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超越之我(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530字
  • 2015-09-25 00:01:39

“只有同为混元境界的人才能对付混元境界。”这就是李逸云在片刻的清醒中想通的道理,于是他便毫不犹豫的跳入了深渊之中。

像是穿越了一层厚重的雾气一样,身体再度回到了之前将他折磨的狼狈不堪的空间中。而他那难得变得清醒的意识也终于支持不住,再次变得混沌了起来。那源自道果中意识的冲击则再度聚起,对着他那岌岌可危的防御猛撞过去。

而这时,莒龙子的声音再度出现在李逸云的脑海中,他惊讶的“咦”了一声,随后,李逸云只觉好似一阵清风在自己元神上拂过,一股清爽之感瞬间浸透了他的灵魂。而后,那之前在道果威压下产生的压迫感也荡然无存,道果对他意识的冲击也听了下来。

“果然有效!”李逸云舒了口气。但他并没有有所动作,而是凝聚心神,意识从魂魄本源中分离出来,凝聚成形出现在元神的精神之域中。抬起头来,便能见到自己那三色为核心,七彩环绕的元灵。而他的面前,则有两道身影,左侧的是一个身穿麻衣芒鞋的老者,白眉白发,宛若冰雪。脸上溢满了慈祥和蔼的神色,而右侧则是个径长丈余的光球,呈现着耀眼的海棠红色,正呼吸似的一起一伏。而它之前那不可一世的气势则在老者那看似温和的目光中变得收敛了一些。

“这是……?”莒龙子瞧着身侧的光球,皱着眉疑惑的说。还没等他的下句话说出口,一声慵懒的哈欠声便从那起伏的光球中传出。光球向两侧拉抻了起来,隐约间可以看到,内部的人正在抻着长长的懒腰。

李逸云瞧了它一眼,便转头向着莒龙子躬身施礼道:“多谢前辈出手相助,否则晚辈今日怕是要栽在这里了。”莒龙子挥挥手笑笑说:“没什么,这个是……鸿钧?”

没等李逸云回答,一个优雅而潇洒的声音便透过光球传了出来:“哈哈!多年不见,老兄依旧风采照人啊!猜的没错,就是我!”说着,那光球便从最高处的那一点裂开,就像花朵绽放,而一个身穿着相同颜色华服的男子则坐在一张藤椅之上,施施然的瞧着两人。

这还是李逸云第一次真切的瞧见鸿钧的相貌。他的长相绝对堪称完美,即使是女子见了,大多也要自惭形愧。将近三旬的容貌,充满了成熟的魅力。那一双带着笑意的凤目与李逸云的几无二致,但却不似他那样柔和,而是充满了凌厉而傲然的光彩。剑眉高挑,末端与额角垂至胸前的黑色长发贴在一起,显得潇洒自在。而那挺拔鼻梁下的纤薄嘴唇,则给他英俊的面貌增添了一丝冰冷。

但瞧着这姿容绝世的美男子,李逸云的脸上却是一副冰冷的神色。他直盯着对方的眼睛,冷冷的问:“鸿钧前辈,你这是何意?晚辈哪里得罪了您?居然想用神念将我抹杀?”也难怪他如此反应,面对着一个险些杀了自己的人,恐怕谁也难以保持平和的心境。

鸿钧笑了,像是面对老友谈天一样。他理所当然地说:“你要是连这点也应付不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而且我若不这样做,又怎能使我们三个聚在一起,完成最后的“三我合一”创举呢?”

“三我合一?”李逸云和莒龙子异口同声的说道。眼中均是疑惑不解的神色,但不同的是,莒龙子的目光中似乎在寻求着什么回忆,接着,惊讶的神色开始浮现,最终化作震惊的神色,他也顾不上礼节,抬起手指指着李逸云说:“你是说……你是说,他就是那个……?”语气竟有些颤抖了起来。

鸿钧哈哈一笑,身体从长椅上弹了起来。伸出了手指指着莒龙子说:“没错!你是我的前世。”说着又指向李逸云:“而他是我的来世,我的目的就是要在这里完成我们三个融合的过程,从而使我们共同的超脱宇宙间所有法则的限制,达到真正自在如意的境界!”

好不容易等他停了下来,莒龙子立刻沉声道:“真的要这样做吗?”李逸云的反应则更为激烈,他惊讶的瞪大了双眼,惊呼道:“什么?你说你是我的前世?这怎么可能?”

鸿钧夸张的将手指放在唇上,摆出噤声的手势道:“嘘!这么重大的秘密怎么可以喊出来呢?要是让人听到了,他们就该怀疑我就是毁掉最后一块三生石的人了!”听了他这句话,李逸云心中冒出的却是另一个想法:他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拥有过三生石?三生石可是传说中能够窥见人前世和来世的旷世奇珍,玉虚宫中的那面溯源镜据说就蕴含着三生石的部分力量。若是他真的是从三生石中窥见了我的模样,那说不定……他说的是真的!

莒龙子依旧皱着眉:“那老实说,最后一块三生石是不是被你毁的?”鸿钧撇了撇嘴:“老兄你居然还在纠结于这件事……好吧,是我毁的,不过不是有意的!”莒龙子满脸遗憾的摇了摇头:“唉!可惜了这旷世奇珍啊!”鸿钧则不服气的反驳道:“我不过打碎了一块罢了!原来有那么多的,都被前人糟蹋光了,怎么能全怪我?”

李逸云对他们此时的争吵没了兴趣,打断了他们问道:“鸿钧前辈,你刚刚说的三我合一究竟是什么?该跟我说说了吧?”鸿钧这才将注意力又转回他的身上,开口解释说:“三我合一,指的就是以我为媒介,将莒老兄的神念、你的魂魄以及我本身融为一体。从而获得超脱一切的力量,摆脱以元界为核心的所有宇宙的限制,达到出连混元境界也无法形容的崭新境界,怎么样?是不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瞧着李逸云惊讶的神色,他又追问道:“怎么?你不知道元界是什么吗?”李逸云摇了摇头:“不,我知道!莒前辈已经对我解释过了。”元界的存在,是华夏大地,以及已知的所有世界法力的来源,甚至可以说它创造了所有世界最原始的“炁”,而九州鼎的存在,便与它息息相关。把这些想法暂时从脑中驱逐,他朝着鸿钧冷冷的一笑:“前辈,你恐怕有一点没说吧?融合之后的我们三人,怕是由你来做主导吧?”

鸿钧听了他的话,先是愣了片刻,随后笑了:“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个,虽说融合之时是由我作为核心,但你仔细想一想,我和莒老兄如今所剩的只有神念,连魂魄之力都没有,没有作为依托的力量,我们对你的影响只能停留在记忆层面。即使是你的意志力再差,最多也不过是失去所有的记忆罢了,说到底,最后存在的,依旧是‘你’!”

“哼!”李逸云哼了一声:“连记忆都没有了,我还是我吗?”鸿钧毫不动怒,轻飘飘的扔回他一句:“你存在的依托难道仅仅是记忆吗?那我随便找一个人,将你们的记忆调换,那你就变成他了吗?真是笑话!”

李逸云再一次愣住了。鸿钧的话像是一声炸雷在他的心中响起。他想起了刚刚与之死战的楚戾:“若是两人的记忆调换,我会像他嫉妒我那样嫉妒他吗?不会!一定不会!即使面对着同样的情形,人们的选择也不会尽然相同,人和人,终究是不一样的啊!”想到这儿,他的心中豁然开朗,似乎又一次将道的大门推开了一道裂缝。

瞧着他不发一言,鸿钧有些不耐了:“要不然我把我的记忆全清空,这样就不会影响你了!……不行,那样的话我连融合的方式都会忘记,哎呀!真麻烦!”但这时,李逸云却抬起头来,笑着说:“前辈!不用了,我已经明白了,无论怎样我都还是我,记忆什么的无所谓了!”

“好!”鸿钧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莒兄,你的意见呢?”莒龙子也爽朗的笑了笑:“李兄弟正值风华,都敢和你尝试这逆天改命之举,我一个死人,还怕什么?陪你们就是了!”

“等等!”李逸云听出了一丝不妥:“什么意思?有失败的可能?失败的话会怎样?”鸿钧摊了摊手:“自然啊!世间有什么事是万无一失的呢?老实说,若是失败了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们要做的事,本就超越了世间存在过的任何事情,根本就无例可循。不过若是成功的话,我们会立刻摆脱世间的一切,真正的达到自在!”

“不行!”李逸云这时终于意识到,他所面对着的,是一个为了探求道不顾一切的人,九婴的面貌似乎也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他坚决的说:“我不能答应你,我在这里还有事情要去做!”鸿钧笑着说:“什么事情?一旦我们摆脱世界的限制,这里的一切跟你都没有关系了,还管它作甚?”

“我没有你那么冷血!”李逸云沉声道:“也永远不可能像你那样洒脱!”说着,他那由意识凝成的身体闪烁起了耀眼的光芒。“若是你来硬的,我现在就引爆自身的魂魄。失去了载体,你的什么计划也都实现不了了吧?”

鸿钧的脸色也沉了下来:“小子!不瞒你说,作为我神念载体的道果已经移位多日,若是现在不完成融合,我的神念便会彻底消失,而受了我影响的莒兄,也会是与我一样的结局,所以你若是真的要这样做,我们也只有跟你比一比快了!”

李逸云转头瞧去,只见莒龙子的神色也变得犹豫了起来,显然在考虑鸿钧的话。他急中生智,又一个灵感浮上心头:“等等!我能使用雷风恒的封印之术,这对你们有效吗?”

“雷风恒?”两人都很是惊奇。莒龙子微晃着头说:“没想到伏羲的易经居然传承了下来,真是难得啊!”鸿钧也收回了杀气,不无赞叹地说:“当初我也遇到过一个易经的传人,本想和他讨教几下,可居然被我撞见他****女子,被我一气之下杀了。”

李逸云松了口气,试探着问道:“也就是说,管用是吧?”见两人点点头,这才松了口气,手掌一挥,将两道雷风恒的卦爻印到了两人的身上。之前,两人身上的光芒一直是明灭不定的闪烁着,但在那卦爻融入他们的身体后,光芒停止了闪烁,维持在一个稳定的状态,不再变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