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灵宝道尊(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09字
  • 2015-09-24 23:55:09

闪耀的白色剑芒中,无数道细小的光芒似乎组成了一个个旋转着的环形,昭示着法力在其中的无尽循环。浩瀚无垠的宇宙至理通过这光华的流转肆无忌惮的展现着,昭示着他那玄妙而伟大的力量。

比起楚戾用来对付李逸云的那招,这一招显得并没有那样的威震天地、声势浩大,但却有前者所欠缺的圆润、和谐、无懈可击。这样的攻击,只有真正混元境界的高手,才能施展的出来!

在它那光芒的笼罩中,白晓苏身体似乎被冻结了一样,一动也动不了,她的思维也变得极为迟缓,甚至连恐惧之感都来不及生出,只是呆呆的瞧着那逼近的炽热白光,似乎整个人都陷在其中不能自拔。

那道白色的剑芒却是毫不留情,转瞬之间,已经无声的贴上了白晓苏的脖颈,眼看着便要继续斩下。这时,一股满含愤怒的气息陡然爆发,那一瞬间,站在白晓苏周围的人们无端的觉得好似置身于炼狱之中。同时,一道七彩光华自下而上的划去,击在了那白色的剑芒之上。

光华闪烁间,那之前还无可匹敌的白色剑芒立刻像是被击中要害的毒蛇一样,抽搐着弹了回去。七彩光芒顺势跟进,将那白光进一步的逼退后才收回攻势,而那手持七彩光芒的身影则站在了白晓苏的身侧,空出的左手已经将她揽在了怀中。

白光退散,那限制着白晓苏的力量立刻如退潮般撤去,她的思维恢复了正常,也瞧清了正揽住自己肩膀的人。眼波如沸腾的水一样激烈的波动着,她扬起手来,毫不犹豫的用力的抽了那人一个耳光。接着又猛的扑了过去,将整个身子没入那人的怀中,用力的将他抱紧,任凭自己的泪水顺着他的衣衫滑落。

而对面那被逼退的白光后方,秦玄的身影闪现了出来。他的造物仙衣并没有什么变化,但一种自然圆融的光芒却正从他的身体中源源不断的发出,相貌也似乎年轻了十岁,变成了三十许的模样。站在那里,他面色深沉的瞧着对面的两人,嘴角有一丝若隐若现的笑意。收起了剑芒,一向孤傲的他竟然对着那站在白晓苏身边的那人拱了拱手,神色也变得难得的郑重,不无尊敬地说:“晚辈秦玄,拜见灵宝道尊!”

秦玄的突袭无疾而终,但另一边李逸云的情况却是千钧一发。他原本的想法是觉得将道果从楚戾身体中剥离后,最安全的方式就是自己与之融合,这样一来消除了楚戾夺回道果的可能,而来他也想借机戏弄一下五位尊者,以报他们囚禁自己的仇。但他刚将道果纳入体内,一道磅礴的意念便冲道果中钻出,向着他魂魄的最深处涌去。像撞击城门一样的一次次的碰撞着他的元灵自动展开的壁垒。

伴着它的冲击,无数模糊的光影也开始在李逸云的脑中闪现,有众人开怀畅饮的情形,也有女子巧笑的娇颜,更是不乏修炼之路上一次次突破瓶颈的场景,但这些场景,却没有一个是李逸云经历过的,它属于另一个人,那个喜欢海棠红色,霸绝天下的绝世强者——鸿钧!

李逸云这时终于明白了楚戾之前所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也明白了他所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吞噬道果的代价,就是让自己的意识被鸿钧取代,完全的失去自我!楚戾应当是用了某种方式延缓了这个过程,但从他常态神色、惯用语气的变化中,依旧可以看的出,道果吞噬人意识的过程是不可阻挡的。

“难道作为‘李逸云’的我,就要在此地死去了吗?”他在心中问着自己。此时的李逸云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也听不见了。对那见到他情形古怪,正凌空而来的人们也视而不见。

但楚戾却在这时稍稍稳住了躁动的魂魄,也瞧见了那正飞掠而来人们,他的目光落在了当先的风沐翎身上,但她此时却是目不转睛的瞧着李逸云,对他的注视置若罔闻。楚戾心中最后的火焰被燃了起来。他嘶声吼道:“李逸云!我要杀了你!”说着,他全身闪烁起白中透红的璀璨光芒,身体像被最炽热的火焰点燃了一样,从灵魂的最深处燃烧了起来。接着,他的身体便在空中炸开,殷红似血的光浪在惨白色的背景下绽放,带着他最后的执念,向李逸云冲去。

“不要!”风沐翎尖叫一声,身体一闪,下意识的便来到了李逸云的身前,将他与那致命的光芒隔绝的两侧。她根本就没有思考自己那纤细的身体能不能挡住光浪,变成了空白的脑中也再想不出其他的手段,只是将双臂张到了最大,毫无惧色的迎向那红白双色混杂的光芒。

但在她即将被光浪淹没的时刻,一个褐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身前,那人回过头,冲着她露出了一丝久别的微笑,那是她自从父亲去世后,便在未见过的笑容。接着,一只手掌搭在她的肩头之上,温柔的一推,将她推向了后方。然后,风瑾炎便在那温柔的笑意中,同样引爆了自己,化作了与楚戾相反方向的光浪,与之对冲在了一起,化作了漫天的星辰。

“不——!”风沐翎用尽全力的呼喊,无数的画面一齐涌向她的眼前,最后化作那消散的点点星光,她的头无力的向下一垂,失去意识的身体笔直的向下方坠落,两行泪水从她那闭着的眼中轻轻地滑落。

这时,吴尘也赶到了近前。他手掌一挥,一道柔和的劲气便托住了风沐翎的身体,将她缓缓地放在了地上。接着,他转身瞧向正双手死命摁着额角,面目狰狞的李逸云。略一思索,从指尖弹出一道柔和的白光,射向李逸云的眉心。但在它到达之前,一层红色的光幕在他的眉心处一闪,顿时将那白色的光芒凌空击碎。

“没办法的!”候武低沉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吴尘转过头,对上了他那双苍老而无奈的目光。“与道果融合的人,都会被鸿钧祖师的神念洗去自己所有的记忆,再以‘鸿钧’的记忆重生,成为新生的他,正是因此,天外天才规定与道果融合的人,便是掌控一切的天尊。”说到这儿,候武又瞧向那些尚未消散的光浪,摇着头说:“至于之前的年轻人,可能是用了一些手段延迟了这个过程,但归根结底是不可逆转的!”

吴尘听完了他的话,脸色变得铁青,但却依旧没有停下来。双手不停地舞动,手指组合成一个个繁复的手印,身体上再度展现出与候武斗法时那电光环绕的姿态。一道道形态、特质各异的光芒像雨点般的从他的指端吐出,不停地向着李逸云倾泻过去。但毫无疑问的,这些光芒刚一接近,便被那闪现在李逸云体内的海棠红色光芒弹开。渐渐地,吴忧、虞烬连同上官纵等人也都围了过来,但面对着这样的局面,他们自然也都是束手无策。

李逸云此时已经是穷途末路了。在道果中鸿钧意识的不断冲击之下,他那元灵所构建的防护已经千疮百孔。他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份,质疑自己的记忆。偶尔闪现的清醒状态也开始越来越无力。法力转化魂魄之力的速度已经被他压榨到了极限,但依旧快要崩溃了。无论是那无往不利的三生剑气,还是那为他带来无数奇迹的造化之力,此时都毫无作用。

“有什么办法能对付他?有什么办法能对付一个混元境界高手的神念?”李逸云不停地问着自己,突然,一个令他无比激动的想法跃出了他的脑海。绝处逢生的喜悦,甚至让他在这一瞬间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双目闪着耀眼的光芒高呼道:“我知道了!”

听他无端的喊出这样一声,周围的人们都愣住了。但李逸云可没有时间去看他们。抓住这可能是仅有的机会,他纵身一跃,身体先升高了几分,之后又近乎笔直的向下坠落,跌入那山峰中央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中,消失不见。

见他如此,吴尘立刻按捺不住,也要跟着跳下去。但候武却突然探出手,越过他身周的电光拉住了他,沉声道:“你刚刚没听到他说的话吗?”吴尘转过头,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一对,各自燃起耀目的火焰,之后又各自收敛,吴尘轻轻地甩脱了他的手,转回身瞧着围在周围的其余人说:“大家稍安勿躁,先静观其变吧。”于是众人也都在山顶找位置站好,转而关注远处那悬浮在空中的三人。

搂着白晓苏的那人对秦玄冷冷的扫了一眼,轻轻地拍了拍白晓苏的肩头,示意她暂时退开。这才开口对秦玄说道:“你知道是我?”语气虽有些诧异,却也并不惊讶。若是李逸云和候武在此,则说不定认得出,他正是那十年前在召南剑山中,给候武掌柜、李逸云做厨子的客栈送柴禾、野味的那个乡民!

秦玄笑了笑:“自从我知道天外天这个存在的时候我便在想,究竟是谁能有这样翻天覆地的本事呢?作为鸿钧造出的世界,这里的确更适合修炼,但鸿钧却图省事,抓来的都是些有了根基的修士,他们的确使这里人们的整体修为很高,但正是因为他们修为上有了基础,走的路已经固定,而鸿钧却又用自己的意志去影响他们,道、路不通,几乎断绝了所有人突破混元境界的机会。所以我就在想,会不会是来自华夏的人操控着这一切呢?接着我就想到了你!”

在灵宝道尊面无表情的注视下,秦玄接着说:“尽管三十年前,曾经有人声称亲眼见到你陨落。但我实在不相信,作为百年前仅次于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的存在,当代天赋、气运最强的修士,你会死在一个没人知道的角落里,以一种默默无闻的方式死去。若是我没猜错的话,那应当是你修为突破,达到混元境界的时候吧?我说的对吗?灵宝前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