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灵宝道尊(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600字
  • 2015-09-24 23:57:28

灵宝道尊似笑非笑的点点头:“没错,没想到你居然猜的这么准,继续说,你还知道些什么?”秦玄对他的话不以为意,神色依旧如常:“至于你来到这里的原因我实在是猜不透,不过想来应当是与鸿钧在华夏留下的某些事物有关吧?不过这只是猜测,我完全确定天外天幕后之人是你还是在我到达这里以后,许多人或许不知道。虽说鸿钧的法术中也有日月五行的法诀,但真正将它作为法力核心,并创出《七曜诀》的,可是前辈你啊!”说完这句,秦玄微笑着盯着灵宝道尊,不再言语。

“看来我真的是小看你了啊!”灵宝道尊幽幽地说。他有意无意的向着李逸云跌落的深渊处瞟了一眼,便又转回了目光,瞧着秦玄,但似乎是对白晓苏解释着:“我是从……祖师与剑灵一起留下的神念中,获取了这里的信息,他说按着他的计算,十年左右便可以完成,于是我便来到这里,打算遵循他老人家的脚步,把这最后一程走完。”

之后,他温柔地将白晓苏抱着自己的双手从身上拉下来,用手一推将她送了出去,目光变得如火一样炽热:“我的使命原本已经完成了,一切都跟我无关了,我也没打算去理你的关于九州鼎的计划。可你居然在这个时候来针对我?还以晓苏的生命作为威胁!看来今天一定要有一位混元境界的高手在这里陨落了!只是我很好奇,你突破混元境界时,为什么没有什么征兆?难道像我一样,是风调雨顺的祥瑞之兆?”

但随即他又露出明悟的神色:“哦!我懂了,你是借着道果离位而又未与人融合之时,造成的天地间能量混乱之态蒙混过关的吧?”秦玄哈哈一笑:“前辈果然是我的知心人!不过有一点您似乎也故意没提吧?若是我对您不理不睬,恐怕您离去之时,会将九州鼎的掌控悄悄地转移给那个小子。”说着他也朝着山巅瞟了瞟。“那样的话,不管他仍旧是那个蠢小子,还是变成了鸿钧。对我来说恐怕都更麻烦了吧?所以在这之前除掉您,才是最简单的方式吧?”

灵宝道尊哼了一声,喝道:“既然你都知道了,还费什么话?开始吧!先让你出招!”说着手掌一挥,七彩的光芒缩回了他的体内。这时,白晓苏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灵宝!不许死!”灵宝道尊撇了撇嘴,小声说着:“女人真是麻烦!”不过还是背对着她大喊了声:“知道啦!”

见此情形,秦玄又发出了一阵笑声,笑着说:“前辈,既然你这样客气,那我就当仁不让了!”话音未落,厚重的白色光浪已经从他的身体中国扩散出来,顷刻间将灵宝道尊围在了中央。厚重的白色光芒立刻将他的视线遮挡住,并且还在朝他的身上扩散着。

灵宝道尊将手一挥,七彩的光华拖着长长的尾焰,从他的脚底升起,环绕着攀上他的头顶,并向着更高处冲去,那些白色光芒与之一触,顿时便像冰消雪融般的消散了,其中还伴随着仿佛厉鬼哭嚎的凄厉之声,一团团生着人类面孔的光球也随之暴露了出来,小心地避过灵宝道尊的七彩光芒,拖着尾焰在白光中来回穿梭着。

瞧着自己的攻势被击退,秦玄却一点也不惊慌。他淡然的声音从白色光芒的每个角落传了出来:“灵宝前辈,我的噬天诀可不会这么轻松的被你解决哦,糅合了诸多生灵魂魄的它,特点之一就是近乎无限的生命力!”话音未落,那些被灵宝道尊击散了的白色光芒便又重新聚拢,发出了更加耀眼的光芒,再次朝着灵宝道尊冲来。

嘴角勾起,灵宝道尊冷哼了一声“封!”手掌向天托起,五指指端各自闪耀起五行的光彩,掌心处则闪耀着日月嵌套的图样。但此时,那金日银月正飞速的旋转着,一点微不可见的黑芒出现在它们的中心,强横的引力从其中爆发而出,借着那些白光冲来的势头,将它们一股脑的吸入其中。

如同被抽丝剥茧般的,浓重的白光迅速消逝,那些狰狞可怖的鬼魂状光芒渐渐地变得无处可藏,在灵宝道尊掌心处传出的引力拉扯下,开始挣扎着向他掌心处靠拢。

这时,一道白色的螺旋状光华在那残存的白色光芒之外出现,那些拖着长尾的魂魄立刻露出人一样兴奋的神情,依照它的召唤纷纷投入其中,在它的中心化作一道纯白色的剑光。接着,它便在身后那人的推动下,闪电一样的刺向那七彩环绕的灵宝道尊。灵宝道尊也在刹那间再度挥舞出他的七彩剑芒。

光影交错间,两人的剑光已经在空中交击了无数次。但所传出的声音却只有长长的一声,因为双剑交击的实在是太快,响声都连在了一起。此时,还留在这里的人们也都纷纷被吸引了过来。剩下的人数只有不到百人,但能从刚刚楚戾引发的太清雷霆之下幸存,实力大都达到了羽化境界。但即便是他们,此时也完全看不清两人的动作,甚至连人形都看不见,只能瞧见七彩和纯白的两团光华在空中不停的相互接近,又相互分开,而它们的每一次碰撞,都使得整个空间产生了震荡,连空气都似乎有裂开的迹象。

而即便是那些造物境界的高手,也只有达到造物后期或者更高的寥寥几人能够勉强捕捉到两人的动作,其余的人也都像看着一场虚假的幻影一样,生出一种不真实的错觉。

处在众人目光的中心,打斗着的两人却是泰然自若。秦玄狂放不羁的笑声不住的传出,笑声中,他朝着灵宝道尊朗声道:“前辈!我在剑法上也是浸淫过将近十年的,怎么样?可还拿得出手?”虽说出言询问,但他傲视天下的语气却已经自行给出了答案。

一听这话,下方的玉虚宫门人顿时便恼了。纷纷骂了起来:“呸!大言不惭!还好意思在灵宝祖师面前卖弄?祖师认真起来,一招就把你废了!”“你这个败类!看你还能得意多久?灵宝祖师!快快清理门户啊!”即使是冉易风这样的前辈也忍不住大喊道:“灵宝祖师!请帮助我们除了这败类!”

但当他们的声音渐渐弱去,灵宝道尊的话语却传出了事与愿违的意味。他不辨喜怒地说着,对象则依旧是秦玄:“的确不错!我当初曾被人称过近战无敌,你能与我相持不下,剑法的确值得称道!”

听他反而称赞起秦玄,玉虚宫的众人顿时露出了一副尴尬的神情。秦玄则语气如常的笑了笑:“前辈!舒活了这么长时间的筋骨!我们也该拿出些真本事看一看了吧?”

说着,他带着周身的白色气浪向上冲去,来到了距离灵宝道尊数十丈的高处。双手在头顶一合,炽白色的光焰从其中喷涌而出,化作长达十丈的巨大光刃。无数闪着各色光芒的眼眸在剑刃上猛的睁开,像是夜空中璀璨的群星,但与之相反的,这些光芒并没有群星那样安静祥和的美,而是散发着妖艳而致命的光彩,却又极为诱人,让人看一眼便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瞧着这柄诡异的光刃,灵宝道尊那笼罩在七彩光华中的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他右掌向天一举,七彩的光芒旋转着凝成了不亚于秦玄手中的光剑,但他的左手却有些奇异的放置在身侧空无一物的一处,毫无动作。

长啸一声,秦玄便像一颗白色的陨石般坠落。那柄长剑则如同流星拖着的尾焰,在空中荡起一道道涟漪,向灵宝道尊不断的逼近。白光一动,方圆数十里的一切都开始了剧烈的震动,一道道可怖的裂缝在人们身周不断地开裂,发出致命的漆黑光芒。围观着的人们既不想错过这一场绝世之战,却又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安全,一时摇摆不定。

这时,灵宝道尊出手了。他站在空中不动,手中的七彩光剑像鞭子一样的向上挥去,另一种震荡之力一直为中心扩散开去,恰到好处的弥合了秦玄所引发的震动,使那些宇宙乱流消失无踪。

接着,两道光芒便触在一起,它们相交之处像是遇到了油的火焰一样,剧烈的燃烧了起来。燃烧中,七彩光剑变得越发耀眼,却也在不停地缩小,而秦玄那白色的光剑倒是变化不大,只是上面那数不清的眼睛越来越亮,渐渐地将周围的空间都镀上了妖异的光芒。而在这妖异的光芒的笼罩下,灵宝道尊那七彩光芒燃烧的越发的迅速,持着它的灵宝道尊也开始有了向后退去的势头。

一丝得意的笑容浮现在秦玄的脸上,此时正是双方全力出击之际,若是灵宝道尊向后退去,那么他便可以乘势而进,一举重创他。但就在这时,灵宝道尊一直停着的左手突然动了。手腕猛的向上一挥,那手掌像是握着什么东西一样,向着秦玄拦腰斩去。

明明什么也看不见,但一股危险的气息却十分明确的出现在秦玄的感知中。他赶忙在空中翻个筋斗,极力躲闪。但他还是感觉身体一轻,一只手臂连同肩头都被那似乎不存在的事物瞬间消去。他连忙借着翻筋斗的势头施展出瞬移之法,横着移出百余丈,这才避开了两道剑气炸开的能量。

一边催动着断肢的再生,一边向光芒的中心望去。挥手驱散了光浪的灵宝道尊正在站那里,他的右手已经空了,但左右依旧虚握着。用眼睛看还是什么也看不到,但在神念的感知下,却可以模糊的发现,他的手中正握着一柄长达四尺的长剑。透明剑刃之上,散发着古老而悠远的气息。

“这是……颛顼的承影剑?”秦玄挑着双眉问道。灵宝道尊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秦玄却笑了:“原来你是因为有它在手,这才有恃无恐。可是前辈,你知道我手里有什么吗?”

瞧着他溢满自信的目光,灵宝道尊有些疑惑他在见了承影剑之后还有信心的原因,正要顺着他的话问下去。突然,一声炸裂的响声从身侧的远方传来,灵宝道尊用眼睛一瞟,神色顿时露出一丝惊讶,连身体也随之转了过去。

秦玄见他的模样,便也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瞧了过去。只见李逸云跳下的深渊之中,一道混杂着各色光芒的光柱正笔直的冲天而起,直冲过那些散落的云朵,冲过万里的碧空,一直冲过人们目之所及的极限,最终消失在了世界的尽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