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超越之我(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533字
  • 2015-09-25 00:02:49

“那我们就暂时融入你的体内,等你处理好事情在进行融合吧!”说着,鸿钧朝着莒龙子瞧了一眼,两人的身体都开始变得虚幻起来。“前辈,等一下!”李逸云突然想到一事,再次喝道。

两人停下了动作,莒龙子倒还神色如常,鸿钧则已经表现出了明显的不耐:“还有什么事?”李逸云咬咬牙,沉声说:“鸿钧前辈,您能不能将您的法术的领悟传授给我,就像刚刚与我斗法的楚戾那样。莒前辈,你若是不吝赐教,晚辈也定当万分感谢!”

“哦?想要力量?”鸿钧奇道。“可以啊!不过对你,可不能像刚刚那小子那般。他身体的变化,是由道果完成的,是直接将他本身的法力由我的替代,之后再将他的魂魄也全部蚕食,但你显然不能接受这样,所以,我们能提供的就只剩下经验之类,你要根据自己的法术将其融会贯通才可以。”

“这是自然!”李逸云点点头。莒龙子也皱着眉说道:“只是这些经验都是属于我们的,有些你未亲身经历过,就算是再怎样说也是隔靴搔痒,恐怕无法将你的实力提升到外面正打斗的最强两人的层次!”

“最强两人?那是谁?”李逸云疑惑的问。鸿钧淡淡的说:“等你出去自然就知道了,那可是两位混元境界修士的斗法啊,应该多年未有了吧?怎么样?现在开始吗?”

“好!开始吧!”李逸云话音刚落,那两人便迫不及待的将身躯化作两团光华,一团朴实无华的淡褐色,另一团则是张扬耀眼的海棠红色。两团光芒轻轻一颤,之后便跳跃起来,不分先后的撞上了李逸云意识体的胸膛之上。

这一次没有丝毫的撞击之感,两团光华毫无阻碍的钻入了他的体内。与此同时,李逸云的意识体好似变成了正被渲染着的布匹,两种颜色瞬间浸透了他的胸膛,并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但下一刻,那属于李逸云的三色光芒便从他的眉心处发出光芒,瞬间充满了他的头颅,飞流直下的冲去。三种光芒触到了一起,交界之处顿时变得格外的闪亮。尽管李逸云的三色光芒更为耀眼些,但一眼便能看得出,那两种光芒比起它来要浑厚的多,但它们有意为之的,并不与李逸云的三色光芒相冲突,而是将自身缓缓地转化为点点的星芒,使其融入李逸云那三色光芒之中。而那由上而下的三色光芒,则在这样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耀眼,越来越浑厚。

尽管这个过程看似十分缓慢,但在李逸云的脑海中,却如同正经受着最汹涌的浪潮冲刷,无数关于法术、法力、天地之道的信心蜂拥而至,他原本所知的那些,在这些涌入的信息面前,就像是九牛一毛、沧海一粟。

不知过了多久,随着某一缕信息的领悟,李逸云突然间明悟,造物后期到达造物巅峰的道路在他面前一览无余:造物巅峰所要的突破,就是使内宇宙能够完成自我的循环,从而完全不再依赖外界的灵气,而循环,最简单的形状便是圆形。圆形只是一个方向的循环,但无数个圆便会构成一个圆球,从而在每一个方向上都完成循环。

心念一动,那变得更加自然玄妙的造化之力便在他的内宇宙中苏醒了过来,用它那无形无质的力量,自动的吸取周围那黑色光芒中蕴含的独特灵气,将李逸云的内宇宙向着更高的层次推进……

瞧着那冲天而起的光柱,秦玄笑了:“灵宝前辈!看来你的计划好像出了意外啊!我在这光柱里可没感觉到鸿钧前辈的气息啊!”灵宝道尊原本皱着眉头,听他这样说,立刻又转会目光盯着他,有些诧异地说:“你知道我想唤醒祖师?”秦玄的笑容变得高深莫测起来,他的眉梢挑了挑说:“前辈,我知道的,怕是比你以为的,要多得多啊!”

此时,他的手臂已经重新生长了出来。这次他并没有再聚出剑芒,而是将手掌缓缓地伸到胸前,一团乳白色的气流从他的掌心呈螺旋状盘旋而起,一件巴掌大小的事物从其中露出身影。一股无法形容的古老的气息也在同时扩散了出来,天地间陡然变得寂静了起来,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停止了说话,目不转睛的瞧着那团事物,眼中的神色也充满了见到美景的奇异之色。

渐渐的,这件事物从白色的气流中显露出了形貌。那是一只与手掌大小差不多的白玉葫芦,显得十分精致。葫芦从头到尾都是圆润的乳白色,没有一处瑕疵。而在它表面上的那一层,则一直在缓缓的流转着,不断的形成一幅幅华美的景象,时而是旭日初升,时而是飞流直下……最为奇异的是,这图案明明只有不到手掌大小,但距离葫芦百余丈的那些人们竟也能看得清清楚楚,仿佛那景象就在他们眼前一样。

而在它面前的灵宝道尊却没有用眼睛去瞧,反而闭上了双眼,双眉微皱似乎在感受着什么。突然,他猛的睁开了双眼,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道:“这难道是师父的有无之匣?不!这是只葫芦,但又分明有着师父有无之匣的气息!这到底是什么?”

“哈!原来前辈也有不知道的东西呀?”秦玄轻快的笑了笑。“前辈还记得李逸云在镐京时的情况吧?那时候他们在‘传道阁’读书,您也看了不少。您别惊讶,我是在您走了之后才去的,否则以我那时的修为,岂不是早被您发现了吗?我要说的是,在那里我也找到了一本不错的书,您可能没有见过。”

说着,秦玄神色变得严肃了起来,声音也低沉了下来:“那本书叫做《太古杂谈》里面记载了一些上古之时流传下来的笑话、民谣等等,但通过书中记载的一个笑话,再加上一些我知道的事,我推测了另一件至关重要的事。那就是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两人青年时曾经得到两块材质一致,形状有别的白玉,原始天尊将它炼制成了他的本名法宝有无之匣,而通天教主则将他赐给了弟子云霄,练成了后来在封神之战中几无对手的强大法器——混元金斗。但其实,这两块白玉在更古老的时候是一件完整的法宝,它也有着自己的名字。”

放慢了语速,秦玄几乎一字一顿地说着:“混元葫这个名字,前辈你听说过吗?”“什么?这是伏羲的混元葫?”灵宝道尊的脸上第一次露出有些失控的神情。与此同时,他的手掌已经举过头顶,七彩的光芒像是最深的漩涡一样,聚拢着周围的一切能量。那恐怖的吸力让人们产生了一种错觉:似乎整个天地都要被它吸入其中一样。

能量所凝聚的,是与李逸云周天一掷有些相似的形态,只是将其中央圆盘状的黑白光华改为了旋转着的金银双色圆球,而围绕在它周围的光芒,又岂止只有五片?无数的五彩的光芒像是布在天幕中的繁星那样数不胜数,而在它们的的中央,又透出金银双色的光芒,仔细一看,那又是无数的细小光球,在它们的周围,又有着无数更小的无色光团……

从这光芒的出现到凝聚成形,甚至连一个刹那都没到。所有看着的人只觉得像是瞬间被抽空了气息,集体的窒息了一下,之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而灵宝道尊的这团七彩轮转的光球也已经从手中掷了出去,旋转着冲向秦玄,而灵宝道尊的身影则紧随而至,七彩的光芒像一条咆哮的巨龙一般缠绕上了那柄不见实体的神剑,使它展现出了属于上古神器的霸绝之气。经由灵宝道尊的双手,这股气势融入了七彩的光芒,弯月般附在剑刃之上,紧追着那七彩的光球向前斩去。

面对着这一前一后的两轮攻击,秦玄微微笑了笑。他将葫芦托在右手,左手则施施然向前一探,掌心对向正冲来的七彩光球。一道道白色的光阴从他的掌心钻了出来,椭圆的头颅后拖着摇摆不定的尾巴,前赴后继的撞向那七彩光球。

两者相撞,那白色的光影立刻便烟消云消,而七彩的光华却只消减了微不可见的一簇。但那自秦玄手中发出的白色光影却似乎无穷无尽,简直有成千上万之多。而秦玄则在这白色的光浪后狡黠的说道:“前辈!这些都是我早年用噬天诀吞噬的人的魂魄,你每除掉一个可都是杀了一个人哦!”

不过灵宝道尊的心志也早已坚如磐石,不过是须臾之间,目光便又坚定了起来。沉声道:“那又怎么样?难道没有我你还会把他们复活?这样的招数你应该用不了第二次了吧?”说着,他再次加力催动手中的光球,秦玄的释放的白色魂魄终于无以为继,溃散了开来,不过它们最后还是将七彩光球的轨迹转偏,使它从秦玄的侧面掠过,只是将他左侧的小半个身躯摧毁。

但灵宝道尊蓄力的一斩随后而至,它从秦玄的身体右侧斜劈而下,将他的右臂齐肩斩下。那白玉葫芦也随之坠落,跌向下方。接着,灵宝道尊无形的长剑已经抵住了秦玄的眉心,双目冰冷的瞧着他。

但即使是这时,秦玄依旧没有丝毫惊慌之色,相反,他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一股不祥之感掠上灵宝道尊的心头。但还没等他细想,一连串的白色光环已经从他的头顶贯下,直冲他的脚下,将他整个人罩在其中。

顿时,他的身体变成了石头一样的事物,分毫也无法动作。接着,他眼见着一道身影从他的身后飘到身前。那人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长袍,相貌生的很是儒雅,但眼中的目光却像秦玄一样的冰冷可怖。

那人也不说话,只是深深的瞧了灵宝道尊一眼,之后便化作一道白光,钻入秦玄的眉心,秦玄则得意的笑着说:“哈哈!前辈!实话告诉你,我的这位兄弟,才是我真正的杀手锏!”

说着,他的断肢已经重新生长,手掌向下一招,那白玉葫芦便又回到了他的手心,接着他将葫芦嘴对向灵宝道尊,朗声喝道:“收!”

同时,在那漆黑光柱的深处,李逸云睁开了双眼,眼中闪出耀眼的三色光华,环绕在他周围的黑色连同那冲天而起的光柱尽数粉碎,解除了对他身体的一切束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