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意外之敌(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127字
  • 2015-09-24 23:40:59

楚戾抬手将额角的那抹血迹拭去,轻摇着头说道:“前辈您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这样大规模的法术我的确坚持不了多久,但只要能在我坚持不了之前,打败了您不就行了吗?”说着,他的眼中亮起了两道璀璨的光芒,似乎将他的整个身体瞬间点燃。接着,他双手在身侧一挥,两道纤细尖锐的银色剑芒从他的掌中弹出,银色剑身的中央,各有一条别样的红色细线贯穿始终,从他的掌心生发,一直延伸到剑尖之处。

这道红色的光芒一出现,李如云顿时就察觉出了一丝古怪的意味,而这古怪的意味来源,竟是他身旁的五位尊者。向两侧瞧去,只见这五人都紧皱着双眉,神色疑惑的盯着那一抹细小的红色光芒,显得甚是古怪。但无论是他,还是那五位尊者,片刻后便又被战局的变化吸引了注意力。

两道萤火似的红芒在空中一闪而过,无数银色的锁链像是一只只被召唤了的巨兽,随着楚戾的动作一起击向被围在中央的白晓苏,锁链的顶端则化为无数形态各异的狰狞兽首,摆出它们最具攻击性的姿态,猛的击向中央的那一点处。

这招与之前风瑾炎对付庄君如时用的法术类似,但威力要强大了不止一筹,而最为被攻击者的白晓苏,更是已经被这些锁链围在了中央,身体的各个方位同时面临着攻击。

只不过白晓苏的手段,可远不是庄君如所能比拟的。她垂在身侧的右手向胸前一挥,那环绕着她的粉色光团顿时如旋风般旋转了起来,上下舞动间,以她为中心形成了一道粉色的螺旋光柱。接着,螺旋光柱的长度陡然暴涨,化作了高达数十丈、宽达五丈的擎天巨柱。那些银色的、骨骸一样的兽首刚与它相触,便立刻被切得粉碎,成为了挥洒的银色星芒洒落下来。

而在绞碎了这漫天妖魔状狰狞的头颅后,这璀璨的光柱又再度化为那柄空灵飘渺的粉色刀刃,缓缓的从空中落下,在降落到与白晓苏腰部平齐的地方,被那只白皙的手掌轻轻地握住,随后便与那手掌之后的身体一起化作朦胧的光彩,划过一道柔美的弧线,撞向迎面而来的楚戾。

粉色与白色的光芒交织在了一起,那些断掉了的锁链也都重整旗鼓,再次的袭向白晓苏。一道道光芒聚在一处,像是白色的浪潮一般,环绕着白晓苏一次次的向内冲击。而白晓苏则宛若舞蹈一样的挥舞着手中的刀刃,将那白色的光浪一次次击退。她的那抹粉色的光华,就像是点缀在雪中的唯一的一朵梅花,耀眼而挥之不去。

但作为那白色光浪的中心,楚戾的身影也分外突出,他的速度比起白晓苏的确差了一筹,但远远未到之前白晓苏初次展露速度时,他表现出的无计可施的程度。尽管动作有些狼狈,但那双手挥舞着的银色双剑,却是一次次的将白晓苏那华美而致命的刀芒阻隔在外。而随着他挥剑次数的累加,他的动作还在不断地变得更加圆融如意,神态也变得越发从容不迫。

最使人注意的是,他那剑刃之上的红色渐渐的有了扩大的趋势,其上的光华也越来越亮。而随着这红色光芒的闪亮,一股苍凉久远的气息从这两道原本平常的剑气上透了出来,浸透了白晓苏的身体,覆盖了每一个人。

被这股气息所覆盖,五位尊者的神情再次变化,他们像是确定了什么事情一般,原本的疑惑之色一扫而空。或震惊、或恍然……五人的神色各不相同,但相同的是,他们目光的深处,都有着一丝难以掩饰的崇敬之情。

这时,白晓苏也终于露出了焦急的神色,她将自身的速度与法力提升到了极限,将光羽刃挥舞成了变幻莫测的绚烂云霞,一次次的试图将楚戾纳入云霞的光彩之中,她那雄浑的法力带动起的能量,使得周围的空间出现了麻绳状的一处处扭曲,被撕裂出的宇宙乱流更是随处可见。

但在这样疯狂的攻击之下,楚戾却始终像一片漂浮在浪潮中的树叶,随着白晓苏掀起的一次次粉色光浪起起伏伏,但始终保持着自身的节奏,不被浪潮所吞噬。而在这一次次的起伏之中,他手中的那两道原本细小的红色光芒,则在不住的扩大着,由弱渐强,渐渐地盖过了原本居于强势的白色。最后终于在某个瞬间,将最后一抹白色的光芒驱散,化作了两道通体红色的晶莹剑光。

“破!”楚戾大喝一声。他手中的红色的剑光陡然闪亮,瞬间将他的一身造物仙衣侵染上了同样的颜色。接着,那些漫天的白色锁链也变成了这妖艳的红色,而后便纷纷破碎,染红了整片天空。但在它们破碎的那一刻,结界中的空间却反而凝固了起来。那些碎片刚一破碎便被定在了空中,无法动弹。

同样无法移动的也包括白晓苏,在那红色光芒炸裂的刹那,她周围的空间便变得像岩石一样的坚固,甚至连转一下眼睛也做不到。而在她的对面,楚戾双手一合,两道细锐的剑光合成了一柄造型古朴的长剑,剑身如水波般温柔。双手握着剑柄,楚戾的身体化作与之相同的红色光芒,笔直的斩向白晓苏的脖颈。

白晓苏心里很清楚,这凝固了空间的法术是通过那炸裂的红色碎片施展的。但楚戾那刺目的剑芒正在她的瞳孔中迅速的放大着,她已经没有时间去尝试破解了。双目一凛,一道决然的光芒在她的眼中闪现而出,她打算自爆肉身,从而解开身周空间的凝固,尽管这对她的伤害颇大,但如今的情况,也顾不了许多了。

然而她刚刚下了决心,还没来得及运转法力,突然感觉一阵空虚之感从元神的深处袭来,她刹那间丧失了对身体的一切控制!“难道我就要死在这里了吗?”她骇然的想着。但一股突兀的力量突然环住了她的身体,像是一只温柔的手揽着她的腰际一样,那限制着她的凝固之力宛若无物一样的被她摆脱。接着光影一闪,她的身体便出现在了结界之外。

一抹异样的神色浮现在她的脸上,双目中闪烁过一阵阵波光般绚烂的光彩,但终究归于平静。她冲着结界中的楚戾淡然一笑道:“年轻人,你赢了!”说完转身便返回了人群,再不说一句话。

击在空处的感觉并不好受,但白晓苏爽快的认输还是让楚戾露出了笑容。他向着白晓苏的背影说道:“多谢前辈赐教!”接着手掌一挥,那漫天的红色光芒消失不见。他的身体也落到了地上,再次出现在了五位尊者的面前。

他那身造物仙衣却并没有变回白色,仍是从头到脚的红。这时离得近了,没有了其他光彩的干扰,李如云终于确认,这种红色,是十分罕见的海棠红。而同样的颜色,他在几天前便亲手触摸过。

“是你盗走了道果,并把它吞噬了吧?”李如云双目灼灼的瞧着楚戾,沉声说着。楚戾哈哈一笑:“李兄果然聪明!只可惜晚了一步,你看!”说着手掌在身侧一拉,一道裂缝出现在他身侧的空间之中。一个衣衫破碎的身影接着从其中跌落而出。

“老二!你怎么样?”李如云焦急的喊道,李玉龙艰难的睁开了双眼,眨了眨眼,勉力说道:“还……还好……”李如云又转向楚戾,冷冷的说:“看来你是用法术操控他盗走道果,再利用他与我魂魄波动相同的这一特点诬陷我,给你自己制造吞噬道果的机会啊!”

楚戾傲然道:“不错!想来这世间,两个魂魄波动完全相同的人,大概也只有李兄了吧?我能成功,李兄可是第一功臣!”李如云“呸”了一声,转头瞧向候武等五位尊者,朗声道:“几位尊者,现在真正的犯人已经出现了,该把我放了吧?我们一起将他绳之以法!”

但出人意料的是,听了他的话,五人却是毫无所动。而远处的人群之中,新一轮的嘈杂之声也由小渐大,萦绕在人们的耳畔。五位尊者中,四人都瞧向候武,而候武的神色却极为复杂,似乎在挣扎着什么。

瞧着他们的神色,楚戾又发出了一阵笑声。从他的神态中,李如云渐渐看不出他原来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疯狂之色。接着他便听到楚戾对他说道:“李兄,这天外天还有一点规矩是你不了解的,而这也将成为你致命的弱点。”

他瞧向候武等人,神色变得潇洒而傲然:“侯前辈,怎么?我与你说了这些话,你也该回应我几句了吧?”候武那挣扎着的神色终于渐渐止息,颓然之色爬上他的双眉,他双手虚合,朝着楚戾躬身施礼,恭敬地说道:“属下金日尊者候武,见过天尊!”

在他身后,另四名尊者也都躬身施礼道:“属下见过天尊!”而远处的人群之中,除了玉虚宫、太古神裔和白云山三派之外,几乎所有的人都纷纷垂下他们高昂的头颅,朗声道:“见过天尊!”声音响如雷霆,震颤着每一个直立着的人的心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