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决死之战(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372字
  • 2015-09-24 23:48:03

李逸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敢相信他那双正看见数以千计的人们同向楚戾臣服的眼睛。强行使自己保持镇定,他涩声问道:“这是为什么?是他盗走了道果,难道不应该一起对付他吗?为什么反而叫他天尊,向他臣服?”

楚戾轻哼了一声,似乎是嘲笑他的无知。五位尊者也都面色尴尬,别过脸去不敢瞧他。只有李玉龙深吸了口气,气若游丝的说道:“哥你有所不知,盗走道果自然是重罪,按天外天的法则来说无疑应当受到尊者们的围攻。但天外天的法则还有另外的内容,那就是一旦这人已经与道果融合,天外天中的所有人都要向他臣服,尊其为天尊。因为包含在道果之内的鸿钧的道之精髓已经被他继承,同时,整个天外天也都已经在他的控制之下了。”

说完这话,李玉龙的脸色已经变得如死灰一样,李逸云的神色间也现出了绝望之色,但他仍不甘心,追问道:“道果能够给他的,无非是法术法力的运用之道,他又是如何能够短时间将修为提升到这样的程度呢?”在李逸云看来,楚戾此时的修为尚未达到混元境界,这点眼光他自信自己还是有的。而他又强于白晓苏,那就应当是处在造物巅峰和混元之间的半混元之境。而在通天之路中时,他不过造物中期的层次,就算得到了大道的传承,这样的提升也需要一定的时间进行法力的积累才够。

李玉龙颓然的笑了笑:“哥你没发现少了一个人吗?他把九婴给吞噬了!”“什么?”李逸云高呼一声,双目中的绝望已经被怒火所替代。九婴曾陪伴了他数年的时光,不仅在修炼上对他有颇多助益,更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好友之一。虽然在禹皇陵和通天之路时曾与他为敌,但那都是与吴尘在一起。而现在,听了莒龙子关于九州鼎作用的说明,他对于师父的目的,也多少有了些猜测,对九婴的怨怼自然便烟消云散。他甚至计划着再见面之时要痛饮一番一释前嫌,可没想到得到的却是这样的消息。

“楚戾,你敢解开我的禁制吗?”李逸云一字一顿的说着。这时,围在结界之外的人们也都纷纷得知了人们向楚戾臣服额原因,但以吴尘为首的人们却毫不顾忌这些。一道道凛冽的光芒在他们手中绽放开来,重重的击在结界之上,整个结界顿时开始了剧烈的摇晃,一道道裂痕也开始浮现了出来。

但楚戾却是一副浑不在意的神态,他随手一挥,一道海棠红色的光华挥洒而出,落到那正受到攻击的结界之上,那结界顿时便被镀上了一层妖艳的红芒。同时,奔涌的灵气从西面八方冲来,无休无止的融入结界之中,瞬间修复了它所遭到的破坏,甚至比起遭受破坏之前更为坚实。

接着,楚戾又伸出食指,竖直的指向天空。一道细而尖锐的光芒穿过了上方的结界,没入无边的天空。之后,墨染般的乌云迅速的凝聚,布满了这座山峰上方的大片天空。无数醒目的漆黑光华像大海中的浪花一样在乌云中翻滚着,瞬间便各自掀起了一道充满了毁灭气息的光柱,从空中笔直的坠落,砸向山峰四周的人群。

每一道雷霆,都堪比太清雷劫的威能。山下的数千人中,仅有百余人能够正面抵御,其余的人中,有的移动迅速避开了雷霆,有的通过他人的帮助避开了雷霆。但大多数的,却是被那些漆黑的电芒击中,发出不似人声的惨叫,有的则连最后的惨叫都没有发出,直接在雷光中魂飞魄散了。

雷霆渐止,一股皮肉烧焦的气味布满了整座山峰。而空中的黑色云团中,却又在酝酿着下一次的攻击。那些伤或未伤的羽化境界以下的人们连惊叹的时间都没有,就立刻全速向远处飞奔,有的则依托于身旁造物境界的师长,藏入了他们的内宇宙之中。而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漫天的黑色雷霆便再次击落,将人们的身影纷纷淹没。

这时,楚戾才回过头来瞧向李逸云。他又笑了,不再是那招牌式的微笑,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觉得某件事物可笑而发出的笑意。他甚至笑出了眼泪,边笑边说着:“哈哈李兄,你想要杀了我吗?那你以为我这么多年做的这一切,哈哈哈,现在甚至把自己献给一个死人,哈哈,我的目的又是什么?”

说到这儿,他的笑意收敛了起来,带着泪光的双目瞬间燃起了火焰。“我的目的就是在堂堂正正的决战中,将你杀死啊!”说着他一抬手,手指朝着李逸云的眉心一点,红色的光芒箭一样的射出,正中对方的眉心。一层薄膜状的光华从李逸云身上脱离开开,散入了他周围的空中。神念与法力的连接瞬间构成,之前限制着他的力量全部消失了。

“虽说你之前一直被囚禁,但我也刚刚和人斗了一场,我觉得还算公平。李兄你觉得呢?是现在就开始还是等我们各自休息一番再开战?”时隔多年,楚戾再一次的向李逸云正式邀战,而这时的他,言语显得极为平和轻柔,就像与友人相邀出行一样,但他的目光中所蕴含的杀气,却比数年前还要强盛数倍。

“现在就开始吧!”李逸云的声音也平静了下来。他活动着四肢,淡淡的说:“不过我还想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为什么这样恨我?”楚戾哈哈大笑,半晌才停了下来,他摇着头说:“李兄,这么多年你还没想明白?也罢,让你死个明白吧。我想杀你说到底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嫉妒啊!”

“嫉妒?嫉妒什么?”李逸云反问道。楚戾轻笑着:“嫉妒什么?那可多了。你有一个爱你如子的师父,即使是你叛出师门他也毫不追究,甚至还替你掩饰,而我师父却只把我当作棋子,用不到了就丢在一边,根本不管我的死活。而我深爱着的女子,也是一心倾情于你,可你却不顾她的深情,和别人双宿双飞。就连你最弃之不顾的官场之中,你也是时时有贵人相助,一路平步青云,甚至裂土封侯。而我呢?从头到脚都是一个笑话。我这样说,你能理解吗?李兄!”楚戾闭上了嘴,目不转睛的盯住了李逸云。

“我理解了,原来是这样。”李逸云释然地说:“看来真的要有个了断了,那就来吧。”说着,他的身影一闪,便来到了楚戾的面前,全身的每个角落都已经燃起了三色闪耀的火焰,手中一道四尺长的剑芒挥斩而出,发出狂龙般的咆哮。

而相比起来,楚戾的动作要温和的多了。他轻抬手腕,一道海棠红色的剑光弹射而出,随着他手腕的转动影响李逸云蓄力一击的风虎云龙。两道光华在空中一撞,发出宛若琴弦弹拨的悦耳响声,之后又各自弹开。

楚戾像舞蹈一样轻盈的旋转着身躯,红色的剑光划过新月一样的曲线,再次斩向李逸云。而李逸云的动作虽说不那么轻盈自然,却也是有条不紊。三色剑芒化为了凝实的掌影,招式自然而然的转换成了烘云托月,影响楚戾的红色剑芒。

剑芒斩在了三色掌影的中央,那三色的光芒顿时炸裂开来,化为了耀眼的气浪。这时五位尊者早已退出老远,将整个山顶都留给了他们两个。李逸云借着这股气浪对楚戾的阻挡,纵身掠过了那漆黑深邃的深渊。

这时,李逸云起了乘机遁走的想法,立刻便要施展瞬移类的法术。但这时,有一道红色剑芒越过那三色光浪劈斩而出,像生了眼睛般精准的划过一道圆弧,斩在了李逸云身后的空处。李逸云身周的空间瞬间变得凝固了起来,使得他再也无法撕裂空间遁走。

而面前的光浪也在另一道红芒的闪现中一扫而空,楚戾面带笑意的瞧着李逸云,淡淡的说:“李兄,别走啊!那多无趣啊!再说你难道忘了吗?如今整个天外天都相当于我的内宇宙,你又能跑到哪里去呢?”

话音未落,他的手指已经隔着百丈的距离,开始朝着李逸云不断地点去,每一次手指的点出,都会射出一道红色的尖锐光芒,像一根根锐利无匹的长钉一样,闪电般的射向李逸云。

手臂一齐挥动,两副太极图般旋转着的圆形光芒在李逸云双手的剑芒中涌现。现在的他,已经能用两只手分别施展风卷残云,挥出两股太极形的剑芒。剑光闪烁的同时,他也将自身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不断地纵横跳跃,躲避着楚戾指端射来的细密的锐芒。

但即使是这样,也终究无法完全抵挡住楚戾的攻势。尖锐的红芒无处不在,不但布满了李逸云的前方、两侧,有的还绕过他的身体,从他的身后射来……而每一道穿过他阻拦的红芒,都会给他的身体带来一个贯穿的孔洞。每被击中一次,那锥心的疼痛便传遍身体的每个角落,但他却只能强忍的疼痛继续挥剑,否则便会被接下来更加密集的攻击刺成筛子。

渐渐的,李逸云身上的衣袍已经布满了血迹,堪比混元境界的肉身愈合速度也无法及时愈合伤口。他开始心急了,脑中思绪走马灯似的闪过。他现在的整体实力,已经不弱于白晓苏,但那还不够,因为白晓苏刚刚便败在了楚戾的手中,要想取胜,只有找到楚戾的弱点这一条途径。

在修为层次上,他是造物后期,而楚戾则是半混元级别,足足高出他两筹,而身体、法力的强化方面,楚戾可能还没有像他那样在五个方面都达到混元的境界,但肯定相差不远。他并没有明显的优势,这从之前两人近身交手的那一个回合便看得出来。“我到底有没有可能击败他?”李逸云心中开始渐渐失去了信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