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天高云阔(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791字
  • 2014-06-29 22:08:58

笛声清越悠长,在天际回荡许久,才缓缓散去,李逸云放下手中竹笛,微笑的看着姬玉柳。姬玉柳拍了一下他的头,笑道:“还说你不会吹,你这《九韶》吹的比我那些哥哥好多了!”

李逸云摇摇头,目光中透出了神往之色:“说句不好听的,那是王子们的水平太低了。我这两下子微末道行真的难登大雅,你要是有机会听听我二哥吹的曲子,你就知道什么才是天籁之音了。”姬玉柳假装生气地瞪起了眼:“夸你两句你还无法无天了,你这话要是被我哥哥们听见了,肯定得治你的罪!再说,你说的二哥是你二师兄吧?你不是已经脱离师门了吗?怎么还叫他二哥呢?”

她这话一出口,李逸云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姬玉柳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正想道歉,李逸云便淡淡地说:“师门是师门,二哥是二哥。”姬玉柳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这时,趴在李逸云肩头的晶晶睡眼惺忪地醒了过来,含糊地说道:“嗯?开饭了吗?”他那样子顿时逗得两人笑了起来,忘记了之前的不快。

正瞧着晶晶笑着,李逸云那自然运转的元灵忽然感到前方出现了几股陌生的的气息。他立刻朝姬玉柳比出一个噤声的手势,凝神闭目,使出了木遁的生发之术,将神识探入周边的树木之中。此时,在李逸云施法范围内的树木就好像是他的手脚一般,将他的感知放大了无数倍。

不出所料,果然有人藏在前方几丈远的树后。李逸云一笑,单手掌心向上地抬起,碧色的光芒在掌中凝聚,接着他手掌一翻,碧色光芒下落,几丈外的十余颗树木违反生长规律地由大至小,由粗变细,将藏在它们身后的人尽数显露了出来。

几个身披兽皮,手执长矛的人顿时出现在了二人眼前。李逸云朝他们笑了笑,晃了晃还闪着绿光的手掌。那几人一见他手掌上的光芒,顿时如临大敌般地露出恐惧的表情,嘴里发出“呜哇”的声音。飞也似的逃窜而去。其中一个手一哆嗦,将长矛掉在了地上,也不敢去捡,头也不回地跑了。

李逸云一摊手,无奈地说:“本来还打算向他们打听打听消息呢,这些人胆子也太小了。”接着,出乎姬玉柳意外的,他朝左边转过身,向着一颗更远的树说着:“出来吧,难道你也想看看我把你前面的树变小?”

树后应声走出一个挎竹篮的青年女子,比起中原流行的宽袍大袖,这名女子的着装明显更显利落,衣服周边带着不少白色的绒毛,衣服上还有许多银制饰品,闪着明亮的光。她有着一身健康的小麦色皮肤,比李逸云之前见过的女子略黑,但却有种特殊的美感。此时,她的神情也有些恐惧,但还算镇定,缓慢地来到距离李逸云一丈远的位置,站住了脚步。

李逸云微微一笑,轻声说道:“你别害怕,我们没有恶意。”那女子不说话,只是呆呆的看着他,李逸云皱了皱眉,又问道:“你听不懂我说的话?”不料那女子清晰地回答道:“听得懂。”李逸云点了点头,说道:“我是从很远的北方来的,你能不能告诉我,这里离苍梧之野还有多远?”那女子此时神情中的恐惧已经瞧不见了,她也微笑着说道:“这里就是苍梧之野,往南四百里,往西四百里,也都是苍梧之野。”

“那就是说我们已经到了?”姬玉柳有些急切地问道。见那女子点了点头,姬玉柳便高兴地跳起来说:“终于不用天天风吹日晒了。姐姐,你是当地人吧,能帮我们找个住处吗?”晶晶兴奋地说:“我要吃饭我要吃饭!”那女子见一只小猫竟能口吐人言,再次显出惊讶的表情。李逸云一拍晶晶的头,小声道:“以后在外人面前少说话。”又笑着对女子说:“这位姐姐,我的确会一些法术,这只小猫也有些来历,不过您放心,我们没有恶意。”

那女子点了点头,轻声说:“公子,这一点我还是信得过您的,如果您真的有恶意,早就动手了。只是因为近些日子苍梧之野不慎太平,所以我才谨慎过度,方才失礼了,还请不要见怪。不嫌弃的话,二位就随我来吧。”姬玉柳一听这话,立刻笑着跟了过去,李逸云也松了口气,跟着那女子朝着树林深处走去。

路上,几个人相互通报了姓名,那女子名唤“叶青”。在她的介绍下,李逸云了解到,苍梧之野被大大小小几十个部落占据着。她所在的部落名为“越”,控制着北抵高山西至苍水,南北近百里,东西五十里的土地。上古时期,苍梧之野受着三皇五帝统治,但自夏朝开始,帝不南巡,苍梧之野也渐失王化,分裂为若干部族,千年以来,许多部落渐渐失掉文明,失落了华夏的语言,例如刚刚那批身披兽皮的人所属的河西的“琼”部。

说着说着,几人已经走出了丛林,一座灰色的城池出现在他们视线尽头的地平线上。渐渐地接近它,李逸云不禁露出赞赏的神情。城池虽然没有华夏名城那样的壮丽,造型优美,但却十分坚固,没有丝毫装饰的城墙既厚又高,给人一股厚重坚固之感。指着这座城池,叶青说:“苍梧之野与世隔绝,这筑城之法还是首领昔年游历楚国之时学习而来。这座城池虽矮小,却是我族的骄傲。叫二位见笑了。”两人连忙摇头。李逸云诚恳地说:“不不,叶青姐姐,城池贵在坚固,装饰只不过是可有可无之物,这座城建的很好,比中原不少城池都要实用得多。”

说着,几人已经来到了城下,几个身穿护甲的士兵立刻迎了上来,当先的那人说:“青姐你可算回来了,首领都快急死了,到处找你呢!”叶青有些难为情的道:“我不就是出去采点药吗?用得着那么急吗?我这就去见他吧。”有个士兵看了看李逸云一行人,问道:“青姐,这几位是?”

叶青的神情转为严肃,一脸郑重地说:“这几位可是从北方来的能人异士。你们传达下去,千万不能怠慢。”几个士兵瞪大了眼睛点了点头,看着他们的目光多了几分佩服。叶青向着二人说了声:“随我来。”说着便领着二人走进城里。

城内的房屋分布像棋盘一样,十分整齐。沿着路一直走,不久便到了城中心一座院落,院落不大,但房屋却很高,与整座城池一样给人一种力量之感。叶青向二人说道:“我带你们去见我们首领,不用太拘束,他长的有些凶,但为人很和善的。”说罢,朝着门口的守卫点了点头,带着二人径直走进院落。

笔直的走到屋门外,叶青也不打招呼,一下子便推开了门,朝着屋里大声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至于那么着急吗?这不是回来了嘛!”屋中人正背对着门口,看着挂在墙上的地图,听到这话,立刻转过身来,快走几步,拉住叶青的手说:“这几天不是‘琼’部的那些野人们总在我们边界出现吗?不然我也不至于这么担心了。”叶青一甩手,轻声道:“有客人来。”

那人这才意识到李逸云等人的存在,朝他们瞧了过去。李逸云也瞧向他,只见这人相貌在二十出头,身材不是很高,但却十分魁梧。在这初冬季节里仍是一身单衣。一头不过寸许的短发直直的立着,坚硬如钢。叶青走过来对他说:“这是从北方来的李逸云公子,姬玉柳姑娘。”那人一抱拳:“李公子,姬姑娘,在下郑野,有礼了。请屋里坐。”男女两人赶忙回礼,顺着他的指引来到屋中,坐在椅子上。

郑野亲手端过两碗茶水,递到两人面前说:“两位远路而来,先喝杯茶水解解渴,鄙处偏远,招待不周,还请谅解。”就在此时,一名士兵飞奔而来,气喘吁吁的道:“报告首领,‘琼’部突然大举渡过苍水,向我部迅速逼近。”郑野一举手,似乎想要拍桌子,但望见李逸云,又将手缓缓放下。怒道:“这群野人是来示威的啊,我们必须给他们个教训,马上下令,第一队一千士兵准备出战。”士兵立刻领命退出。郑野向李逸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二位,战事将起,在下马上就要出征。二位还请见谅,等在下征战归来,再与二位详谈。”说罢,抬步便要出门。

但此时,李逸云却突然灵机一动。少时在昆仑山上强记下来的一些文字自然而然的流淌出来,化成了一个个念头。他起身说道:“首领且慢!”郑野回过头来,看着李逸云,好奇地问:“公子有何指教?”李逸云沉默了片刻,整理了一下思绪才说:“敢问首领,击退琼部之后,您有什么打算?”

郑野一愣:“击退他们之后?还能有什么打算?”李逸云的神色也变得变得郑重了,他沉声道:“那就要看您是只想守住前人的基业,还是想开疆辟土,创一番霸业呢?”郑野顿时瞪大了双眼,露出恭敬的神情,朝着李逸云一拱手说:“在下虽然不才,却仍有野心,想有所建树。只是始终不得其法。不知公子有何高见?”

李逸云摆了摆手说:“不敢,我只是突有所想,说的不对,还请首领不要见怪。”他走到地图前,指着西北方的一角,道:“首领可曾想过,假使你现在的土地增大一倍,你该如何使用?”郑野道:“若是那样,我就再建一座这样的城池,让我的族人分两城居住,扩大耕作范围。”李逸云一笑,道:“恕我冒昧,敢问首领,贵部有多少人?就算是每个人日更不辍,又能耕多少土地?即使两倍的土地能够耕作,那么三倍呢?四倍呢?”说着,他眼神中闪过一丝璀璨的光芒:“乃至整个苍梧之野呢?”

郑野身体一震,立刻整理衣襟,万分恭敬地躬身施礼道:“还请公子教我。”李逸云立刻回礼:“不敢不敢。”等郑野直起身来后,便接着说道:“在下之见,对付琼部的攻击,与其攻而伐之,不如收而化之。争一时之气没有任何好处,退一步说,就算放任‘琼’部攻城,他们攻得下这座城吗?我有个想法,先以武力威慑,让他们服从你。再以利诱之,让他们感受一下我们比他们舒适的多的生活,最后以德服之,教他们文字,以文明将他们同化。那样的话,他们和你原来的族人又有什么分别?”

郑野听了这话,半晌不语,随后叹道:“公子真乃天赐我族之贵人啊!”说着将椅子搬到地图前。道:“公子请坐。”又向叶青说道:“青妹,你去帮我通知一营,取消出征命令,紧守城池。对了,安排好姬姑娘休息。”姬玉柳站起身,抱起又睡着了的晶晶看了李逸云一眼,便跟着叶青走出屋门。郑野又转向李逸云:“公子还请详细说明。”李逸云指着地图,思索片刻道:“我的想法是这样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