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意外之敌(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45字
  • 2015-09-24 23:38:34

与楚戾对视着,李逸云疑惑的皱起了眉。在他的印象里,楚戾是一个浑身透着阴沉而凶狠气质的人。但此时,面前的他却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阴鸷,不知是性情大变还是将其隐藏了起来。

更为古怪的是,他的眉宇之间,多出了一丝飘忽不定的神情,似乎有某种东西正在改变着他的气质,但尚未完成一样。至于外观上的差别,则是他的造物仙衣由原本的暗紫色变为了纯净的白色,一条条红色的纹路在其上勾勒出一幅巨大的图案,只是纹路纠缠不清,瞧不出真切的形貌。

在李逸云疑惑的注视之下,楚戾朝着他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随后转回头接着对候武说道:“侯前辈,最后一战由我来代替贵方出战可好?”

这时,候武才终于记起面前的青年,是曾在周军与犬戎的战场上见过的,秦玄的弟子楚戾,与李如云相同,他也从楚戾的神色中,发现了一丝古怪。但此时显然不是研究这事的时候,最急着做的,便是决定要不要接受他的建议。而能够悄无声息的来到候武的近前并将其拦下,则充分证明了楚戾的实力,也许他修为境界不足,但能做到这点,比起余熏来已经强出太多了。

想到这些,候武下定了决心,沉声道:“好!那就有劳少侠了!”“前辈客气!”楚戾拱了拱手,身体如幻影般的一闪,便到了那破损的结界中央,手掌一挥,一篷淡白色的光雾散开,须臾间便与周围那尚且完好的结界相连,恢复了结界之前的形貌,并且看上去还要更加坚固。

这一下,玉虚宫方向传来的喧闹声纷纷停了下来,几乎所有的人都露出了程度不一额震惊之色。他之前移动的时候,众人丝毫没有感到法力的波动,这无疑是极为高深的空间法术才能办到,而他挥手间便修复了结界,更是没有几个人能够办到。

之前,几乎所有的人都觉得他是自不量力,与白晓苏斗法纯粹是自取其辱。但现在,再也没有人敢笃定的这样想了,因为他所展露的实力,已经是他们无法企及的了。

吴尘和白晓苏的神情也有了变化,吴尘是震惊中透着疑惑,而白晓苏却是疑惑中透着兴奋。淡粉色的光芒闪烁间,她的身体也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了楚戾的面前。

见她出现,楚戾微笑着拱手道:“见过白前辈!”白晓苏挥了挥手:“免了免了!现在的年轻人实力越强越会笑里藏刀了啊?不过称呼倒是没错,尽管你叛出了师门,但按年纪来说,叫我声前辈倒也不差!”楚戾依旧微笑着:“前辈取笑了!形势所迫,晚辈不得不与前辈动手,还请前辈谅解。”

白晓苏哈哈一笑:“别说那么多废话了!瞧你刚才的出手还算凑合,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纸老虎!还是手上见真章吧!”说着,她那纤细的手掌轻轻探出,朝着楚戾的肩头搭了上去。

她的手刚一探出,在其周围的所有灵气瞬间凝为了实体,无数缕厚重凝实的灵气锁链将附近的空间都尽数凝固,楚戾所有的移动方向也自然而然的被封锁了,在这之中,唯一能动的就只剩下白晓苏的那只白皙的手掌,五指微蜷,似缓实快的抓向楚戾的肩头。

直到此时,楚戾脸上的笑容依旧保持着。他只是轻轻的一扭脚尖,那些禁锢着空间的锁链便瞬间破碎。接着,他屈指一弹,一道指风裹挟着扭曲的空间,击向白晓苏的手腕,迫使对方撤回手掌,同时脚步后撤,拉开了双方的距离。

一声钝器击打的声音响起,那道指风击在了空间的一处,撞出了一块巴掌大的漆黑裂缝,其中透出的混乱而充满毁灭之力的光彩将人们眼中的震惊之色再度加深。而白晓苏虽然依旧没有什么惊讶的神色,但目光却也变得更加凝重了。她轻哼了一声,沉声道:“再接我这招试试!”说着,周身闪烁起耀眼的粉色光华,双手如电般挥舞,数十道粉色的光刃从各个方向朝着楚戾斩来,而每一道光刃的两侧,都闪烁着截然不同的黑白双色光华。

“竟然一次性释放这么多的割昏晓?”深知其中奥秘的李如云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当初在通天之路中,白晓苏仅凭着一招割昏晓,便重创彭祖与秦玄两人,虽说如今她所释放的每一道光刃,比起当时的那一招都要弱上许多,但这数十道光刃总的威力,定然还要远远胜过当初,而她的对手,则仅仅有楚戾一人。

被这铺天盖地的粉色光刃所笼罩,楚戾脸上的笑意也终于消失不见。他双手十指交叠的握在胸前,手腕一翻,双手自然的张开,便成了手指交叠,掌心向外的姿态,拇指则指尖相抵的指向下方。

一层淡白色的光华从他那相叠的手指间绽放而出,迅速的化为一个半球形的屏障,球心向内,将他的身体护在其中。那些足以撕裂天地的光刃斩在他的上面,立刻将其压的塌陷了下去。但那塌陷的位置,却出现了一个个黑色的空间裂缝,粉色的光刃冲入其中,便不见了踪影,不知被转移到了哪个空间。吸纳了光刃之后,那黑色的空洞便消失不见,白色的护罩重新恢复了原状。

瞧着自己的攻击纷纷失效,白晓苏眼中的火焰变得越发的强烈了起来。她双手一合,一柄淡粉色的刀刃出现在她的胸前。这柄刀长约三尺,好似由无数羽毛编织成的,显得精致而淡雅。好似来自九天之上的仙境,带着那一丝不属于人间的、翩然出尘的气息。白晓苏轻笑了一声,那本就悦耳的声音似乎也变得更加空灵了:“能挡住割昏晓,那就看看你能不能将这柄光羽刃也一起挡下吧?”说着,身周光影一闪,身体陡然穿过了楚戾布下的结界,握着这柄刀的手腕一挥,那粉色的光刃便带着一串星芒般的光华,斩向楚戾毫无防护的身体。

这柄“光羽刃”是白晓苏早年所使用的兵器,名字是源自“吉光片羽”,以表达她对美好事物的向往。最初,这柄刀是灵宝道尊送给她的礼物,而在封神之战的最后,这柄刀所代表的美好,与送出它的人一样在她的心中崩塌了,于是她便将这柄刀弃之深谷。之后在被李如云点醒之后,她又回到当年弃刀的地方搜寻,但一无所获。而到了这天外天后,她竟然在一处水瀑之中发现了它,于是便重新拿来使用。

刀刃附带的破防之力将楚戾的护体法力视若无物,那些法力甚至自然而然的分开一道通路,使刀光在其中一闪而逝,将楚戾的身体拦腰斩为两段,挥洒出漫天的血光。

但越过了那分成两段身体的白晓苏,脸上却却毫无喜色。她轻轻一震手腕,那柄不染尘埃的刀刃化作一道拖着长尾的粉色光芒,在她的身周不断地旋转着。隐然将她的身体护在中央。

在她的身后,那裂成两段,正在跌落的身体陡然消失,连同飘扬在空中的血光一起化作了一团白色的雾气。在那雾气之后,楚戾的身影完好无损的浮现了出来。他垂下头,轻声道:“前辈果然了得,这么快就觉察到了!”白晓苏背对着他冷笑道:“别说笑了,我觉察出来又算得了什么,能在那种情况下用出空间法术,你才是真了不起!怎么?打算反攻了?”

楚戾笑了笑:“是啊!一直都是前辈您在进攻,我也应该回敬一下才对!”说着,他陡然探出手指,一道莹白色光华从他的指端箭矢一样的射出,鬼魅般跳跃着射向白晓苏的后心。这一次并没有空间裂缝的产生,因为空间中的一切都自动的向两旁散去,为它让开了一条畅通无阻的道路。

依旧背对着楚戾,白晓苏嘴角勾起了一抹轻巧的弧度,她不躲不闪,任由那道白光从她的身体中穿了过去。但她的身体却像是不存在的一样,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接着她转过身,傲然的说:“竟然把远程攻击用在我身上,看来我当年的称号已经被人们遗忘了啊!”说着,光影一闪,她的身体便消失了,与之前的所有人都不同,她的身体并没有出现在结界的另一个角落,而是完全的消失了踪影。

听到她之前话语的所有人中,李如云最先恍然大悟:白晓苏当年号称“长耳定光仙”,“长耳”指的自然是她兔妖的本体,而“定光”说的则是她的速度,据说她的速度提升到极致的时候,连光都来得及将其施法定住。而自从认识她以来,除了在蓬莱彭祖硬接她的攻击后的反击使她受伤之外,她便再也没有被任何法术击中过。

身影消失,那并不是什么空间法术,而是她正以那远超常人的速度移动着,快到了肉眼已经无法捕捉到她的程度。在这样的情形中,一道道血光毫无预兆的在楚戾的身上不断浮现,将他那一身白色的造物仙衣渐渐染红。白晓苏的声音也从结界中的每个角落响起:“你有办法应对我的速度吗?有的话就拿出来,否则就认输,今天玩得也挺尽兴的了!”

楚戾淡然一笑,额角的鲜血殷红若梅:“前辈,您未免也太心急了吧?”说着,一篷白色的光芒从他的身后亮起,一根根银色的锁链像从其中弹射而出,须臾间变成了长达百丈的一群庞然大物,像妖兽的长尾一样灵动的挥扫着。顷刻间,结界中的每一处空间便被布满了这些似真似幻的锁链。

银色锁链林立的空间中,一抹淡粉色的身影渐渐的从虚无中显现了出来,先是一道不太真切的粉色光影,之后渐渐变得凝实,移动的速度也慢了下来。最终在一块尚未被锁链填满的空间停了下来,重新显露出白晓苏的身影。手掌一挥,一道粉色的光罩从她身周绽开,阻挡周围锁链的靠近,接着她轻哼了一声说:“小子,你这招的确能让我施展不出速度来,但这招消耗的法力怕是也极为巨大吧,你又能坚持多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