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决死之战(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586字
  • 2015-09-24 23:49:29

“住手!”一声女子的娇喝从远处传来,交手中的两人一听心中都猛的震了一下,楚戾眼中露出一丝涩然,李逸云的双眸则再次闪烁起求胜的火焰,两人非但没有停下,反而更透出不死不休的姿态。但风沐翎接下的的话语却令他们的神色又陡然变化,险些掉过个儿来。

相互交击的光芒中,只听风沐翎高声喝道:“楚戾,住手!我跟你走!”一听这话,李逸云立刻就呆在了那里,手中挥舞的剑芒消失不见,悬浮在空中的身体也向下跌落。两道长而尖锐红芒从正面径直的贯穿了他的胸口,带出两道喷涌的血线,但他似乎已经感觉不到疼痛,眼中尽是迷茫、不解与痛苦之色。好在楚戾这时也被这句话震住了,暂时忘记了继续攻击,否则李逸云已经殒命于此了。

转头瞧向远处的女子,楚戾声音颤抖的问:“真的吗?你是说真的吗?沐翎姑娘?”风沐翎悬在空中,一边试图打破结界,一边大声喊道:“真的!你现在住手,我马上就跟你走,去一个谁也找不到我们的地方!”

楚戾笑了,这是他自从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那一瞬间,所有的杀气、仇恨都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有单纯的满足之态,但这样的神态不过持续了短短片刻,便渐渐地转为了怅然的无奈之色。他轻叹了口气说:“沐翎姑娘,我知道你是为了救他才这样说的,但能听到你这样的话,我也很是满足了。若是今日之前,只要你说出这样的话,不管你的心意究竟是什么,我都会听你的,但是现在,我已经回不了头了!”接着,他苦笑着摇了摇头,转回来瞧向李逸云:“李兄,我们继续?”

李逸云没马上理他,而是转头瞧着风沐翎,他那神色迷茫痛苦之色也已经转为了复杂而激动的神情。他目不转睛的瞧着对方,嘴唇不住的轻颤着,最后终于毫无顾忌的大喊了出来:“我就算是死,也不用你来牺牲自己!若是连你也保护不了,我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这一刻,他将两人尴尬的关系扔到了一边,肆无忌惮的喊出了这有些暴躁的话,顿时觉得灵魂深处的某处被豁然贯通,再也没有以往的郁结之感。

之后,他毅然的转回头迎上了楚戾的目光,笑着说:“来!我们继续!”说着手中剑光一转,圆形的太极图样出现在他的身前,一道道灿烂的光华从其中不断地射出,向之前楚戾攻击他一样的反攻了过去。而楚戾则缓缓的抬起了手,似乎有千斤的重量压在上面。而随着他手掌的抬起,他身周的空间再次变得凝固。李逸云发出的那些光箭瞬间便被封冻在了空中,再也无法移动。而楚戾跟着手腕一转,一篷密布的红色光雨从他前指的指端挥洒而出,穿过李逸云光箭的缝隙,向他刺了过来……

一行滚烫的泪水从风沐翎的脸上流了下来。她之前的确是想着牺牲自己,因为她觉得对于李逸云来说,自己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事物。直到现在,她还清晰的记得李逸云得知姬玉柳与他并没有血缘关系时的神情。她也正是因此觉得,李逸云爱的人,始终都是姬玉柳,他们两人在一起的那短暂的时光,也只是因为那时的他以为姬玉柳是他的姐姐罢了。

而后来姬玉柳死了,她非但没有觉得有机可趁,反而更加绝望了。因为她觉得,活着的人是永远没办法和死了的人相比的,更何况她还是死在李逸云的怀中。她原本的打算,只是在李逸云因为姬玉柳的死而伤感的时间里安慰他,之后便再不相见。因为她对感情的要求,也是极为苛刻,容不下一点模棱两可。只是后来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才使得她没能及时离开。虽然不停地告诉自己要狠下心,却总是忍不住用尽全力帮他,甚至恳求母亲带领族人为他出战。

而刚才,见到李逸云岌岌可危的事态。她便生出了用自己来换取李逸云性命的想法。她觉得这样的结果是最好的,李逸云不过失去了一个朋友,却能够平安。楚戾也能得到他想要的幸福。唯一没有被满足的便是自己的心意,可那又有谁在乎呢?

而李逸云那更像是训斥的表白传出来时,她之前的想法瞬间崩溃了。“原来我在他的心中竟是这样重要的吗?”她心中想着,泪水不由自主的便滑落了下来,心中那原本存在于两人间的隔阂也被滚烫的泪水融化,只剩下薄薄的一层。“一定要活下来啊!”她在心中祈祷着,目不转睛的瞧着打斗中的两人。

楚戾的发出的那红色光雨所过之处,空间尽数凝结,像是一股凛冽的寒气,正向李逸云所在的方向扩散着一样。李逸云双眉一挑,天山遁的卦象从他的身体中浮现了出来。接着,那迎面袭来的红色光雨,连同它后面的楚戾,都瞬间在他的眼前消失了。

作为李逸云最早掌握的法术之一,天山遁已经被他修炼到了极高的层次,他甚至有信心,即便是比起它的创造者伏羲,也差不了太多。而他现在所使用的,可不是那最基本的空间转移的能力,而是一种极为高深而玄妙的能力——遁去。

这时的他,身体周围都是一片虚无,他在这一刻,已经完全脱离了所有的宇宙,不处在任何的空间中。现在的他可以有两个选择,一是回到之前他所在的空间,二是任意转移到天外天的其他位置。而无论他在这个“不存在的空间”中停留多久,他回到天外天的时刻都会紧接着他发动法术的那一刻,没有丝毫的延迟。

若是对手是其他人,甚至是货真价实的混元境界的高手,李逸云都会选择第二条路。但如今的对手是与道果融合的楚戾,李逸云有理由相信,无论他逃到天外天中的哪个位置,楚戾都有办法让攻击毫无迟缓的落到他的身上。因为整个天外天,不过是楚戾的内宇宙罢了。

因此他只剩下唯一的选择,那便是回到原处,击败楚戾。可楚戾的弱点究竟在哪里呢?他得到了道果,吞噬了九婴的全部力量……突然,一连串的画面连同话语在李逸云脑中纷纷闪过,他准确而及时的抓住了那道灵感的电光!

“我知道了!”他露出一丝明悟的微笑,身体轻轻一震,便回到了他原本所在的位置,迎面对上那漫天的光雨。但这时的他,眼中却是充满了自信。握在手中的剑光消失不见,他掌心朝前的伸出手掌,地天泰的卦象从他的掌中浮现了出来。

一股天地倒转的洪流从那卦象中喷涌而出,光芒的深处,仿佛正展现着宇宙崩塌、世界重塑的光景来。而那气势汹汹的红色光芒在与之接触之后,立刻以相同的气势倒卷而出,反向朝着楚戾射出。

而用这招逼开对手的李逸云,则展开天光云影的身法,顺着红光反射的势头化作残影掠了出去。同时,他的双手已经将那被完全唤醒了的神剑高擎过头,狂龙般的漩涡光浪在长剑的剑刃上汇聚了起来,似乎一剑要将整个天地都撕裂。

面对着李逸云全力一击的云动九天,楚戾有些出乎意料,但依旧保持着胜券在握的神色。他手掌向前轻轻一拍,那些倒卷而出的红色光箭立刻便粉身碎骨,连同李逸云地天泰的卦象一起化为片片碎屑,呼啸着冲向李逸云。而在李逸云云动九天的席卷之下,都纷纷卷入那三色的光浪之中,一起朝着楚戾劈斩而来。

楚戾神色不变,双手在身前一抓,一股磅礴的能量朝着他掌心抓着的空间处凝聚了起来。在这一刻,那一处变成了整个天外天的中心,所有的灵气全部集中到那一点上,经由楚戾的手化作一股海棠红的冲天光柱,带着整个世界的威压缓缓倾倒,迎向李逸云全力一击的云动九天。

两道光芒迅速的靠近着,李逸云的三色光浪已经出现了扭曲,楚戾的光柱却是岿然不动。不用比较也知道两者孰强孰弱了。楚戾眼中开始露出一丝释然,他好像已经看见李逸云在这一击下身死道消的场景。

但就在两者相撞的前一瞬,一道以旋转着的黑白透明三色为中心、七彩光带环绕的光芒陡然从李逸云的双目中激射而出,笔直的冲入了楚戾的双眼之中。楚戾愣了一瞬,随后便感觉一股撕裂的剧痛从元神的深处传来,他手中的光柱顿时溃散,双手用力抵住额头,一阵阵疯狂的神色从双眼中射了出来,张大了嘴发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同时,一道道模糊的光影从他的眉心中涌现出来,为首的是一只有着九个头颅的巨兽,还有无数其他的光影纷纷涌现,争抢着要从他的头颅中钻出来。在他们的拉扯下,楚戾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着,甚至连一步都无力移动。

李逸云之前的思考中,想出楚戾的唯一弱点便是他所吞噬的魂魄,按他自己所说,他所修炼的噬天诀,是经过秦玄改进的,不需要有与自身阴阳相补的魂魄填充就可以修炼。但正是这样,他也无法将吸纳的魂魄尽数炼化。因此,李逸云便想起了九婴的“九幽索魂”之术,用这直击魂魄的力量将他的魂魄搅乱,从而使那些被吸纳而来的魂魄纷纷爆发。而事实证明,他的判断完全正确。

瞧着九婴那虚无缥缈的魂魄,李逸云心中浮起一丝悲凉。他双手落下,聚在手中的剑气重新钻回了他的体内。此时,他也已经来到了楚戾的身前。手掌遥遥对着他的眉心,山地剥的卦象从掌心浮现,烙印到楚戾的眉心之上。一颗巴掌大小但无比璀璨的光球在楚戾的惨叫声中浮现而出,落入李如云的手中。

“道果!”李逸云的身后顿时响起了五位尊者的声音。但李逸云却毫不理会他们,泽地萃的卦象在他的眉心与海棠红的道果之上同时浮现,缓缓地没入两者之中。而在它消失的同时,道果也化作一道海棠红的光彩,融入了李逸云的体内。

转回身瞧向五位尊者,李逸云刚想笑一笑,但一股撼动天地的力量猛的砸在了他的魂魄中央。他忍不住痛呼一声,在他这声痛呼声中,那淡红色的结界轰然破碎,化作漫天的碎片。

而几乎在同时,一道璀璨的白色剑芒从虚空中陡然刺出,瞬间笼罩了白晓苏那惊讶的脸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