都消失不见。李逸云一愣,但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止。他原本就没想逼的那人硬接自己的这招。因为这招本来就不是为他准备的。

手臂带动着整个身体猛地一转,三色剑芒便从长剑之上脱体而出,划过流星一样的轨迹,超越了在它前方的三道光芒。重重的斩在秦玄那用来阻挡的白色光芒之上。

三色光芒与白色的屏障相撞,那一处的空间顿时像剑芒凝聚时一样的塌陷了下去,似乎要吞噬掉一切。接着,又陡然爆发出来,掀起了遮蔽天地的光浪。白、金、粉三色光华就在这耀眼的光彩中斩入了那滔天的光浪之中,又引发了新一轮的炸裂,掀起更加狂暴、汹涌的光芒。

一时间,天地剧烈的震荡着,越来越强烈,无数黑色的裂缝在周围浮现,并且随着震荡的加剧,不断地增加着。终于,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整个空间轰然破碎,像是一件被大力挤压的陶器,碎成了无数的碎片,再也无法复原。

而位于其中的人们也像是从一个隐形的球体中冲出了一样,再次来到了他们之前离开的地方,脚下的所在,依旧是那深不见底的深渊。这时的几人,都已经露出了疲态,吴尘、候武、白晓苏三人脸色惨白,甚至比不上内宇宙被剥离的灵宝道尊,连悬浮在空中都有些困难,身体不停的摇晃着。李逸云的情况没他们这样凄惨,可短时间内也无法再次施展之前那样的攻击了。

几人瞧着那逐渐消散的光浪,全都有些呼吸急促。模糊的人形身影从其中浮现,毫无疑问那是秦玄。人们无法从他的脸色判断他的状况,因为他的整个身体,从头到脚,都已经被殷红的鲜血浸透了。但他的右手却依旧高举过顶,一尘不染。他的目光也正朝那个方向望去,似乎托着某件最神圣的事物!

那是一件长宽均为丈余的青铜鼎,比起它的那些替代品来,他既不算巨大,也不算精致,甚至连光华也不曾绽放。但一种古老而深远的气息从它的上面传了出来,让人对它的身份毫无疑问。

秦玄双目闪光,丝毫不管他那一身的血迹,露着森白的牙齿说道:“除了道果,九州鼎是天外天的第二个核心所在吧?灵宝前辈,你就是通过将元神与之融合,才能间接地掌控天外天的一切吧?不过现在,你的这一丝元神已经被我炼化了,元神有了残缺,你应该再也恢复不了原本的实力了吧?”

说着,他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又是一蓬鲜血从他的喉咙中喷吐而出。银光一闪,那身穿白色长袍的人再次从秦玄体内钻了传来,第一次在人们面前开了口,说话的对象则是秦玄。“你还挺得住吗?”他关切的问道,声音意外的显得儒雅温和。

又剧烈的咳嗽了一阵,似乎体内已经没有血液能用来咳嗽了。秦玄这才直起身来,朝着他挥挥手说:“兄弟!别担心,最后的这一段路,我一定能坚持走完!”说着,他那浸满了鲜血的手掌一翻,八枚色彩各异的玉石被他托在空中。随着他手腕的抖动冲天而起,呼啸着冲向那更高处的九州鼎。

如同阴阳相吸一样,八块玉石自动找到了自己的方位,严丝合缝的贴到了鼎面上相应的凹陷处,融入了铜鼎之中。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发生,霞光般柔和的光晕闪烁了起来。一道圆形的光环从铜鼎顶部的边缘升了起来,一边上升一边扩大,一直到距离铜鼎十丈远才停下来,而它的大小则固定在了径长十丈的规模,而圆环的正中,则闪烁着彩虹一样柔和的七色光芒,一种原始而纯粹的气息透过它们,从那不知何处的另一端缓缓地溢出来。

瞧着这七彩的圆环,一抹热泪竟然从秦玄的眼角滑落。将他脸上的血迹冲开了一条线。他瞧着身边的人,声音有些颤抖的说:“我们成功了,我们终于成功了!”

那人也极为激动,一双虎目中也似乎有泪光涌动。但他先秦玄一步恢复了平静,沉声道:“但还差了一点,你别忘了!还有伏羲留下的那道封印啊!”

“嗯!”秦玄点点头。他的目光缓缓扫过人群,最终定格在李逸云的身上,目光再次变得冷冽:“已经没有能够与灵宝道尊比肩的人物了,最佳人选就是这小子了吧?”

“是啊!我也同意。”那人淡淡的说了声。话音未落,他与秦玄便化作一白一红两道光芒,从李逸云的两侧朝他冲了过来!两股混元境界的法力也在同时将他堵在中央。

刹那间,李逸云再次陷入了绝境。刚刚使用了云动九天的一击,他此时的法力已经不足五成,面对受伤的秦玄或者是那白衣人一人倒还能勉强应付,但同时面对两人就束手无策了。

情急之下,他只能尽全力运转法力,忽明忽暗的三色光芒像风中残烛一样在剑刃上闪现。下意识的,他避开了那奔掠而来的白衣人,集中自己的力量,朝着浑身浴血的秦玄斩了过去。

他这一招出手,挡住重伤的秦玄应该不成问题,但背后已经完全落入了白衣人的掌控中。他那纯白色的长剑带着实质般的寒风,已经吹动了他的衣领。

“滚开!”又一声出人意料的声音响了起来,宛若巨兽最疯狂的怒吼。但一听到这声音,李逸云却突然流下泪来,大吼一声,手中明灭不定的光芒又重新变得耀眼,迎向秦玄手中那遍生眼眸的惨白色长剑。

而在他身后,那咆哮的源头。一道融汇着七彩光芒的金色身影用它那利爪撕裂了空间,从李逸云身后被他撕开的空洞中弹了出来,用他的咆哮代替爆炸,像一座爆发着的火山,将所有的力量倾泻在了那正要斩断李逸云身体的长剑之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